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晓萍
刘晓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277
  • 关注人气:5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观点

满大街落叶,

个个都想代言这个时代。

公告
博文
(2017-01-23 21:24)
标签:

词语

诗歌

《坐忘集》


1

就这样坐着

一个被清洗了很多遍的布偶

风在锁孔里回旋

门偶尔颤动两下

复归沉静

无物可以深入内室

无物需要出走

寂静如此迷人

我安然享用着身上沟壑纵横


2

为修复这些骨头

寂室再一次清空

一根绣花针兀自来回

这是无法描绘的丝线

它独自面对深渊

又独自开出花来


3

我以为同行者都在枝头

我等待比白云更白的

翅膀震动黑夜,而

结冰的湖面就在窗下,而

坠落的空巢荒草成行

我还要学习种树

学习埋伏在密林中的

一条路至善的必要的结构


4

顺其自然

她走进密室照镜子

一个倒空的玻璃人

照见何物是何物


5

阳光照在脚踝上

昨晚的悬崖多了一座凭栏

我再也没有兴致走向更陡峭的深处

我在阳台上

和几颗植物坐在一起

寂静占领了十字路口

新枝和花蕾一路潜行


6

刀剑自有遁世之美,而

内室暗门正升级加密,而

钥匙在耳轮上正寻求蜕变,而

骨中祷词径自走向互为撑持的桃源


7

渡鸦在枝头高歌——

楼上的人啊

你的楼梯陡峭。

几个快递员在冷雨中奔跑

分秒必争他们敲开了门

我的兄弟约翰1站在那里1

野马成群

从他口袋里腾空而起

楼上的人啊

“你将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2


注:

1 诗人哥哥名叫约翰

2 引自约翰福音



8

无非让落日重新升起

请繁花进来

无非是在四壁多绘些山水

给白鹭一棵香樟

记忆撩人,而

这已是最后一个乐章

无非是自己剥皮自己重生

痛时在墙上挖洞

静夜修复好密室

其实没有密室

只是唯一来过的人走了

江河滔滔

谈清泉更易浑浊

弹断琴曲高和寡


9

醒过来

那声音还在

这几年消失了

不可改变的一切都未改变

不要听那衰竭

要听见最好的时光


10

在鸟的王国

引路人停留在台阶上

一个背影

一些魔术道具

一个隐身王座

一艘船早已离港

驶进他的彼岸

谢谢这深重的假寐吧

谢谢大海在沉静时分将白云拥抱入怀


11

林中龙角 3

不在山顶

在过往之间

看不出年轮

风再大也不摇摆

和灌木一起喝茶

淡而又淡,而

妙香随风播散

让矮树林发出新枝

从尘埃里洗出洁净的身子

光在它身上恒定不变

又从云上垂下梯子

让近处的人都感觉自己独立于丛林


3注 龙角:珍稀树木母生别名


12

一个人在密室

做一把尺子

她忘记了人类

跳独步舞

奏响空弦

弹奏的手也是制度的手

这把尺子出落得像一座教堂

她是唯一的圣徒和牧师

她忘记了尺子可以交给谁

不留余地交出这赤诚的心


13

梦中人归乡

阻隔一座大海

借船,自己渡自己

一点白帆沉下去浮上来

好在别无杂念

也不期待救援,而

从自己倒影中站出几个陌生人

在黑暗中均衡地散发着光芒


14

推上山又

滚下来的石头

难以描绘

在脊背上又

跑进喉咙里的

石头早已丧失重力原则

它恒定在原处

长年运化着虚无

终于使我信奉

这骨头和血肉中的

生命是由石头造化而成


15

它来了

穿过密林

在冷寂的月色下

伸出翅膀

林中肃穆,而

白羽毛轻翕

所有枝叶都开始摇曳

屏息的歌声就要开始了

唱诗班的咏叹

独自到达天庭

它摊开手上的信

转向开着的门说——

进来


16

在湍急河段

向石头学习

全部身心都可以交给淤泥

彩虹是浪花里的事

风暴也是浪花里的事

在河水里

星辰都渺小遥远得不可思议

在河水里

死一次无法焕发生机


17

在阳台

海棠花开到第三朵

与枯萎的落叶连在一起

它们对映着我的心


雾霾天

自主行动的细针毫无秩序

丝线也跟着穿梭

横七竖八的虫洞

封住落叶又洞穿花朵


这来来回回的

撕扯,悄无声息

在被雾霾侵占的阳台上

海棠花开得多么急迫


18

被使用过的

镜子遍布街头巷尾

他们明显的缺陷

难以计算的辩证法

群脸背后的深渊

令众鸟停止梦呓的

精确定位仪

促使岁月雕琢我的容颜时出现了太多漏洞

我的哀伤在于

没有一面镜子完成了自救

我的勇气在于

每天和这些漏洞握手言和


2016-1月-4月



《嘿!约翰》

          ——给我的哥哥约翰


嘿!养翠鸟的高手

你还是没有提防到

黑暗处有一只黑猫

它蓝色的眼睛里有砒霜

它嘴里的羽毛笔

仍有翠绿色的光


嘿!坐在桃树上生病的青年

夏日何其短暂

那满树浆果

没有一个活到成熟

你一口气吞下它们

败坏了——

那使你身不由己的

秘密的核心


嘿!枫树下的蚂蚁专家

群山都在你身后谛听

那抛头颅的渺小的勇士

一往无前

没有想过回头

破土而出,又

返回泥土之中


嘿!穿白衬衣的圣徒

你所钟情的香水

倒进左胸的口袋里

成为一道伤疤

蓝得发紫

它倒映在一口井里

你日饮三餐

餐餐都是深蓝色的天幕


嘿!约翰我的兄弟

今夜的长途你要保持缄默

你长年收藏的笼子里

还有一只猛兽

你要小心它喷火的舌头

让它去受苦,去哭泣

让它逃进荒漠


2016-4-13



《底片》

        ——给母亲


秋天这趟列车太快了

当我掀开门帘

一对干瘪的乳房如谷粒脱尽的

稻草陷在阒寂的雪地上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

就像此刻看见我


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一堆破麻袋

在你我脚边连成一座山

漏洞连绵起伏

风雨漏进来

晨光漏出去

如何缝补麻袋都是空的

在我们的膝盖上磨来磨去


秋天这趟列车太快了

我看见你时

存有麻袋的阁楼坍塌了

我还在四处找梯子

找你使用过的针线

旧袋已不能装新物了

你一个人的三室二厅

一个人的拖把一个人的稀粥

你的风湿痛你的黑药丸你的红花油——


你仍在用清水净身

慢慢擦拭围拢过来的黑暗

从鼻腔里发出硬汉的轻快声

你太白了

即便在一间暗室

我一眼就能看到你身上的光明


2016-5-8



《云雾山路》


1

和老妪一起出门

裙角被挂在门槛上

老妪挽起它

台阶笔直向下

拐个弯就是云雾山路

几个少女迎面走来

天色亮了一些

她们的高跟鞋钉子一样敲击

云雾山路多声部的变奏

再往前一点

漏洞是否会和现在一样多?

不知深浅。

自知深浅。

无论如何无法让远去的少女再回来

她们已穿过你的身体

这就是定局

云雾山路的奇谲之处在于

通往天山路

又向长宁路伸出一个豁口

我记起来了

一起出门的

还有这臂弯处的空篮子


2

她是一个背着镜子

走路的人。在云雾山路

幼稚园的门开着

一切都是崭新的

她看见那个5岁女童

光头   无畏   假小子装扮

从河水里跑进跑出

带一艘纸船站在屠夫面前

“你想渡河吗?”

屠刀一屁股坐在地上

很长时间都没有举过头顶

这一劫得救于天真。

河水有多少处拐弯?

