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文倩
李文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259
  • 关注人气: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电邮

liwenqian06_29@163.com

专辑
分店
我在
博文
分类: 论文

李文倩

 

     维特根斯坦认为,哲学即一种“语言批判”,而“语言”之所以需要“批判”,是因为它一再地诱导我们提出一些同样的、但却是错误的“哲学问题”——这样一种观点,从宗教的角度看,即可视语言为“原罪”,“语言批判”的工作即一种摆脱诱惑的过程。“生活形式”是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的一个重要概念,“语言游戏”是“生活形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7 23:40)
标签:

人工智能

分类: 阅读

李文倩

 

在过去的两年中,自Alpha Go首次击败职业围棋选手之后,人工智能(AI)即在全球范围内广受关注。相关人士认为,AI的出现及其技术应用上的逐步成熟,将给人类社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许多传统的行业,比如教育、医疗、法律、传媒、销售、运输等,都将受到A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李文倩

 

关于美学或艺术哲学的研究对象,人们有种种不同的理解,但无论如何理解这个问题,“美”和“艺术”这两个概念似乎都是绕不开的。事实上,以往的美学研究,有相当多的内容都是围绕这两个概念而展开的。由此,如果我们今天要讨论美学的问题,恐怕仍然难以绕开这两个概念。

人们在不同的理论预设或概念框架中追问或讨论美与艺术的问题。在西方传统中,哲人们追问美与艺术的本质,力图在流变的、多样的现象之中把握不变的一。这样一种形而上的追问,在传统的美学研究中占据主导性的地位。哲人们提出各自的理论或学说,努力与他人争论或辩驳,种种讨论加深了我们对美与艺术的理解,但始终无法像自然科学那样形成统一的、普遍有效的理论。直到今天仍是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0 20:24)
分类: 阅读

李文倩

 

在二十世纪,罗素可以说是一个明星式的哲学家。其中固然有时代的原因,但罗素本人的所作所为乃至个性因素,仍是不容忽视的。在某种世俗的眼光中,罗素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人生大赢家”:在严格学术的领域,他有《数学原理》这样的巨著传世,并因一系列的哲学论著而被普遍认为是分析哲学的奠基人之一;在社会-政治乃至广泛的文化领域,罗素的声音可谓无处不在,他是声名卓著的公共知识分子,并因其颇为成功的通俗性写作而获诺贝尔文学奖;在学术和政治之外,罗素的情感生活颇为丰富,一生四次结婚、情人亦不少,因此颇有些风流倜傥的意味。

在中国,罗素也有一大批粉丝,有人视他为智慧的象征,有人视他为道义的化身,亦有人对其所鼓吹的“新道德”颇富感应。而像张申府这样的人,则更是视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论文

李文倩

 

维特根斯坦在给费克尔的信中写道,《逻辑哲学论》在其根本上是一本伦理学著作,而且,与已经写出的东西相比较,未写出的部分才是真正重要的。黄敏在“《逻辑哲学论》说了什么”一文中也指出:“维特根斯坦的哲学在整体上具有一个伦理学的框架,它在某种程度上接近于廊下派的在世禁欲主义伦理学。”[1]

这就表明,无论从维特根斯坦本人的写作意图,还是从研究者的角度看,讨论维特根斯坦有关伦理学问题的思考,就并非是“为研究而研究”式的牵强附会。而且,维特根斯坦对伦理学问题的讨论,也不仅限于《逻辑哲学论》一书。从文本的角度看,在《战时笔记(1914-1917)》中,有相当多的段落涉及伦理学问题,其中的一小部分被选入《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论文

李文倩

 

一、问题意识

 

李猛的《自然社会:自然法与现代道德世界的形成》(以下简称《自然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1 19:14)
标签:

分类: 散文

李文倩

 

在文学早已失去“轰动效应”的今天,坚持民间诗歌的创作、评论和出版,究竟有无意义、或者说意义何在?

黑格尔说,现代社会是一个散文化的时代,而不是诗的时代。这里所谓的“散文化”,不是就狭义的文学体裁的分类而言,而是特指某种“散文性”:功利和理性。“功利”毫无疑问,而这里的“理性”,则特指精明或算计。解释一下,黑格尔的意思是说,所谓现代社会,就是一个由功利的法则所主导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精于算计成了人最大的“美德”。

但古往今来,诗似乎永远是痴人或傻子的事业,世事洞明似乎不是他们的强项。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的以上论断,似乎是正确无误的——这不是一个诗的时代,而这首先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文倩

 

1879年,弗雷格的《概念文字》一书出版,在该书序言中,弗雷格表明他对语言问题的关心,其总体目标是为科学服务的。而科学的目标,是为了求真。在他看来,在求真的意义上,日常语言有其内在的缺陷。因此,这就有必要构造一套精确的形式语言,来为科学的发展提供新的工具。弗雷格指出,“培根就指出,发现一种借以容易发现所有东西的工具比发现个别事物更重要。而且近代所有重大科学进展的根源确实就在于方法的改进。”(弗雷格,2006年,第3)这就在类比的意义上,表明弗雷格模仿算术语言而构造出一种纯思维的形式语言,其对科学而言意义重大。美国学者斯鲁格也就此指出:“弗雷格特别注重语言,是与他的其他哲学兴趣相关的,直接的是与认识论有关,而间接地是与形而上学问题有关,这些兴趣使他涉及到19世纪后期的哲学问题。”(斯鲁格,第17

我们知道,弗雷格在其一生的学术工作之中,其所讨论的主要有逻辑、数学基础和语言的意义等问题,但正如上面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