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话剧治丧委员会主席张先生、范先生:

 

  你们好。

  首先对人民艺术家话剧同志的逝世致以最沉痛的哀悼!

  话剧同志不幸逝世的消息传来,作为人民群众,我是有思想准备的。话剧同志重病缠身久病卧床,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作为他的粉丝,两年前我还偷偷去医院看过他,虽然见他已成植物人之势,还是把给他买的几瓶水果罐头留在了他的床头,明知便宜了护工谨表我等小民之心意罢。当时见话剧同志已气若游丝,心想大限将至,我抑制住自己悲痛的心情,便回家坐等话剧同志的噩耗了。没想到一等再等,一拖再拖(感谢党和政府治病救人死马当活马的精神)我他妈的悲痛都快耗没了,终于于日前听闻惊雷,也算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等脑残粉热爱话剧一生,亲睹话剧为党和国家鞠躬尽瘁,为他老人家洒一把热泪之余,想他如今身脱苦海,终登仙羽,也不失为一种欣慰。然而令我们万万想不到的是,你们治丧委员会白纸黑字写的火葬事宜,为何迟迟不予执行?为何他的尸骨还摆放在人艺剧场舞台的中央?为何他腐烂的肉身还端坐在文艺座谈会的会场?为何他还劳苦地为《万家灯火》四处赠票?为何一再给他化妆让他出演下一场主旋律大戏的大暖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作者说:“复制带来量的解放,却将提升质的大门关上了。因此,是物量而不是物质得到了改变。当人们从神权的控制中摆脱出来,继而又陷入对物量复制的依赖中,人们实际上已经沦为产品的奴隶。复制带来专制。然而这样的专制恐怕比神权的专制更为黑暗。“

  在这个物量的、复制的世界,爱情是最后坚守的堡垒。幸福似乎也是可以量度的,房屋的平米数,房产证上白纸黑字的所有人,钻石的克拉大小与品牌,婚礼的规模,每年旅游的次数……。但是,当一切数据显示你的幸福指数在攀升的同时,你却从日常生活的分分秒秒,感受到微妙而实实在在的失落。那些雨落花谢的隔阂,疼痛的陌生,甚至性爱中细腻的不和谐,乃至你饭后刷碗时一个欠缺的吻,开始像针一样刺着幸福的网膜。

  爱情,是反物量的,它最在乎质,在乎不同与唯一,在乎纯粹。

  这个制造概念消费概念的社会,可以让人迷信钻石,迷信情人节极品巧克力,迷信蜜月圣地马尔代夫,却无法复制情人间的一个眼神,无法消费心有灵犀和心心相印。在被复制和概念专制的后现代社会,当意愿也可以控制,感受也可以洗脑,梦想也可以嫁接的时代,爱情却成为心强有力的见证,不受欺蒙。

  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珠记》

张广天

分类: 阅读

  作者说:

  “一灯能灭千年暗。灯之于黑,为绝对之亮,相对之暗。
  如果周围都是黑,只有一丝亮,人们也会把这个局面叫做亮;如果全是亮,只有一道黑,人们还是把这个局面叫做亮。因此,只有光明是绝对的。只有光明!”

  “耶稣对他们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

  “入世并不等于落俗。入世的意义在于生长。世界好比肥料,性情好比种子。肥料滋养种子,成为参天大树,却没有被污染成肥料。
  我们为什么要生长呢?生长是一种收获,也是见证,见证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前提在于,神造人赋予了自由意志。任其自由生长、变幻,却不离其心理之宗。神与人的联系,在于人有神心,神心即人心;所谓神主宰人,即人主宰人,因是同一心主宰。然而,命在天(心),运在世。神管着你的命,却由着你的运。
  所以,人生的特性,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珠记》

张广天

分类: 阅读

《手珠记》,张广天  作家出版社,2014年9月

 

  《手珠记》一卷二,言“从顽石中蹦出来的猴子,站在山冈上,看见过往人流熙攘不绝,禁不住在风中哭了很久”,心里一动,竟觉得自己经历过一般。至第十八节,看甲乙两个木匠的故事,忽而哽咽。当下我正等在小学校门口接女儿下学,只得勉力抑住眼泪,以免在众家长面前失态。心中巴不得只一人在房中,尽情放声一哭。

  转念间放学的路队已至,我连忙趋上前,刚才繁复的心绪便也烟消云散,听孩子说起今天课上的趣事来。

  

  一晃已是晚间,孩子睡去,再次翻开木匠那一章:

  

  “镇上住着两个木匠。他们对自己的手艺都很谨肃,从来不懈怠每一个细节,也从来不满足既有的水平。但是,因为两个人做的事情很不一样,结果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甲木匠从学徒做起,勾三股四,按部就班,先是做农具、家具,后来就帮人家造房子、建亭台楼阁,渐渐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他,成为大师傅。
  乙木匠该学的都学过,该做的也从来不放弃。但乙木匠不按照生意经走,他常常会被邻居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6 00:27)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死在妈妈身边,我很放松

 
    妈妈带着我走了很远
    她没说我们要去哪儿
    也没说为什么来到这儿
    为什么一直走
    是因为钱还是因为男人
    或许什么也不为

 
    有的时候人们给我吃的
    有时候不
    开始他们觉得我们很奇怪
    后来他们习惯了

 
    妈妈很久很久不说话
    有时自言自语
    我很好
    只要跟着她
    我有很多可以玩的事

 
    死在妈妈身边,我觉得很有趣

    
    是妈妈想出的这个好办法
    我们不再出去
    我们躺在一间废弃的房子里
    玩改变时间的游戏

 
    我跟妈妈说我饿
    说了几次
    妈妈说,再过一会儿就不饿了
    再过一会儿就不饿了
    妈妈说的对
    妈妈总是对的

    
    后来我累了
    我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

    

(甲骨文)       (小篆)

 

  光,我们想到光,首先便是自然的光线,然而造字之初,“光”这个字却与日月之光无关。
  甲骨文的光字,字形像蹲跪着的人擎着火炬,高过头顶。造字本义:古代提供照明的、由奴隶手举的火把。《说文解字》:“光,明也。从火在人上,光明意也。”
  光与人有关,它由人点亮,是人类征服黑暗之始。光是一枝火炬,人高举着它,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健康

分类: 杂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

  

(金文)      (小篆)

 

  从造字上看,是手持肉食。远古时代肉食是生存资料中极为重要的部分,古人因此以“持肉”来表示“持有”。“有”中的“月”字,表示的是肉,“月”在汉字中做偏旁时,一般取的都是“月”代表的“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

 

  想起查这个字,是因为刚才教女儿认字时的趣事。

  如意刚上小学一年级,每天的识字量还不小。有些字不好认,就得绞尽脑汁总结出字的特点,以便于她记忆。比如,坐电梯时如意常坐在我脚上,该下电梯了,我就用脚顶她屁股,说“起”――学“起”字时,我就说,你看,“走”的最后一笔就像一个大脚,“己”就像一个人坐在那里,“起”就是脚顶屁股让他起来。

  今天如意学“荡”字,问:“荡秋千的荡,为什么要这么写?”我说,荡最早是名词,比如芦苇荡。你看这个字,上边是草字头,下面有三点水,说明有草有水……我一边说一边想三点水旁边的那部分有什么特点,如意兴奋地指着“汤”中的那两撇说:“还有毛毛呀!”我们一起大笑,对,有草有水有毛毛,可不就是芦苇荡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