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永不再来1998
永不再来1998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0,243
  • 关注人气:8,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永不再来欢迎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2-10 19:42)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期有不少朋友想让我给孩子们指导一下作文,还有几个兴趣班想请我去讲讲课,于是我就萌生了创办一个培训班的想法。现在,唯一纠结的是创办方向:加盟?还是自创品牌?我观摩过不少所谓培训名师的讲义课件,他们都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思维,说白了,他们和学校老师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专门研究作文而已。如果套用品牌机构的教材和模式,无非是让学生从一座学校转到了另一座学校,还是无法走出应试教育的怪圈。


说起语文老师和撰稿人有什么区别,我经常用武术比赛中的竞技和实战之分来举例子。语文老师教给你的是竞技,也就是套路,你能完整的表演下来,就算是合格了。虽说是花拳绣腿,但同样很重要,这是一个基础构造,而且非常稳妥,因为更大幅度的动作可能让稚嫩的你受伤。而撰稿人的文章就是实战了,杀人诛心,直指本相,这就是对写作技巧的一种升华。文章不但要好看,更重要的是要有用。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把作文当成一种可以提分的学科,作文更应该是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学科。


我现在正带着一批乡村小学生,偶尔也会看看他们的作文。不客气的讲,几乎没有一个能够写出完整句子的学生,七拼八凑几个莫名其妙的词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7 13:52)

徐悲鸿评价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也”!这样一位震古烁今的国画大师,艺术功底自不必说,但他在艺术品市场上设局下套的本事也是不同凡响。


话说,民国年间的上海滩地产大王程霖生,发达了以后琢磨着附庸风雅,于是就从字画收藏入门。他钟爱清初山水大家石涛的作品,其实他未必懂得欣赏,之所以选中石涛,大概仅是因为石涛的名气大、作品价值高而已。


张大千听闻之后窃喜,“人傻钱多,买卖上门了”!于是,他凭借高超的技艺临摹了一幅石涛作品,并且以江湖手法做旧,然后交给了一位交情颇深的字画商,嘱咐说:“拿去给程霖生看看,少于5000大洋不卖!”程霖生见到这幅画以后,对字画商说:“钱不是问题,但是必须要由张大千来鉴定,他说是真的,我才能买的放心”。


此时,字画商心中对张大千崇拜和佩服的无以复加,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不料,张大千来到程宅,装模作样的鉴定了一番,开口断言道:“假的!”此言一出,不但程霖生大怒,就连字画商朋友都差点翻脸。


几天以后,张大千再次找到字画商朋友说:“仁兄勿怒,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再走一趟程宅,告诉姓程的,这幅画被我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或将开几堂作文课,却深以现代少年学生的狂傲而惶恐不安。我曾经使用过不少新颖的开场白,博得了几段稀里哗啦的掌声,然而,如果照搬到课堂里去应付这群自认为天下第一的熊孩子们,恐怕不但压不住阵脚,反倒自乱了阵脚。于是,认真的揣摩一下民国大师们的开场,实为授课技巧之宝鉴。


梁启超作为最早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中国人,更是掀起了晚清政府的一场大变革,除了满腹经纶之外,必然还鼓荡着一身虎胆。所以,即便他后来混成了清华大学的四大国学导师之一,还是难掩几分文痞的气概。据说,他每次登上讲台之后,总是先往台下睥睨一圈儿,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兄弟我是没什么学问的;随后,话锋森然一转:兄弟我还是有些学问的。就这么一句傲气十足的话,总是能让所有学生在整节课中噤若寒蝉。


刘文典这个萌老头就比较可爱了,他的开场白和老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是少了几分霸道,多了几分诙谐。作为《庄子》研究的首席权威,刘文典的脾气比较古怪。他经常拎着一杆旱烟袋走进教室,嬉皮笑脸的来一句:《庄子》,嘿嘿,我是不懂了。当然,也没人懂。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说完这句话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文化运动正式拉开帷幕之前,全中国的知识分子都躁动了起来,老一代学者惶恐不安,新一代学者亢奋莫名,北京大学成为了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火药桶。这一特殊时期,在北大讲课是一项异常艰难的工作。不是学术氛围差,而是挑刺的太多,可谓四面楚歌,如履薄冰。

当时不仅学生们年轻,教授们也都很年轻;教授是饱学大儒,学生也有不少早已名满天下。比如傅斯年,就没少带头驱赶教授。当然,那时候的“刺头学生”和现在不学无术的“问题少年”不一样,傅斯年之流是从学术角度有理有据的向教授发难。

