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激情永在希望中
激情永在希望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315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法门无量

地藏菩萨本愿经

邓先平

中医知识

不老松

韩林成的搜狐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百年诞辰

英雄

分类: 想想说说


        2018年,父亲诞辰100周年!一个世纪,白驹过隙……


       黑白颠倒、大起大落、天地翻覆中成长起来的我,近年来常常在想:我们,从父辈那里究竟得到了什么?也许在常人眼中,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洗礼的我们的父辈是新中国的缔造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天性

快乐

杂谈

分类: 想想说说
西澳人大卫·古德尔瑞士安乐死的新闻倏忽已过(见我上一篇博文《104岁科学家飞去瑞士安乐死》),他的灵魂也已经远去了,然而我还是耿耿难以忘却,眼前总会浮现着自己想象出的那一幕:一位睿智老人躺在实施安乐死的椅子上,耳边回荡着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欢乐颂》,欢快美好的乐曲声中,老人慢慢闭上眼睛,灵魂从肉体里飞起........

此事件给我最大的燃点是:不快乐,毋宁死!然而,快乐不易,一生快乐更是不易!试想:
1,快乐的标准不一。不同出身,不同性格,特别是不同人生观价值观的人,对于快乐的要求和感知一定不同,比如,一个生长在富豪之家的孩子同一个寒门弟子,他们要求的和感受到的快乐显然有别。
2,快乐的成本有高低。也许,你在夏日晚的路边摊吃着烤串喝点啤酒,便开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科学家

安乐死

分类: 澳洲生活散记
澳大利亚104岁科学家大卫·古德尔(David Goodall)由于健康恶化,前往瑞士寻求医助安乐死,今天早上我听到广播说,他已经实施了安乐死,那一刻,我的眼泪突然喷涌.......

David Goodall于1914年出生于伦敦,是一名著名的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他在1948年来到澳大利亚,进入墨尔本大学担任讲师,被认为是澳大利亚迄今为止年龄最大的科学家。他在其职业生涯中,发表了超过100篇学术论文并获得了3个博士学位,在2016年还获得了著名的澳大利亚勋章。直到2016年他仍然在为不同的生态杂志评论和编辑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晚年

遗传

分类: 想想说说
虽说“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不要轻言老了”,“年龄就是个数字”等等,我还是相信:人总是要老的,要死的,对待老和死的态度不等于否认自己会老会死,而是要正视并对应!

满60花甲子似乎没几天,马上又要奔七了,虽然仰仗着传统中医理念的呵护,自我感觉还不错,但时不时地频频回忆妈妈当年的一些我不理解和不赞同的说法、做法,并理解了,那其实都是人慢慢变老后的显现和改变,这说明我也在开始变老。

比如:妈妈总是嫌我说话太快,老说:“慢点,慢点,太快了我听不明白。”我当时很不以为然,因为印象中妈妈一直是个风风火火的人,她讲话很快而且没有语病没有赘字,短时间的话里会有很大的信息量,我们姐弟也就是随了妈妈这个特点。而如今,妈妈嫌我说话快了.....
再比如:不知何时起,妈妈吃完饭总是要碗开水,喝几口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3 16:10)
标签:

元宵节

狗年

分类: 心情晒太阳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早我真是仔细看到而且被深深触动。那是清晨5点,我醒了,突然发现窗外好像添了一盏很亮的路灯。我十分奇怪便开门观看,啊,原来是还挂在天顶的一轮又圆又亮的月亮!
可惜我的手机还是老套的,拍片子不算清晰。但是也足以给我自己留个影像,引发我一点感慨.......

过了元宵节,中国年就过完了,就像是十六的月亮更圆一样,春节年假之后才是又一年忙碌的开始。望着高悬的明月,一些咏月的诗词一下子涌上我心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6 04:56)
标签:

狗年春节

除夕

分类: 心情晒太阳
又是春节了,大年初一,先祝福亲人、友人们狗年吉祥如意!

