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小九
小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18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知名人士

圈圈

贫乳大嘴症患者

琉玄

请大家不要支持她

苏繁烟

叫她苏繁烟

来基

领导

果儿

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

韩小暖

那故乡的云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

就在小红发出渐入佳境的呻吟时,小明发现床单起皱了,他克制出想要抚平褶皱的强烈冲动,把注意力重新回到做爱本身上。
一缕头发被汗水黏在小红的嘴角,她闭着眼睛,下颌随着节奏微微颤动。与从前的许多次一样,小明心里悄悄潜进了一种来由可疑的伤感,只要在做爱的过程中被什么事情打断注意力,这种伤感便会让小明的思绪渐渐沉没下去。
他开始回想今天去见的一个客户,他在心里默念客户给他提出的报价,忆起这些数字并不难,但小明总感觉那串数字像是挂在树枝上摇摇欲坠的金丝鸟笼,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大脑的枯井中。
性爱在数字的忽隐忽现中结束,连射精都显得疲软无力,小明让阴茎在小红的身体多停留了一些时间,迅速冷却的阴茎让小明感觉到避孕套里的精液倒流至阴茎根部,几根被套进避孕套的阴毛被黏糊糊的精液缝合在一起。小明想象着他射出来的不是精子,而是一堆502,它们黏合死所有可以黏合的东西。
小明拔出的时候,他清晰地听到像红酒开瓶般清脆一声。不止是阴茎,小红阴部的一大块也被血淋淋地扯了下来,血液模糊中,小明看到卵子像一颗珍珠般安静地躺在脏器之间,幽幽发出淡绿色的光。
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2 22:56)
标签:

杂谈

每个红巨星008号上的父母都生育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活下来,生长,成熟,另外一个刚一出生便被父亲用脐带勒死。
被勒死的婴孩将被送到向阳花丛,埋进挤挤挨挨的花丛间的一块空地上,只需要一个月左右,一朵新的向阳花便会从地里生长出来,他们盛开、成熟,结出如飞盘般的果实。你能从那些籽粒里寻找到人脸的轮廓——年轻的轮廓,他们微笑着,在阳光下。
将这些籽粒缝进你的枕头中,你就拥有了美丽奇幻的梦境,那里有凤凰、大片碧绿的芭蕉叶、玫瑰红的砖墙,都是你在黑宇宙中永远也见不到的东西。
婴孩的肉与骨头在向阳花下腐烂,蛆虫爬满了他们的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2 22:53)
标签:

杂谈

每个红巨星008号上的父母都生育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活下来,生长,成熟,另外一个刚一出生便被父亲用脐带勒死。
被勒死的婴孩将被送到向阳花丛,埋进挤挤挨挨的花丛间的一块空地上,只需要一个月左右,一朵新的向阳花便会从地里生长出来,他们盛开、成熟,结出如飞盘般的果实。你能从那些籽粒里寻找到人脸的轮廓——年轻的轮廓,他们微笑着,在阳光下。
将这些籽粒缝进你的枕头中,你就拥有了美丽奇幻的梦境,那里有凤凰、大片碧绿的芭蕉叶、玫瑰红的砖墙,都是你在黑宇宙中永远也见不到的东西。
婴孩的肉与骨头在向阳花下腐烂,蛆虫爬满了他们的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3 18:15)
标签:

杂谈

鸟人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正把鱼线在牙齿上套紧,鸟人说,那其实是昨天的短信了。
我点点头。
鸟人说,移动这几天弄得人鬼火冒,短信要延迟十几个小时,老子又不是在阿根廷。看了看我,你在干嘛?
我把鱼线在牙齿上打上一个活结,发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音节。
鸟人围着我转了一圈,两只手指捻起地上的孔明灯,看。
许了什么愿?
自己看。我说。
鸟人眼睛凑近看了一会儿,又松开了。
看不清楚,太黑了,你有火机吗?
我从裤兜里摸索出火机,艰难地递给他。
不要把灯点燃了。我补充。
鸟人点点头,他在看。
看完了,鸟人把火机还给我,他蹲在我的面前,那时候,我正在把孔明灯的骨架撑开。
嘿,你知道不?
嗯?
鸟人搓搓手,一个扇区只能同时容纳八部手机同时通话。
我看着鸟人。
所以说,短信延迟会这么严重。
扇区是什么?
鸟人在地上画出一个扇形。
我哦了一声,把火机拿出来,点燃了孔明灯。
孔明灯拖着我往天上飞去,鸟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冲天炮,他大声朝我喊,把火机扔下来。
我更加艰难地摸出火机,扔给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9 11:59)
标签:

杂谈

“要我说,这边住着真没回龙观方便,回龙观傍着个高速,杀过去直接就到了,你看现在都什么点儿了,这还这么多车。”
“这条路就是容易出事,为什么你知道吗?路修得不科学,不,也不是太窄,它这儿一会儿窄一会儿宽的,肯定出事,你看这边辅路直接就上来了,操他妈的,真不科学,要说这快速还没有的时候,这儿不堵车,就这快速闹得,专用道这么一修,占多宽的道啊,别的车还不准进,嘿,还真有车在里面走,要我说这快速就不应该这么设计。操,又一红绿灯,这条道上红绿灯太多了,回龙观那边没这么多红绿灯,对,肯定不科学,没这种修法。”
“可不嘛,这种路雪天肯定容易追尾,豁,你看这车掉沟里了是吧?嗯,是掉沟里了,哈哈,估计这司机琢磨着这边都属于偏僻地儿了,没警察,咣这边正好碰一警察,往哪儿拐,没地方拐了,就往沟里开吧,哈哈,操他妈的。”
“你是在这边买的房还是租的房啊?哦,要我说,你要以后买房可别在这边买,你看这路堵得,你可以买北沙滩那边,直接杀过去就到了,对,怎么说那边方便多了,最多二十分钟,你要住这边,每天至少得提前一个小时出门儿吧,这还是遇到不堵车,要是堵车,没准要多久呢,现在不像我们那会儿,家都在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9 10:24)
标签:

