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2011-10-06 20:34)

国庆期间,斗胆做导游带父母在辽宁山东沿海转了一圈,自己之前也没有去过,完全就手拿一个P1000,用GPS定位以及大众点评、口碑网、酒店管理等应用,居然还玩得挺满意。

第一天父母从武汉飞大连,中午才到,先去大连港买了第二天的船票,然后入住了事先定好的酒店(七天大连港湾店),休息片刻之后去附近的大清花饺子店吃了一顿,然后去附近乘16路公交,途径中山广场、人民广场到会展中心下次,附近就是星海广场,号称亚洲最大,实际大而无当。去海边看了海景,还不错。晚上回去休息,然后在胜利街逛街,全是山寨货。吃了个泡芙,难吃。

第二天退了房把行李寄在宾馆就动身去旅顺,下车就被一个的士司机骗去看“军港”,发现就是乘快艇在海上兜了几分钟,坑了我们300块。然后去了白玉山景区,上面有个高塔,可以俯瞰海景,风光倒是旖旎,那个塔里据说有2万多份日军的骨灰,没上去。下山之后就到了真正的军港,看了寥寥几艘军舰,也就那个样子。去车站买票回市区,在和平广场吃了一顿川菜,启程去老虎滩公园。没有进去,但是去了旁边的一个渔人码头,还在开发,景色尚可。在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7-07 23:23)
标签:

台北

故宫

杂谈

今天再次去了故宫,那里的玉器展真是美啊,看了一遍又一遍,第一次搞明白了红色的是翡,绿色的是翠。还有闪闪发光的青金石,古拙的玉璧,我啥时候才能玩玩这些宝贝啊,古代的文人玩金石也是很有传统的,我们现在伤不起啊。故宫的纪念品开发得真是好,特别是书画卷轴,精致,美不胜收,就是太贵了。
这次我们的主题是文化研究,因此安排了许多博物馆的参观活动。文化的传承固然是通过器物,然而这些书画一经氧化就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文化研究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参与社群观察,遗憾的是我们偏居一隅,很难感受到台湾底层的风土人情。这大概就是历史学与人类学的文化研究视角的区别吧,前者可以速成,让我们在短短13天中了解台湾。
晚上吃了大餐,肚儿撑得圆圆,我恐怕又要长肥了。大学期间一直保持的100斤,读博的时候飙升到110,这次回去估计得有120了,圆了了我的增肥梦。和我同桌的是广告系主任张小姐,一点架子都没有,还会撒娇。另外一位老师是享誉台湾的散文家,但是比较矜持,不是很放得开。
这次吃饭我不小心讲了两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于在火车上要打发24小时的无聊时光,近期开始关注电子书。之前有尝试用M8看书,3寸手机屏看TXT文档尚能接受,但是看PDF就有些勉为其难了。

市场上的电子书大概分为几大阵营。亚马逊的KINDLE3和DXG目前是国内卖得最火的,虽然都是水货,但是硬件质量超好,9.7寸的屏对PDF的支持不错。其次是汉王,机器质量也就凑合,但是价格卖得巨贵,据说主打礼品市场,因此它也是那些满脑肥肠还附庸风雅的官员和老总们的专用品。盛大的锦书性价比挺高,但是型号单一,外形还巨丑,盛大文学的那些破烂网络文字对于学者来说简直就是垃圾。相对来说适合国人的有boox和翰林,但是价格都不菲,也缺乏有力的大屏产品。

从长远看来,电子阅读器取代纸质报纸是大势所趋,因为新闻纸实在是太不环保了,一份报纸就要好几两木材,不可持续发展。这种阅读终端的有力竞争者包括PC、手机、电纸书、平板电脑等。PC对格式支持最完整,但是不便携;手机便携但屏幕太小;电纸书发展太不完备,对很多PC上能实现的功能都无法实现,有的连PDF都看不好;平板电脑太贵,而且续航时间不能保证。因此,目前要想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17:06)
标签:

2010

总结

杂谈

毕竟又是新的一年开始了,看到许多同学在总结,觉得今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还是寥寥几笔勾勒一下,一来存档,二来展望未来。

2010年是我原始资本积累的一年,看了很多书,对专业和人文社会科学都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虽然差得还很远,但是我还有这么多年的时间,只要一直进步就行。在CSSCI上面发表了两篇文章,对以后找工作的作用很大。另外就是去参加了几次会议,也算认识了一些圈内人士。此外手头还有毕业论文在开题,还有一些小PAPER在写,希望能保持今年的进度——一年有两篇C刊,其中有一篇能发比较重要的期刊。2011年对我来说非常关键,能不能有质的提升就看这一年的表现,不能浮躁,要沉潜下去,继续追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2010年也是我最快乐的一年。首先是圆了自己的梦,看到了大海,6月去了台湾,7、8月在深圳,12月去了香港。发现自己还是很爱南方,北京的漫长的冬季实在让人难捱,可是北京的春季和秋季也很迷人。我也在这一年里收获了爱情,喜欢的人也在北方,因此只能留下。但是由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大,社会结构的挤压很可能也让我不得不“逃离北上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5 21:00)
标签:

会议

香港

杂谈

开完会,开始暴走香港。先坐城铁到红磡,换乘到尖东,然后顺着星光大道欣赏了无敌海景,香港的天际线真是优美。然后坐天星小轮去了湾仔,穿街走巷步行到铜锣湾,吃了个饭,给自己买了一块SWATCH的手表。然后又步行到湾仔,坐大巴到中环,乘半山自动电梯上了太平山,看了著名的兰桂坊。绕山一周,去看了香港动植物园,里面有小熊猫、猩猩、长臂猿、蟒蛇等。耐心的等小朋友们荡完秋千,然后自己上去荡了几下,发现完全没有那么轻盈。说来可怜,自小在乡间长大,没有接触过这些游乐设施,不过乡间也有乡间的妙处。

