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天流云
高天流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66,567
  • 关注人气:26,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宝宝资料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工具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要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好友链接
暂无内容
博文
(2013-02-18 14:55)
标签:

文化

    我要求,我想我有资格要求,我贴子里所有的朋友们,在这一时刻与我共享快乐

    请大家浮出水面——————————————!!!

    另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在写一个宋史题材的记录片,20集,目前大纲已经通过,马上开始写剧本。

    我同样期待她~~~

    这也是我前些天跟大家说的那个好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8 14:41)
标签:

文化

   后记

 

  近六年以来,我只做了一件事。写宋史。时间真的很长了,我居然一直在写一本书。而今,终于完成,这一刻,我真的很累,还没有体验到久以盼望,觉得一定会出现的轻松。


  这套书一共十本,大约300万字。


  这些数字我要回想计算才能得出,因为之前根本不愿去想,想想都烦,都累,绝没有半点的成就感,幸福感。


  我想,那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慢慢地出现吧。


  是的,我重视这套书,她不仅是我的心血,更是我的人生。在写她的这几年期间,我恋爱,我失恋,我的父亲去世,我的奶奶去世,我的母亲生病,我去买药,我照顾她,直到她走了……我的爱人来到了我的身边,一年多的时间里,她每个周末都从百公里之外的别的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数年之间,宋史事无巨细,全程书写,心里的问号总算是比从前少了些。时值南宋覆灭,元朝初兴,华夏第一次全境沦陷于异族之日,追根溯源,我个人只有一个观点能确认。


  到底祸始于何处。


  始于赵匡胤与赵普定“强杆弱枝、崇文抑武”的赵宋国策之时。


  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唐灭于藩镇,五代武人横行,国人相杀无止无休,政权更迭如同儿戏。尤其是文人一点地位都没有,哪怕是宰相,都随时有被武将斩杀的可能。这样怎能治国,何谈发展?


  所以赵匡胤、赵普这样做了。


  从那时看,他们是对的。赵宋之繁荣,赵宋之平安,甚至赵宋国祚之绵长,都是自两汉以降所最久的。可是从长远里看,简直是愚蠢至极,无可救药!


  武人亡国,民族血气不衰,国内互斩,终究能产生一代雄主;文人亡国,就如赵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绝裂如此,再无转圜,然而忽必烈还是犹豫了,他命人把文天祥押回囚室里,他还要再考虑清楚。可是元朝胡汉大臣群起上书,要求同意文天祥的请求,允其为赵宋殉国。


  再留已经无意义,文天祥对元朝只有负面作用。


  转天,十二月九日,公元1283年1月9日,忽必烈下令公开处斩文天祥,下令之时他犹自叹息——“好男子,惜不为我用!”


  当天文天祥被押至大都柴市刑场,他身着南宋衣冠, 憔悴清瘦,多年的土室囚禁让他的方向感彻底丧失,他向周围的百姓询问哪里是南方。有人指给他,他重整衣冠,向南方他的故国,他的国都,他的皇帝的原来方向跪拜。


  最后一次向心中的坚持致礼之后,他索取纸笔,留下了一首诗。


  ——昔年单舸走淮扬,万里逃生辅宋皇。天地不容兴社稷,邦家无主失忠良。神归嵩岳风云变,气入烟岚草木荒。南望九原何处是,关河暗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天祥恪守忠义,置个人生死于度外,于困顿斗室中甘之如饴,自觉除死无大事,却不料世间仍有扰乱其心神之事。


  他忽然接到了长女柳娘的信。信中得知,失踪三年多的妻子儿女都承大都城中,被元人禁锢。这封信很明显是暗示他,如果投降,全家安好;不降,后果不可言。文天祥必须要在骨肉亲情与忠义名节之间做出选择,这是何等的艰难痛苦。


  文天祥在回信中写道——“……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这里,于义当死。可令柳女、环女好做人民,爹爹管不得。泪下哽咽,哽咽!”


