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师梅堂主人
师梅堂主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61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师梅堂主人简介
 
    师梅堂主人简介
师梅堂主人原名李响(1981-04-04),北京人。当代著名青年书画家、文化学者,工诗词、精鉴赏,有当代唐伯虎之美誉书画作品以墨兰、墨竹等广为大家所熟知和推崇。国画代表作《霜天皎月雪屋寒林图》、《墨兰图》、《秋林晚鸦图》等等。著有《李响诗集》、《师梅堂主人谈艺》,散文代表作品《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雪梦》等等。北京电视台、财富网艺术人生等都有过专访,
2012年受邀担当江苏卫视《非诚勿扰》、《非常了得》两档综艺节目嘉宾。2012年在湖南岳阳拍摄大型人文纪录片《师梅堂主人与岳阳》,2018年拍摄电影纪录片《文化大家——师梅堂主人》。
2018年最新市场参考价格:
国画作品:50000/平方尺
书法作品:3000/平方尺
诗词文章稿费3000起价
活动出场费:10000¥/天
 联系方式:
QQ:1050675316
(微信):artsow
师梅堂主人粉群:
32070920

一键关注
师梅堂主人腾讯认证空间http://user.qzone.qq.com/1050675316/main 
师梅花堂主人新浪认证微博http://weibo.com/shimeitang
   
   手机扫二维码,关注“师梅堂主人”微信公众账号,免费阅读下载美文及书画作品高清大图。

 
原名:李响  
主要作品:国画作品有:《霜天皎月雪屋寒林图》、《秋林晚雅图》、《兰竹君子图》、《报春图》、《渭川淇澳》等等。诗词作品有《咏竹》、《西江月*夜宴》;散文《雪梦》等。
身高:180CM
体重:65公斤
腰围:2尺6
鞋码:42
出生地:北京市
生日:4月4日
星座:白羊座
婚姻:未婚
血型:O型
毕业院校: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画院
专业:国画
才艺:书法、诗文
爱好:收藏、传统文化、表演、相声、评书、上网、京剧等
最喜欢的国家:中国
箴言:“和饭桶谦虚等于在承认自己不如饭桶”。
理想:以振兴中华文化为己任
 
 
 
公告

   本人博客内容均为原创,均在报纸、书籍刊物发表,若要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与本人博客,否则本人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博文

      散 文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

                                  作者:师梅堂主人

一九九八年春天的一个午后,惠风和畅,天朗气清。在北京玉渊潭公园里,前来踏青赏花的游人络绎不绝,因为这里美的象首诗,也象幅画。近观碧水如同明镜,远眺青山恰似含笑,燕子声声,绿柳垂丝,清风徐来,碧波荡漾。烂漫的樱花挂满树梢,绿丛花间蝶翻轻粉双飞,它们像是人世间一对恋人在这里彼此相戏相依。这造化赋予人们春天的 生命气息,更像是一个梦,一个充满生机的青春之梦。

一位白衣少年坐在湖边樱花树下的长椅上他那乌黑的发梢衬托出红润的脸颊,裸露出一丝稚气。青春的光彩透出他独有的气质,在樱花的掩衬下显得别样潇洒风流。这又与花开时节的春天又是多么得相得益彰。此刻的这位少年会想些什么呢?我们还是让他安静地在青春的梦幻中构建梦一般的宫殿吧。
    秋收冬藏,年复一年; 春去夏来,花开花落。十五年以后,又是一个春天。浪漫的雪樱花如期挂满枝头当年的那位白衣少年又来踏青赏花了。其实,那个少年就是我。不过我那少年时代的梦幻早已被晨风吹散,唤醒了奔四的青年人。前些,我又重读了十四岁的时候,父亲写给我的信,信纸上的点点黄斑正是经过无情岁月剥蚀后印证下特有的符号。看到这些符号,回想起当初少年的我还懵懂于字里行间激励的言词。又怎奈我少年轻狂,惰习成性,虚度光景。

寒窗苦竹,那也是我青春留下无怨无无悔的选择。 我怀念在北京画院学习的日子。那里翠绿的芭蕉、清脆的鸟鸣以及导师们的谆谆教导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也许更是中国文化的博大与精深让我在艺坛风雨中坚强挺立。曾经的磨砺换取了今日修成的正果。这仿佛是我在青春道路上斩断荆棘后盛开出一朵洁白的雪莲。八一湖畔的樱花园便是我青春时情爱的一抔净土。日暮西山,月上柳稍;那是我与情人携手共度时的浪漫。昔日,湖边的樱花在月光掩映下绽放是如此的美丽。可惜多年的忘却和许久的陌路致使偎依的身影早已变成昨日黄花。而今终于故地重游,四周的风景却不再像从前一样美丽,烂漫的樱花似乎突然变得黯然失色起来,物是人非,世事皆休。我在花前静立,忆念起离去的恋人,这平添了几分酸楚之情: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仔细看来世间万事万物并非永世不变,又怎经得起 天下男信女”们海誓山盟的一场表演呢?

