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诚龙
刘诚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654
  • 关注人气: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以上各书,均在当当网、亚马逊、京东以及新华书店有售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群主林徽因


林徽因建了一个群,群名起得香艳撩人,叫太太的客厅。

这群高大上哪,高端人士都削尖脑壳往群里钻,金岳霖,徐志摩,梁启超,萧乾,不止诗人,文人,政治学家张奚若,经济学家陈岱孙,物理学家周培源,都不写入党(国民党)申请书,都来写入群申请书了。这群不只是土著群,还是国际群,有人喊玛丽安、威尔玛、费正清、费慰梅哪去了?世界那么大,其身不知处,都在此群中。

精英都去了太太的客厅,惹得准精英心头痒痒,都想加进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公席与朱公妻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钱塘自古有钱,“尝访嘉兴一友人,见其家设客,用银水火炉金滴嗦,是日客有二十余人,每客皆金台盘一副,是双螭虎大金杯,每副约有十五六两。留宿斋中。次早用梅花银沙锣洗面,其帷帐衾裯皆用锦绮。”富贵人家竞豪奢,贫下中农怎么着也得打肿脸,“贱妾愚妇,翠髻琼冠,一珠千金。”公主或富二三代,被蟒服玉,首戴金箍,身披文绣,自好理解;农家妇,棚户女(单叙事,无歧视)也“拱如后妃,出则象舆”么?说来,也不难理解,比如,女大学生学费皆爹卖屋,娘卖猪凑的,至今还是爹啃土,娘吃糠,却不妨她裸贷,披金戴银,唇花著雨胭脂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可以斤斤便可以两两


我没读过李佩甫的小说,抱歉,李公虽则以《生命册》斩获茅奖,我对李之小说一点置喙资格都无;也抱歉,我对唐小林先生对李之小说之批评,也只有闭嘴才对头。我很欣赏的是,唐先生对李先生小说批评的姿态,显然,唐之批评姿态是:双眼紧盯文本,双手紧盯键盘;并非一只眼看文本,一只眼觑文钱,一只手敲键盘,一只手伸如鹅嘴巴样领红包。这是真正在搞文学批评之批评者。

先生对李佩甫小说之批评,是非常严厉的,措辞也是不顾颜面的,批评家批评作家,理当如此。唐先生在其大作《李佩甫的小说“配方”》中,对李之小说之批评,直抒己见,敢于痛下批语。唐先生说他读《生命册》,“怎么也看不出这部获得‘茅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彭玉麟的初心


刘皇叔三顾茅庐,诸葛亮曾亮出参加革命的初心:奉命于危难之间,不求闻达于诸侯;孔明先生践行初心了么?怎么说也兑现了一半:果然是奉命于危难之间(很多人只奉命于享福之间——什么去最艰苦的地方?他早逃之夭夭了),终究可赞;另一半“不求闻达于诸侯”, 并没做到,封侯拜相,至死没身退,当了武侯——哎,我也不是来堵孔明先生嘴,老人家身未退,有故,功未成呢——霸业未图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刘皇叔有个三顾茅庐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性别澡堂真非实物教学课堂

猪八戒进得,我崽何搞进不得?

唐僧师徒到得盘丝洞,八戒又犯起了寡人之疾,脚轻踅,眼发绿,偷偷摸摸进了野外女士澡堂,但见:……酥胸白似银,素体浑如雪。肘膊赛凝脂,香肩疑粉捏。肚皮软又绵,脊背光还洁……孟浪的不单是八戒,女士们也生猛,女士们见了八戒,也不潜水,也不出来穿游泳衣,却把八戒一把拖下水,鸳鸯戏水起来,笑语如波,欢歌似浪,澡堂里开心打水仗。

八戒那大男人,都进得女士澡堂,三四五岁小把戏不能跟着妈妈进更衣室?话说浙江嘉兴一位妈妈,赤日炎炎似火烧,酥脸玉腿半枯焦,约四个姐妹,带四岁小男孩,去游泳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国藩的私家车