镜子难以照见那些转折

被击碎的镜子也难以统计

河水已没过半生,而

船渡仍是一个玩笑

还好在云雾山路

幼稚园的门开着

她重新搬出镜子

再也没有必要谈论遁形了

 

3

一个痴迷于魔法的人

如今迷于扫帚

她知道假以时日

这场梦也会干干净净

她骑着扫帚进入

云雾山路

线团都是失重的

飘到天上

就大雨倾盆

她在雨中一层层脱皮

露出魂魄

那颗无畏的心更加无所畏惧了

她过多地谈论过魔法

如今三缄其口扫帚

她知道

每一位过客都想留下些什么。而

云雾山路连影子都没有



2016-6-28



《在日照》

     ——致凤晓

1

7月星空也俯身向下,而

海水随意安置每一个脚印

和沙子在一起

喝酒,唱歌,点燃火焰,熄灭火焰


2

他们带自行车进海

波塞冬的鼾声啊——

这玩沙子的人始终没有听见的宽恕


3

两个对摄者都脱光了衣服

海风让远退的灯塔退得更远


4

想起安哲罗普洛斯

沙滩上城堡都空了

海风像一把牛角梳

我听见伊萨卡岛的钟声连绵的轰响


5

带药物出门的

人是光谱中向天空攀升的一种颜色

他们经过

雾气迷茫的贺拉斯式的玫瑰


6

空酒瓶在沙滩上旋转

我们在一座装修一新的城市中



2016-7-22



《她在枯枝上漫步》


1

也不是没有花

雪来得太早

劈头盖脑一层就可以蚀骨

她换过几次骨头

手法和上帝一样老道

命运这个词就这样消失了

存在的只有:承受,重负,不可协商。


2

还是得回去

一条老路

她唯一可以变化的

就是换一顶帽子

在马戏团里找一个新身份

她可以扮演那个在身上钉钉子的人

以便更多人可以笑着度过昼夜


3

她坐在黑暗中找线头

越陷越深

慢慢地她就住了进去

线团建筑

就像一个天然水晶

上帝也是个观光客

立此存照

不再问津

她住在线团水晶里

为了不再继续扩大混乱

尽可能地维持寂静


4

如何让光进去?

她跑到镜子背面

不停地挖掘

抽丝剥茧

她的推理能力与日俱增。而

蒙面人频繁进出

异端事件时有发生

她不得不从镜子里逃出来

只身投入镜外的滚滚洪流之中


5

拿刀叉的人就在对面

狼藉的杯盘就在对面

她凝视着——

深不可测的喉咙

刀叉深处的荒漠

只剩下卒子的棋盘

河流对岸的灰烬


6

坐在角落里

铠甲落了一地

她给自己接上电源

四十年来

这个对照物仍未出现

她越走越深

在穷极语言的深处

她为自己的颤栗而颤栗

为猛然到来的闪电和

烈焰挖掘更深的坑洞

上帝从无可救药处来

又带来无可救药的折磨


7

和她一起登岛的

鹧鸪有更深的密林

她静默

它唱歌

她在枯枝上漫步

它是她另一个不可化约的身份

她们在枝头交换羽毛

从不谈论飞翔

她不知孤立为何物

一口气封闭了所有通往岛屿的路


8

总是要结束

开启下一趟旅程

她将全部精力都用于修筑堤岸

她所有的仓皇在于

不可动摇的世界里彼岸的摇摆不定


9

经过广场时

她再缩小一圈

多年来

她已经小到只剩下灵魂

她抱着灵魂经过广场

孤寂而强悍


10

四十年

湖水无增无减

她坐在窗前

从未挪动过

窗下,白莲花迎风招展

摇橹声由远及近

由近及远

有一封信她至今没有寄出

她还在等那艘船

还在听细浪拍击对岸的回声



2016-9-12



《看海的七个片断》


1

海藻缠绕着海藻

褐色的,无明的,有根的,无根的

它们飘摇,彼此冲撞

在潮汐中扭曲自己

甚至疯癫

这些生长,对抗

对来袭的追讨

忠于秩序的无序

多像我世事纷飞的内心


2

就是想陷下去

让它们沉寂,并扩大沉寂

我们先在沙滩上挖一个小洞

伸进去一只手

尔后埋下自己的脚

逐渐埋下自己的身子。然而

总有些部分不能处置

比如说挺拔的乳房

比如飞出口腔的一颗假牙

我们看着海水从沙滩进进出出

越来越大的裂隙

露出幻象,也露出真相


3

鲜花撩人

口红,胭脂,长睫毛都很醒目

他们穿洁白的礼服和婚纱

站在海岬废弃的灯塔下

摄影师说:靠近点,要有激情

补光镜马上凑了过去

耗时的摆位

来回摩擦

不多久白礼服和婚纱就脏了

男人转过身去抽烟

女人百无聊赖

独自坐在斑驳的灯塔下凝视着海浪


4

在海边

他问我

有什么事发生吗?