天公偏偏不作美,下起了蒙蒙细雨春寒料峭,细雨催花落。飘零的花瓣追随一潭春水东流而去。易安词中有花自飘零水自流句,寥寥七字道出分别离恨的伤悲。这又何尝不是一首对光阴逝去的挽歌呢?此时,我站在石阶上倾听亭前檐下雨点凄清的滴沥,如堕五里雾中。古人云: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也许这是上天的捉弄或是讽刺。今年你来赏花,花开、花落、花残,即便是你觉得它不够美丽,明年还是可以看到它青春的容颜。但人的青春却只有一次啊!过去了就不再回头,所有的惋惜和懊悔都会陪同落花葬入香丘等待生死的轮回。至于坐见落花长叹息,不过是文人雅士们空有的感慨吧这正如雨中躲进屋檐卵巢下呢喃的春燕,冥冥之中的无奈是上天给予的宿命。“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雨中即景,胸中又总难免会涌出诗情画意来,这或许是一位智者明哲保身的的最终壁垒吧。

长安街上业已是灯火阑珊 ,我穿梭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蓦然回首,我才发现世界上虽然有万般的失却,偏偏一种却是无奈,它不是金钱和地位 ,而是自己曾经拥有过瑰丽的青春。此时间,我又何尝不想再次的拥有呢?我愿意用我现在所拥有的财富换回到我二十岁的少年,愿我的水晶球能让时光倒流,或许那样,青春时的我会留下少许的遗憾。花褪残红,云空梦散。我知道一切的期许都化作徒劳枉费。过去了方知曾经拥有时的宝贵。这些空有的遗憾其实不过是自己为纪念曾经的拥有和失去堆成的冢丘吧。

    夜深了, 雨还在下着。朦胧中,我的水晶球真的能让时光倒流,带我回到了21岁,那里是我曾经梦开始的地方。当烂熳的雪樱花再次开满枝头,我们化仙成蝶牵手走过,守住彼此二分之一的依恋。梦已醒来,虽然相忘于江湖,梦依旧是如此的沉甜。 

        东方既白,细雨乍晴,天边搭起一道美丽的彩虹。窗外的春花又绽放出了美丽的笑容。一缕阳光打进了我的画室,我走到画案前,铺开宣纸,提起毛笔蘸满墨汁,慢慢写下了: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癸巳小暑,师梅堂主人李响记于北京寓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贺岁电影纪录片《文化大家——师梅堂主人》那些精彩镜头你都看了吗

       贺岁电影纪录片《文化大家——师梅堂主人》在今年大年三十如期与大家“见面了”。不过目前只有在腾讯视频上可以收看。具体方法:手机或电脑登陆腾讯视频网站,搜索“师梅堂主人”即可。看完后记得给评个分哦。其实我的“艺术人生”还真够拍个30集50集电视剧的,又何止这二三十分钟的片子,这次先拿出一点点儿给大伙儿偿偿,你们觉得好吃的话我就当拉个回头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方寸天地,大家手笔——“师梅堂主人”国画作品欣赏



年代:2017年作  
材质:麻皮纸本
尺寸:纵:18CM*横:40CM
钤印: “师梅堂主人印信”





年代:2016年作  
材质:复古纸本
尺寸:纵:28CM*横:36CM
钤印: “师梅堂主人印信”





年代:2005年作  
材质:册页镜心
尺寸:纵:33*横:44CM
钤印: “李响”、“废纸三千”





年代:2014年作  
材质:描金粉彩
尺寸:纵:21CM*横:33CM
钤印: “李响之印”、“李氏”






年代:2014年作  
材质:红星特净皮
尺寸:纵:33CM*横:20CM
钤印: “美意延年”




年代:2014年作  
材质:红星特净皮
尺寸:纵:36CM*横:18CM
钤印: “如意”





年代:2015年作  
材质:信笺红八行
尺寸:纵:36CM*横:19CM
钤印: “师梅堂主人印信”





