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勋明
李勋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440
  • 关注人气: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07-16 17:22)
标签:

杂谈

                       李勋明博客

李勋明,湖北荆门人,九龙谷主。建筑工程师,建筑风水师,古建规划设计专家,民俗文化专家,命理堪舆资深研究学者。中国辞赋家学会理事,中国楹联家学会会员,湖北省楹联学会理事,荆门市楹联学会会长,市文联委员,市政协委员,市规划协会理事,笫三,四届东宝区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任,荆门市东宝区道教协会名誉会长,圣境山老君台宗教管理委员会主任。筹资开发道教名山圣境山九龙谷景区,修建老君台、玉皇阁、文渊阁等宗教人文建筑规划设计监修近百处宗教文化建筑。著有《江汉古民居与古建研究勘测设计图集》,校勘出版清同治版《荆门直隶州志》。编写三十集电视连续剧本《老莱子传奇》。撰写发表地理风水、建筑风水、城市规划、文史、文学、诗赋文章1000余篇见诸国内外报刊及网络,《莫斯科与华盛顿的城市规划》列为《2011年高考试题文综历史部分(全国卷)解析》,《荆门赋》、《漳河赋》获全国征文第二名。2012-2016年获多项文化扶持奖。

格言:一生只为修庙堂! 愿为有缘者服务,

微信号L13908695953         

古建民居勘测设计建筑选址风水命理探索研究 ,,,,,.



癸巳年建九龙谷文渊阁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2012年校刊出版的清同治版《荆门直隶州志》

 



刻于荆门城市运动公园大门南侧的《荆门赋》

壬申年建九龙谷玉皇阁


辛未年建圣境山九龙谷老君台
 


癸酉年建九龙谷山顶八仙台

九龙谷卧龙台 



未竞心愿楚望塔 
楚望楼设计效果图

             

癸巳年建九龙谷文渊阁


荆门关设计

民居设计

水街










清初名臣周培公祠墓修复规划

建筑风水和人生命理学乃古人总结的精华,非大德高人得真谛.

免费为大善者勘风水、预测命理: QQ:389755006  1390869595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龙谷普善堂勘测考略
李勋明
    普善堂位于荆门城西九龙谷九龙珠之上,目前仅剩沦为民居的中殿和部分残垣。经过实地勘测,普善堂平面布局为五楹三进四合院,面宽21米,前后深32米,建筑结构为木屋架石墙体,大小房屋计23间,总占地面积672平米。
    根据房主卢振生介绍和现场遗留的四块碑记,普善堂初修于民国十三年(公元一九二五年),由白石岩毗近诸生张天福、邓上清、盛君英、周开运等一百余人捐资始建大殿三间,扶乩求神锡堂名曰:“普善堂”,“绵生檀”。 后又陆续增建后殿、前厅和左右厢房,到民国二十六年(公元一九三七年)建成三进四合院式宗教场所。司教邓星澄,陆聆法,司鸾邓楚善,一时香火鼎盛,信众膜拜云集。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破除迷信,普善堂划分给三家农户居住,后陆续搬出,庙堂逐渐倒塌,数十棵古树被砍伐,只剩下中殿。现在的房屋也是经过住户卢振生下架改建的。卢振生回忆,普善堂房屋都是明一层暗两层,即都有阁楼。普善堂还有马房等附属建筑十余间,当年住庙的信众人满为患。
   卢振生告诉我们普善堂后坡还有一座关帝庙,经他指引,我们在普善堂背后几十米处找到了关帝庙遗址,掩于林木中的关帝大殿石墙和神台保存完整。查其地理风水更优于普善堂,修建时间也应该早于普善堂。(关帝庙另有测图,见附文)。
   按照中国传统风水理论评析,普善堂朝山斗笠寨、白石岩峰峦横列,高耸200多余米,一脉直下九龙珠,使普善堂坐脉为倒脉,背后靠山(玄武)青牛山为过峡之山,地气大减,高度又低于前面朝山斗笠寨、白石岩,使玄武靠山形同虚设。朝山高而靠山矮,喧宾夺主,加之前面朝山有危岩裸露,形成破军,非久发之地,故普善堂从兴到衰,使用寿命仅四十余年。
   普善堂建筑布局颇有特色,中庭不压厢,左右厢房前后一体,视觉宏阔,在江汉北部寺庙建筑设计中不乏为精品之一。









