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却说扛着袋子的李久明,一走出熊老师家门前的便道,就直接拐上西去的阳春县过境路中央大街——正阳街,直奔汽车站。
       一路上,脚步匆匆,生怕误了时间,赶不上一点钟开往上马台镇的班车。由于走得太急迫,赶到汽车站门前时有些个气喘,浑身上下燥热,冒出汗来。他抬头看看汽车站塔楼上硕大的圆钟,刚刚十二点四十五分,离着发车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于是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他放下了肩头上的布袋子,解开军大衣的纽扣,摘掉帽子,掏出手帕,擦了擦汗津津的脖颈和额头。就在他汗气稍退之际,突然发现汽车站大门口的台阶上,有一伙子戴着袖标的人在来回走动。李久明的心中立刻打了个奔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熊老师的话刚一出口,老丈人黑光远,噗嗤,把刚喝进嘴里的酒,一下子喷了出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手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毛巾,擦擦口鼻,抹抹面前的饭桌,问道:
       “不能吧,就只为这点破事儿就搞阶级斗争,值当吗,嗯?我见哪个郝旌旗人挺老实的,总是笑呵呵的,能是纯心要整你们井冈山,还要从你身上下手吗?”
       熊老师依然铁青着脸,看了岳父一眼,说道:“他,哼,就他,您哪里能了解哦?他就纯是个笑面虎儿、杀人刀哇!他就是脚下使绊子,嘴里还念着弥陀佛的手啊!不用说,我大嫂准是被他蒙在鼓里,指不定是咋出出的,让我大嫂来当密探呢!”
       “这我信。”黑光远眨眨眼睛,思忖道,“你和你哥两家,虽然观点再不对劲啵,你大嫂在里面也不至于弄鬼使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却说李久明一离开旅社,头脑里便立刻仔细回忆起自己刚才在旅社时说过的话来。尤其是一想到自己在回答郝旌旗的问话时,“先是‘嗯’了一句,首肯了他的问话。而后又马上否定说
‘不’,接着又补充、解释道,‘我准备要走了’、‘我要回家了’、‘出来时间不短了’等等,这岂不是前后矛盾吗?这会不会引起郝旌旗的怀疑呢?......
    然而,郝旌旗为什么要问‘您这是要上街’这句话?他是随便问问,还里暗含着什么?......他是否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来阳春卖崩豆的,因此才要这样问的?......
    按理说,他不会知道自己是来卖崩豆的身份。”
    但是,李久明转而一想,“他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的。假如果说郝旌旗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来卖崩豆的,那肯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李久明毫不在乎地冲着女服务员回敬般地点点头,意思是在说:
      “没什么的,买了就买了,不就是八毛钱嘛!”
       回到旅社还不到八点钟。
       “嘿嘿,到底是卖了嘣豆儿的有钱嘞!”打更的老罗头一见李久明手里拿着本新书,笑笑,说道。
      “哦,闲着没事儿!”
       关于卖嘣豆的话茬,老罗头已经说了一次了,现在又重提,再一次刺激了李久明敏感神经,心里面产生了沉重的负担。虽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李久明卖完嘣豆儿不长时间,大剧院的广播里就传出震天动地的锣鼓镲声浪,外面已经没人逗留了,看来戏剧已经开演。李久明想着,“要不也进去看戏?......”
       听熊老师说过,在这里一旦卖完票,戏剧一经开演就不再要票了,随便进。这在他来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的规定呢。而且这是新排演的革命剧目,为使广大革命群众都能够受到革命传统教育,增强革命战斗精神,更是这样。但他还是决然地放弃了进剧院看戏的念头,他骇怕把衣兜子里的钱弄丢了,但更主要的是惦心着自己倒底卖了多少钱,这才是他最迫切的想法。因此只在剧院门前留恋了一会儿,就犹犹豫豫地离开了大剧院,走回到了旅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再说熊老师,因为考虑到李久明还年轻,恐怕不习惯谈论人世间破鞋烂袜子的事情,因此李久明在场的情况下,只字没有提及他在旅社所遇见的郝旌旗和裴淑贞的风流韵事。但是当李久明一经走出家门,便喜笑颜开地说道:
      “你们猜猜,小李子在旅社都遇见到啥了?”
      “他能遇见啥?——有屁就快放,别没屁搁拉嗓子!”黑又红讽刺道。
      “哈哈哈,说起来这小李子真是个小生牤子呢。”熊老师便把从李久明那里听来的话,加上自己的猜测和想象,像讲故事一样,有枝有蔓地讲给家人听:
       “哪个郝旌旗啊,给小李子安排在三楼108号房间,然后告诉他要到服务台去交款。这小伙子一心想着卖嘣豆儿,要急着去一中看看情况,就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宠物