我看浪涛一阵比一阵汹涌

突然像患有一场大病

会有什么事?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转而走向礁石

没有两块可以完全连在一起的

礁石。这独立和孤立

正是浪涛的决定


5

坐在礁石上

我因看不清每一滴海水而泪流满面

因这彼此相拥

又相互倾扎

掀起巨浪

又成为彼此泡沫

消失于啸声的海水而

泪流满面

在浩渺无际中

每一滴海水约等于无

在苍茫人世

每一趟生死约等于无

海风不留余地

我的泪水无需擦拭


6

被镜子所伤

她一直低垂眼睑

向更深处走去

有时,她觉得就要触到海床了

上帝潜望镜里的尘缨

一口气的功夫

她又被弹回镜面

重新陷入艰难时刻

有时,她通过清洗镜子来清洗自己

太多折射和反射的

可能性的泥淖

她抱着相互折磨的镜子

只想纵身一跃

和每一个裸泳者在一起


7

波涛汹涌

生活中的人和看海的人合一了

她紧紧抱住的镜子

飞沫四散

不断有船帆浮上来

沉下去

在广泛的洋面上

更深的埋没就像一场赦免

啸声回应着啸声

拍击应对着拍击

还有更简单的共生吗?

裸泳者将在汪洋中渡生

并将真正消融于海水


2016-10-9




《作品30号》


剧院门口

女巫突然跳出来

兜里揣着糖

让我扫一扫南瓜灯上的二维码

就这样

大白天的

朋友圈又多了一位幽灵

我接过她手中的糖

舔了一口

一小块灰烬


2016-10-30



《作品1号》


他不定期回来

他回来时我手上的遥控器就停在快进键

中间那些残篇

就像不间断的插叙

破碎,即兴,枝节横生

多数黑白

经不起推敲

今天,茶已喝到晕眩

他仍在谈笑风生

剧烈疼痛突然落在我咽喉处

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你有永恒的一天

我有不舍昼夜的虚无

终究要从这里起身

要从慢慢围过来的黯淡中

摄下最紧要的一线光芒


2016-11-1



《徽州五章》


1、《过屏山》

这一次

青蛇从铁幕逃了出来

越过沟渠

翻身将晚霞穿在身上

一生总需要几个魔法时刻

困苦脱一层皮就不见了

喜悦就像一句咒语

法度无边。

车过屏山

没有比这更好的梦境




2、《在碧山》


木芙蓉在院角

举一朵焦枯之花

好险啊

她认出了我

输送完谷粒的稻田认出了我

献出果子的枯枝认出了我

站在落叶中已到中年的

耕牛认出了我

碧山我从未来过

再三敲门之后

河水听见了我

她拉开碧山的门闩

送过来一座凉亭

同伴面对面坐着

一刻长过一生




3、《塔川秋色》


看客已修炼成精

他们都来了

他们看上去很美

出售变味的塔川酥糖

假装甜味十足


水多浑啊

阴沟连着阴沟

从无名之境

流向空乏的尽头


白昼是一连串灾难

只有深夜露珠纷纷垂怜

塔川才能活着回来




4、《暮晚进宏村》


亡灵们都在

围着月沼各自点灯

我们都是盗墓人。而

盗墓笔记疯癫不堪

几千年了

没有拿走的东西只有这些:

米酒,烤饼,辣酱

冰凉的沙糖桔。


亡灵们晨雾中洗衣

长衫浸进水里

浮出水面的都是垃圾袋

还有几面墙没有推倒重来?

看看这些招牌

从来没有这么潦草

从来没有这么气急败坏




5、《致红土丽敏》


秋天仍有花在

在竹林,山坡,溪边

这些彼此对照的

镜子彼此清洗

直至无名现出光来


还有什么比秋天的花姿更沉静

在偏僻之所

也在备受瞩目的事物

隐秘的核心


山坡会被容纳

清泉自有阶梯

有果或者无果

都无需记住——

时代在这里出现的漏洞

一生中最重要的焕发



2016-11-2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