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1-05 11:49)
看《芳华》

颓废的夜,夜幕屏蔽了一切,只有灯火宣泄着,诱惑着
来去匆匆的路人。我在《芳华》的追忆里
一幕幕,一场场都是在泪水中
倾诉。曾倒置的凄惨的世界,扭曲的
灵魂,凝重因为沉重,残酷
因为无序;在伦理和法制间徘徊
还有青春可言吗?被肢解的主题;错乱的神情
我的泪只有沉默

在心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将消失的村落




    
风的独白
  
  爽逸的初秋,又疲倦了
  雨水抑制不住眷恋,时不时地
  在哭泣。雷电中,我望着
  葱茏的山巅,渐渐
  被覆盖的原野;想着深秋的
  世界里。或许,色彩
  深沉,浓郁一些;更赋予其
  厚重,而不是掩饰
  
  是在废墟上崛起,还裸露着
  硝烟后的疤痕;不是
  浑浊,而是将褪去的壳裹着
  我看见树下毙命的蝉,
  不是露水的缘故
  它来了,也
  鸣叫了,何意那永恒中的不朽
  
  我也从灼热的浮躁中
  回过神来,静静地
  想;前面走过的,现在
  应该怎么走
  送走了绿意,将迎接另一种
  跌宕的褐色;在秋的
  旌旗上,看远逝的旷野
  
  飘荡的苇翼;河流
  激荡里,一片片落叶
  我勿需撑满舟楫的风度,就沿着
  眸子所及的远方
  我曾盈满泪水的故乡,还有
  多少路可以抵达?我想
  锁定在下一个
  秋季里,不再彷徨
  
  
  
模糊的片段
  
  凌霄花开了,藤蔓
  爬满围墙,火焰一样的花朵
  从茂密的翠绿探出
  没有忧伤的气息
  整个七月,是安静的。却阻止
  
  不了,它在初秋的萌动
  是啊!海棠凋谢了,玫瑰
  在润养下一个时节
  它们的叶片如衰老了,如孕妇
  肌肤,凋落
  
  在紫色的根茎上
  望着遗留的题跋,唤起的
  悲怜,聆听将垂死的
  蝉鸣。我不会从那些扑朔迷离中
  醒来,也不会嫁接
  故去的枝杈,如有诗意的
  栖息,也是骨子里
  没有剔除的
  
  桀骜。如进入我青春里的
  影子,不是少女
  而是朦胧羞涩的少年
  如那刻意的黑白
  照片,在我相忘的四十年间
  曾无助的心,在此刻
  安静。你,我
  都老了;从那刻意的眸子里
  不再有青春的痕迹
  
  或有玫瑰的嫣红,曾携手
  曾走过的山山
  水水,今天都枯萎
  在彼岸。只有
  摇曳的凌霄花,从那些
  焰火般的瞳孔里
  托出有过的
  旧梦;拼接着不再清晰
  模糊的片段
  
  
 
 缘份
  
  微信里,不见你
  昔日的容颜,却感觉到
  一阵阵律动;是
  青春的回归吗?还是不曾
  忘却的记忆
  有一些事情,勿需用哲理
  和道德诠释
  
  当我们都稚嫩时
  那也是一个时节。有出类拔萃
  或徒长的秧苗,但在深秋
  时节,都低下沉重的
  头颅。在秋天,望尽,望不尽的
  只是意念的束缚;如每个人的
  信奉。你的主义,我的思想,他的宗教
  都是一种期冀;或不能
  神祗的遥远
  
  当下,我们都从生命的
  荆棘里趟出一条路
  每个人的感悟
  却迥然不同;但原始的
  憧憬不会改变,
  青春里那些惊心动魄和美好
  有的践行,在当下
  飞扬中,几度风流倜傥
  有的在挣扎,还在
  水深火热中;那残缺的梦影中
  多少遗恨和不能瞑目的
  灵魂,在天上
  
  微信里;你,我,他;还不曾
  失去的激扬,在文字里
  是青春流淌过的河流;依旧
  澎湃着,波涛里
  溢出不能改变的蹉跎和秉性
  旨在岁月,釉上些许的
  诙谐;在暧昧的
  微词里。多了无奈和孤独
  
