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2012-07-04 10:51)
标签:

杂谈

合计1049本

 

 媒介载道 mei jie zai dao = Media ethics 传媒伦理研究 郑根成著 eng  郑根成 zheng gen cheng 著 2010-10-14 复本 1
 媒介研究 mei jie yan jiu 文本、机构与受众 (英) 利萨·泰勒, (英)安德鲁·威利斯著 吴靖, 黄佩译  泰勒, tai le L. (Taylor, Lisa), 1966- 著 2010-10-14 复本 1
 数字化崇拜 Shu Zi Hua Chong Bai 迷思、权力与赛博空间 = The Digital sublime Myth, power, and cyberspace (加) 文森特·莫斯可著 黄典林译 eng  莫斯科 mo si ke (Mosco, Vincent) 著 2010-10-14 复本 1
 文化产业 Wen Hua Chan Ye =The cultural industries 大卫·赫斯蒙德夫著 张菲娜译 eng  赫斯蒙德哈尔什, D. (Hesmondhalgh, David) 著 2010-10-14 复本 1
 媒体伦理 mei ti lun li (英) 马修·基兰编 = Media ethics Matthew Kieran 张培伦, 郑佳瑜译 eng  基兰, M. (Kieran, Matthew), 1968- 编 2010-10-17 复本 1
 在线口碑传播原理 zai xian kou bei chuan bo yuan li = Principles of online word of mouth communication 陈明亮著 en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追索文化研究领域的多种发展轨迹,明确了五种特定形态:理论主义、方法主义、实用主义、主观主义和消费主义。本文注重探讨英国消费主义的发展轨迹。尽管有人将这种发展轨迹冠名为“伯明翰学派”或“英国文化研究”,但更准确的命名应为“霍尔派文化研究”,因为该学派的领军人物和思想之源是斯图亚特·霍尔。当然,霍尔本人对其追随者们发展的消费主义思潮及相关问题并不负有必然的责任。在消费主义文化研究和消费者至上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之间,很容易分辨出一种同族关系;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二者有汇合的趋势。后者将表示不满态度的符号融入资本主义文化之中,这里称为“酷资本主义”。本文追溯了“酷”的谱系,探讨了它在资本主义文化中的融合过程。消费主义和一维的文化研究在开始阶段旨在批判文化的、经济的和政治的各种主流形态,不过,这样的学术研究如今实际上已经徒有虚名。本文在结论中指出,文化研究应该为了公众利益重新强调其批判功能,并建立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乎与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同时,德国社会理论家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提出了“风险社会”(Risk Society)理论,此后的二十年中,如贝克所预言的,现代社会的偶然性、矛盾性、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疯牛病、SARS、“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2011年中东政治动荡以及日本海啸引发的核泄漏危机,使得“风险社会”日渐成为全球共识,恐惧、焦虑、不信任成为普遍社会心态。
人类社会始终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风险,但是唯有在现代性意义上才有所谓的“社会风险”——也就是社会原因造成的风险、以及带来社会性影响的风险。与传统的风险相比,目前的风险主要来自于人的决策和选择,是被制造出来的风险(manufactured risk)。风险社会中的风险包括两大类,一是“实存性风险”(real risks),主要包括经济的、政治的、生态的和技术的风险;一是“建构性风险”(constructive risks),主要体现为心态的、舆论的、文化的以及意识形态的风险。承认风险的可建构性,有利于从政治角度理解现代风险的复杂本性——风险如何存在、如何被感知、如何被概念化、如何被定义、如何被传播、如何被合法化、以及如何被制度化。伴随着风险社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毕业

外婆

杂谈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的春天要到了,每次离家时南方已经是暖阳如火,春意盎然,到了北京却依旧是天寒地冻。不过北京也有北京的好处,室内不算冷,还有游泳馆可以锻炼身体。于是这两天忙忙碌碌的收拾了屋子,换洗了被子。今天本来想去把论文草稿打印出来再修改一遍,打印店却还没开门。论文整体架构差不多完成,但是内部结构还需要重新打造,很多地方都要重写。但是千头万绪,想动却不知道从哪里动起。看着别人浑然天成,丝丝入扣的论文,真恨自己学艺不精。

