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诚龙
刘诚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581
  • 关注人气:5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以上各书,均在当当网、亚马逊、京东以及新华书店有售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也怕你怕


贼没良心?也是吧。人家都是没饭吃,在吃观音土,贼却将人家红薯种给偷了;贼哪,真没良心。贼,也便最惹人恨。蟊贼登堂入室,被人抓了个正着,便拳头含义愤,棍棒生敌忾,众人合起来,多半将贼打顿死的。

吕振羽家里,也曾进过一个贼牯子,半夜三更,这贼踅进屋来,挑了竹篮子,装了满篮子红薯,正拟翻墙过去,不料碰倒了一块砖,砸在月光如水之深夜里,响声格外凄厉,有人被响声弄醒,打一声哦呵,村子里便都醒来,汉子们都纵身跃床,追贼追了里把路远。这蟊贼据说很瘦小,鸡肋不足以安尊拳,谁叫他是贼呢?也被吃了好几顿拳脚。

天气尚黑,觉还没睡足,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劣质产品不可有,劣质师品尤不可有


闲来无事,乱逛新闻超市。见了两个新闻格外刺眼,一个是河南“三无体检队”进校园,一队队假医生,哗啦啦进郑州、开封、焦作等几百所中小学进行视力体检;一个是湖北某高中,一个学生持刀砍老师,一群老师持拳殴学生,结果是老师住院未醒,学生生命凋零。

这两事相提并论,是老汉我乱搞新闻拉郎配,还是这两事有点暗通款曲?一事在河南,一事在湖北,南辕北辙嘛。嗯,是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是“医闹”——医闹其名最先起名,还是准确的,不是患闹,还是医闹,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朵花绑架一幅画


“崔子忠,字青蚓。其先山东平度州人”。某者,某某也,这是写人物者,最无才气者之寻常开笔——画家格高,挥毫能出格;文人才低,起笔循老规。奈何?

先前也曾起意宦游吧,崔生也京漂;放诞之人,京漂干嘛来呢?当官,其所愿,非其所能;其所能,非其所愿。这话有些拗口吧,说句人话是:他本蛮想国考,弄个旅团长干干,奈何考不上;因为考不上,所以不想再当官(为文崛奥,数试而困,慨然弃去)。京漂不为升官,是为卖画吧?常人如你我之京漂者,金漂也,到京去,金子如流水,哗啦啦漂流而去;艺人如崔生之京漂者,金漂也,入了京,彷佛铜铁浸金水里,全漂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好歹不论大小


甘汝来是江西奉新人,康熙进士,官至吏部尚书。宰相起于州部,尚书起于县处,从县令升至六部九卿,甘公走的是正道,换言之,他是靠自家德能勤绩出类拔萃,接连被提拔,按雍正说法是,他是个好官。

甘公行政地方,多有惠政,惠政之惠,首在惠民。甘公最可贵处,是其民本思想,人民利益高于一切。这口号蛮好喊,遇到实际,如何落实?比如一方是老板,一方是人民,老板与人民冲突了,站哪边?是站煤矿老板与房地产老板一边,还是站棚户区居民一边?还比如一方是老爷,一方是群众,老爷与群众有矛盾了,站哪边?是站老爷小舅子与姨妹子一边,还是站低保户与五保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借你胸怀一哭


阮籍有胸怀可借睡。隔壁邻居有少妇,温柔又漂亮,美丽又大方,算是好胸怀。阮籍喝了二醉二醉酒,酒气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三分酵成胆气,去找美女胸怀,小睡一晌,“阮籍邻家少妇,有美色当垆沽酒,籍常诣饮,醉便卧其侧。”

阮籍有胸怀可借一睡,阮籍有胸怀可借一哭?没有。男人酒醉可鞭名马,男人情多可累美人,男人无端无由,眼泪奔涌,拟将一哭,可有一房温软玉胸膛,寄托衷肠?阮籍好像有借睡之胸,貌似并无借哭之怀,“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抚慰男人悲情之寄,其最佳处何?是一堵墙么,是一出戏么,是一篇文么,是一株杨柳依依么?没解明白,阮籍二醉了,踉跄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话打心肠过


鲁迅先生有篇《立论》,说的是。人家生了男孩,各色人等各提礼物贺满月,各带嘴巴去“打三朝”,甲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乙说:“这孩子将来要死的”;丙说:“啊呀!这孩子啊!您瞧!那么……阿阿唷!哈哈!Heh e hehe he he he!”

甲乙丙,各有辞令,谁最可敬?甲到主人家说好话,主人给他感谢,我们给他臭骂,这厮阿谀奉承,专说谎话;乙到主任家说真话,主人家对他“合力的痛打”,我们对他“合力的歌颂”,丙多主人家说油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据考成治具臣


八点上班九点到,喝喝茶来看看报,微信镇日滴滴响,撩撩小妹抢红包。唐朝有个叫李程的家伙,便是这般懒官之代表,其叫李代表?时称八砖学士。唐朝上下班制度也是有的,“北厅前阶有花砖道,冬中日及五砖”,便要上班点卯了。李八砖啊(我是刘八点——八点钟肯定到办公室)却是赖在被窝不滚床单,便滚枕头,非得太阳晒屁股,才慢腾腾钻出千层锦套头,笃悠悠饮过三杯五盏东京酒,才到得办公室门口,也蛮准时的呢,“好晚入,恒过八砖乃至。”

李八砖经常迟到早退,扣他工资不?唐朝本来也是有考勤制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年产业何成老年惨业


保健品不保命,要命。

20173.15前夕(313),其时是消费者节日,却成了消费老人的忌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友王哥


群发无须回复:愚人节快乐,我朋友圈第一条是专一(群发对专一,我醉我同意)为您(哥们,你下添心,您太多心了,我们是哥们哪,客气个啥)写的,如果您方便(果然心有灵犀,哥哥我正在方便),请转发到您的朋友圈(我朋友都在卫生间,三急第一急,急务中),若不方便(好,等我方便)转发,也不用紧(真文人。翠华,上酸菜)。最后一次骚扰,以后不再这样玩了(读了这话,我差点要这样玩了,谁知我不方便了)。

这事干嘛呢?这是哥们最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这是他最后一次这样玩,之前无数次怎么玩?兄弟,链接朋友圈,便是我朋友(是的,酒肉朋友外,新近始有等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可以斤斤便可以两两

我没读过李佩甫的小说,抱歉,李公虽则以《生命册》斩获茅奖,我对李之小说一点置喙资格都无;也抱歉,我对唐小林先生对李之小说之批评,也只有闭嘴才对头。我很欣赏的是,唐先生对李先生小说批评的姿态,显然,唐之批评姿态是:双眼紧盯文本,双手紧盯键盘;并非一只眼看文本,一只眼觑文钱,一只手敲键盘,一只手伸如鹅嘴巴样领红包。这是真正在搞文学批评之批评者。

先生对李佩甫小说之批评,是非常严厉的,措辞也是不顾颜面的,批评家批评作家,理当如此。唐先生在其大作《李佩甫的小说“配方”》中,对李之小说之批评,直抒己见,敢于痛下批语。唐先生说他读《生命册》,“怎么也看不出这部获得‘茅奖’的小说究竟‘经典’在何处?”唐先生说李之小说开的是“小说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