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震云
刘震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9,115
  • 关注人气:6,9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请关注我的最新电影<<我叫刘跃进>>
影片讲述了一个羊吃狼深刻而幽默的故事,刘震云用现代生活颠覆了一个古老的寓言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摩罗为什么否定“五四”和鲁迅

 

刘震云 

 

跟许多朋友一样,读了摩罗这本新书《中国站起来》,我很震惊。这本书跟《耻辱者手记》、《自由的歌谣》、《不死的火焰》和《大地的悲悯》等,好像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刚才摩罗说,《耻辱者手记》等书,和《中国站起来》,是并列关系。这话也让我吃惊。他可能在讲另外一个道理。对此我要好好想一想。

对同样一件事,世界上有很多种道理。同一个道理,在不同的时间、人群和语境中,理解起来又完全不一样。摩罗是一个思想家。刚才老愚先生说,在中国思想界,摩罗是一个标杆性的人物。我觉得,摩罗的意义和标杆还不一样。标杆是大家都要去的地方,而摩罗是一个更为独立的知识分子。他发出的声音,历来和别人不一样。他的声音和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8 12:18)

我和刘跃进去读书

刘震云

 

朗诵会后1

朗诵会后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7 09:58)

皮特的选择

刘震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布拉格,面对坦克的英雄

刘震云

 

 

德累斯顿属萨克森州。萨克森州与捷克接壤。从德累斯顿到布拉格,长途汽车仅需两个半小时,相当于从北京到保定。于是,去了一趟布拉格。

头天去,第二天回,待了两天。大家说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如布拉格城堡,查理大桥,圣尼古拉斯教堂,老犹太教堂和新犹太教堂……大家说该吃的东西,也吃了,如布拉格烤鸭、烤香肠、烤鱼、炸油饼、土豆饺子——可以在餐馆里要一个拼盘,这些有特色的东西全有了,相当于北京的卤水拼盘或“大丰收”。

都没给我留下过深的印象。

给我留下印象的,是大家都说但大家都不敢做的两个布拉格人。

他们已经去世四十年了。

他们是两个布拉格青年。当年,他们是查理大学的学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土耳其人和河南胖子

 

刘震云

 

 

在德累斯顿,我常去一家土耳其烤肉店吃饭。

我住的房子周边,东南西北,有四家土耳其烤肉。店主皆是土耳其人。我常去的这家,位于超市一侧。烤肉店斜对面,有一小街心花园,是朋克和光头党的天地。一天到晚,男男女女,皆手持一瓶啤酒,地上又码放一排,喝了嚷,嚷累了,倒在地上睡;醒来,又接着喝。

土耳其烤肉卷有棒槌大小,里面加些烤肉、洋葱、辣酱,味道类似西安的肉夹馍。偌大一个肉卷,不饿时,还吃不了。三块九一份,也不贵。加上一瓶啤酒,七毛。四块六毛钱,也算一顿正经饭。

烤肉店的主人是个土耳其小伙子。在店里帮忙的,能看出是他的同乡。小伙子磕磕巴巴会说一些英语,和我的英语水平差不多。正因为都磕磕绊绊,相互倒起了聊的兴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中,想起顾城和谢烨

 刘震云

 

德累斯顿常下雨。不需酝酿,突如其来,说下就下。此地人出门,明明是大晴天,腋下也夹着一把伞。

雨中的德累斯顿,与晴时又有不同。晴天时,易北河畔数不清的教堂和皇宫,这些巴洛克建筑,显得雄伟、明亮和庄严;现在它们在雨中,皆显得有些肃穆和忧伤。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不分地域和民族,皆是生活和历史的写照。

雨中,我突然想起逝去多年的朋友,顾城和谢烨。因为,1992年,我们曾结伴来过德累斯顿。

1992年冬天,我第一次来德国。同行者有另一位朋友苏童。十七年前,中国的都市,与西方都市的差别还相当明显。在柏林,我与苏童,头一次见到双层公共汽车;夜晚,面对众人和蜡烛,头一次朗诵自己的作品。