年代:2011年作  
材质:麻皮纸本
尺寸:纵:36CM*横:18CM
钤印: “师梅堂主人印信”





年代:2013年作  
材质:红星特净皮
尺寸:纵:18CM*横:40CM
钤印: “自然为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艺术人生》之当代唐伯虎—师梅堂主人李响艺术专访

 

       

 
 

 

 

师梅堂主人艺术专访花絮

一、回忆历程:

 

二、侃侃而谈

 

三、会心的笑

 

四、睿智回答:

 

五、拍摄场面:

 

六、在创作中:

 

七、认真作画:

 

八、一丝不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2 21:32)

          散 文《雪梦》

             作者:师梅堂主人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晨起,我象往常一样拉开窗帘极目远望,一团白亮的世界映入了我的眼帘;与此同时,心中不禁暗赞:“好一派北国风光啊”;整个大地象是蒙上了一层白纱似的,那真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哎呀,下雪啦”。对于业已成为暖冬的北京来说,我们还能看见下场大雪,真是不易,简直就把它当成了“稀罕物”。而且,这场大雪如午夜的精灵悄悄然落在了尚未入冬的北京城,给古老的北京勾勒出一幅天然而又壮美的冰雪画卷;这怎么能不让我兴奋呢?于是,我迅速地穿好了外衣,走进了鹿台,要好好的欣赏一下这雪景。 

    雪依旧象鹅毛般地下着。它是如此的洁白,似临风之飞絮,似无暇的美玉,似碧挂之琼花飘飘然洒落于人间,越积越厚......霎时间,给天地间的景物又增添了不少的姿色,雪中的故都看上去是那样的迷人。我爱你啊,北国之雪。因为此刻的树木、房舍、草丛等等犹如身穿洁白“婚纱”待嫁的新娘,正焦急地等待我目光的“迎娶”。而这白茫茫的天地之间正是造化赋予我们一座圣洁的“殿堂”。我真有:“天地皆白玉合成,使人心胆澄澈,便欲仙去!”顿时,我的灵魂升华的像冰雪一样晶亮透明。
    我回到屋中,泡上一壶香茶,仰在板椅上沉醉于外面洁白的世界中。随着缕缕的茶香,我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童年时代的画面。那时的我同样喜欢下雪,虽然那还算不上是什么“稀罕物”。可每每天空中飘起雪花,我都会站在院子中跳啊、喊啊或是在老北京的胡同里跑来跑去,高兴的活象个傻子似的无所顾及。雪后初霁,我总会约上几个要好的伙伴儿去打雪仗、堆雪人儿、坐雪车、在雪地里摔跤、打滚、尽情嬉闹着.......每次回家的时候准是弄得一身脏。那时的我真是童真天趣,无任何人间邪念,本性似雪一样的洁白无瑕没有受到过丝毫外界空气的污染。然则时过境迁,我童年的那些伙伴儿们早已经是音空信杳,那份“童真”更是随世间的名利地冲刷逐而淡化。在这鳞次栉比的高楼广厦间及车水马龙的北京这座大都市里,冬天里的雪也是一年比一年来的次数少了;即便是偶尔飘起的雪花也再难扑灭人们心中燃烧种种欲望地火焰。但我相信,无论这火焰燃烧的是多么的旺盛,你会亘古不变地保持你原有的洁白和晶莹。
    久违了的雪花落地不许久便化为清水,这只能怪你来的太忽然,太仓促了。我替你惋惜啊,你都没能做稍许的停留,欣赏一下自己给人间带来的“奇迹”。转眼间已化作了清水的你,却是依旧滋润着大地,哺育着万物的生机。雪啊,雪啊,我是多么地想让你陪伴人间更多的时间。是你唤醒我儿时的旧梦,纯洁地追忆着似水年华。同时我赞美你啊:你有着包容一切污秽的宽广胸怀。你那晶莹的花瓣更不需要丝毫的遮掩,这恰恰也是对你作出了最好的诠释。你飞舞的热情把大地的苍凉装点的是如此的温暖而又美丽。你无暇的洁白是对世间的尘垢的冲刷及人们心灵上的洗礼。你承载命运之重,却失落于生命之轻;自己最终却化为了袅袅青烟而去。
   “今年冬天你还会再来到人间吗?你还能让我重温儿时旧梦吗?”我心中暗暗叨念着。怎耐造物由天,修短随化,你的飘落同我的初始一样,皆是一个生命轮回的际遇。红日又重出于云朵,一切童年时代的旧梦及世间的恩怨都早已烟消云散,陪伴我的是夜晚清醇的沉甜香梦。
    我梦见—"雪"再次来到了我的身边。
    己丑仲秋师梅堂主人李响于方庄精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4 00:44)
             师梅堂主人自述
    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经常会带我去逛琉璃厂。那时候,尽管我对那里一无所知,但那里雕梁画栋的门面深深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那里陈设地特殊的物件(古董书画)更是让我好奇不已。从那时起便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播种下一颗文化的种子。
    年长些后,我识了字也读了书,听老师给我们讲了历史,我方才知道了关于琉璃厂的一些出处。再到那里去的时候,我会十分留意那里的一切,时时会感到那里散发出一种中国特有的文化气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我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会与他`结下不解之缘。
    我十岁那年,父亲为充实我的课余生活,把我送进少年宫学习中国画。当平生第一次拿起毛笔在一张白纸上乱抹的时候,我心中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玩意”是什么。在启蒙老师魏北先生的细心帮助下,我居然会画一些简单的花鸟画了,后来还在学校的艺术节上得了绘画一等奖。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或许我的梦想应从那时开始的吧。
    然而事与愿为,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并没有考入专业美术学校,但我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反而变得比曾经更加努力。少年时代的我曾涉猎于文学、诗词、鉴赏、武术、历史、书法、哲学等。现在回想起少年时代的生活过得很有意义。从那时起,我便树立起正确地人生观、价值观;从那时起我又有了血气方刚的魂魄和争强好胜的心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的脾性变得一天比一天的坏了。