偏偏此时表哥在Q上告诉了我外婆病危的消息,她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一直在乡下安享晚年。然而儿孙不争气,也给了些气怄。幸亏外公还有些退休金,再加上几个女儿在外面工作,所以过的还算体面。她老人家年轻时据说脾气火爆,但是对我却极好。从小带着我,洗衣做饭,什么好吃的都给我留着。极怀念她老人家做的白粽子,在火塘里烤了很香。她能将这些东西从端午存到我暑假回家,还真是不容易。如今,她心脏病发,爸爸春节回来就跟我说外婆的脉象不太好,然而她相对于农村里的老太婆已经很享福了,没有受什么罪。这一辈子虽然经历了许多坎坷,但也儿孙满堂,与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6 20:34)

国庆期间,斗胆做导游带父母在辽宁山东沿海转了一圈,自己之前也没有去过,完全就手拿一个P1000,用GPS定位以及大众点评、口碑网、酒店管理等应用,居然还玩得挺满意。

第一天父母从武汉飞大连,中午才到,先去大连港买了第二天的船票,然后入住了事先定好的酒店(七天大连港湾店),休息片刻之后去附近的大清花饺子店吃了一顿,然后去附近乘16路公交,途径中山广场、人民广场到会展中心下次,附近就是星海广场,号称亚洲最大,实际大而无当。去海边看了海景,还不错。晚上回去休息,然后在胜利街逛街,全是山寨货。吃了个泡芙,难吃。

第二天退了房把行李寄在宾馆就动身去旅顺,下车就被一个的士司机骗去看“军港”,发现就是乘快艇在海上兜了几分钟,坑了我们300块。然后去了白玉山景区,上面有个高塔,可以俯瞰海景,风光倒是旖旎,那个塔里据说有2万多份日军的骨灰,没上去。下山之后就到了真正的军港,看了寥寥几艘军舰,也就那个样子。去车站买票回市区,在和平广场吃了一顿川菜,启程去老虎滩公园。没有进去,但是去了旁边的一个渔人码头,还在开发,景色尚可。在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7-07 23:23)
标签:

台北

故宫

杂谈

今天再次去了故宫,那里的玉器展真是美啊,看了一遍又一遍,第一次搞明白了红色的是翡,绿色的是翠。还有闪闪发光的青金石,古拙的玉璧,我啥时候才能玩玩这些宝贝啊,古代的文人玩金石也是很有传统的,我们现在伤不起啊。故宫的纪念品开发得真是好,特别是书画卷轴,精致,美不胜收,就是太贵了。
这次我们的主题是文化研究,因此安排了许多博物馆的参观活动。文化的传承固然是通过器物,然而这些书画一经氧化就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文化研究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参与社群观察,遗憾的是我们偏居一隅,很难感受到台湾底层的风土人情。这大概就是历史学与人类学的文化研究视角的区别吧,前者可以速成,让我们在短短13天中了解台湾。
晚上吃了大餐,肚儿撑得圆圆,我恐怕又要长肥了。大学期间一直保持的100斤,读博的时候飙升到110,这次回去估计得有120了,圆了了我的增肥梦。和我同桌的是广告系主任张小姐,一点架子都没有,还会撒娇。另外一位老师是享誉台湾的散文家,但是比较矜持,不是很放得开。
这次吃饭我不小心讲了两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于在火车上要打发24小时的无聊时光,近期开始关注电子书。之前有尝试用M8看书,3寸手机屏看TXT文档尚能接受,但是看PDF就有些勉为其难了。

市场上的电子书大概分为几大阵营。亚马逊的KINDLE3和DXG目前是国内卖得最火的,虽然都是水货,但是硬件质量超好,9.7寸的屏对PDF的支持不错。其次是汉王,机器质量也就凑合,但是价格卖得巨贵,据说主打礼品市场,因此它也是那些满脑肥肠还附庸风雅的官员和老总们的专用品。盛大的锦书性价比挺高,但是型号单一,外形还巨丑,盛大文学的那些破烂网络文字对于学者来说简直就是垃圾。相对来说适合国人的有boox和翰林,但是价格都不菲,也缺乏有力的大屏产品。