九龙谷普善堂勘测考略
李勋明
    普善堂位于荆门城西九龙谷中盆地九龙珠上,目前仅剩改为民居的中殿和部分残垣。经过实地勘测,普善堂平面布局为五楹三进四合院,面宽21米,前后深32米,建筑结构为木屋架石墙体,大小房屋计23间,总占地面积672平米。
    根据房主卢振生介绍和现场遗留的四块碑记,普善堂初修于民国十三年(公元一九二五年),由白石岩毗近诸生张天福、邓上清、盛君英、周开运等一百余人捐资建大殿三间,扶乩求神锡堂名曰:“普善堂”,“绵生檀”。 后又陆续增建后殿、前厅和左右厢房,到民国二十六年(公元一九三七年)初具规模。堂主司教邓星澄,陆聆法,司鸾邓楚善,一时香火鼎盛,膜拜云集。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破除迷信,普善堂分给三家农户居住,后陆续搬出,庙堂逐渐倒塌,数十棵古树被砍伐,善堂只剩下中殿。现在的房屋也是经过住户卢振生下架改建的。卢振生回忆,普善堂所有房屋都是明一层暗两层,即都有阁楼。普善堂还有关帝庙、马房等附属建筑十余间,当年住庙的信众人满为患。
   经卢振生指引,我们在普善堂背后几十米处找到了关帝庙遗址,掩于林木中的关帝大殿石墙和神台保存完整。查其地理风水更优于普善堂,修建时间也应该早于普善堂。(关帝庙另有测图,见附文)。
   按照中国传统风水理论评析,普善堂朝山为斗笠寨、白石岩,峰峦横列,高耸200多余米,一脉直下九龙珠,普善堂虽坐九龙珠,可惜来脉为倒脉,背后靠山(玄武)青牛山为过峡之山,地气大减,高度又低于前面朝山斗笠寨、白石岩,虽有玄武靠山而实无。朝山高而靠山矮,喧宾夺主,加之前面朝山有危岩裸露,形成破军,非久发之地,故普善堂从兴到衰,使用寿命仅四十余年。
   普善堂建筑布局颇有特色,中庭不压厢,左右厢房前后一体,视觉宏阔,在江汉北部寺庙建筑设计中不乏为精品之一。
遗留碑刻


户主卢振生


朝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5 08:51)
标签:

文化

初 探 净 业 寺
(李勋明)
  净业寺位于荆门北效曾庙村,北临田家冲水库,南与城区原葛州坝水泥厂相邻,周围山势呈莲花状向北捧护净业寺山岗,当年净业寺开山和尚映莲显清选中此处建庙,可能就是看中了这块莲花形风水宝地,其法号“英莲”二字也可能因此而名。净业寺毁于上世纪初,后来又划给当时的县畜牧局办养猪场,使寺庙遭到更严重破坏。在遗址大殿前有两根长约丈余的方形石柱,我们擦去尘土,发现刻有一幅苍劲有力的楹联:
  悟来五蕴净根 弹指声中千偈了,
  参透三生慧业 拈花笑处一言无。
  上联题额“三品衔补用府权知荆门直隶州事锡山王庭祯谨撰并书”,下联落款“同治十一年岁次壬申年仲夏月上浣”。查史料王庭祯为江苏无锡人,于清同治九年(1870年)至同治十二年五月任荆门代理知州。王庭祯在荆门任代理知州虽然只有两年半时间,却留下不少墨迹,除了以上这副楹联,还有文明湖跃渊阁内《跃渊阁记》以及龙泉中学碑墙上的《重修龙泉书院并增修脯膏火记》 等诗文。
  净业寺创建于何时,清乾隆版《荆门州志》没有记载,通过净业寺开山师映莲显清和尚所撰的《创净业寺碑记》,使我们对净业寺的创建历史有了初步认识,映莲显清和尚早年修炼于城区城徨庙,于甲申(1764年)受戒于武汉归元寺,后云游天下,归来入住东山寺,嫌其寺庙太小,“乃卜地于州治北乡,得净业庵草殿三 间”。经过七年扩修,以次建山门、关圣殿、佛殿、观音殿各三楹。“门内钟鼓二楼对峙,韦驮、伽蓝二殿排列左右”。两廊建客堂、方丈、祖堂等室,改净业庵为寺。按照该碑文记载净业寺草创于嘉庆十年(1805年),竣工于嘉庆十七年(1812年)。距今二百一十四年。
  映莲显清老和尚在修寺庙的同时,又化缘收购附近田产以维持香火,并勒石《清自置香火田亩碑记》详细明刻其田产数量,告诫任何人不得侵占,否则“明有官府可以伸论,幽有鬼神显示诛罚,庶归于永远流传,不负前人一片苦衷也”,可谓大发弘愿。然而事物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老和尚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沤心沥血所开创的寺庙不到百年就逐步衰落,甚至成为喂养猪羊之所,这不能不说是历史开了个玩笑。
  世事沧桑,岁月无痕,石头的顽固记录了净业寺的历史,也让我们记住了“映莲显清”和“王庭祯”这两个名字。如今,一些佛教信众们在净业寺的残垣 上又搭建了几间简陋的小佛堂,使净业寺的香火得以延续。显清和尚在天有灵,当含笑九泉也!这里借用王庭祯所书楹联中八字以及 映莲显清名号,赋古风诗一首以记:
  一片残垣卧高岗, 几根枯藤悬半墙。
  石柱坠地托衰草, 碑碣朝天掩佛堂。
  映莲山环荷花地, 显清水绕古道场。
  弹指声中话沉浮, 拈花笑处读华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1 14:51)