   十七岁那年,我曾自己刊印了一本诗集,现在回想起那时写的一些东西很不成熟,但我又转念一想,我曾感想也感做过,那必竟也是我在艺术过渡中一次很好的佐证。
    从那年起,我便访交文化界的名流,相互切磋技艺,这使我大开眼界。后来又得了北京画院名师的悉心指点和教诲让我受益匪浅。
    这些年工作之余又复外出讲席,东奔西走,正日忙碌不已;但薪水微薄却不能糊口。于是我又用拙笔之作卖钱求米换纸用以生计。我心时时会想起这一切,让我无地自容惭愧至极!
    更让我痛心的是琉璃厂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我感到当年的文化味道少了很多;先贤大师们的作品也所剩无几。现在自封为“大师”们的“艺术”却琳琅满目。人们脑海中盛了满满一灌子的金元宝。然而自身难保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呢;社会在发展,艺术确遏制不住人们贪婪的意念。看到这些时,我逐渐厌恶了这“艺术”变金钱的戏法。再翻看以往取得的成绩和获得的荣誉,我其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我常常放下画笔扪心自问。
    现在我心念专一,禁绝旁骛,不求闻达。我又将以往绘画中的不良之习气改正,并把不佳之作付之一炬。我开始学会了潜心研习古人之法并外师于造化之间。无耐我惰习成性,迄以无成。我又时常会想起恩师对我的谆谆教导和鼓励,于是我又会看到艺术和人生的希望。    
  

    我的诗集和画选从未感劳驾名人专程为我作序,我不想“拉大旗扯虎皮”。我认为做个真人总要比当个假神好的多。艺术的好坏还是留给观众来评价吧,因为他们是最有发言权利的。这正如我的老师郭石夫先生说的那样,艺术的美与丑如同女人一样,只有爱她的人才会懂得她的美。我不愿给出人们先入为主观念。
    在我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很好地继承前人们的优秀的技法,我不敢奢求能够推动中国绘画的发展,这样会使我徒增汗颜。因为这实在不是只凭我一人就能做到的;这需要几代艺术家的不懈努力。但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凭我毕生之功力来画出尽可能好的作品来奉献给为我操劳大半生的父母、献给喜爱我作品的人们、献给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华夏民族和整个世界。愿中国书画艺术这颗璀璨之星在我们年轻一代艺术家不懈努力之下会让他永远发出耀眼的光芒。 
    2005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
师梅堂主人李响记于北京南城下方庄小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4 00:10)

             师梅堂主人谈艺

 

中国书画博大精深,渊源流长;他是我中华民族文化和艺术的结晶,他历史悠久,传统的技法非常丰富。

笔墨是中国绘画传统技法中的一种形式语言,这也是我东方华夏民族绘画中独有的一种形式语言,这在其他民族绘画中是绝对找不到的,而且他是任何一种艺术语言无可替代的。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笔墨就不可称为真正的中国画了。