  于是时,文天祥彻底抛弃了一切所珍爱的,他是南宋的宰相,他治下的无数人民都在战火中失去一切,他不想在这方面例外。


  文天祥的决心让元朝绝望,其间曾经有过几次转机,如张弘范临死前的遗嘱,希望保全文天祥,为新朝立节义榜样;比如以福建降元的王积翁联名十名南宋降臣保文天祥还乡,允许其余生出家作道士。这些都由于种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天祥在这座低矮潮湿的土牢中倍受折磨,每个人都认为他会痛苦,可事实上痛苦与折磨有时并不是一回事。


    某些人的生存信条是,心安乐才能身安乐。


    文天祥用诗歌记录了这段生活,那就是名传千古,也必将传至永恒的《正气歌》。


    《正气歌并序》——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土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焚,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沓,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毁尸,或腐鼠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余以孱弱俯仰其间,于兹二年矣,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天祥见孛罗,长揖不拜。孛罗立即大怒,同样情形下,阿合马只是言语调侃,孛罗命令士兵强按文天祥下跪。


  元朝士兵们“或抑项,或扼其背”,文天祥始终不屈。他昂首高言——“天下事有兴有废,自古帝王将相,灭亡诛戮,何代无之!我文天祥今日忠于宋我,以至于此,愿求早死!”


  孛罗见硬的不行,又自峙汉学功底深厚,可以在言谈中压倒文天祥。他问——“汝谓有兴有废,且问盘古至今日,几帝几王,一一为我言之。”


  文天祥不屑,这种小儿科问题不值一提——“一部十七史,从何处说起?吾今日非应博学宏词、神童科,何暇泛论。”


  孛罗更加不屑,直指问题中心——“汝辈弃德祐皇帝,另立二王,这是忠臣所为吗?”


  文天祥正色回应——“德祐失国,不此之时,社稷为重,君为轻。另立二王,为社稷计,当然是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梦炎绝无羞惭,大恨而去。第二个来劝降的人让文天祥痛断肝肠,居然是被降封为瀛国公的宋恭帝。几年过去了,宋恭帝长成了一个小小少年,不知道北地生活是否让他忘记了江南,还记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的那个身份。


  文天祥让宋恭帝坐下,自己面北跪拜,痛哭流涕,连称“圣驾请回。”姓赵的少年人在慌乱局促中不知说什么好,只好离开。


  这之后,元朝想不出还要由谁来劝文天祥,按级别,总不成把谢道清请出来吧?


  第三个人是元朝的重臣平章政事阿合马。大人物出场声势不凡,加上礼遇期已过,要来硬的了,阿合马直接命令文天祥跪下。


  文天祥冷笑,南朝宰相为何要跪北朝宰相?


  阿合马加倍的趾高气扬,问道:“何以至此?”你一个南朝宰相,怎么到我北朝宰相的地盘来了,既然输了土地,那就等同于输了地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下大势如此,张钰注定了只是昙花一现。元军集结重兵围困重庆,用的是扬州之战同样的战术,结局却没那么严重。


  张钰的身边没有姜才,他的部将出卖了他。张钰在巷战之余选择出逃,逃到涪州时被元军抓获,被押解到安西(今陕西西安),软禁在一座庙里。


  回头说钓鱼城。


  天下事,难说没有运气的存在。南宋灭国,神州沦陷,钓鱼城天险也变得脆弱,原来自成体系,可以永远生存的山城,居然连续两年干旱,城里农田颗粒无收,据当地县志记载,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惨剧。金城汤池,非栗不守,到此地步,钓鱼城终于投降了。


  这座从公元1240年由四川制置副使彭大雅始筑,至公元1279年正月最后一任守将王立出降,共抵抗蒙元整整40年,前期以击毙蒙古大汗蒙哥而光耀史册,后期独自支撑巴蜀危局被誉为独钓中原的旷世坚城终于倒了。


  张钰在陕西听到消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9 13:08)
标签:

文化

    又到新春

 

    在这个博客里与文友们共渡新春已经快六次了。五年半的光阴里与你们一起走过,与宋史共同漫步,所得颇丰!

 

   我总想用一句话来概括所有的祝福,想了想,应该是这样的———— 流云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过着自己想要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