                           九龙谷云台春梦 
                               李勋明

     时逢庚寅年正月初三,天寒地冻,朔风凛冽,那深山九龙谷内银装素裹,瑞雪纷飞。是晚,慕云山人登半山老君台祭拜诸神毕,与潘道长围火闲聊。不觉二更,尚未晚餐。道长端来一锅清水,以牛蒡、葛根、蘑菇、花生、豆腐类一锅于火上煮之,潘道长谓山人曰“此菜名‘清心寡欲汤’,计十多味菜肴按顺序入锅,煮到一定火侯方可食用。久食,祛病益寿,先生今晚喝了此汤,夜来必作美梦。”汤成,山人尝之,其味清淡,与自己平常所食之素汤大同小异。碍于道长热情,喝了几口,连称“好汤”!笑谈一阵,告辞下山。
     是夜,山人独宿云台陋室,梦酣之际,恍惚一女子破窗翩然而入,山人速披衣喝叱曰“何方女子,竟敢夜闯我室?”女子嫣然一笑,曰 “小女居所距先生云台陋室仅数百丈之遥。”山人悚然,曰 “此话从何说起?”女曰 “小女乃周瀚伺女‘春花’,老爷感先生常去他坟上凭吊,特派小女请先生去府上一聚。”山人曰 “周老先生已谢世百年,早为阴间之鬼,山人与之阴阳相隔,岂能相见?”春花曰“人即是鬼,鬼即是人,人鬼本无区别,小女已是百年之鬼,不正与先生对话乎?”
     一缕奇香袭来,山人身不由己,荡荡悠悠,随春花至一倒悬峰下,只见流水潺潺,涧泉滴滴,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掩隐。密林中一楼宇飞阁流丹,紫气升腾。走近,大门上书“周贞恪公祠”,门开处,一老翁身材魁梧,鹤发童颜,手持黎杖出迎,身后二女相随,老翁向山人施礼曰“老朽周瀚恭请山人兄光临寒舍。”山人赶紧回礼,曰“先生乃晚清荆城名绅,在世时修文峰塔、白云楼、文昌阁、题‘文明湖’,功德无量。晚生仰慕先生已久,今日得见,三生有幸也。”周瀚曰“老身托家父之福,做了自己想作之事,何足道哉!”
     山人与周瀚谈话间游至主堂,只见廊室回环,雕梁画栋,金壁辉煌,堂正中供奉周瀚先父周贞恪公灵位和咸丰、同治二帝谕赐碑,还有湖北总督李鸿章题“忠粹一门”等名人题匾,颇感惊奇,问周瀚曰“贞恪公祠位于荆城工商街,早毁,今日为何在此得见?”周瀚曰“家父及二兄于江西吉安平乱中战死,朝廷谕赐在吉、南、赣三府及原籍各建专祠祭祀,我知清朝气数将尽,祠宇必毁,特寻这方寸之原仿建一祠,已求永祀。”山人曰“晚生孤陋寡闻,从末听‘方寸之原’一说?”周瀚曰“方寸之原,介乎于阴阳之间,上不沾天,下不占地,不为阴府所统,不受阳间所治,皆千古忠烈所居也。”
    参观祠宇毕,周瀚引山人至祠后《荆园》品茶,但见曲径通幽,湖水涟漪,亭台凝清,修竹笙篁,彩蝶纷飞,鸾凤翱翔,好一处清静无为之地。侍女春花、秋云、婉燕捧上香茗,奉侍左右,周瀚曰“此三女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山人兄若有兴趣,可出题考考三女之文采,山人曰“不知三美人能否演唱老莱子传奇中《大象无形》歌?”秋云曰“先生之作,小女子皆熟读之,愿献丑一唱,博老爷、先生一笑,”于是春花弹琴,秋云与婉燕翩翩起舞,歌曰:
             峨峨乎高山,淙淙乎流水, 
             天地以其不自生而长生。 
             江河以其不居高而永恒。
             大曲若直,大象无形。
             蝉鸠翱翔于蓬蒿之间,
             焉知鲲鹏扶摇九天,志在南冥。
             夕阳匆匆西下,皓月缓缓东升。
             漫呤秋水落霞,笑看繁花似锦。
             大爱无言,大音希声,
             沧海桑田不改故人心!”。