在中国绘画中,笔墨是为造型来服务的,造型又必须依靠笔墨来体现。那么何为笔墨呢?从技法上讲无外乎勾勒、皴擦、点染、丝、泼洒、撞水、渍墨等;从力度上和速度上还有点戳、提按、转折、刷拂 、急徐、快慢、畅涩等等。这些只不过因所描绘的对象和欲表达的内容与情感不同而所用的笔墨也就不同或侧重点不同罢了。

笔墨也不仅是用来造型。一个成熟画家的笔墨技巧都有他独到之处。画家可通过笔墨来流露出自身内心世界真实的情感;也可体现出所描绘对象的精神。这正如一位著名的老画家说:“笔墨是画家的心电图。”我认为此比喻是再恰当不过的了。郑板桥先生一生种竹、咏竹、画竹;凡读过他写的咏竹诗的人就不难体会到他所描绘的竹子是他内心世界对竹子的一种美好寄托。这也是他对竹子精神上和他自身思想的一种升华。所以笔墨也是画家精神灵肉的再现。

欲谈用墨之道必先讲用笔之道。笔活则墨活,笔死则墨必死。墨分浓淡干湿,笔讲筋肉骨气。荆浩在《笔法记》中讲到:“笔断不绝谓之筋,起伏成实谓之肉,生死刚正谓之骨,迹化不败谓之气。”古人作画讲究“笔笔见力”;画家要对毛笔有极高的认识。我们评价一幅国画的优劣,只要看他一点一画的气质便得知了。

书法是中国绘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画家对书法的造诣不是可有可无的。古往今来凡是好的画家他也必定是一位杰出的书法家。古人云:“书到高处便是画,画到绝处亦是书。”我们经常说:“书画同源,”这绝不能单纯的理解为文字起源于图画;而是书法的全部理论几乎包容了中国画的美学价值;这同工又同理。“骨法用笔”,以线造型都离不开书法的训练。画论上常讲到:“点如高山坠石,坚如万年枯腾,如锥画沙,屋漏痕、绵里藏针等等”;这些若没有扎实的书法功底是不可能表现出来的,因为这里都蕴藏了书学之奥妙。不懂书法的人就不会真正明白中国画的用笔。                     

笔墨是研究中国绘画的一重大课题,笔墨过不了关很难画好中国画。但当今也有不少的“聪明人”用些制作的办法来掩盖自身笔墨这一弱点,再套用一些西洋光影效果并美其名曰:“中西合璧”有些作品看上去很“写实”;孰不知这起不把中国画给作践了吗?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曾提到:“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形似骨气皆本于立意而归于用笔”。我们的先人早在1千多年前就提出了用笔的重要性了。大家想一想是不是拿着毛笔在宣纸上做一个素描效果也是中国画呢?当然不是。徐悲鸿先生曾讲到:“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这是没有错的;但要看是怎样的去融合他们。中国画有他自身的要求,这是绝对不可以胡为的。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与其用“剽窃”的伎俩还不如踏踏实实用上一番功夫把自己民族特有的文化继承下来。总之想画好中国画的人不在笔墨上下一番功夫是很难立足的。

中国画也不能单纯地理解为只有笔墨;中国画的造型也是不可忽视的。中国画并不是完全抽象的,他的“为象”是指表达主题思想的具体形象。这个具体形象既不能凭空杜造,也不能看到什么就画什么。苏东坡曾说:“始知真放在精微”这就是说画家要对所描绘对象的物理,物态、物情有极高的掌握和理解,在创作中才能胸有成竹,取舍得当

中国画的章法和构图也是一个值得我们去深入研究的课题;谢赫在六法中把这一课题称之为“经营位置”。他包括:宾主、虚实、均衡、黑白灰的对比、点线面体、聚散、开合等等。先贤们对这些有着大量的论著,我在这里就不一一敷述了。我直想提一下虚实。因为古代、近代大师们的作品虽然具有划时代里程碑的特点,但他们的虚实还是较为单一的,比较形而上学的。他们的虚实沿用了很长的时间,各门派也是大同小异;虽然都行之有效,但都是千篇一律的,一成不变的,所以说是行而上学的。现代人观念是崭新的,是有辨证唯物主义思想的人。当今画家的虚实法则就灵活多了;可以将古人的虚实原则全部反其道行之。谁会推出新的虚实法则,他的艺术作品就会以崭新的面貌出现。