  微信里;也藏有刀光
  剑影,我却无视这些。在将
  留下的影子里
  你的,我的,他的
  不再是影子,而是将消失的
  梦,或有缘,就留在
  这里吧
  
  
在微信里
  
  不说,但在窥探
  想一想那些青春的念想
  都锈蚀了,只留下
  一片苍茫
  想峥嵘的岁月,多是伤感
  荒芜的年代,混沌的
  时光,我们没有选择生存的权力
  社稷也没有选择我们的
  空间;我们被遗忘了,是几个
  时代,被捆绑着流放了
  
  不是在旷野,是一个个青春的
  磨难营,那里曾经
  留下的墓碑,也荒芜了长满了
  野草。今天,望着
  这些还活着的面孔;对于
  死去的,我只有沉默
  
  当下,有的人
  在矜持,那也是岁月润染的
  风尘;有的人,在愤懑
  那是没有得到欲望
  怨上帝没有垂青
  想一想现实,不是上帝的
  偏激,也不是你的
  不幸;或是在我们的青春的
  踪迹里的劫难,
  
  
  跌宕,追忆,恰同学
  少年;在五月的吟诵里,让死的
  死去吧。今天
  我们的怀念,指在
  夕阳下的祷念
  抱负,理想,曾经的踌躇,已为
  昨夜的星辰;此时
  我会浅墨勾勒。更多的是
  凝望;不在远景
  而是我生命的过程中
  留下的牵绊
  
  
悲悯的青春
  
  岁月里的
  我们,在悲悯,奢侈着
  不想失去的自我
  也曾错过了许多;当我们
  为之奋斗的崇高
  就必须放弃情愫中的原始,唯美
  或许,在青春的诗句里
  掩映着,蕴藏着的,一生
  都不能践行和抵达的
  
  当走过四十春秋,梦醒来时
  那些曾有过的
  躁动和意念,都流淌
  在微信里。想
  拓展,披露;又错过了
  时辰。今天,
  无论在富足或贫穷中
  想营造青春时
  旧梦,却临近在暮色里
  依偎在黄昏中
  
  在残阳如血中跌宕出的
  只有一声声叹息
  我只有匿起心灵的
  画笔,把岁月里的瞑思
  苦想,都化为墨色
  在午夜聆听;
  你,我,她;不能入眠的
  叙述,慢慢地
  打开,那一片宁静
  深邃的夜空
  
  
也说七夕
  
  看到了
  你的百合,欣喜中
  我尚在;看到了,你的玫瑰
  却迟到了四十年
  只有褪色的生命,镶嵌
  在岁月的阑珊里
  依然有稚嫩的容颜,懵懂的
  心灵,如今
  在夕阳下,坐在木椅上
  思考。曾经的
  望穿秋水,踌躇满志
  都江河日下
  
  在浑浊的目光里
  还有清晰朗朗的乾坤吗?或远方的
  森林,那被遗落的
  花草,在秋季落下的
  浆果,在风的怂恿下,去颠覆
  另一个疆域
  旨在春天?在你衰老的根系上
  长出新绿,枝杈上
  绽放一朵朵恬静的野花
  淡淡的芳香里
  
  感悟到了你的清馨
  从肢体到心灵
  我知道寒冷,在静静地等待
  从慵懒的云朵,寥廓的
  天际,我知道
  那漫长是纤细的,有魅力的
  在严酷和凛冽中
  我将看不见漫江碧透
  和枫林尽染
  
  但预想在秋天里
  那些寓言,在发生着
  蜕变,将掩埋着
  腐朽和颓废,需要一个
  隐忍阵痛的取舍
  这个秋天,将使人忘怀的
  不忍;看走过的
  岁月,还在我们的
  身躯里蜕变;不能更改的
  是没有轮回的路
  
  尽管还在路上,还有
  不老的青春痕迹
  或许那些百合,玫瑰
  都封存在我的
  诗笺里,你会翻看
  最后一页吗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
  淡淡的思念
  