     歌毕,周瀚分付春花、秋云于山人左右坐下,山人见二美女鲜艳妩媚,坐于身侧,倒不自在,曰“晚生自入山谷,十年未近风月场中,二位小姐貌若天仙,与污浊之身相伴,山人拘束也!”周瀚见之哈哈一笑,只好命二女挪开距离,曰“此方寸之原,物行自然,山人兄不必拘泥于人间礼仪,自古帝王将相,英雄豪杰,黎民百性,谁不爱美?老朽在世官至五品,阅女无数,死后亦众多美女相随。春花、秋云感仁兄心仪古人,欲与吟诗作对久矣!”山人曰“晚生笨拙,岂敢与两位仙女对呤。”周瀚曰“老朽与山人兄各诵一首龙泉景物诗如何,老朽先咏一首《宴荆园》:
             如此名园足胜游,流清亭畔几勾留。 
             弯环活水穿重室,高下岚光贮一楼。
             庭草摇青谁作主,林篁围翠气如秋。
             归来醉眼摩残碣,袅袅苍烟起暮愁。
     山人听罢连称好诗,叹曰“可惜今日荆园已非昔日面貌!周大人既呤旧时之荆园,晚生亦咏一首《唐安寺》诗作陪,”诗曰:
             群峰峻拔拱明扬,白石清溪映带长。
             灵馆璇台看灿烂,金容宝相映辉煌。
             裁云补衲拈花室,邀月谈经选佛场。
             隔断红尘称上界,琅环福地共流芳。
      山人呤毕,春花上前沏茶毕,施礼曰“小女不才,出一上联,请先生对下联“红杏杯中酒,”山人即对曰“蒙山顶上茶。”
      秋云上前为周瀚沏茶,曰“小女出一上联,请老爷对下联‘门通小径怜芳草’,”周翰即对曰“石倚危屏挂落泉。”周瀚命婉燕捧出笔墨书之,赠与山人留念,山人欣然接受。
      婉燕见之,即兴自书一联,曰“调来月色添诗韵,研入兰香染雪笺”。其书法运笔自如,清秀可人,山人观之,曰“婉燕真才女也”。
      五人呤诗品茗,不觉日已西沉,厨子端上一锅素菜汤,周瀚曰“此汤仿阳间老君台道长清心寡欲汤所制,鲜美可口,去疾解忧。”山人听了,暗想这阴间怎么也在喝潘道长所制“清心寡欲汤”。忙对周瀚曰“晚生刚才在老君台喝了此汤过来,请大人自用”。周瀚曰“老夫观仁兄面带晦气,心有忧结,欲以此汤解之。”山人曰“晚生平生夙愿未了,仙汤亦末能解心之忧结也!”周瀚曰“克己悦人,心病自逾。”山人曰“晚生言语直率,不善悦人!”周瀚曰“当年徐太守于顺泉旁修“景莱别墅”,请老夫作记,老夫在《景莱别墅记》刻石中通篇不乏颂扬徐太守之辞:“太守爱民恤士,道德齐礼,德泽所被,山比其峻,水同其深,吏畏民怀,自有歌颂。”徐太守看后大悦,免了我周氏一年赋税。”山人听了,忙起身抱拳鞠躬,曰“先生一番教诲,让晚生茅塞顿开,今后凡事皆言好不言坏。”随即端起一盍清心寡欲汤一饮而尽。周瀚掀髯大笑,曰“仁兄开悟也!”
     时天色已近戍时,周瀚对山人曰:“仁兄与老身百年神交,难得来鄙府一游,今日在此暂住一宿,明日去到春花坟中取出一百锭银元,以助仁兄完成平生之夙愿耳。”言毕,唤春花、秋云带山人去内室沐浴休歇。
    话说山人被二女引入后室,奇香袭人,只见白玉浴池中热气腾腾,两女帮山人脱掉外衣,扶近池边,山人见池中泡沫涌动,疑为沸水,大惊失色,大喊:“使不得,使不得!”急于逃避,却被二女紧紧拽住不放,拼命挣扎,忽而醒来,满身是汗,回忆梦中之事,不免觉得荒唐。
    第二日一早,山人按梦中周瀚所托之言,到春花坟取回那一百锭银元。踏雪至周瀚墓地焚香一炷,遍寻春花坟,只见枯木横曳,白雪垒垒,不知春花坟在何处,见不远处一土堆无雪覆盖,心想此必春花坟也,上前以脚捅之,“嗡嗡”有金石声,山人大喜,再用脚猛捅之,土层下陷,山人随之掉入坑中,待爬起来时,满身沾满白蚁。原来自己掉进了白蚁洞中,山人望着那无数蠕动的白蚁,想起梦中一百锭银元,不免大笑起来,曰“周老爷忽悠晚生也!”                      

                  (2010年正日初10日于九龙谷卧龙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