从长远看来,电子阅读器取代纸质报纸是大势所趋,因为新闻纸实在是太不环保了,一份报纸就要好几两木材,不可持续发展。这种阅读终端的有力竞争者包括PC、手机、电纸书、平板电脑等。PC对格式支持最完整,但是不便携;手机便携但屏幕太小;电纸书发展太不完备,对很多PC上能实现的功能都无法实现,有的连PDF都看不好;平板电脑太贵,而且续航时间不能保证。因此,目前要想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17:06)
标签:

2010

总结

杂谈

毕竟又是新的一年开始了,看到许多同学在总结,觉得今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还是寥寥几笔勾勒一下,一来存档,二来展望未来。

2010年是我原始资本积累的一年,看了很多书,对专业和人文社会科学都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虽然差得还很远,但是我还有这么多年的时间,只要一直进步就行。在CSSCI上面发表了两篇文章,对以后找工作的作用很大。另外就是去参加了几次会议,也算认识了一些圈内人士。此外手头还有毕业论文在开题,还有一些小PAPER在写,希望能保持今年的进度——一年有两篇C刊,其中有一篇能发比较重要的期刊。2011年对我来说非常关键,能不能有质的提升就看这一年的表现,不能浮躁,要沉潜下去,继续追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2010年也是我最快乐的一年。首先是圆了自己的梦,看到了大海,6月去了台湾,7、8月在深圳,12月去了香港。发现自己还是很爱南方,北京的漫长的冬季实在让人难捱,可是北京的春季和秋季也很迷人。我也在这一年里收获了爱情,喜欢的人也在北方,因此只能留下。但是由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大,社会结构的挤压很可能也让我不得不“逃离北上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5 21:00)
标签:

会议

香港

杂谈

开完会,开始暴走香港。先坐城铁到红磡,换乘到尖东,然后顺着星光大道欣赏了无敌海景,香港的天际线真是优美。然后坐天星小轮去了湾仔,穿街走巷步行到铜锣湾,吃了个饭,给自己买了一块SWATCH的手表。然后又步行到湾仔,坐大巴到中环,乘半山自动电梯上了太平山,看了著名的兰桂坊。绕山一周,去看了香港动植物园,里面有小熊猫、猩猩、长臂猿、蟒蛇等。耐心的等小朋友们荡完秋千,然后自己上去荡了几下,发现完全没有那么轻盈。说来可怜,自小在乡间长大,没有接触过这些游乐设施,不过乡间也有乡间的妙处。

从植物园下来便是香港礼宾馆,也就是旧时的总督府。我当着警卫的面狠狠的拍了几张照,扬长而去。下面就是美国领事馆、中银大厦等。在香港的皇后广场和立法局休息了半天,然后溜达去看了邮政总局。快6点时,约了朋友吃饭,在庞大的蜘蛛网般的地铁中环站里穿行,好不容易终于见面了。然后上山吃烧腊,下山乘双层巴士,到山腰坐缆车到达太平山顶,饱览香港夜景。天上的月光璀璨,星星点点,美好的夜晚。坐缆车下山后复乘天星小轮到尖东,坐城铁回太和。第二天先跟秦宝贝他们吃了饭,然后我自己去逛沙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2 22:13)

第一次来香港,暑假到深圳45天,本来只有一河之遥,却因为没有办港澳通行证望海兴叹。这次到香港呆几天,一直在城大开会,活动范围也局限在九龙界内。白天就一直听报告了,三天晚上分别逛了旺角、沙田和东荟城,买了一些衣服,但是书却没有台湾那么多,几乎没有看到心仪的。这些天多亏了彭侃同学收留并导游,使我不必去住重庆大厦,也没有跟来自120多个国家的人混居的麻烦了。

这次参加的中国传播学论坛算是国内一流的会议了,但是也感觉良莠不齐,或许自己就是莠的那一类吧。反正感觉喜欢的不多,想听的也主要集中在了第一天,第二天就感觉有些无所事事了。其中丁未、胡泳、邱林川他们组织的一个信息社会的panel算是最给力的了,论文都算一流之选。本届会议的主题是“全球传播,本土视野”。我的PAPER被何舟老师批评说是样本量太小,研究方法太粗糙。质化方法和量化方法相比,样本量当然可能大大不足,至于谁比谁粗糙那也不好讨论。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没有那么多资源,全凭自己一手一脚的做出来,当然比动辄投入几百万进行全国性调查的大学者们要逊色许多了。

另外一个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