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柳絮如枫
柳絮如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313
  • 关注人气: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我是谁的红颜
我是谁的红颜

文/柳絮如枫

年轮一圈一圈的增长

情感一点一点的沉淀

谁在我的记忆里淡漠

我在谁的记忆里沧桑

那些曾经清晰的容颜

和着岁月驻进心的残壁

现在仍旧无法忘记的脸

植入日渐衰老的骨髓

失去的缘分

风化成了沙漠里的土地

一样贫瘠

知己

我是谁的知己

红颜

我是谁的红颜

于千万人之中

我那回眸时 

灿烂的微笑

定格在谁的

爬满皱纹的海底

于千万人之中

我刻满划痕的脸

藏在谁的

不肯醒来的梦里

于千万人之中

我是谁的知己红颜

于无数的悲欢离合

缘起缘落之后

我是谁的  此去经年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6-20 21:55)
标签:

休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那天下午同事约我去喝茶,我心里好笑,怎么还有人喜欢喝茶,再说茶有什么好喝的呢,同事笑我木讷,还说时下最兴的就是喝茶了,其实我也知道茶早已是形成了一种文化,而且各种名茶的名字都有美丽的传说。

  同事带我去的是吉林市万达江畔人家的一家叫竹林苑的茶楼,这地方环境还挺不错的,要不是同事带我来我还真不知道咱吉林市有这么一个地方呢,见我们进来,茶艺师们很热情的带我们去了楼上。

我对品茶向来都是一窍不通的,只记得小时候父亲爱喝茶,我还曾偷偷的尝过一次,那茶很苦,所以在我的印象中茶就是苦的了,所以对品茗也就不怎么热心,同事叫了一壶铁观音,不到茶楼喝茶你就不知道茶杯有多小,小巧精致的青花瓷茶杯,仅能容下一口茶,我还想父亲喝茶的时候都是一次泡满满一杯的慢慢喝。

我很小心的喝了一口,生怕人家看出我是外行来当笑话,却不想被那淡淡的茶香所吸引,入口甘醇,味道微甜,与我想象中的茶味大相径庭,茶楼的装修古色古香,为我们的品茶增添了不少乐趣,我还拍了一张照片呢!嘿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衣衣

相思

寂寂静

蔓延

分类: 短篇小说

七月——最后的时光


天空沉睡着     星星醒着
街沉睡着       灯醒着
我沉睡着      我的忧伤醒着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一Q一世界一网一海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3 10:51)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心情

 

年华如流水般的慢慢逝去

青葱岁月在季节中消退

心情似冬日未衰的枯草 随风飘荡

那晚来的季风 拂在脸上

还是割裂般的疼



夜 很冷

被窝里仅有的暖意被冰凉的心情冻结

说好了的 你回来看我

可是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8 12:52)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无题

 

鸟儿双双飞

月下人憔悴

夜色孤单谁在想着谁

谁人可依偎

 

心儿灼成灰

绿叶都枯萎

任这寒冷的北风肆意吹

无路可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6 21:10)
标签:

文化

 

   只要不是爱情就好

 

我徘徊在爱情的门外

看着里面的人嬉戏

上帝经过爱情的门槛

好奇的问我为什么不进去

我说 里面的人已经够多了

我不想再去挤

 

我离开了爱情的门

一个人走在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5 19:43)

 

 

  前天我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清兰姐终于知道真相了,我问她她有什么反应,我一直担心清兰姐会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母亲说清兰姐并没有哭,只感觉难受,她记得他说的话,记得他对她的好,就是不记得他的模样了,是不是恸到深处了就失去知觉了呢,还是神经已经麻木了,人的一生,究竟谁是谁的谁,谁欠谁的情,谁还了谁的债!

 

  如果注定了不能相守,那就不要相遇了吧,如果注定了幸福是那样的短暂,那就不要给予希望了吧,如果注定了要陌路殊途,那就不要那曾经的温馨了吧!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生活该是多么美好啊!

 

  谁是谁的谁

 

相识在春风洋溢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30 23:39)

          谁为你播种希望

 

  那天父亲给我打电话,告知我张大爷家的兰姐夫出车祸死了,我很震惊,才40岁的年纪吧,怎么可能呢,我一直不相信他已经不在了,姐姐说,前几天还来家里给咱妈按摩的,累的那样,我觉得他的命很苦,可我觉得大爷家的兰姐更苦,逝者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是生者该如何面对生活!谁给她播种希望!

 

  兰姐从念初中的时候就在我家里住,跟我们姐妹俩的感情就像亲姐妹一样,由于先天性的小儿麻痹和家境的贫寒,兰姐的学习成绩再好也不能升学,兰姐勤奋好学,初中毕业后就去学医,凭借出色的医术和低廉的价格赢得了大家的好评,也赢得了兰姐夫的心,俩个人一直相亲相爱,努力奋斗,兰姐夫更是吃苦耐劳,对兰姐姐疼爱有加,俩个人的感情好的让人羡慕!眼看着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28 01:15)

 

 

染尽的相思

红透了季节

惊醒了树的风情

敲碎了枝头的梦

 

舞动的枫采

絮说着动人的故事

珍藏的往事

穿透叶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