  
栈桥上的影子
  
  彼岸的河流上,是三文鱼
  回游的季节。我
  看不到,却听得;在风里
  在太平洋的波涛里
  那拉长的鱼竿,在抖动的栈桥上
  渐渐黑下来的
  苍穹里,一个影子
  在凝望;波纹成漩涡,雁群
  栖息在树林,渐渐地平息后又一片
  波澜,那是又一次放生
  
  在海面,我看见回游的艰辛
  沉落着永恒的灵魂
  是血红色的;那些悲壮
  在梦影中的浩浩荡荡地前行
  残留的思念,在下一个
  秋天醒来;河流将它们哺育
  彼岸是稀疏的国度
  
  我的海洋是拥挤的,没有
  行走的道路
  如我怜惜那些回游的
  鱼儿,在狭窄的河面上被虐杀
  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的踪影也搁浅在深渊里
  不知道下一个季节
  那个栈桥上的
  影子,是否还在?那些
  三文鱼会来嘛
  
  
祷念
  
  绝唱,陨落了,不在
  花枝上
  灵魂永恒了,在诗的
  河流里;活着
  你编织的花篮,在春天绽放
  秋天将硕果累累
  我想即是梦,也是
  唯美的
  
  
  2015.8.24

论坛

    落基山脉(组诗)

  


 



尽管你冷漠

我却敬仰你的厚重

你无怨无悔的峥嵘,我不知道

亿万年前发生了什么

可一万年至今的变幻却历历

在目;在雪线上

却渐渐地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想知道。你却变成

泪水,以瀑布的澎湃,峡谷的跌宕

从落基山的高处

义无反顾投入到坚硬的岩石

从缝隙默默地渗透

稀释,沉积,化解一处处荒原

养育着鳞次栉比,又郁郁葱葱的森林

绿,在侵蚀蔓延着

你却留下荒凉的冰川

只有落基山脉额头上的白色,人们知道

那是曾经的冰川

雪,我曾为憧憬,悲悯过

我也为你的气节和壮怀而动容

今天亲临你时,心存的

敬畏依然。我看到

你的影子,在湖泊中掩映着

在河流的波光隐去

被落基山脉的峰峦托举着

被松柏簇拥着,被万物呼唤着

我只有沉默





峡谷



上帝真是垂青

这落基山脉的每一处峡谷

都是相似的,它们

萦绕着,拥抱着,从高山上跌落的

雪水,也是均匀的

千万年的渗透,被刻蚀着的落基山脉

已体无完肤,头颅上的雪

如白头鹰一样,恒立着不肯飞翔

我知道它在眷恋,它的

峡谷和森林,还有众多的湖泊

河流。这里的峡谷

如天路,有栈道也是笔直的

没有弧度和逶迤的

我看到几只孤独的鹰隼

踌躇地在雪线下

我只有聆听,却不见源头

延伸的地方

绿一直是这里的主题

峡谷只是一个陪衬

错落在河流的转角处

车如一个陀螺

旋转着,昏昏沉沉的坠落

又瞬息间升起,望不见的山峰

环绕的还是落基山脉

和它众多的峡谷

从云层俯瞰,落基山的峡谷

如一个个巢穴

只有高原和雪线的感觉

没有视觉的界点

如缠绵翠绿的线团,当你的

视觉疲倦了,它还没有

走出深邃的峡谷

我知道,那里有动物的族群

还有落基山的狼群

...... 





