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李少君
诗人李少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3,886
  • 关注人气:19,5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9-07-24 23:14)
《闯海歌》(长诗节选)

李少君

序曲

那一年,最流行的口号:为了自由与梦想
那一年,最激动人心的观念:实现自我价值
那一年,最轰动的大事:海南建省办大特区
那一年,十万人才下海南

我,一个耽于幻想者,终于行动了
我,校园十大歌手,要边走边唱
我,带着一把吉他,潇洒地挥挥手
借口寒假实习,社会大学有更多可学习
作别珞珈山的云彩,踏出宿舍大门
直接奔赴真正的远方和自由的天地
回头的刹那,我注意到了一件最细小的事
墙上的日历正指向1988年1月6日
收音机里正在唱着崔健伤感的歌: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我看过湘江和长江,也到过洞庭湖和东湖
我被1980年代启蒙出自我意识和个人精神
我想要自我实现自我超越就得去大海边
我迷信海洋是史诗、英雄与奇迹发生之地
我可以在海上建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01 17:56)

《父亲的身影未出现》

“你爸身体不舒服,不下楼吃饭了”
梦中,我们兄弟三人,围坐一桌
母亲做完菜,解下围裙
擦了一下手,招呼我们开始吃晚饭

这是第一次,父亲的身影没有出现
半个月前,父亲去世了
这是他去世后第一次出现在我梦中
母亲说过他去世前两天就没怎么吃东西

这一次,父亲的身影未出现
在梦中,他也只是被我们谈论到……


《走失的父亲》

独自一个人横穿马路的父亲
总让我隐隐有一些担忧
他步履蹒跚,一个人走向对面
他在马路边下车,我继续往前
从后视镜里看到他
小心翼翼,被拥挤的人群裹挟
小时候跟丢父亲会心急如焚
如今却换成了我们操心父亲

这些年都市里走失的老人
是一个庞大惊人的数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与时代的对位:《闯海歌》的两个时刻

王年军(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

      《闯海歌》是一首英雄史诗,它被中国南北跨度的地理、1980年代改革开放的政治环境和活跃的时代氛围所召唤,就像诗人李少君在此诗的序曲中所言,“我被1980年代启蒙出自我意识和个人精神/我想要自我实现自我超越就得去大海边/我迷信海洋是史诗、英雄与奇迹发生之地”。它回应的不仅是“颂歌”这一古老的、充满乐观情绪的文体,也是时代、政治等外部现实与心灵、潜意识如何对位的诗学问题。
      《闯海歌》语言直白、摆脱了诗意雕琢,以粗朴的方式记录了一个时代的侧影,从这种诗歌表述中,我们能看到它和备受语言学转向影响的现代诗歌之多义、含混、词义漂浮、能指与所指断裂的特征之间刻意保存的距离。此诗的大刀阔斧跳脱出了“能工巧匠”的新诗范式,因此也需要还原出一种被历史的厚度所叠加、淹没的感受方式去追踪其美感。《闯海歌》的修辞风格留存了1980年代部分诗人对文学与时代问题的某种谈论方式,说到底,这种谈论方式的核心在于,诗人对语言规范、句法结构、日常用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观看”的诗学——读李少君《海天集》

《中国艺术报》2019年1月18日

 
    王家铭

    李少君的诗歌让人感受到一种与纯粹精神的熟悉关系,好像重新回到某个年代,但又说不清是何种世纪的氛围。至少不是在争论的环境中观看,因为在他的诗中我们是这样安全,眼睛、嘴唇和双手都浸入了自由的水中,远离现代生活焦虑的沸点。像音乐对人的感情发生作用,他诗歌的语言托着我们从一片气候移到另一片,读诗的人仿佛被附着了自然的规律,在自然的驱使下,一切行动优美无碍,永远充满兴趣。
    这就是李少君在他2018年的新诗集《海天集》中所呈现出来的。他这样写:“几千年来,人类的忧伤都注入了你” ( 《月亮》 ) ,让人联想起歌德在《谈话录》中引用到的希腊诗人侬努斯的句子“西沉的太阳永远是这同一个太阳” 。歌德解释说:“……因为我深信人类精神是不朽的,它就像太阳,用肉眼来看,它像是落下去了,而实际上它永远不落,永远不停地在照耀着。 ”人类的日常永远与自然共生,人类的精神如自然不朽,在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华读书报》2019年2月27日


“我是有大海的人”

