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保利
刘保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奇妙的缘分会让你,

在恰如其分的时候,

遇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他会让你,一想到他就满心欢喜,

也对明天充满期待。

他会陪你从天光乍破,

一路走到暮雪白头。

李梁

在碧沙岗公园,18岁的李梁对文静说:“嘿,我喜欢你啊!”

在郑州火车站,22岁的文静送别李梁:“熬过异地恋就是一辈子!”

在改名叫劳动公园的碧沙岗公园,26岁的文静说:“李梁。我们住一起吧!”

在威士林甜品店28岁的李梁说:“文静,我想给你一个家。”

在拆除了商业大厦的碧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有话想说给你听,

因为太喜欢你,

所以连“喜欢你”三个字都不足以表达。

那时候,我们都不懂爱,

因为没爱过,所以才会勇敢地表达爱。

可我们还是会懂得小心翼翼地呵护,

就算拒绝也要礼貌感谢。

那时候,我们会因为一句话,

一个微笑而欣喜。

也会因为作业本放在一起,

感觉彼此原来那么近。

而后来,心动渐渐变少,

喜欢一个人开始变得犹豫不决,

越来越胆怯。

那是因为,越长大我们对爱情的看法,

也在逐渐的改变。

有人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3 08:36)

夜市顾名思义就是夜间的集市,只是这集市没别的售卖,有的只是不怎么能端上殿堂的美食。

六月的傍晚,太阳像挂在西天的大大的蛋黄,它的光芒经过一天的劳累在这个时间弱下来,成了夜市开市的招牌,在冰凉的空调房间也许在闷热的房间呆了一天的人们,看到太阳的光渐弱,开始倾巢出动。

夜市正式开始,有小姑娘小伙儿把简易的桌子规则的摆开,有百余张,颜色不一,高低不同,方圆都有,伙计们每张桌子都扔了餐巾筷子,以省却以后的麻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2 23:08)
    达西是一条狗,品种不详,长得狗模狗样的,不知道是因为毛长而显得瘦,还是因为是瘦而显得毛长。我第一次见达西是在它的主人我的朋友家中,朋友搞艺术的,喜欢撩猫逗狗的,只是以前都是些品种狗,小的吉娃娃大的藏獒哥们都玩过,这只狗啥品种我问他,哥们哈哈一乐:是只流浪狗,但我看它眼神忠诚且可怜,就把它带回了家,这不已经一年有余,对我特好,你看,这尾巴摇的。叫达西怎么个意思?我问。朋友说,没啥意思,就是有点英文的感觉,上了街达西这么一叫,好多人围了来瞧,直说这狗稀罕,我给它再绑一辫子,你看有点像我,都像是搞艺术的,哈哈。

    我去这位朋友家较勤,达西渐和我熟络,朋友爱吃肉,再说和我的关系每次一定好酒好肉伺候,只是朋友奢肉如命,他是怎么着也舍不得给达西一块的,我看达西可怜就偷偷的在桌子下面给它吃肉,慢慢的我只要一进朋友家门,达西一定热情欢迎,摇尾扑身鼻子嗤嗤作响,朋友不明其中原因,就说达西和我有缘。我笑笑心里说达西这畜生是只不得了的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6 07:33)
 

黑鱼昨夜又入我的梦乡,在我的梦中她和她的夫君一起荡起涟漪,我还没来得及看他们一眼,他们便一起沉入水底……

五月的西坑经过干河引得外来水源的滋润,使得水面大了许多,翠而绿得像一块宝石,周边各种水草生长的恣意轻狂,五月花应季而怒放,红花绿叶朴素得一如西坑边上浣洗衣物的农家媳妇,那农家媳妇非娘即婶,她们敢当着我的面插得满头花儿,停下手中的活计,把西坑当了镜子摆弄头上的花儿,晒得红红的脸甚至与花儿争艳,而她们的小叔子大伯哥来时又会惊得他们慌乱的揪了头上的花儿,佯装啥也没发生似的继续手中活计,只是脸越发的红,在我眼里好过那花儿的颜色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09:10)
    龙虎姓马,我不应该直呼其名的,因为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他在我出生的庄户小学从小学一年级教我到三年级。早前农村的学校的老师哪里还要分这科目那科目,都一个老师解决,所以我从一个乡野顽童开始懵懂开窍的最初三年多亏龙虎老师,他手把手的教我写字,他声对声的教我发音。
    单从名字龙虎,你凭想象一定觉得此人一定壮实,非龙即虎,龙是神兽,虎是兽王,都何等的威猛,可是龙虎老师恰恰相反,在我的印象里身材单薄,尤其那嘴唇颜色发乌,呈铁青色,脸色焦黄。脸色焦黄不是他的特征,在故乡,在那个年代,在我眼里尽是焦黄,因为除了水可以喝饱,其他你他入口的都不能吃饱,尤其像龙虎老师那样的年龄上要养父母下要育子女,所以那个焦黄一定还是干涩无光。
    龙虎的名字和他整个的感觉正好相反,这就是乡野起名字的习惯,要么名字是离自己实际很远物事,就像龙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8 09:10)

