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来来去去
来来去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1,424
  • 关注人气: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是许四乐。

 

人要抓住生命的瞬间,尽兴活在当下,而别落进他造与自造的各种阴影、幻象、观念与噩梦中,逃离这一切,便是自由。

 

博文
(2015-08-19 13:03)

昨天读到一段文字,大致是说人若关注生活的日常变化,就日日都是新的,哪怕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上下班,到中年也有个几千里路了,也就无需行万里路了。此处,作为一个喜欢四处行走的人,我倒不是要辩驳什么,反而觉得这是对的,也是最正常的真理。我彼时所想的是,我那么爱行走,许是我没法安住于当下日常的细微,或者,我心太大太野,已经变得无心关注于眼下习以为常的琐碎了。

我没有读破万卷书,千卷或许是有的,还是远远不够。所以,作为一个晚期懒癌患者,就只好把生命的意义交给了行万里路。就好像,我走过各地的菜市场,忽然就知道了童年的色彩都在菜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5 11:42)

很久没有登录过博客网页版了,似乎有了长微博以后,这里就开始荒弃了,喜新厌旧就这么潜移默化般渗入了日常。有时夜里,忽然就想起以前在博客码字的时光,充实美好有趣。其实吧,可能我不是厌倦了博客,而是厌倦了一个人孤独地码字排版的寂寞。

博客诞生十周年了,我也在这里写了八年,认识五湖四海的博友,至今联系的已然不多,大家都有各自的成长各自的厌倦。就像从一开始心底里放不下一个人,渐渐到厌倦那种放不下的感觉,也就放下了。再回首,寂然而美好。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很久没去注意这些动听的自然之物,虽然自己向来不是一个习惯埋怨的人,但年岁渐长,悄悄的,埋怨的人事不经然也多了起来。再读一些七八年前自己的小文,也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3 21:30)

许久没来打理博客了,除除草,贴一篇过完生日写得一篇流水账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31 10:01)
下午从古村落搭班车回到市区,车路过一处常去的小庙,便让司机停了车。庙里正在拜万佛,远远就听见悠扬的梵呗声,一进寺院我心里就有百般感触都涌了上来。

待他们一支香罢小憩,见面寒暄我却是嬉笑怒骂,那股感触愣是说不上来。待他们第二支香,把自己浸在梵呗声中码起字来。

出家人千奇百怪,各有所长,从庄严于庙堂之高的大德到落魄在街头巷尾的残僧,最让我羡慕的一直都是在唱念上颇得天赋的和尚。在梵呗上富有天赋的人,唱念的声音是极具天然悲悯的,这种与生俱来的悲悯几乎是后天无法培植的。

云游多年,也算是阅僧无数,各色和尚看得见怪不怪,但其中我隐隐都能感受的就是,凡事在唱念上能打动我的人,其心地那股柔软始终都令人敬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7 04:55)
标签:

杂谈


 

几只蚊子嗡嗡唤醒了本就睡眠浅的我,北回归线附近的冬天向来如此,只是清早还有佛事,就难免生了嗔恨,开了灯却怎么也找寻不见它们。然后,就失眠了,辗转反侧,竟就慌张了起来,慌张什么却不知道,只好趴在枕头上开始码字。

在凌晨三点多,窗外不远处的省道上只有偶尔疾驶过一两辆车,车身划破空气的声音盖过了发动机的噪音,这般声息最像是九十年代的时光了。这般打着字,脑海里有万千晃过,都是过往,晃过奶奶和外婆的笑容,都是再也见不着的,可回忆起来都是历历在目的,奶奶的周全做人,外婆的性情中人。

这沁凉的夜,阒无声息,我脑海里竟是亡人的音容相貌。许是儿时与外婆待得久,性格中也就更像外婆,记得大学时告诉外婆自己想当和尚,外婆说也好的也好的,人活着难得有个事情自己想过的。我也问过奶奶,奶奶倒是生气了,一本正经地说她还要抱曾孙的。

