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兄弟博客
兄弟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960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兄弟简历

X 李尚财 

 

1982年生于福建永定湖山。曾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就读。在《文艺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艺术广角》《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与争鸣》《橄榄绿》《百花洲》《福建文学》《黄河文学》等报刊发表文学评论、中短篇小说多篇。多次获军内外文学奖项。福建作协会员。

lsc19825@163.com 

 

 

 d李尚荣
   
    1986年生。研习哲学,业余写作。在《文艺报》《星星·诗歌理论刊》《中国图书商报》等刊物发表诗评及小说评论多篇,曾获《福建日报》副刊新人奖、泉州文学奖等;有诗作入选《2007中国最佳诗歌》《中国当代诗库2008卷》等。福建省作协会员。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福建省东南文化发展促进会在福州成立

 





 

    8月23日,福建省东南文化发展促进会成立大会在福州隆重举行。省人大原副主任林强、马潞生,省人大科教文委主任宋闽旺,省文化厅副厅长陈吉,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见证“强军路”

——读林秀川新闻作品集《笔耕留痕》

 

 

    林秀川的新闻作品集《笔耕留痕》,收入了161篇通讯、消息,以及纪实文学类作品,分为“一线传真”、“深度报道”、“新闻人物”、“演练见闻”、“纪实文学”五个部分,外加一辑“附录”,收录多篇新闻理论文章。书中文章时间横跨三十余年,远的为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所作,近的为近年所写,整本书清一色反映基层部队建设的人和事。

     当我看到这本新闻作品集时,首先考虑的是它的意义,即它存在的价值。毕竟,新闻作品“生命力”之脆弱已是公众的共识。当这些文章还是“新闻”时,或爆料惊奇或引领思潮,它具有新闻应有的功能;而当它们今天成为“旧闻”时,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捧阅《笔耕留痕》,左右掂量,思索再三,认为它最突出的意义,就是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9 16:47)

    一觉醒来,想起今天是清明节,午休梦见我逝去多年的奶奶了。她在炉堂里给我做吃的东西,好像是烘烤鱼片吧,我尝了一片很可口。很奇怪,这与现实生活是对应不上的。醒来后,我想起了小时候,奶奶在厨房炉堂前烧火煮饭的情景。

    我与弟弟相差四岁,有了弟弟后,我便跟爷爷奶奶一起睡了,我对春夏秋冬,花开花落的认识,都是从奶奶这里开始的。奶奶说春天就要到了,山上的映山红和羊角花(杜鹃花)又要开了,春耕就要开始了。以至后来,我一想到春天,脑际里便涌现出春花灿漫、豆苗生长,农民春耕的一幅景象;奶奶说后天就过端午节了,到时就有粽子吃了,我就开始期待着后天的端午节赶快到来;奶奶说过年就要到了,到时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过了年你就又大一岁了。我听懂了中间一句,于是急切期待过年赶快到来。从中,我对节日有了最初的认识。爷爷过世得早,我几乎还来不及跟他建立更深的感情,他就走了。扔下我一团的困惑和不解。

    因此,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对奶奶的感情,比父母还深。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逐梦者的背影

——评报告文学集《第二战场》

 李尚财

 

人民武警出版社   2013年5月版
 

    《第二战场》写的是“复转军人”的故事。全书由52篇报告文学构成,每篇文章书写一位人物。入选的五十多名复转军人,是武警福建总队转战在“第二战场”比较富有代表性的人物。这里指的“代表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有梦就是方向

 

 

 

 

一、抱梦当兵

 

    陈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心是最强壮的肌肉

 

 



 

引子

 

 

    在一九六八年墨西哥城举办的奥运会上,上演过这样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来自坦桑尼的选手阿赫瓦里,在马拉松比赛中因碰撞而摔倒,膝盖受伤,肩部脱臼,但是当比赛结束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仍然忍着剧痛继续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哥哥的文章

将兵情进行到底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接受采访他的任务之后,我拨通了他的手机,话筒里传来了这首《我是一个兵》的彩铃,明显音频是被调快了的那一种,最高潮的一截。当我简单作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采访他的意图之后,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我觉得你不要采访我,我真的没什么东西可写。坦白说,这也是我的困惑。和平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标,胜利!

 

  

一、业务尖兵

 

 

    陈胜利似乎天生就有一种军人的特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语:

转眼一年多没在博客发文章了!

有点把这块地荒了。

但愿今后有更多的时间来打理这块地。

发更多的信息与大家交流分享。

 


东南联络部成立大会现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应着眼终极关切

  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诗人”,越来越少的人愿意读诗——这既体现了读者品位的提升和诗歌水平未有进步之间的反差,也凸显了人们对现代诗和诗人的失望。在这个时代,诗的神秘性和崇高性被消解,现代诗在一些人眼里成了“口水”与“回车”的代名词。诗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当代新诗的出路在哪里?回答以上问题,我以为有三个关键词:形式、难度和终极关切。我无意否定当代诗人对诗歌创作所作出的努力,只是,当代诗坛能够真正在形式和难度上付出足够努力的诗人,我以为还是太少了。

  如今在图书馆任意翻开一本杂志或者诗集,就会发现诗歌语句的杂乱无章,像野草一样,看似茂盛,却各自生长,缺乏整体感和美感。闻一多曾经为诗提炼过三个美: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如果作者不是任意行使他可以为诗歌分行、分节的权利,而是有意识地运用这种权利,并虔诚地执行以上三种层面的诗歌美,那完全可能是另外一种效果。

  且看一首短诗:“大风吹过山梁,是谁/正走在回家的路上/风啊你若从我的故乡吹来/请告诉我 村口的老槐树下是否/站着我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