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sanuan
Lisanu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71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链接

MUJI

她說:內心純潔的人前途無量

MUJI’BLOG

The last days of our youth

✿.suski 

Meet in the Middle

朵以沐

游弋在云朵的白色裙擺

郑阳

独立摄影师

TAN'BLOG

设计师

echi'sblog

韓國插畫家

Leah'sblog

韓國攝影師&插畫家

Doona'sblog

裴斗娜

川內倫子影像日記

日本女攝影師

蜷川实花

日本女攝影師&導演

孫郡

布法羅的樹

醒小C

快门女郎

安妮寶貝

安的夜游園

綺貞

我親愛的偏執狂

張懸

無與倫比的美麗

DJ嘉揚

昆明上空最溫暖的聲音

博文
(2013-09-06 14:18)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其实细细回想我算是挺幸运的一个人,相对于我的失去,我也得到很多。从小到大我想要靠自己力量得到的或者抵达的,我似乎都做到了。

 

以前我从来不总结自己的过去,失败也浑浑噩噩,成功也浑浑噩噩。现在每过一个小波折我都会停下来看看自己。

 

昨晚听音乐到要睡着时,Craige Armstrong的1st Walts让我几乎一秒钟大脑完全清醒过来,那种扑面而来的伤心从心脏蔓延到全身,我忍不住把身体卷缩起来才觉得有点安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遇到特别难过的事就会想到外公,06年,他离开我们,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直到有天我回老家去发现他真的从这个世界消失,我再也见不到他,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他,我跑到他的坟前哭了一个下午。从此我患上了鸵鸟症,每当遇到不能自己的悲伤就假装性的忘却或者在回忆的时候绕开它们。但是昨晚,这首歌告诉我,我们回不去了。

 

男女关系,从来都是让我灰心的。人一旦走近彼此就是对方的迷宫。

 

我爱你,但我会康复,会遗忘。你也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22 19:46)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你能看见的是什么,你能预测的是什么。哪怕你今天身价不菲锦衣玉食,你能知道明天会有什么突如其来的状况?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无法预知未来。

 

我承认毕业的四年来,并没有拼尽全力,甚至有犯浑贪玩的大多数时候。

 

我不够孝顺,不够坚持。甚至遇到过的好机会都因为没有准备好而狼狈倒下。我是个女人,可我活的像个男人一样。我没有想过要靠别人。我佩服那些凭着漂亮的脸蛋和好身材精于算计步步为营,为了扎根于一个城市而不择手段想尽一切办法的女孩子,这也算本事,我不擅长这样。

 

去年一件偶然的事情让我开始重审过去的24年。是的,我还是一个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身边有哪个女孩为了爱人辞职去陌生城市的。有哪个女孩子常年在各个地方飘来飘去,夜里玩到天亮才回住处的。频繁的换工作只身游走于陌生的城市之间,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时尚或是某种兀自清高人生态度,因为我终究是一无所有且遗失青春的。我只是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位置。

就是那一天,我意识到自己的青春不多了。

年轻的时候,我们能完全属于自己的只有青春,乘着年轻做些疯狂的事情,那么花费在疯狂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30 22:36)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那年冬天没有周末,我几乎每天下班都会出去散步。

 

北京的天黑的很早,11月中旬刚到的时候,放完行李出门吃了碗阳春面,回到酒店洗了个澡就觉得如释重负一般困倦。被电话叫醒的时候我以为已到深夜,一看也不过下午五点半钟。

 

刚开始瑟瑟的秋风,到街上堆满积雪,我都停止不了散步。习惯性的在22楼坐电梯下楼出门右转,从首都图书馆走到劲松地铁站再绕到潘家园回到首图。每次散步需要40分钟左右。走累了,就坐在路边,抽着烟看看这个城市。时常遇到遛狗的中老年人,小情侣,路边摊。活色生香的生活。

有时候一边给朋友家人打电话一边走,有时候又看着路过的每一个地方默默地听着音乐走。也有时候,步行到劲松地铁站,然后去西单,去国子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一个人走过下雪的天安门,还有个习惯,每次一个人吃饭,就把餐具摆好拍一张照片,一套碗筷,一杯茶。

 

深冬的时候,北京下雪了。我走到劲松的7-11,口太渴了。就买了一罐啤酒,一边往回走一边喝。空气太凉了,努力交换握着啤酒的手,勉强喝下三分之二的时候,手已经快僵了。点着一支烟,鞋带散了,我低头系鞋带头发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8 20:14)
标签:

杂谈

分类: 她的发光摇摆

昨天和朋友吃饭、KTV唱歌,席间各种总,各种标准社交场合真是让人不痛快,换做是从前的我,早就甩着包走了,但我还是安安静静玩到3点多。又转场去找小我六岁的弟弟。两个人在深夜的路边弹吉他唱歌,惹得出租车司机和夜归人注目。我觉得困了的时候时间有点尴尬,4点多。于是我随他去他家。给Veeko发了个短信说:我今晚不回家睡觉了,放心,我不乱打炮。

 