曾国藩任职京都,那些年日子过得不好不坏。京官都是穷的,李慈铭天天叫苦,逢人便道“干部,干部,抵不了人家一只鸡妇(您别想歪了,敝地称母鸡者)。曾国藩没那么矫情,日子还算过得去,房子越住越宽敞,车子是越坐越高档。至咸丰二年(1852)七月离京,“车三辆,一大一小一水车,牲口三个。”牲口是,一头驴,一只骡,一匹马。

说起来,牲口也是车辆。张果老倒骑驴,以驴待车;倒骑驴,闹闹名士,可以;到得京都,及为京官,便蛮掉格了,阁老竹杖芒鞋往京都走两步瞧,会有多少人斥叱嗤耻其不成体统,大失体统,坏我朝廷体统;骡子也可代步,其时京都过得是慢生活,笃笃悠悠骑一头骡子上班,也蛮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重赏之下必有文乎


文学进入冰冻期有多少年了?上帝死了,文学貌似没死,却是一副病恹恹态,要死不活,要活不死,要死要活,不死不活。这时代你还相信文学会有奇迹发生?忽如一夜微信来,千奇百怪莫名开。一夜之间,有人一夜成名;一瞬之间,有人一炮走红。昨日还是穷酸穷酸,一文不名,今日一觉醒来,便已致富暴富,腰缠万贯——终于轮到使少数文人富起来了。

这般文坛异景,让人想起上世纪八零年代,据说那是文学之黄金期,一篇篇文章雨后春笋,一个个作家珠落玉盘,文学流派眼花缭乱,文学风格异彩纷呈,其奇迹是,一个作家一篇文章出来,未必日进斗金,一夜暴富,然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猪油腌猪肉


腊肉是肉之精品。杀了过年猪,父亲主刀,砍肉一条条;母亲穿线,挂肉一块块;我当烧火小和尚,往土砖灶里使劲塞柴火,熏得我眼泪水汩汩流,熏得肉油水点点滴;晨起炊烟,入暮烟吹,但见墙壁挂上块块条条肉,由白转黄,由黄转黑,由黑转墨墨黑。满肉尘灰烟火色,四面苍苍百般黑。腊肉黑,百般黑,黑如人间烟火色。

腊肉要黑。黄腊肉不好呢,黄腊肉要不是硫磺熏的,要不是炭火熏的,哪有柴火熏的出味?腊肉有多黑,你才晓得腊肉有多白。将黑如木炭的腊肉,往清水秧田里一踩,踩到深深深没膝盖骨的稀泥深处,半支烟功夫,将之提出来,往清涧里,往水井里,腊肉轻摆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敲敲敲,敲破朋党板块

官人在位日久,阶级便易固化——你升到哪一阶,他爬到哪一级,都安钉子似的,定固了;非圈外不能进位,非山头不能占位,非派别不能分位。顺治而至康熙,其在位几十年,朋党之固化,让一代雄主康熙都头疼:“朕听政四十年,观尔诸臣保奏,皆各为其党”,不是同学不推荐,不是老乡不提拔,不是亲属不列入后备干部名单,文臣如此,武将又如何?康熙无可如何,徒叹奈何:“(督抚提镇等拣选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奇事戾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各位诸位在齐位,阿房出了么?出在哪了?出在秦始皇的皇梦里,还是出在刺秦士的脑海里?秦始皇或是起过意,或请规划局专家们,刷刷刷,画过规划图纸,不过规划多鬼话。这图纸落过地没?难考,竖过地么?后来人考过,没这回事。莫说项羽不曾“楚人一炬”,阿房宫纵使隔离天日再长,隔离历史太久,也难考知其曾不曾“覆压三百余里”。

火烧阿房宫,事出何典?捕风捉影,自有风影,《史记》有记:“四月,二世还至咸阳,曰:先帝为咸阳朝廷小,故营阿房宫。为室堂未就,会上崩,罢其作者,复土郦山。”这宫建没建过?当建过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