杂谈

 91岁。
但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死。

再见!一路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7 16:11)
标签:

杂谈

这几天北京阳光大好,今天在家,空调开着室内温度竟然可以冲到15度了。经历过心情万分沮丧的一段时间,在这么好的天气里,心情也该好起来了吧。在博客里更新了适合春天听的歌,春天里,没有什么滋味比坐在草地上和音乐一起沐浴在阳光里更好的了,就算是在家里,也假装家里的地毯上长满了青草吧。
第一首是蔡蓝钦的出发,这是一个很有故事的音乐人,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跟着他,跟着简简单单的木吉他一起出发。
第二首是来自北欧的清新民谣,you don't have to worry,you don't have to cry.
然后是林一峰的离开,是为了回来。春天踏青可别走太远,把阳光收纳进口袋,把清新空气灌满肺,就回家吧。
下一首是snow patrol的you could be happy。在春天里,请尽情对着路边的孩子微笑。
接着是吴虹飞的春天,诶,这其实是一个暗黑故事呢,不过没关系,听完这个故事,我们依旧能拥有一个perfect day。不喜欢吴虹飞声音的人,干脆就把这首歌跳过吧。
下一首To sheila是碎瓜乐队非常安静的一首歌,像是把身体潜在大海里喃喃自语,跟着这首歌在草地上打个盹,最后,与旅行团一起结束春天的旅行,回到巴巴拉城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7 01:27)
标签:

杂谈

     Chelsea Hotel#2

    ——Leonard Cohen

    I remember you well in the Chelsea Hotel,
  you were talking so brave and so sweet,
  giving me head on the unmade bed,
  while the limousines wait in the street.
  Those were the reasons and that was New York,
  we were running for the money and the flesh.
  And that was called love for the workers in song
  probably still is for those of them left.
  
  Ah but you got away, didn't you babe,
  you just turned your back on the crowd,
  you got away, I never once heard you say,
  I need you, I don't need you,
  I need you, I don't need you
  and all of that jiving around.
  
  I remember you well in the Chelsea Hotel
  you were famous, your heart was a legend.
  You told me again you preferred handsome men
  but for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12-28 22:00)
标签:

杂谈

那年夏天,我们一起笑着唱《孩子气》,我用两只手掌打拍子——哒 哒哒哒 哒 哒哒哒 哒哒。我们一边拍着手一边唱到:
梦想的世界经常会会面
我都回到你身边
敲敲门你就在我眼前
爱你从不曾改变

晴朗的今天大家要比赛
天空有个机械鸟
喇叭响的时候才能跑
跑到水里不见了
……
那年夏天,小至十平米见方的出租屋,你的笑声连成一串,在屋子里奔跑,空气里充满了痱子粉的香气。

北京的冬天比我想象的要难过,这是我在北京的第二年,我走在路上,风透过呢子大衣往皮肤里钻,我用手捂热了mp3的耳机,戴进耳朵里。我并不知道,当我回到家,会看到冻住的水管,水龙头会在我手上裂成两块,我不知道我满脸胡渣,在年轻的女孩中间,一下子看到时光逃离,我不知道我的手机再也不会收到你的消息。那时候,只有音乐和风灌满我的耳朵,mp3随机播放,一下子便跳到那首《孩子气》。陈升唱着说:相爱的人一定都知道,爱情不会不见了。
我的眼泪毫无预警地掉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2 10:33)
标签:

杂谈

林族的每一个女人都像新鲜的草籽,在十六岁变得饱满恣意,折断童稚的茎。
十六岁那年,外族男人在马背上向我伸出手,他说:“来,我带你去看云海。”骏马张开鼻翼,一下子吞进去好多空气。

流浪没有棉被,外族男人盖在我的身上,他用猎刀在我的肚子上画手印,他说跟他出来,就无法离开,除非跳进大海里。
我看着外族男人纵情地笑,你一定不知道,我的情人多么魁梧俊美,像满山茱萸。
我笑闹他,我说,其实我是一条人鱼,跳进大海,就将游至不见。
外族男人把我高高举起来,放在马背上,他挥起鞭子,不落在马上,却落在我的身上。
草籽膨胀得快要裂开,美好的疼痛,随着春天的格剥声,让人生出一丝倦怠。

外族男人死在青草的涟漪里,身体无声地洒落四处,像是深秋落下的果实。我跳跃着,拾起外族男人的血与骨,风吹来来自远方的歌谣。
林族女人的十六岁都像一场梦,梦醒之后花朵绽放,安宁沉静。

林族女人用经血染出印花被单,又将有十六岁的女人被时光裹挟,看云海贝壳,在流浪中纵情欢愉。
我坐在门槛,每一道皱纹里都是微笑。恍然间看见死神从阳光下走近,他拉起我的手,我知道我的年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温馨小贴士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