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半园

属虎。

女子。

喜文字。

喝茶会醉。

非单身。

鲁院七届学员。

liubanyuan@sina.cn

本博所有文字均为原创。

半园呓语

原来我们都不是自己所了解的那个模样。在你的影子背后,依然躲藏着一个影子。

我们在各自的角落,完好的生存着。想起梦中的网,才知道原来爱取决于信任,而这个信任完全与你无关。终有一天,我们的爱会似落叶被掩埋土地,且永不超生。

如果欢笑可以掩饰泪水,如果幸福可以不悲伤。所以,我的内心还不够强大。

因为陌生,我们变得熟悉。因为熟悉,我们反而陌生。

访客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博文
(2014-01-23 09:09)

刘昕昕

刚刚离开的雪花留下的只有一片纯白

那是记忆的色彩——沉默

雪花,是人记忆的碎片

不知何时何地它会被拾起

又不知何时何地它又会被遗忘

它随风不知飘落何处

也不知它的生命何时终结

 

它轻轻走过我童年的梦

留下那份纯真的情

它慢慢牵我走过人生的岔路

留下无数伤痕

它正带我去下一个路口

却不知下个路口又有什么在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刘半园

认识差不多十几天我才能把你和林分清楚,我记得你们各自的名字,却经常把人和名字安错,这也不能怪我,那天来应聘的人实在是有些多。

在我们一起唱歌一起采摘一起吃过很多次饭以后,我终于被你说动,应该说是被你的真心并有道理理的言语感动,我开始相信友情,相信纯净相信质朴相信思想还有愿望。

你不希望当大官,不想发大财,想做一个饱经诗书的儒雅的人。

你爱运动,爱干净。早晨总会给自己煮一颗鸡蛋,你热爱生活,对生命充满热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7 09:41)

 

○刘半园

2005年10月,北京深秋的一个夜晚的并不明亮的路灯下与老公初次见面。这是我们命中注定的一见,从此“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认识老公的时候他还是个上等兵(就是当兵第二年),现在老公肩上是一花一粗拐一细拐,也就是三级士官。老公刚换三级军衔的时候来见我,让我看看他有什么变化。我看了一会说,呀!军衔换了哟!他还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哥是车队最年轻的三级了!

结婚以后许多朋友说我这下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军嫂了。我笑笑不知是答是不答。其实,打心底里我热爱军嫂这个称呼,觉得它大气豪气,但不知为何我并不认为我是真正的军嫂。

老公是一名普通士兵,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3 20:09)

○刘半园

女学生的爱、恶魔天使情、不合适宜的依赖,想了一个又一个标题,才发现每一个都与爱有关,或许这也正是我重看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色●戒》。

五年前的一个周末,观音姐姐、罗布和我研究着就莫名的去看了一场电影,这个电影就是《色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0 14:45)
标签:

秋天

院子

鞋子

杂谈

分类: 析,图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6 16:16)

 ○刘半园

我只是一个人去超市买了一大袋卫生纸,几小包面巾纸,半颗哈密瓜,背了一个大包走在晚上七点钟的北京的秋天的路上,却被不小心看见的同事用孤独、可怜、背影这些形容词来讲得那样心酸。

我经常写人,当然都是我在内心里觉得有意义写下的人,他(她)们已然成为了我生命中的过客。人是很奇怪的,无论什么关系粘在一起的时候更容易看到对方的缺点,而分开以后则完全是优点。我们用时间来宽恕每一个缺点让它变得不足轻重,除非他或她是一个特别让我不能容忍的人,不然我就会永远记得他或她的好。

我的想法是用这篇文字彻底的来想念你们两个,然后再彻底忘记。因为你们宏坏了我太多,一直的想你们我就会没办法用不悲伤的态度来做很多事情。就像吃烤面筋,吃冰淇淋亦或是一个人走在铁轨旁。想着你们,我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1 22:00)
标签:

杂谈

妈妈,此时你已进入梦乡

在您的梦中,是否有女儿的翅膀

我不小心弄伤了它

妈妈,二十二岁的你有了贴身的衣裳

那就是我,您怀中的宝贝

妈妈,您可知道

再没有人像您一样疼我宠我

最最主要的是不欺骗我

妈妈,我好痛

妈,我想躲回您的腹中酣睡

甩掉身边所有的虚伪

妈妈,您并没教会我怎样舔食伤口

我任腐蚀,现在它已成精

吞噬着女儿的坚强

妈妈,我知道您不上网

电话中,女儿依然很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31 09:17)

○刘半园

早就知道这篇文字是非写不可的,却一直在标题上犹豫不绝。此刻坐在这里,望着窗外秋风吹拂着晃动的梧桐叶,突然就想到了“静谧”这个词。对,就是静谧,用这个词语来形容她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当然是形容我心里面的她。

第一次和她讲话是在上一个秋天,场所是一家KTV,当时的天已有些微凉,特别是在晚上。那天她穿一件白色无袖连衣裙,胳膊和膝盖裸露在外面,我忍了几次终是没有忍住问她冷不冷。她笑着回答不冷。我还摸了摸她的胳膊,却实不凉。当时我可是穿长裤加薄外套了,只能说我老了吧!

那时候她来单位应该有半个多月左右,我们的办公室离得很远,真是南半球和北半球,我们在楼道里碰到的机会也不多。工作上又是各管一摊,所以仅是彼此知道在这个人存在罢了,再无其它。

第二次和她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30 10:55)

 ○刘半园

“假如:你在外地打工,一年中只有春节回家一次,如果说回家只有7天。除去应酬,吃饭,聊天,聚会,睡觉以外,真正能够陪父母的时间可能每天只有3个小时 。一个星期只有21个小时。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2岁,我们再这里假设父母能够活到85岁,假定你的父母现在是55岁,那现在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30年,30年乘以21个小时=你能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总共是630个小时。也就是26天。”以上这段话是《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在节目中说过的。每次看到或者听到这句话眼眶都会发酸,鼻子都会不自觉的抽动一下。30年等26天,这是多么可怕的数字,又是多么现实的数字。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我的审世价值观也在不断变化。小时候把学习放在首位,青春期为朋友真是两肋插刀,工作后把工作视为最最重要的事情,后来缓过神来突然有了理想,又把理想列为首要,再过两年把爱情当做唯一。现在,终于明白父母才是我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