宗上所述:笔墨、情志、造型、章法是中国画传统技法中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而他们之间又有着微妙的区别和联系。                 

临摹、写生、创作是古往今来每一位画家所走的必经之路

临摹尽量去找大师们精典的作品,因为“取法呼上仅得其中。”临摹忌讳照着范本而还画自己的一套。

临摹是学习中国画的一个重要环节,不少人恰恰忽视了他的重要性。初步入艺坛之门的人就想独立门户开宗立派,这简直是痴人说梦。他们只不过是找了一个与别人不同的符号罢了,其实把符号去掉后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些皮毛的东西用来吓唬老百姓罢了。

白石老人曾说:“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夫画者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许多人断章取意就在这“似与不似之间”大作起文章来,干脆就画什么不象什么,玩弄起中国的“抽象派”;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呀。齐老先生说的话本身是没有错误的,但他的话要分对谁说,这取决人们的思想意识和理念。其实不似未必就欺世,太似也不一定媚俗。齐老先生的画不似者有之,具象的也有但均不媚俗。这就需要画家怎样去把握艺术的活候了。

我们所谓的“写生”不是去“写死”。艺术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艺术要源于生活而精与生活。画家要到生活活中去多体验、多观察,感受大自然界给我们带来的美,“造化钟神秀”;要用心去体会这种美。我们甚至要把自己“变”成所要描绘的对象去感受,这就是“勿我相忘笔下有神”更高的境界了。一个画家也直有这样去做,描绘的对象才会有“生气”,不会“类同死物”了

“创新”是当今艺术界的时尚了,但谁又能想到一个“新”字毁了多少我们民族的好“玩意儿”和青年人呢?苏东坡曾说:“出新奇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什么是法度?法度就是艺术的规律性,艺术既然有规律,我们就应该去遵循他,不能够去破坏他,在没有继承前人和无任何的基础上又谈何创新呢我真不知道那些大搞“创新”之人有何颜面去面对先贤和子孙后人呢?

我并非反对去创新,我们必竟已不是徐青藤、八大山人生活的那些时代了。当今艺术是多元化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也不能让前人的笔墨束缚我们。绘画是一个人才情的映证。我们也要有自己的艺术语言。我们也要看到古代绘画中的不足之处,例如我前面提到的虚实法则,要尽力去弥补上这些缺憾。我们可利用自身的、历史的、文化的全部精华去完成人的情感上最本质的需要;这才是创造了新的艺术。

在大量的临摹、写生的基础上,自己对画有了新的认识,对所描绘的对象也有了更高层次的理解后,我们要画出更取向于现代人的生活环境,从而更加具有时代气息和现代感的画来;在不失去他审美内蕴的同时也要创造出新的形式并加强他的视觉效果。

再有,画需要美来支持他,我们绝不可“以丑为美”,何为美?美是人文化和精神的反映。绘画中审美是第一位的。

画家要多读书,特别多读宋元以来的画论,提高自身的修养,“养我浩然之气。”“画乃文之极也”;一个人若没有深厚文化底蕴也很难画好中国画。我看过很多展览中不少画家画的也很对,也挑不出什么错误来,但就是给人非常俗气的感觉,这些作品就是中国画五品中最低的“俗品”了。这样的作品是站不住脚的。原因何在呢?这也是人本身对中国画的认识不到家,他们没有正确到什么是好的中国画;有的也是缺乏中国文化的那种底蕴。

  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说到“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的同时提出了艺术是“功能”,是为封建统治阶级的特权来服务的。张彦远还说过:“自古善画者,莫非衣冠贵胄,逸士高人,振妙一时,传芳千祀,非闾闫鄙贱之所能为也”。这就是说擅长画画的人,都是官僚、贵族、士大夫阶级,一般劳动人民出身的艺术家在张彦远看来都是十分鄙贱的。这是封建士大夫的偏见。所以我们对于精芜互杂的古代画论,不能不以历史的观点和阶级观点来分析;要知道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

  中国书画包罗万象他并不是单一学科,他的内含也十分精奥。一个真正大艺术家对文学、美学、诗词、哲学、武术、书法、音乐等这些姊妹学科也要有所了解,最好是精通。我们常说中国画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事情,他需要画家用一辈子去完成这个事业。中国有句老话“盖棺定论”;甚至画家身后几百年才能评定出他真正的艺术水最后我想借用徐悲鸿先生的话来做这篇文章的结束语:“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可采入者融之”。

     乙酉荷月师梅堂主人李响记于北京城南下方庄小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