在澳洲过春节,既没有室外冰天雪地室内春意融融的那种对比,更没有亲朋围坐觥筹交错的氛围,也就是吃个饺子,道声祝福,之后该干嘛还干嘛。不过,海上有明月,天涯共除夕,于是昨晚我选择了去海边,面对大海,遥想遥祝国内的亲朋们........
             
   
每逢佳节倍思亲......古人的诗句真是道尽此景此心此情。回想当年姐弟们偎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实验中学

校庆

分类: 往事悠悠
1968年底,我们五年的初高中算是毕业了(虽然毕业证是文革后补发的),我,因为父亲的问题,和班里很多平民出身的同学一起滚入了下乡知青潮,而班里的高干子弟同学们好像此前就都消失了,后来听说是当兵去了,我估计小康也是当兵了。果然,后来听说是当了通讯兵。

十年浩劫,一场噩梦!再次见到小康,是1988年9月的一天。那时我已经在省人大工作了,实验中学要搞三十年校庆,这是粉碎四人帮后学校再次搞校庆,自然很是隆重而且希望老校友尽量到场。我被委托为我们试三二班(班级名称都是1966年时候的称谓)的召集人。我打了若干若干电话,联系到了30多位同学,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小康的下落。她是我最希望再次见到的人所以我没有放弃努力,终于探听到她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但是电话中她说不参加校庆了,于是我在一个晚上登门专程去邀请她。

很小的房间,十分凌乱,灯光昏暗。那是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那时的“辅导班”制度。反正我当时没啥好印象,因为看到辅导班的“大姐姐”们来了,就是带来一些大道理,同辅导班打得火热的都是班里一些学习成绩不咋样的女生,后来好几个因此而入团了。我很迷茫:中学生不是应该以学为主吗?学习上不努力,功夫下在课堂外,这种团员,不当也罢。所以我一直没交入团申请书,直到1966年春天(三年级下学期开始)遭人“提示”后,才草草写了一张纸的申请书。

小康那时候好像也入团了,因为她是班长、骨干的原因吧。但是后来班委改选,不知为什么她不当班长了,由曾是劳动委员的一位男生担任班长。我那时候上课听讲,放学回家,课余时间大多是看小说,很少听闻班级的事情。1966年6月初,学校开始乱了,大字报校园里贴满天,晚上听到通知就要到校,组队上街宣传“最新指示”,有学生开始打骂老师、给老师剃阴阳头......后来不上课了,大串联啥的,我离开了学校。再后来父亲遭迫害致死,我更是消沉了,试图远离尘嚣,也便没有小康的消息了。直到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不久得知:罗筱康,我们在实验中学上学时的第一任班长,于去年12月30日去世,她是我们班的第十三位亡者。我1963年考入山东实验中学,上的是五年一贯制试点班,所以初中高中仅一个班,同学五年一贯到底,大家情同手足。

2006年9月我班老同学聚会,前排左7拎红色手包的是罗筱康

中学期间,小康不是同我最密切的,但却是入学后给我第一次“惊艳”的女生。

入学第一天,排好座位、安排课程、班主任辅导员啥的接连讲话后,让指任的班长罗筱康讲话。当时我只见一个比我高大,面色白皙,额头宽阔隆起,穿着外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年的1月26日,是Australia Day,也就是澳大利亚国庆节,纪念1788年的这一天首批欧洲人抵达澳洲。2016年的澳大利亚日,我曾发博文《澳洲印象(2)-Australia Day的纠结》,如今这种纠结不仅没有解决,似乎还愈演愈烈成为澳洲政坛的一件大事。好在这不影响每天灿烂的阳光和普通人(包括土著人)简单而快乐的生活。

今年的这一天是星期五,全国放假,我独自乘公交到市里观景猎奇,然而我希望遇到土著人,同他们亲身接触一下,感知一二。天随人愿,下了火车不远,一个小公园内将开始一场土著人的音乐会,离下午三点正式开始时间还早得很,现场正在准备,几位歌手轮番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歌唱以测试效果,而偌大的场地上安札了几个大布棚,每个下面都有一些土著人占位,当时才是上午10点多,在炎热的夏天为了在音乐会现场占个好位置,他们不惜提前五六个小时携家带口前来,看出他们的热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