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春新
刘春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060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前言

将每一天和每一年全都看作是
人生时日和岁月的一个个里程;
将时光流逝所酿成的摧残视为
一种音乐、一种声息和一种象征
……

   ——博尔赫斯《诗艺》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所有文字作品(除署名外)皆为博主原创,欢迎链接,转载须征得博主授权。
 
联系方式
 
   Email:lcx1001@126.com
   msn:lcxl@msn.com
 
博文
(2007-12-19 20:4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小说

 

 

他要为先父立一座丰碑,一座继往开来的丰碑。这想法很多帝王都有过,他的情况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刚夺取了皇位,而它原本属于他的侄子;他要向世人表明他对先父创立的基业的尊崇,让人们明白只有像他这样富有创造力的人才有可能将这一基业传扬。然而一位异想天开的设计师的构想改变了他的初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4 20:33)
分类: 散文

他对我们讲述一个城堡中旅人们用塔罗牌讲故事的故事。城堡位于森林的深处,旅人们在穿越森林时失去了说活的能力——他们的音声;同时,(仿佛作为报偿)摆脱了原来所属的环境对他们的千丝万缕的束缚。那是一个自由、沉默的城堡。主人提供的一副塔罗牌成就了旅人们消磨漫漫长夜的游戏:每个人选取、指示或排列几张塔罗牌来讲述自己的故事。他告诉我们旅人们“打出”的牌,描述他揣测(或更确切地说,建构)的他们的故事情节。他知道有许多人会在那些“宝杯”和“金币”的塔罗牌中迷路,不能够最终以一种方式来重构故事;他也知道旅人们的塔罗牌所能言说的东西远比他讲述的要多——每一种讲述都意味着一种选择的喜悦,一种舍弃的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2 21:37)
分类: 随笔

亨伯特在监狱中呼唤着洛丽塔:“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他和洛丽塔有过一场有悖常伦的性爱,并因此杀了人。洛丽塔是他身陷囹圄的原因,也是他置身监狱的结果,因为回忆中的事件是以回忆当下为终极条件的建构。

 

博尔赫斯说:“监狱似乎是最适合文学创作的地方”。他想到的是马可·波罗那富有诗意的传奇般的遭遇,或许还有魏尔兰和塞万提斯;马可·波罗在热那亚的监狱中向他的同狱鲁斯蒂恰诺口述了他漫长的东方行旅,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沈远远

 

刘春新先生不是一位枯燥的人,至少我这么认为,他甚至隐藏他的幽默。于是读者隐藏自己的评论。

 

他的博文我不得不经常去拜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他处在一种枯燥乏味、无所事事的状态中,同时,反向思乡,即渴望到又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的欲望随着春天的到来愈益强烈起来;他的窗外是火车铁轨:离去的机会从未停止过对他的诱惑。一张即将来柏林的邻人妻子玛丽的相片(就像马赛尔的小甜饼一样)使他想起了故国的初恋情人,也唤醒了他的欲望和力量。

 

从此,他像一个神,建构起他的“美妙的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03 23:17)
分类: 评介

 

在俄罗斯文学舞台上,出现过诸多美女形象:可怜的丽莎,驿站长的女儿杜尼娅,被始乱终弃的玛丝洛娃和作为苦难化身的索尼娅……《俄罗斯美女》中的伊林娜继承了俄罗斯女人的美貌和命运,却用后现代的讽喻对她们及其背后的男人们进行嘲讽、解构和颠覆,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高尔基、阿·托尔斯泰、叶赛宁、马雅可夫斯基、伊里夫、彼得罗夫、肖洛霍夫、索尔仁尼琴和他们的文学模式都成了她调侃的对象。她醉心于性爱和酒,翼望在性爱的迷醉状态中脱去遮蔽和污染,裸呈她纯粹的美色。她渴望存在于一种新的话语形式中,这种形式以美为至高无上的价值。“什么时候我们这里也能学会珍视美丽啊。”她感叹道。有个人对她说:“要知道,除了美貌,你是一无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01 13:32)
分类: 评介
  
  在纳博科夫的笔下,亨伯特以他不同凡响的爱情造就了小仙女洛丽塔。但洛丽塔不是唯一的,因为亨伯特的爱情不是确定不变和绝对的,不同的亨伯特就会有不同的洛丽塔。我说的不仅仅是隐喻,莱格雷文·梅戈尔便虚构了多个亨伯特的爱情故事,并因此描述了一种“混沌爱情”。
  