走了挺长一段路,我穿着高跟鞋,左脚磨起一个泡。安静的夜路上,空气中凝聚着白天残留的汽车尾气和尘埃,就像下起了雾。偶尔有一两张车飞驰而过。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进门,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一个男孩子的家比我家还要整洁干净。他放后摇给我听,我拿着一瓶酒走到落地窗旁边看着沉睡的城市。把灯关了,点了一支很微弱的蜡烛。我靠在窗户上闭着眼睛听歌,他给我看他的日记,说连他妈都没有看过。我看着他的日记,稚嫩又敏感,反复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我说,你知道吗,这些本子上的话就像这黑暗的房间里微弱的光。他把手放到蜡烛上空说,只有靠近这微弱的光才能感觉到温暖,可是有多少人会靠近呢,远远的看看就走开了。

 

五点多,再听完惘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8 12:39)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昨晚和娜娜一起去看沼泽,海亮弹奏古琴间隙脸上的细汗,阿来闭眼拨弄贝斯的凝神,细辉一直低着的头的沉醉,海逊奋力打鼓时带小胡子微翘的下巴...全都看得清楚。

 

1911第二回,大提琴一段,几欲落泪。

 

整个惊涛拍岸、荡气回肠。

 

海亮说,人生就是来来回回。

 

喧闹中的宁静,看你们的演出,很值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06 23:22)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国庆大假,最开心的事是与父亲和解。

三月我负气一走了之,之后电话、短信他都不肯原谅。回家那天路上堵车我便提早与他说了晚点来接,他却是早早等在那里。我才知道他挂念我。

爷爷越发老了,自己悄悄对父亲说,这怕是他过的最后一个八月十五。这话我便不敢往下摸索,想起来眼睛就模糊。

 

离家前一天,见了一个人。我说我们多久没见,六年了吧。他说,七年。寒暄几句后长谈数个小时,似乎要把这些年彼此错过的时光都补上。他在外兜兜转转数年,如今回乡。他说,呆在家乡踏实。从未见他如此坚定的模样。真的祝福他。

 

晚上回家,睡不着。每次离开前总陷入失眠。看着自己的房间,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却从未真正留住过我。

 

听后摇到迷迷糊糊睡着就做了个梦。梦里有张漂浮的车,它会来到需要的人面前,停下,飘出一只篮子,你在里面放上几样东西作为酬劳,车门就会打开。我放了东西进去,上车。自己却变成旁观者一般看着车里发生的一切。随着车飘到了荒芜的森林。车停下,下车,走出森林就是一片海。可是下车后多鬼怪,总不安全。预警一响就得跑回车上。于是就醒了。

醒来也不愿起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25 04:40)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今夜没有星星,我在黑暗里迷了路。

 

麻痹的双手,抚摸不到眼睛。我想它是瞎了。

 

叔本华对女人的恨,在土地里生了根。长出的枝丫有报复的欲望。

 

亲爱的,死在海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19 23: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她的发光摇摆

回到旧城市,该见的人都见过一遍。也终于鼓起勇气给家里打了电话。

 

当母亲听见我的声音时,她停顿了一下。没有责备,声音里有很多安心。我问她:“留给你们的钱看见了吗?”她说:“看见了,给爸爸和爷爷打个电话吧。”

 

其实我是把钱和离开前一晚写的封信一并放到信封里放到母亲枕头底下的。我们找不到一种更好的方式沟通,但我也要找一个途径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不让他们太过担心。我是个读书人,也长大了,我想以我力所能及的方式去让他们知道我爱他们,也让他们能理解我。

 

父亲也过了激动的劲头,说让我自己小心些。我心里踏实了好多。

 

晚上在书吧跟朋友聊天,一位老爷爷拿着用棉线穿好的茉莉花和绑成一束束的康乃馨进来卖。买了两串茉莉,五块钱。

 

他们是谁的父母,如果他们的子女不能照顾好他们,或者没有子女可以照顾他们,让他们需要在深夜里靠卖花谋点生计。那么我也想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替代他们的孩子用一种有尊严的方式让他们得到一点点的帮助。我们也是他们的儿女。

 

最近百听不厌的歌有新裤子的《After party》《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14 21:39)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带着负气和倔强离开了家。本来以为可以以柔和的姿态告别,却一定要变成现在的局面。两败俱伤,连解释都变得多余。解释就是强辩,毫无意义。

 

想逃跑一样回到阔别一年多的城市,像做梦一样。

 

让我好好睡一觉,接下来努力工作,不要想太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4 08:40)
标签:

杂谈

分类: 獨白

  得知不能出国的时候,我真的醒了。

 

  当初他们胸有成竹的说一定要借由这次机会扭转我的命运时,我心里有个直觉告诉自己,就只当是说说罢了。

 

  过年收假,我正挂念这件事的时候,姑姑给我来了电话。是的,去不成了。如果要去,等两三年。

  我握着电话不知如何是好。还好打了预防针,期待没有那么多,就不会有那么难过。

  这么好的机会,让我等几年。在变化这么剧烈的年代,让我等一等。等是最被动的,我不喜欢被动。也没有时间被动。
  再等,就老了。

  他们不会明白,风沙淹没不了我,困境淹没不了我。当我真的做一个决定,是没有人可以阻止的。

 

  我的举动不管别人觉得多幼稚,至少是有血有肉的。我不想一直麻痹自己,有伤,还是晾出来痊愈的比较快,憋出内伤,可就不好医了。

 

  他们看不见我的痛苦,但我必须以此警戒,如果不靠自己争取,现状是不会得到任何改善,且会越来越糟。

 

  昨晚,时隔两年,我见到了娜娜姐。我该早点去看她的。我问她我变了吗。她说有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