小学毕业之前我没有见过真正的塔,所以我以为塔就是北塔的样子,北塔其实是整个庄户的水塔,塔身圆柱状,水泥筑造,塔顶伞状,材料使用不详。塔身由于常年水的溢出浸渍而湿滑,有苔藓植物生长,所以幽绿的塔身颜色渐重,塔顶经常有飞鸟光顾,最常见的是喜鹊老鸹斑鸠,麦收时节还会有布谷鸟,麦熟麦熟的提醒农户收获季节的来临,这些鸟的光顾不只给北塔带来响动,还带来许多不知名的生命,不然谁会爬到塔顶种植那些不知名的草和花。

北塔因此更像一位爱美的村妇,因为生育身材变成柱状,女人人爱美的天性使其一年四季除了最寒冷的冬天,头上总会佩戴青的草红的花,花草的品种一年比一年多,花儿一年比一年艳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8 09:09)

南窑在东地的南边,是一个废弃的砖窑,呈硕大的浅褐色馒头状,我孤身进去过一次,和我的伙伴小军进去过一次,就再也没有胆量进去过。

南窑的外观倒还和善,真是一个硕大无比的浅褐色馒头,外观风蚀得厉害,满是粗如成人指头的裂缝,像是熟透了的一种果实,用裂纹来展现它未尽的热量,砖窑其实一生都腹内燃火,我不知道它怎么会废弃之后好多年才会有这种表现。

故乡其实用砖的时间不超过我的年龄,原来全用泥胚,就是拿钉订起来的木格,把调和得软硬适中的泥放进去,握紧拳头均匀的砸,把木格拿起来泥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8 09:07)

从西坑北岸的小道路过家门口可以到达东地,东地是相对方向而言父母劳作最多的地快,因为东地地块面积最大,土壤最肥沃,各个季节的庄稼都会在东地疯长,使劲的硕果累累,所以会得到以土地生存农民宠爱,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标准的农民,因为我对东地也一直难以割舍,尤其是东地的秋天。

东地从夏天收完麦之后一直到冬天,总是和棉花连系在一起,棉花从夏天开始播种,出土时和其他植物没啥区别,孱弱薄薄的两片半圆绿叶开始了它的生命之旅,之后会有像枫叶形状叶子的出现,就在这个时候,东地上我的父亲母亲带着我会和一种名字挺吓人的东西生死对决,说生死对决可能有些夸张,但我真的感觉是很壮烈的事情。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虫子,叫地老虎,嗜好啃食棉花苗的根,所以在一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8 09:05)

西坑在村的西头,出家门就可以看到,是一汪水,绿如翠玉,周边没有做过任何人工修整,无法描述她的形状,边上各种颜色不一的野花小草使其边的色彩多样而丰富,最有名的草是美美水儿和甜甜根儿,西坑附近的人叫女人的奶叫美美,美美水儿的茎叶稍有伤就会流出像奶一样的汁液,美美水儿依此得名,甜甜根儿也是顾名思义,它的茎叶细长光滑与普通的野草无异,但其根白白的一节一节,细细的如微缩的甘蔗,嚼起来也有甘蔗的味儿,所以它成了无糖的童年很多孩子刨食的对象。

西坑和外界的连接依靠干河,当地人为了省事给它取的干河,因为它实在不能称做一条河,一年间有水的时间少得可怜,总是干涸见底。但如果没有干河的存在西坑定是一潭死水,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生机。众多鲜活的生命在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