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立杆
刘立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29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客厅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8-18 14:59)

他们来了,披斗篷的匪帮

宽檐帽浸透了油汗,像烧甘蔗的

大火,从鲁尔福的平原

卷过饥饿的村庄。而肆虐的雨

从未停止:那拴在床脚的斗鸡扑腾着

迈着慌张的碎步

已注定了落败。但胜利是什么?

当回声在群山中消散,嗡嗡的群蝇

落在小酒馆粘腻的吧台上。

此刻,从我的窗口望去

雨,断续下着。在《百年孤独》里

这雨下了整整四年十一个月。

加西亚·马尔克斯

一只盛装的公鸡,他肥厚的蹼

用力拍击着妓院的楼板。

伊莎贝拉·阿连德,他穿裙子的姐妹

跳下马车,去厨房烧煮催情的晚餐。

红色龙卷风翻滚着

像一支探戈不断掀起的裙摆。

博尔赫斯,倨傲的

金刚鹦鹉,裹着毛毡在街角打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2 02:24)
标签:

是的,生活

我们以为的和它所是的。

但总有人既渴望它又蔑视它

但只有缺席是完美的。

这是三月,松树的矛戟闪着微光

一只易怒的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谢谢同济人文学院和同济诗学中心、同济诗社的邀请。为准备讲座,我随机找了三首诗:一首是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的《多重性颂》,另外两首是朱朱的《隐形人》和张枣的《大地之歌》,恰好分别对应现实进入诗歌的通道、诗人和他的时代,以及诗作为更新的现实如何重返世界。

诗和现实的关系是一个古旧的模型,一对喋喋不休的怨偶,也是一个恒常如新的命题。沃尔克特有诗:要改变我们的语言,首先要改变我们的生活。反之亦然。面对变化了的世界,我们的语言需要作出怎样的回应?就当代诗而言,或许第一个问题是,如何认识我们的语言和现实,认识我们身处其中的巨变——离开这个大背景,当代诗的复杂性就无从谈起。

不同于西方诗歌从古希腊、文艺复兴到古典主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7:10)
标签:

杂谈

       但独立策展人和批评家的身份也为朱朱带来了观察现实的便利和更大的自由度。正如他在设想《皮箱》之后的写作时,引述过希尼的一句话:在他的第二阶段,他要赢得世界的通行权虽然,“我们的一生被判决为异乡人”(《石窟》)。从诗集《故事》开始,一种新的视野和临场感逐渐平行于以往倚重的历史回溯和梳理,个人和世界的关系在探寻中突然敞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7:02)
标签:

杂谈

迁徙与洄游

 

      2004年冬天,我在拉萨路租了一间小公寓,过得既惫懒又混乱。有关那段生活,我写过几个差强人意的短篇,一些日记体诗及札记——相比自我观察的模糊和不确定,后来朱朱以旁观者角度写的《拉萨路》似乎要犀利得多;那首诗就像一枚固定标本的大头针,把我黯淡的几年钉在了他的诗集《故事》里。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7:01)
标签:

杂谈

帷幔内外

 

    大约是在1998年暮春或夏初,南京文艺圈组建了一支足球队。那支业余球队很像那么回事,有赞助商,有全套簇新的行头,也踢过一些表演赛。朱朱欣然加入并很快成为主力,一个跑位飘忽的边锋。当年他是坚定的阿根廷拥趸,因此像“风之子”卡尼吉亚那样留起长发,踢球时就在脑后扎成一个小鬏——我们后来参加南京业余杯比赛,经常能听见对方教练和替补在场边大喊:“盯死那个小辫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6:58)
标签:

杂谈

日常与幻觉

 

1998年前后,朱朱在中山门外天堂村买下了一间小公寓。公寓装修来自父母从老家派出的工程队。这支远征军最大的战果,体现在男主人沾沾自喜的樱桃木地板上:由于没有留出足够的伸缩缝,不少地方很快弯翘起拱。而朱朱兴致不减,转而展示另一项更重要的斩获:一间独立的书房。

我记得他那个私享的禁脔,包括整面墙的书橱,一个书桌和一张小憩的沙发——考虑他辞职后的拮据,这些家具总的来说乏善可陈——除了墙上一扇远眺的小窗,它恰好正对他心目中“世界上最美丽的东郊”。假如说这是朱朱和这座城市的蜜月期,那么唯一不缺的,还是窗外那些刺耳的噪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6:54)
标签:

杂谈

        我们从一本翻得快散页的《史蒂文斯诗集》开始的握手,越过米沃什《拆散的笔记簿》,此后不断在希尼,毕肖普,休斯及至扎加耶夫斯基的诗歌上重演。朱朱有着更加严谨和系统的阅读和写作训练。一旦谈起诗歌,他惯常的谨慎和缄默也在无形之中增加了说服力。而当时,他已经流露出对历史、知识考古乃至艺术批评的持久兴趣。在掉书袋方面,他无疑是词语和思想碎片的一流收藏家。和天底下的守财奴一样,他对细节有惊人的记忆力。每当他随口引用阿波里奈尔的画评或周邦彦的婉约词,我总怀疑他出门前做足了功课,蹬着车一路默诵而来。

       此外,我们对绘画乃至当代艺术也有同样的爱好。尽管意象或图像性元素在他诗中的形迹并不显要,但从他诗中围绕核心隐喻的推进方式,依然能看出潜在的影响——至于音乐,尤其古典乐,当然了,我们基本都属于“乐盲”;不过就因为此,我偶尔会心虚地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5:56)
标签:

杂谈

 在朱朱新近的诗《时光的支流》里,我们再次邂逅了一位在他诗中旅行的少女:她是《排水》中手牵手趟过小溪的女孩,《悲伤》里的洛丽塔和癫狂的城市灯柱,或是在《新泽西的月亮》上生活优渥的美国中产家庭主妇……这些在迁徙中不断变化的形象如同垂直雨幕中的归燕,每根淋湿的羽毛都携带了“有关时光的秘密”;但真正吸引我的,并非这位似乎从巴尔蒂斯画中出走后变老的卡佳,而是那间他亲戚家的小阁楼:“墙头悬挂着/嘉宝的头像,衣服和书堆得同样凌乱”——如同一架望远镜的调节钮,这个平淡无奇的句子瞬间把一些过去生活的场景推到了我眼前。

隔了二十多年看去,小阁楼墙头悬挂的嘉宝如今早已换成这位诗人年轻时代的素描:消瘦,沉默寡言,神情矜持,又多少流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05:53)
标签:

公寓楼顶层的窗户半敞开,

一帧待修复的旧照。四月的光

那么强烈,没有餍足。

我看见一只灰蛾在门房灯罩上扑闪。

阴郁的隆隆声从街道里升起,

让人想起停运的升降梯。

而你微阖着眼,没有留意到一个天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