  《亨伯特的爱情》像《洛丽塔》一样,是亨伯特的自白。小说以亨伯特和洛丽塔在黑兹家相遇开始;亨伯特带着一箱子卡片,计划在拉姆斯代尔做些研究,但对少女洛丽塔的想入非非使他改变了初衷。他构思并且写下了七个亨伯特和洛丽塔的故事:七个亨伯特因不同的机缘与洛丽塔相遇,他们不同的记忆、兴趣、才情和观念造就了七个不同的洛丽塔。亨伯特沉浸在可能性的爱情中,正当他开始撰写第八个亨伯特的故事时,洛丽塔寡居的妈妈夏洛特·黑兹发现了他的笔记。暗恋亨伯特的夏洛特将他赶出家门,扣下了他的笔记本。洛丽塔偷看了亨伯特的笔记本,为自己那可能的多彩的生活激动不已。不久她离家出走投入亨伯特的怀抱。亨伯特带着洛丽塔漫游欧洲,他不屑于重复别人的故事,以那七个亨伯特所没有的宽厚和怜悯爱着她;而洛丽塔却总是模仿亨伯特故事中的洛丽塔。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介

  在《实用主义进程》一文中,理查德·罗蒂提议,打破“使用”、“诠释”、“批评”之间的界限,仅仅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目的区分“使用文本”的类型。“据我们实用主义者看来,”罗蒂这样阐述他的观点,以表明他是建构新乌托邦的实用主义语汇的编织者,“任何人对任何物所做的任何事都是一种‘使用’。诠释某个事物、认识某个事物、深入某个事物的本质等,描述的都只不过是使用事物的方式。”

  罗蒂反对安伯特·艾柯提出的基于文本意图的诠释策略,因为文本意图(艾柯说:“文本的意图主要是产生一个标准读者以对其自身进行推测”)的概念预设了文本的本质观念,而且赋予了实现意图和验证意图的“文本的内在连贯性”一种控制权。在罗蒂看来,“发现”即是“建构”,意图和文本的连贯性都是在得到描述之后才存在的东西。他说,我们在文本中看到的“那令人激动、令人信服的东西实际上只不过是根据解读它、激发它的人的需要而产生的”。他还说:“所谓连贯性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而是这样一个现实:有人在一大堆符号或噪音里发现了某种有趣的东西,通过对这些符号或噪音进行描述使它与我们感兴趣的其他东西联系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03 10:50)
分类: 随笔

  说话者会对语言产生情欲吗?法国语言学家克洛德·海然热在其著作《语言人》中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在讲话者尤其是语言学家眼中,语言也可能成为钟情的目标。”他说,“一方面,人们对自己的语言这块无法改变的内心领地眷恋不已;另一方面,则有并非出于谋生的需要,而是出于热爱而倾心于语言的语法学家。”
  
  海然热以语言情人自谓,应该是有经验的,但他没有细谈自己的感受,只说语言之恋并非凡人皆有,它是一种很怪的恋情。他说,母语或优势语言自然成为占有的对象,但双语局面更有利于语言之恋的产生。他对语言情人的多种情况进行了描述:有些语言情人偏爱单个的词语;有些词语迷们“热爱某些语音和意义的组合,热爱可以用语言制造出的句子,热爱每每不同而永远微妙的语义网络造成的词语反衬”;另有一些情人毫无私心杂念,喜爱语言,但绝无占有欲,他们并不期望成为语言的同谋,也不想掌握语言知识——“这些柏拉图式的求爱者仅仅倾听外国话的语音便可得到相当的满足”。他还说:“语言情人们都喜欢‘异’,即语言之异所反映的文化差异。”
  
  海然热的“语言之恋”其背后无疑是弗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介

  纳博科夫偏好“作为一门艺术的犯罪,以及纸牌游戏的骗局”①,并以此来隐喻文本,模拟作品的创作过程。在《绝望》中,他通过代理人(叙述者)赫尔曼第一次明确提出并实施了后来被他的另一位代理人亨伯特·亨伯特②发扬光大的一种策略:一桩罪案即是一件艺术品,完美罪恶的天才是不被大众所承认的,也不能使他们梦想和奇想③。

  赫尔曼谋杀了一个跟他相像的人——流浪汉费力克斯,企图骗取一笔巨额人寿保险。结局让他“绝望”(或者用眼下时髦的话说,晕倒):警察和世人谁都不觉得他和费力克斯有什么相像之处,他被当成了一个老套小说的拙劣的模仿者和笑话。警察们不知道,他的执迷来自他对时间的感知:他从流浪汉身上看到了自己自由快乐的过去,并向往起“那能从事写作和享受纯洁的安乐的遥远的寓所”;他杀死了作为商人的赫尔曼(让费力克斯穿上赫尔曼的衣服),开始了流浪汉赫尔曼(以费力克斯的名义)的生涯。赫尔曼装着不知道,他与费力克斯的相像(个体生命的时间游戏)只是他个人的现实(在纳博科夫看来,任何现实都是个人的,一个可永恒观察的、基本客观的普遍为人所知的日常现实是静态的,出自低能儿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