直到她们俩去世前,回乡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3 19:53)
标签:

杂谈


 

​它,算是我捡过的最长的花器了。


它是一把扫帚的柄,小细竹裹了塑料膜,弃在墙角斑驳地上。塑料膜褪了色,轻轻就撕掉了,想必原来是一抹艳丽的红。我计算了长度用力踩断一端,竟就像切割过一样平整。我就地树丛里折了支石榴,都是裂了缝的石榴,咧着嘴露出紫红剔透的瓤,满满的忧伤。


我拿回茶室,把它支在了进门的空白墙上,活像一个守望者,偶尔摇曳下,似在跟我诉衷情。我沏了泡茶,放了曲马头琴,掀开一卷诗书:


…… 余光未及暗尽 

倚短窗下嚼四栗,饮三瓯 

暗中扪床而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1 16:35)
标签:

杂谈


江边修桥的工人几人来到寺院里四处看看,其中一个气质清澄,剪着大平头,着退了色的一套浅蓝色牛仔布衣。他见我在客堂一人坐着,合着掌近来寒暄,问了我几句关于常住之事,用词恭敬考究,我想应是亲近佛教之人。


我烧起了水,准备沏茶招待,他一直站着,我示意他坐下,他欣喜万分叫了他的朋友一并进来喝茶。谈话中,无论观点还是论事,他的恭敬心与谦卑真是美妙不已。茶过几旬,一居士从禅堂下了楼来,他们说起了他们各自的日课,他说在工地不比家里,诵经持咒怕扰了工友,如今都是磕长头。


临走,他起身合掌跟我告辞,匆匆忙忙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捏成一团的钱,很害羞地放在了茶桌上,我赶忙说不要因了茶水客气,他一直憨笑合着掌侧着身退出了客堂。


一下子世界清寂,桌上一团纸币皱巴巴,空留我一人满目的惭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1 07:13)
标签:

杂谈


 

​论经济自由与人格独立。前些日与蔻蔻午后扯淡,她谈及有些东家跟作家约稿就跟高高在上的施舍一样,确有些撰稿人会为了五斗米而折腰,这就是现实吧。论及和尚与居士,想想也是这样吧,抑或贪欲作祟更是不必为了五斗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或许在人类离开物物交换的时代便愈演愈烈了。其实并无好坏,只在生命前行中,足够的经济自由,带给你行为标准上足够的傲骨,让你坚持在择友择事上,不必带着不得不的贪欲与戚戚然。傲骨也是人格独立的前提吧,况于一个僧人来说极其重要的僧格。出家以来,被问及为何出家以外,或许最多的便是经济来源了。从伊始的遮掩到如今的坦荡,这个过程对于一个出家人来说是艰难的,其中的价值观的颠覆与贪欲的挣扎,不是三言两语能表达的。当自己走过这个心路历程,往后往前当下看,无论看自己或看他僧,竟也就都带着情有可原的心态。人是极容易虚伪的,稍不留意就落进欲望的沟壑并表演起拙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0 10:11)
2012年,大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0 14:35)

我是叛逆的,在深刻认知上,若是我否定了的,我便不忌讳随波逐流的忌讳。可我,总是在这土壤上成长的,骨子里血液里意识里终究带着隐隐的东西作祟。譬如吧,去年在印度见了大宝法王,得了几根大宝法王加持过的金刚结,即日我就栓了三圈于腕上。最大的因缘其实并不是佛教里说的加持力或情怀,而是在印度一路上看到几乎所有印度人都在腕上绑了各种颜色的绳子,觉得甚是好看。


至今,我仍还带着那根金刚结,长年累月下来变得稀稀拉拉,冬日里沐浴后更是凉嗖嗖黏糊糊,几度想要取掉都未曾去做。细想开来,无非觉得自从戴上它以后,一直相安无事,觉得护佑之力在其中吧。我是不忌讳关于这个金刚结取掉的各种遐思的,但在某处,又觉得不应该取掉。或许,用电影《推拿》里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