那时候可没有录像取证,于是他们就偷偷收集教授的讲义,从中挑出毛病甚至挑起学术争端,然后直接去找时任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告状。蔡先生无话可说,只好处理倒霉的教授,轻则停课,重则辞退。

当时的“太炎弟子”还有不少桃李满天下的国学权威,他们构成了北大的主要学术流派,年轻的傅斯年就盯上了这支根深蒂固的庞大势力,他决定拿老实巴交的朱蓬仙为新学开宗立派祭旗。机会很快就来了,虽然朱蓬仙是一位学贯中西的名家,但是好死不死的有了一段代课经历,而且是教授他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春季回暖到如今的盛夏炎炎,一股“姑保侄”的歪风邪气再次席卷了嘉祥。我和不少朋友讨论过这个话题,大家众口一词,纷纷义愤填膺的谴责这一无良传言。但是,任你心如明镜,任你民怨沸腾,却始终无法遏制,反倒是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人被裹挟到这一场相互绑架的全民闹剧中来,这其中,就包括曾经言之凿凿誓不跟风的人们:既然无力改变,不如一起狂欢。

 

其实,这股风潮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嘉祥,而是隔上几年就会卷土重来一次。可笑的是,这种无稽之谈还稍微沾染了一点儿文化的渊源。在民间的迷信说法中,随着惊蛰的第一声春雷,万物复苏,蛇虫鼠蚁纷纷出洞,妖魔鬼怪肆意横行。尤其是在闰年的春季,惊雷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将会给家中男丁带来灾难,这就需要已经出嫁的闺女进行关怀和化解。

 

于是,就有了一句“春打雷,姑保侄”的荒唐民谚。具体的做法是,出嫁的姑娘买上鞭炮和食品,回到娘家去探望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米暖阳,三五知己;半盏清香,两卷悠长。带上茶,带上书,找一处窗明几净的角落,优雅地展开这一幅关于时光、关于生命的画卷。任何一座城市里,都有一间安静的书店;任何一座城市里,都有一群智慧的读者,用灼热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

     小区门外的一隅,新开了一间书店。我无意寻访哪一朵文化的浪花,更无意和哪一位睿智的老人对话,不过是在山林里行走累了,随手推开了一扇古朴的木门。这间书店有些特别,24小时不打烊,远古传来的声音回响,召唤着任何一位思想者或迷途者的到来。在这里,没有职业的差异,没有阶层的划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知识殿堂的朝圣者。

    在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里,糅合了太多繁芜杂陈的经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专访嘉祥县第四中学美术老师张伟

    导语:艺术师法于自然,本无迹可寻;教育立足于未来,应有所广益。艺术教育是一项从梦想起飞到希望落地的宏大人生规划,正是因其张弛有度和收放自如,才能堪当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艺术教育的目的不是追名逐利,而是启发智慧和迪筑思想;三尺讲台上可能难以成就出声名显赫的艺术家,但是一定可以沉淀出智珠在握的哲学家。
    小城一隅的茶室里,墙壁上画满了中国风十足的剑意侠客图:或负手而站,或仗剑而行,或卓然而出尘,或遗世而独立;千姿百态的人物,在千回百转的岁月里,倔强而决绝地固守着不变的情怀:寂寞,是一个人的田园,骄傲,是一个人的江湖。
    初夏午后的阳光浓烈而不张扬,窸窸窣窣地洒落了一地音符。我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朴素的衣着,敦厚的笑容,恰到好处地融进了清奇的画风里,没有任何的突兀和冒昧。我终于放弃了解读和探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家好,我是印象嘉祥的前主编铁华章。屈指算来,我离开印象嘉祥已是两个月有余,山高水长,各位别来无恙?今天是印象嘉祥的一周岁生日,我从异乡专程赶来,除了道贺,还要向大家道一声感谢,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感谢你们的一路同行。
    今天是2017年5月4日,第79个中国青年节。一年前的今天,在香烟的缭绕和众人的谈笑里,印象嘉祥仓促且慌乱的诞生了。时至今日,我依然在想,如果没有一年前那场无所事事的闲聊,我们今天的生活将会是怎样的状态?这个团队的成员们又将会何去何从?两万余粉丝又在关注着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海是蔚蓝色的情怀,
天空是蔚蓝色的远方。
沙滩是金黄色的土壤,
阳光是金黄色的果香。

朝霞的第一缕金线,
织进了大地的锦绣田园。
夕阳的最后一次顾盼,
抹上了远航归来的云帆。

缘定山海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