瀑布 



我去过许多群山

看过许多瀑布,也知道李白诗里的

瀑布。黄果树。赤水瀑布

九寨沟更是仙境

祖国的山水是诗画的,神怡的

是不能复制或克隆的美

在这里,异国他乡

去看落基山,看从它身体溢流的瀑布

有另一种感觉

粗犷的不近人情,又楚楚的

令人怜悯

我理解了李安导演

为什么几次三番把这里作为

电影的取景地

不但是瀑布和河流的湍急,奇险

还有更隐忍的情节

在故事之外

这里的瀑布,没有常规和定律

它们只是桀骜到极致

无常如一个顽皮的孩子神出鬼没地

由着性子来

一会从峡谷穿来穿去

在盘山道上诱惑着人们贪婪地

眺望;一会就销声匿迹地

从另一端跃起

与湖泊激吻着;还有乐不思蜀的

瀑布,溪流

留恋在不知名字的河流里

过着无拘无束的

日子。我知道这些瀑布

是季节性的

如那些河流,在春天可整夜咆哮

不息,此时

只有涓涓流水或影影绰绰地

沉浸在森林里

等待,等待着冬日的

第一场雪





石头



落基山脉的石头

是最平凡的,这里的每一处

路上,屋脊,亭台,花园的小路

到博物馆的雕塑

一些动物的样子,都是落基山的

石头雕刻的

我捡拾了一块,用指甲刻画一下

一道痕迹留下它细致的

纹路。我想起砚台

若在中国,这偌大的落基山石

就是上好的制砚石了

可以与中国的四大名砚比翼

我抚摸这黑色,温润的

落基山石,想起这里曾经发生的

故事。过去的,寓言的

当下的,都在这纤细密致的

石层里掩埋着

这石头,只有人们顿悟了才知道

它是价值, 只有在凛冽的

冬日,白雪皑皑的

落基山脉,又是怎样的

我们只有从电影和小说中知道些

点滴。而真相

却永远是没有谜底的

唯美。在泪水里

午夜里,不能践行的梦呓里

如落基山石

只有瀑布知道,河流知道;那些被

雕刻的什物,内涵的

情怀?又有谁解





湖泊



湖泊,落基山脉的

泪水,雪的灵魂,支撑着这里的一切

我看到如梦如幻的湖水

人们给予了它神一样的美誉

翡翠或女人的名字

独不见以男人的名字

这或许是秘密

水是无骨的,男人是有筋骨的

我看到无数的河流汇集

被堰塞在峡谷

那翡翠湖,如落基山的情人

一样;动感的入骨

如躶体的女人

被落基山簇拥着,亲吻着

我看到了湖泊的身躯

在春天是丰盈的

如有孕的少妇,森林就是它养育的

子嗣,分娩后的夏日

它恢复了窈窕的

身段,在夜里它把群山揽在怀里

喂养着;连月亮

也尾随着湖泊的影子

此时,没有篝火和呼啸的火车

四野孤寂的寒彻

峭壁上行走着机警的黄羊

熊睡去了

跌落的碎石,是山脉

临幸留下的痕迹

或许是黄羊踩空的,或许是陨石

天际曾划过一道道苍茫

都沉积在

明澈的湖底 



河流



裸露的,深陷的,隐身的

都是河流的身姿

我沿着河底盘旋,渐渐地提升

在追寻源头,到了山顶

又失踪了

这些河流,没有源头

确切地说,没有准确的源头

落基山脉的每一个

山峰,都是它的雪线,它的源头

尽管河流被切割

一条条,从恢弘到细微

或许这里的棕熊

都没有测试过河流的长度

我坚信河流的长度

比海洋长,比山脉长,河流

牵着群山与大海

落基山脉也是被河流牵挽着

遗憾的是

近在咫尺却不能拥抱

只有这千万年的孤影怜惜

千万年的情怀

只有落基山知道;需要

执意和感激的

是河流。尽管是季节的

河流,有一些暧昧和羞涩

但还是在午夜里

倾诉着彼此的眷恋,袒露着

无声的心迹

河流是落基山的女人

落基山是河流的

男人,落基山的默然

谁知道?又为谁




落基山脉.之二


雪绒花


不是在歌声里

不是在喜马拉雅山脉,是在

落基山脉的雪线上

我看到了你的面容,娇小

又玲珑剔透

每一个游者看见你,都会驻足欣赏

你楚楚使人爱怜的模样

我惊奇,在这旷野上,稀薄的空气

连土壤都是贫瘠的,在你的

另一端,是络绎不绝的

人流,走在山麓