记得那是一次文学会议。会上,见到了另外一些人,北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说:艺术的来源是消遣

   刘震云 

 

德累斯顿的地标性建筑,是位于易北河畔的圣母大教堂。最大的博物馆是奥古斯特二世建成的茨温格尔宫。教堂也好,皇宫也好,皆是巴洛克式建筑。墙壁,塔身,已被岁月烟熏火燎成黑色,似有百年千年的历史。但同行的德国朋友告诉我,皆是假的;一九四五年,盟军的大轰炸,几乎把德累斯顿夷为平地;这些建筑,皆是战后重修的。

茨温格尔宫有许多珍贵的藏品,如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拉斐尔的画,鲁本斯的画。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是该博物馆的镇馆之作。圣母,圣子,皆望着远方,心事重重,神情忧伤;虽不同于耶稣上十字架般的悲怆,或最后的晚餐般的诡异,也让人或更让人怦然心动。但解说员马上说,圣母本也不属于他们,是前些年从拍卖会上买来,专门作为镇馆之用。如此庄严的意境,突然和“拍卖会”联在一起,啼笑皆非之外,让我马上回到了现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克曼、外祖母和德累斯顿

 

刘震云

 

 

去年冬天的一天,与阿克曼(附录1)一起吃涮羊肉。阿克曼问:“你愿不愿意去德国住两个月?”我问:“德国哪里?”阿克曼:“不是柏林,不是汉堡,也不是法兰克福,是中小城市;譬如讲,相当于中国的开封或西安。”我看了看盘中的羊肉,羊肉放到北京是涮着吃,放到开封会做成羊肉烩面,放到西安呢,就成羊肉泡馍了。我:“有前提吗?”阿克曼:“有。写几篇博客,中文放到中国的网站,翻译成德文,放到德国的网站。”我:“写多少呀?”阿克曼:“三天写一篇是它,一个礼拜写一篇是它,两个月一篇不写也是它。不然,就没意思了。”平日,阿克曼特别爱说“不然就没意思了”这句话,大概总怕把有意思的事,变成没意思或不好意思。我等的正是这句话,我马上说:“行,我去。”

于是,如今,我来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给《一句顶一万句》开了一个官方网站。点击进入官网http://book.sina.com.cn/yjdywj/

为一本书,开一个官方网站,在中国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总对人有吸引力。

请大家看个热闹。

这几天,朋友们问我最多的一句话是,你是不是通过《一句顶一万句》,给西门庆和潘金莲平反呀?

不是平反,想说一下西门庆和潘金莲给我们的启示。

书中的主人公杨百顺和牛爱国,头上都戴着“绿帽子”。一开始他们认为,是自家老婆出了问题。他们跟武大的区别是,武大是忍着,他们提刀上路,就要杀人。一个人找另一个人难,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更难,上路寻找逃跑的西门庆和潘金莲也难。当杨百顺和牛爱国经过千辛万苦,越过高山大河,终于找到西门庆和潘金莲时,突然意识到,“绿帽子”只是一个表象,看似是男女关系的事,根子却不在这里。他们跟自家的老婆没话,老婆和给他们戴“绿帽子”的人,倒能说到一起。偷汉子的女人和奸夫,话语如滔滔江水,说了一夜,还不停歇:“咱再说些别的?”“说些别的就说些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30 20:14)

                            纯洁的力量

                               刘震云 

二十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小说叫《新兵连》。一群乡村少年,在乡村,还是睡打麦场的年龄;当他们被一列火车拉到戈壁滩军营时,政治、社会对他们天性的改变。这个改变是如此迅速,新兵连短短三个月,就使他们由一个人变成了另一个人,就使过去的群体和共有的观念土崩瓦解,猝不及防和囫囵吞枣地演变成另一个群体。后一个群体不但吃掉了前一个群体,也使掉队者付出了血的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惟一不变的,是血红的晚霞和火车汽笛的长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