       李久明整理好床铺,坐了下来。
       俩人唠了一会儿闲磕,李久明忽然想起心中的疑问来。“熊老师,我想这座偌大的旅舍怎么只有两人值班啊?据我知道的,星期天服务行业的职工都是串休的,起码得有几个人顶岗哦!”
       李久明这一问,熊老师的脸上立刻现出狡黠的神情来。“咋的,你也看出来了?”
       “我看出啥来了?”李久明吃惊道。
       熊老师到见他吃惊的神态,笑笑,说道:“也难怪,你还年轻哦!”
       “熊老师,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却说黑又红出去办事了,熊老师就立刻担起心来,生怕自己的学生不给面子,到时候家里凉锅冷灶的,更被岳父瞧不起了,还不又得有事没事就敲打自己是废物、没能耐、一根筋。关键的还有一位东北的朋友,这脸岂不是丢大发了。
    他强制按捺着焦躁不安的情绪,一边陪着岳父、李久明唠嗑说话,一边用眼睛的旭光溜秋儿地向窗外直挲摸,嘴里边还一边说道,“这大晌午头的,提前也没啥准备,是我叫又红去到饭店叫几个菜去了。这会儿说不定正在路上往回走呢!”
    正在他心神不宁地说着话,旭光的眼神一下子瞧见了老婆手里拎着个食盒子,满面春风地出现在了院子里,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学生真的是给了自己的面子的,立刻一颗激动的心砰砰直跳,在心里面不断地说道,“哎呀!总算熬过这一关啦!......”

    在他的经历中,“求人”一词不仅是陌生的,而且从来就没有过。现在对他的学生不仅仅是感激,而是感恩!百分之一千倍地感恩自己的学生还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红卫兵传》

    熊喜连右肩扛着大提包,跟在李久明的右侧;拎着酒和糕点的黑光远走在李久明左侧;黑又红领着蹦蹦跳跳的小东来走在前面引路。
    从东站门前大道向东,走到一个岔路口,向北横穿过一条大马路,西去不远走过一条窄巷,不一时就到了熊老师的家门前。
    这里是一连溜儿坐北朝南几排排的连脊砖房,属于一中教师家属区。熊老师的家坐落在第一排,几乎是夹在最中间。
    这里的房舍屋宇,差不多有一二百年历史了。
    单就一个个窗户套、窗户框黑黢黢的,龟裂出了大大小小的口子,如同走过一个世纪沧桑老人的面容。
    房顶上的小黑瓦历经风雨剥蚀,早已失去了棱角,还仍然毫无生气地趴伏在蒿草林立的屋顶上。
    地球造山运动三大特点*之一的外力作用,通过风力、降雨、人工、以及宇宙尘埃的降落、沉积等等原因,单就地身就长高了差不多足有一两米,几乎和窗户台平齐。一家家、一户户,都在自家门前开挖出了一道道半圆体的深坑,在深坑的陡壁上掘出了三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阳春县位于华北平原天津市中北部、燕山山脉南麓,属于华北平原北部的一部分。南望天津、西依北京、恰处京、津、唐三角地带,临近渤海湾,为九河下梢。又与六个县相连:东连玉田、宁河;南与武清为界;西接香河、三河;北与蓟县隔河相望。
    这里历史悠久、经济发达,文化灿烂,民风朴实。早在新石器时代,这方土地就已经被先人开发利用。进入封建社会后,这里的经济,文化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五代兴亡交替之际(公元10世纪前半叶),县城之前身为新仓镇,成为“滨海重镇。”金海陵王完颜亮贞元元年(1153)定鼎燕京(今北京),阳春被比喻“汉之三辅”,视为畿内重地。金世宗完颜雍大定十二年(1172)建县,被“列为上县。”到元代称之为“畿内赤县”或“畿辅望县。”当时“盐贸兴隆,商旅荟萃,货置丛繁,运艘鼓楫杨帆”的景象兴盛一时。故有海盐集散地之称。”明清两代又有“畿东大邑”、“甲于他邑”之美誉。亦有乾隆皇帝手书“海盐集散之地”碑刻为证。民国时,被列为著名京东八县之一。
    河北移民之后裔李久明,虽出生在窎远的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刘广杰
刘广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2,171
  • 关注人气:9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财经要闻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