从植物园下来便是香港礼宾馆,也就是旧时的总督府。我当着警卫的面狠狠的拍了几张照,扬长而去。下面就是美国领事馆、中银大厦等。在香港的皇后广场和立法局休息了半天,然后溜达去看了邮政总局。快6点时,约了朋友吃饭,在庞大的蜘蛛网般的地铁中环站里穿行,好不容易终于见面了。然后上山吃烧腊,下山乘双层巴士,到山腰坐缆车到达太平山顶,饱览香港夜景。天上的月光璀璨,星星点点,美好的夜晚。坐缆车下山后复乘天星小轮到尖东,坐城铁回太和。第二天先跟秦宝贝他们吃了饭,然后我自己去逛沙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2 22:13)

第一次来香港,暑假到深圳45天,本来只有一河之遥,却因为没有办港澳通行证望海兴叹。这次到香港呆几天,一直在城大开会,活动范围也局限在九龙界内。白天就一直听报告了,三天晚上分别逛了旺角、沙田和东荟城,买了一些衣服,但是书却没有台湾那么多,几乎没有看到心仪的。这些天多亏了彭侃同学收留并导游,使我不必去住重庆大厦,也没有跟来自120多个国家的人混居的麻烦了。

这次参加的中国传播学论坛算是国内一流的会议了,但是也感觉良莠不齐,或许自己就是莠的那一类吧。反正感觉喜欢的不多,想听的也主要集中在了第一天,第二天就感觉有些无所事事了。其中丁未、胡泳、邱林川他们组织的一个信息社会的panel算是最给力的了,论文都算一流之选。本届会议的主题是“全球传播,本土视野”。我的PAPER被何舟老师批评说是样本量太小,研究方法太粗糙。质化方法和量化方法相比,样本量当然可能大大不足,至于谁比谁粗糙那也不好讨论。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没有那么多资源,全凭自己一手一脚的做出来,当然比动辄投入几百万进行全国性调查的大学者们要逊色许多了。

另外一个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5 12:04)

很久没动博客了,最近发生了几件大事,还是有必要写下来。

首先是我硕、博同学刘浏的猝然离去,2010年11月10日凌晨7时20分,一颗年轻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时年26岁。这些天一直在忙他的事,新硕07的、学院的、八宝山的追思会。第一次参加葬礼,居然就是同班同学的。昨晚还主持了学院对他的追思会,诸多师长表情严肃的坐在下面。从没经历过这种阵仗的我乱了阵脚,还好没出什么大错。以后还是要多锻炼,等我走上讲台的时候才能把我的想法完整的传递给学生。

11月10日也恰好是我们的资格考试。传播理论与历史的题居然是金老师出的,第一题就是量化研究设计,把我们班的同学都难倒了。君健坐在前排长吁短叹的,我们都戏称此情此景是“黑奴吁天录”。方向题当然是尹大师出的,就是法国新浪潮的那题没答好。第二天面试挺顺利的,老师们都还蛮满意,还让我去他们组会讲我的研究经历。

在这三天之中,然后的大事就是范敬宜院长的去世和清华学堂的起火。范院长也算寿终正寝,全院上下都很悲痛。不过他老人家的规格太高,也轮不到我们去跑上跑下。清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0 17:56)
标签:

杂谈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疼得要命,不能呼吸,这是一个堪称完美的人。

这个人高大阳光,总是心无芥蒂的跟你开玩笑。

这个人会毫不隐讳的告诉你嘴里有菜味。

这个人对我说当青椒没钱途嗤之以鼻。

这个人看着很健康,什么事情都愿担待,永远记得他代表咱班高举奖状的快乐表情。

这个人像太阳,我在旁边就像一颗不起眼的小星星。

这个说他的生活是以导师为中心的,羡慕我闲散的生活。

这个人说自己好久都没时间看书了,昨晚肯定在挑灯夜读。

可是老天偏偏嫉妒这样一个人,害我还没跟他八卦他跟另外一个女同学的绯闻时就走了。

我想念这个人,恨这个人,为什么不多陪我们走一段。

因为这个人,我会心存感恩之心,良善之心对待身边的人。

人存在的价值,不就是为了别人的感念么?

我想念这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6 12:27)
标签:

伦理

杂谈

自从有了微博之后,就甚少来写博客了,这是懒惰的表现,而偏偏就是有那么一种应用来迎合你的需求,使得文字缺乏深度和思想,但也少了许多累赘了废话。在此期间,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当然,都是别人的,什么炸药奖啊,小月月啊,我爸是李刚啊,蒙牛伊利公关诽谤,八旬老太送水养家,等等,每天都有层不不穷的话题让大家探讨,消耗这无谓的生命。我的博士毕业论文也是跟这些话题缠绕,然后是让我头疼的伦理学。想我自小就讨厌那满嘴的仁义道德,上大学时最厌烦的也是什么媒介法规与道德。现在报应来了,害我天天去啃书不说,似乎还乐在其中。开题报告快写完了,还是感到没摸到庙门,心中忐忑不安,却又感觉没个人商量,此刻只好咬牙坚持下去,攒完之后让老板验收,经受一锥子扎向气球时的快意,然而现在却只能一鼓作气。

天气越来越冷了,身体的感觉也越来越不好,幸亏隔三差五去游次泳恢复一下,才不至于病倒,维持一副半清醒的状态。要是不去学院,我简直能连着好多天都遇不见一个熟人,不过也乐得清静自在的日子。在每个阳光透过树梢晒到校园里的日子,我都会骑车从东北角穿到西南角,欣赏整个校园的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