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本月新书推荐





 

 

 

个人资料
编辑脚印
编辑脚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87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们的书香尘世

天下的爱书者,团结起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关于书花怒放

   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脚印,这个名字从我生下来那天就有,不是笔名。博客里只有书事没有人事。我希望大家喜欢我编辑的书,就开了博客。
  我是脚印的助手,南蛮子,一个爱书人,是书花怒放的执行博主。希望这个小小的平台,能把好书介绍给更多读者和朋友,结识更多的天下书虫豪杰。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书速递:

   《淮军四十年》是一部由季宇创作,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重要纪实文学作品。本书以淮军四十年兴衰为主线,全面展现了这一时期清王朝在内外交困的背景下迅速衰朽以及各社会阶层奋力挣扎的历史。拨开历史的尘雾,重新回顾晚清这段历史,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人,或一支军队的兴衰浮沉,而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和悲痛。

    从1862年创立,到庚子事变,在这将近四十年的时间中,淮军经历了由镇压太平天国到清剿捻军、从洋务动动到中法战争、从甲午战争到庚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辫子


“她是一个怪人,都五十八岁了,还梳一条大辫子。你猜那辫子有多长?过膝。”吃罢午饭,上了张申的车,从大杨乡往曹崴子乡去的路上,慕红开始向我和张申讲述我们就要回访的大辫子的故事。
慕红是一个可爱的孩子,怕张申犯困,故意把说话声放大。随着访谈时间的增加,她越来越会讲故事:“我长这么大,从没看过那么长的辫子。她爱好剪纸,有艺术天赋,她家里有一厚摞剪纸作品,人、马、树木、鸡、鸭、狗全有,获过县市大奖。她是滨城下乡知青,1968年下的乡,乡下太苦,她多次萌生轻生的念头,后来经人介绍在农村找了对象,是个大她十二岁的富农子弟,她叫他‘小老头’。她结婚那年十八岁,小老头三十岁。两人那个好呀,小老头把她捧在掌心,不让她干任何活,只让她画画、剪纸。每天早上,他还要给她梳辫子。你知道吗孙老师?他一梳就梳了四十多年,直到自杀的前一天。”
“小老头两年前上吊自杀,之前没有任何迹象。一天早上,他说出去走走,一走就再没回来,他把自己挂在房后边很远一个山冈的树梢上。当村里人发现,他身子已经僵硬。大辫子死去活来哭了一整年,直到现在还哭。她有三个孩子,老大精神不正常,老二哮喘,唯一一个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族精神民族灵魂

 

——读《心远——一个教育世家的百年沧桑》

 

马相武

 

作家熊光炯作为江西南昌熊氏家族后人,所著《心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视 角 独 特  人 生 悲 壮

_____读钟法权的长篇报告文学《陈独秀江津晚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光昕

 

《张枣随笔选》的出版,与其说是一次追加的秘密庆典,不如说,是诗人从他过早搭乘的那节地铁车厢里重新走了出来。为了恢复宇宙内部那个似是而非的正常编码,他要去赶赴一场与母语的约会:是啊,我又来了。

  信奉诗歌“一句顶一万句”的诗人张枣,在生前留下的散文作品可谓凤毛麟角。直到将这个精致的选本拿在手中,翻开它黑芝麻糊色的封皮(印有张枣喜爱的梅花)那一刻,扑面而来的,是多年前他带进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里一丝德国烟草的迷人味道。本书中绝大多数课堂讲稿正是在这种气味中落成。这个顽皮的导师,一边骄傲地吐着烟圈,一边扬言,要撬开每一位学生紧闭的嘴,要让每个人发出自己的声音。

  多年以后,我们这些在他眼中羞怯而执着的乖孩子,从诗人的课堂录音里整理出了它们,在这个不断丢失的时代里,我们是否在那叠迟到的文字中,挽留住了些许美好的瞬间和表情?鲁迅、闻一多、艾略特、庞德、叶芝……这些张枣随身携带的老朋友,在我们端坐的斗室里进进出出,凌空飘荡。我们清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父与子,永远的隐痛——读《回鹿山》有感

 

        “父亲和儿子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父亲爱的是儿子本人,儿子爱的则是对父亲的回忆”

 

    在我们大多数人的记忆中,父亲都是高大、充满力量的,可以为我们撑起一片天,但是在《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父亲”形象有价值

木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1 12:07)
标签:

杂谈

尘埃里长出的大山

高洪雷

正月初六的那弯娥眉月已经西沉,我方才翻过小说《回鹿山》的最后一页。像闪电贯通了旷野孤树,我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出心中灼人的温暖与疼痛——读侯健飞的《回鹿山》

汪守德

 

一读到侯健飞的《回鹿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了。我感到一部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有一种迷人的力量,吸引着读者不忍从书本之中抬起头来,而《回鹿山》正是一部这样的作品。作者或许让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也都在心中藏着一份巨大的秘密。当这份秘密随着时日的迁延而不断地发酵,并且有朝一日把这一切以洒满阳光的笔墨,毫无保留地敞开来告诉他人,坦然地同读者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