安琪
 
  《闯海歌》注定成为《海天集》中的一座巨岛,对熟悉李少君诗歌的读者而言,《闯海歌》太真、太硬、太写实、太突兀,作者从过往的时光中一锹一锹挖出水、挖出土、挖出人,筑成这座巨岛。30年前的记忆,水亦是血并且依旧滚烫着,有一盆叫梦想的火不停地燃烧它;土即是躯体,这躯体由自由和意志和勇气构成;人就是人才,为着一个“实现自我价值”的信念所催促,他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南下海南。沸腾的过往,海南经济特区波澜壮阔的历史就这样由一具具真实不虚的生命个体创造。
  30年过去了,作为其中的一员,李少君由当初闯海的20岁青年到如今的50岁中年,由海南到北京,年龄和工作地点都发生了变化,青春变成了远方、既往的25个年头变成了远方、海南变成了远方,李少君开始了对“远方”的追述,海南,自此成为他书写的关键词。他带我们到海口老街,指给我们芭蕉、骑楼、海南话、南洋式家族大院;在岛西之海,他感受到了海之寂寞也独自欣赏了浪花绽放,他听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当网销售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7891601.html

《李少君诗选》,李少君著,太白文艺出版社2019年1月版,定价:45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少君诗选》,太白文艺出版社,定价:45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民性”“主体性”问题的辩证思考


李少君


       主体性概念是一个现代概念,自康德强调之后,成为西方启蒙主义的一个重要话题。康德认为人因具理性而成为主体,理性和自由是现代两大基本价值,人之自由能动性越来越被推崇,人越来越强调个人的独特价值。根据主体性观点,人应该按自己的意愿设计自己的独特生活,规划自己的人生,决定自己的未来,自我发现自我寻找自我实现,这才是人生的意义。在诗歌中,这一理念具体化为强调个人性,强调艺术的独特性。诗人布罗茨基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他说:“如果艺术能教给一个人什么东西(首先是教给一位艺术家),那便是人之存在的孤独性。作为一种最古老,也最简单的个人方式,艺术会自主或不自主地在人身上激起他的独特性、个性、独处性等感觉,使他由一个社会动物变为一个个体。”但极端个人化和高度自我化,最终导致的是人的原子化、人性的极度冷漠和世界的“碎片化”“荒漠化”。
       中国文化对此有不同理解和看法。在中国古典诗学中,诗歌被认为是一种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

倾听过春雷运动的人,都会记忆顽固
深信春天已经自天外抵达

我暗下决心,不再沉迷于暖气催眠的昏睡里
应该勒马悬崖,对春天有所表示了

即使一切都还在争夺之中,冬寒仍不甘退却
即使还需要一轮皓月,才能拨开沉沉夜雾

应该向大地发射一只只燕子的令箭
应该向天空吹奏起高亢嘹亮的笛音

这样,才会突破封锁,浮现明媚的春光
让一缕一缕的云彩,铺展到整个世界



西山暮色

久居西山,心底渐有风云
傍晚我们要下山时,他还不肯走
说要守住这一山暮色

他端坐寺庙前,仿佛一个守庙人
他黝黑朴实的面孔,也适宜这一角色
他目送我们,也目送一个清静时代的远去

我走了一段回头去看
他脸色肃穆,和苍茫的山色融为了一体
他仿佛暮色里的一个影子
隐入万物之中……


春祭

回到山坳里,回到祖居老家
就知道祖先还在,祖先与青山共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是李少君的精神背景?
                  ——读李少君《我是有背景的人》

                                                                    林 森

       《我是有背景的人》是李少君最新的诗集,是“珞珈诗派”第一辑的作品,由武汉大学出版社2017年11月推出。熟悉李少君作品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本新著,但收录的作品并非全是新作,而是他不同时期作品的精选。李少君用一个貌似很唬人的书名,把中国人形容社会关系的“有背景”,转化为个人的精神取向,内里包含着他的诗歌美学思考。也就是说,李少君其实想通过这本精选集,来阐释他个人的精神脉络何在、当前中国诗歌的源流何在?因为这是一本有着整体性考量的书,所以关注这本书的时候,我最想要探寻的是,他都说他是有背景的人,那就来找一找,他的背景何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7 23:28)
李少君:“春天里的闲意思”

魏天无


      李少君的《自然集》是一部有野心的诗集;不是对自然的野心,也不是对诗的野心,是对人与自然的关系,具体地说,对人类书写中自然的位子进行再思考与再探索的野心。而似乎没有什么比诗歌能更好地承载这一使命:诗与自然的关系如此密切,以至于我们可能忽视了诸如“一切景语皆情语”的经典论断中隐藏的问题。
       学者林庚先生解读过《郑风风雨》篇。他说,《风雨》三章意思相同,而我们独喜欢第三章;三章前半各换了一半字眼,而我们独记得“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这是为什么?除了“如”字所呈现的事物的“夹缝”状态,让人有所待,我觉得更重要的恐怕还在于,今人如何认识景中有情、情景交融这种艺术手法中,景的位子和作用。这实际上牵涉一个更大的问题,即我们如何去认识传统诗词中物我的关系。林先生追问:“然则到底是因为君子不来,所以才觉得‘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呢;还是真是风雨沉沉,鸡老不停地在叫呢?这笔账我们没有法子替他算,诗人没有说明白的,我们自然更说不明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