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年
小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83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插画游戏

透明人

难得~

毕泰玮-子弹

插画强人~

原画人俱乐部

不错~值得学习~

行者动漫

中国风~Q版~

恒兰

图文并茂~

潮流帮

平面设计达人~里面有很多有用的链接~嘿嘿

chenhx

职业插画家~陈汉贤

功夫兔的练功房

自由动画人+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师

罗殷

北影女孩子的兔子梦想~

火神挖到的画画高手~

年年

我喜欢她的画~

妖精

大我几岁的小子的作品~强悍~

杀手

傀儡娃娃~说实在的,并不是很喜欢~

行者乐者

刘2

东明,民谣,西北偏北。

老许

许巍中文网

乔小刀

大乔小乔~~

小熊

熊汝霖~~

邢佳栋

喜欢伍班副,更欣赏班副光环下的邢佳栋,淡泊宁静。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插画

涂鸦

原创

休闲

分类: 流年涂鸦
终于凑齐了我的四张画。一直飘忽的风格。。
这期间时间跨度够大,实在是,缺乏持之以恒的精神。。。时常停滞,偶尔画画。n年不出一张成品,n年过去了,依旧进步不大。。但是好歹。。画画依旧还是自己喜欢的。只要能拿起画笔,就是幸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下来感觉都还好,《喜悦》 缓慢抒情,《出离》 又轻快热烈。《空谷幽兰》后半段果断感染到我,《心愿》 与王菲的《愿》都出现经幡,,俩人都信了佛。开悟了不少。
听完第一遍回头再想 竟然想不起任何一首,老许近两张专辑都猛地一听一看歌词都很相似,细细听来,相似中又有大不同,只能说《此时此刻》四年后的老许 精神层次又比之前大进一步~
回头想想许巍的经历,从年少轻狂到郁郁不得志又到淡然平静;从满怀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起中学鲁迅先生的文章~以此祭奠一下~ 
  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 
  “小栓的爹,你就去么?”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屋子里,也发出一阵咳嗽。 
  “唔。”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 
  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洋钱⑵,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装入衣袋,又在外面按了两下;便点上灯笼,吹熄灯盏,走向里屋子去了。那屋子里面,正在窸窸窣窣的响,接着便是一通咳嗽。老栓候他平静下去,才低低的叫道, “小栓……你不要起来。……店么?你娘会安排的。” 
  老栓听得儿子不再说话,料他安心睡了;便出了门,走到街上。街上黑沉沉的一无所有,只有一条灰白的路,看得分明。灯光照着他的两脚,一前一后的走。有时也遇到几只狗,可是一只也没有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23:23)
    猪头三在时隔一年半后送了我这张《红色推土机》,现在的这张专辑已经是红二代了。
    一年半以前当我看到周云蓬和一些民谣歌者为盲童鼓捣了这么一张专辑,我立马去找,跑遍各个音像店却 没有货。那时候我的心思还在另外一个人身上,猪头三和我近水楼台却各自心有所属。
    听着张玮玮 听着吴吞,听着这些民谣歌手熟悉的歌曲,不由感叹一声,时间一直向前走,而我兜兜转转听遍了各种音乐 最爱的还是他们啊。

    李志在唱《妈妈》,他的声音让我沉浸其中,想起给我推荐他的人,《黑色信封》《自从你离开了南京就没有人再和我说话》《文森特》……听了就喜欢,因为推荐的人喜欢 所以我喜欢。如今推荐人去了另外一个遥远的城市,和他的距离再次变的那么远。或命或缘分 ,我们注定只能做个好朋友。
    听了民谣这些年,自己曾一度沉浸在那些小众却真挚的歌曲里,忧伤着,孤独着,怀念着,执着着。后来渐渐的喜欢民谣的人多起来了,我们也能时不时的在各个音乐节上见到他们了,有些什么东西却不在了,遗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断的回望过去, 沉浸纠缠 ;又对未来充满各种幻想,捕风捉影。焦虑之后,怀念之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就这样在夜色中想念起青岛冬天的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帮猪头妈发了些QQ表情,刚学电脑的她 跟朋友用的很开心,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7 1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年文字
哈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22:29)

    她听大姨讲过一些鬼怪作乱让人犯邪的故事。

    其中有一个是讲吊死鬼的。话说有一年轻妇人在家织布,一吊死鬼来到她家,剪断她织布机上密密麻麻的线,妇人只得一根根接起来再织,反反复复多次,妇人莫名火气,彻底崩溃,织个布都这样让我如此的不顺心,还不如死了算了,血涌脑门,把织了百尺的布悬在梁上,就此吊死了。

    大姨说吊死鬼不怀好意,想索谁的命就就去戏弄谁,直到让其气急败坏人不可忍活不下去。她听完一笑了之,这女人心态不够好,因为这小小的戏弄便送了命。从小听的鬼怪故事多了去了,封建迷信的传说。

    独自一个人在这繁华大都市生活,天天与电脑面对面接受辐射的工作给她带来一份足以自足的薪水。

    租来的房子终年潮湿不见阳光,搬来没几个月便病了,去医院检查是急性胃炎。打吊瓶吃药。没过几天便春节了,订了回家的机票。想着能早日见到父母安心了许多。

    一日做梦,梦到一白衣长发女子推门而入,走到床前欲上其身,她平躺在床上伸手抵抗,四只手搏在一起。掐来掐去,有些累了,思维却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