险峰下是千回百转的河流

而你,雪线之上

就几朵普通的小花

静悄悄的开着

不需要渲染,也无需人们的顾盼

你只存在你的世界里

咫尺的土地里

你是那样舒畅,安逸

我想说:你不想做落基山的

情人吗? 你在微笑里

不语。对于落基山脉的从前

昨天,当下

与你无缘吗?我羡慕你

远离尘埃,又看淡

芳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

万水千山。而你眼前的

这条山麓,逶迤

在雪线以上,断壁在

河流之下



蒲公英



世界是渺小的 

当我在机翼边,将离开故乡时

看见你,你还是羞涩的

小姑娘,绿茵茵的身姿; 今天

在落基山脉的每一处

山麓,河畔,湖畔,小路,铁道边

田野上都是你的影子

追着我,以花的英姿,叶的

隐绿,示意着我。

此时感觉;落基山也是我的家园

心是醒着的灵魂从未

泯灭。我知道异国他乡的

美,不属于我的

或许那些拿了绿卡,变了国籍的

人,没有这样的惆怅 

不知道。我?我就是一个永远的

异乡客。如蒲公英

昨天还在梦里,今天就跃然

眼前,顷刻就漫山遍野地盛开着

欢呼着迎接我的到来

当我摘取蒲公英的叶片,作为

晚餐的一道菜肴

咀嚼着,慢慢的体验

那苦涩后的清馨

回放走过的生命路程

人生的伟大或渺小,谁又能说的清

我羡慕眼前的蒲公英,风吹落

在哪,家就在那

......



斑彩螺



落基山的一个朋友

说:他想过诗一样的生活,在自由

和浪漫中幻想未来,如落基山的

斑彩螺的美那样,神秘

而深邃。他告诉我

关于斑彩螺的故事——追溯到亿万年前

从这里的原居民,到十九世纪的

淘金者,关于皮货商

与土著人的交易,铁路,关系到五千

华工和今天的名誉、探险

从铁路的每一寸土地

延伸。这里的教堂,我想象的

传教士,还有送信的

鸽子、淘金者的

遗骨,都掩埋在沼泽里

到今天被遗忘的铁路,从低矮的隧道

出来;那遥远的身影

承载着心酸的历史和一段不能

抹去的血腥 

当地质学家在求证恐龙

在落基山脉的历史

那雪山渐渐地萎缩着,冰川的

遥远,使今天的人们

谈虎色变

曾经疯狂又浪漫的梦,在温泉、

在城堡、在国家公园里

栖息着。我从敬畏中醒来、也挣扎

过、想探索我的故国,

是否也有一个和谐的契机

我凝望着七彩变幻的

彩螺化石。这亿万年前的警示

是否奏效与今天,适宜我的故国,

我也渴望浪漫和自由

如斑彩螺在历史的过程中,而不是人们

茶余饭后的把玩,或尘封在

故宫里的一个物件



落基山 



我去过祖国

北方的林海,南国的竹海,那是

几百里几千里的绿色

苍茫。在落基山脉,我却无法用词

形容它的存在和壮

它背负着着冰川,呵护着森林,眷顾着

河流;俯瞰着湖泊。即使

迁徙恍惚的溪流,也是分分秒秒

到不离不弃它

落基山脉,似乎是圆形的,围绕的

又是绵绵的,留情的地方

落基山脉的组成

我不知道是否有十万大山

但它们的样子几乎

一样,如孪生兄弟一样

没有差异;我见过的每一座山

都相似着。它们都如中世纪的武士一样

裸露着身躯,没有披甲

只有痴情的云朵

守候;那些流淌的小溪

撕裂着它的筋骨,骨髓从身体里流出来

慢慢的沉积成一片片沼泽,河流

落基山的骨头,破碎的

地方,是一个个

湖泊,你身躯的颜色

就沉积成河流,湖泊的魂魄

那些剔透,翠绿,甚至湛蓝和蔚蓝间的

差异,也是令人神往的

一段爱情佳话

从这里的部落,原住民

那些形形色色的奇异,到保留地中

关于图腾的徽记

从部落到今天的联邦

想一想历史,真的短暂到瞬息间

亿万年前的海洋,到云缠

雾绕的落基山脉

眼前这渐渐将消逝的冰川

落基山脉,在人们

心灵深处的美?能流到几何

.

2015.6.25

——与温哥华岛维多利亚市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