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曲编剧_228
神曲编剧_22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831
  • 关注人气: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文字均为原创,不得侵权;图片多为下载,如有侵权,就当你的蒲公英种子落在了我的一亩三分地上,而且居然还生根发芽了吧!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我相信,知识青年罗晓飞的命运,能引起整整那一代人的强烈共鸣。

 

--这样写小说,作者需要有很大的勇气,更需要自信、能力――当我们在一部作品里看到这些,感到这些,那应该就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了――《知青变形记》做到了.

 

作者声明:欢迎转摘、摘登、译介,稿费和样刊可以都不要,爱告知一声就告知下。

 

 

小说的情商

   ――评韩东长篇《知青变形记》

 

          李 樯

 

    看这部长篇,接二连三触动我的,是关于小说写作的智慧问题。仅仅围绕《知青变形记》一本书谈论“写作的智慧”这个话题,或许显得太大,难免以偏概全,毋宁说情商。情商要小一些,它可以单方面指向这本书。

    主人公罗晓飞的情商,第一次全面而真切的反映了韩东对人与世的认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6 15:53)
标签:

杂谈

来锄下一棵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于诗人和小说家,日得一好梦是件极为奢侈的事情。工作、同事、升迁、朋友、家人、应酬、劳顿、柴米油盐等等无不阉割着这种奢侈的需求。有几个中短篇记录的,其实完全就是一个个梦境,比如爱情是如此飘渺、梦见一个人、东民回过头、主谋是谁、无处落脚――,仔细掐掐,我的每个小说里都或多或少渗透着自己的梦。甚至常常怀疑,像博尔赫斯、马尔克斯、卡夫卡、加缪们的盖世杰作里,是否都有着他的一个梦的痕迹呢?

对于创作,以梦为马是件幸福的事儿,生活似乎也亦无不可。二者的区别是,前者可以信马由缰,后者得适可而止。

 

昨晚得一梦,作块玉石扔在这里,待得日后轻闲时雕凿――

 

妈妈拎着一只方方正正的皮箱,我们一家人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只箱子里了。

我记得那只皮箱是法国的一个军官送给妈妈的。上世纪三十年代,这种LV牌子的皮箱非常流行,古典、高贵、精致。作为民国治下、首府南京上流社交圈儿里的当红交际花,从一个驻华法国军官那里得到这样一只箱子礼物,对妈妈来说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儿。

妈妈一手拎箱子子,一手牵着才4岁的妹妹熏儿,还要不断回头招呼我:淳良,你走快点。淳良我的儿,你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雅来找我喝酒,喝到夜里12点,阿雅摇晃着起身走了。四小时后,阿雅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据当天的媒体报道称,阿雅当场就死了。
其实阿雅离开的时候我心里嘀咕了一下,看她喝得东倒西歪的样子,我心想应该送她回去的。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没能及时抓住它。其实已经不止一次碰到这样的念头,它一闪而过,当时并没放在心上。等一个非常遗憾甚至抱恨终生的重大事情来临,才突然想起,冥冥之中已经得到过暗示了。
阿雅是老婆的挚友,刚过30岁生日,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却不期而去,着实令人伤感扼腕。喝酒的那几个小时里,阿雅兴致极高,不断跟我碰杯,然后一饮而尽。她盘腿坐在椅子上,滔滔不绝地讲她在上海的生活,讲她生活中几个重要的男人,讲她和台湾那个男人的四年姻缘。他们最终还是分手了,她没要男人分毫东西,相反还有十来万玩块钱借给男人做生意,至今未还。
阿雅还谈到未来,说就想好好再谈一场恋爱,然后生个孩子,安安静静过完下边的日子。说她才请一个高手看过面相,本来她也是不信的,可是看相的连她是个小富婆,开着小轿车,甚至连她胃不舒服的事实都看出来了,不得不信。看相的说她第二段姻缘会发生在2007年,此后风平浪静,她自是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中午,我明确了一个事实:前天夜里我梦游了。午睡前妻子突然问我,前天夜里你是不是起床了,说床上有虫子,还打开灯到处找。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甲虫。甲虫的身躯并不大,深棕色的甲壳显得坚硬锃亮,那应该是一种容易让人感到无法呼吸,略微有些恐惧的颜色。倒是甲虫头前的两只螯特别巨大,每只螯都有它身躯的3倍那么大。现实中不会有这么怪异的甲虫吧?小样,两只累赘的巨螯,你还爬得动吗?
可是它在我的梦里相当灵活,当我爬起来想要抓住它,它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我相信这是一个潜睡眠状态下的梦――有解释说,人是不太容易记住,或者会很快忘记深度睡眠状态下的梦境。甲虫之梦显然还要再浅一些,就是说,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到关于武汉某报那个30几岁的老女人身上吧――
我正在办公室里,来了个衣着朴素的大娘,上身穿着那种老式的青布对襟外罩――这个大娘在现实中肯定是有参照原形的,比如我童年时代祖母的样子和衣着打扮。可是在梦里,我们形同陌路,我不认识她。也就是说,在梦里,我遇见了自己已经过世多年的祖母,梦见了她过世前再将近20年前的样子。梦里的我遇见26年前的祖母,也只能喊她大娘了。
由始至终,我和这个面容忧郁的大娘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我们的交流仅限于意念,说白了就是武侠小说里经常用到的隔空传音的招式――这正是梦的神奇所在。
大娘有个养子,是个英俊,却有着比她还忧郁的面容的青年。他长得什么样?我没梦见,梦里的女人也没见到过他现在的样子。女人见到男孩时,他才8岁,还是个小男孩。小男孩长得什么样?呵呵,女人都30几的人了,二十老几年过去了,哪还记得住呢!
大娘用意念传神,或者隔空传音给我:闺女,我家里,也就是在我儿子的床头,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个少女,少女长得真俊哩,穿着花格子上衣,扎两条辫子,头发又密又黑亮,很像《我的父亲母亲》里面的章子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喜欢做梦。不,在我的喜好里没有做梦这回事。再说,即使喜欢做梦,和真的做了一个梦也没什么关系,尤其是一个好玩的梦,一个醒来后仍然意犹未尽的梦。我喜欢做了这样一个梦的事情经常发生。今天午后的梦里,我是个在武汉某报社工作的女记者,年龄和现实中的我相仿。难道我的前生或者来世诗歌女人?只是这个女记者仍然单身,三十几的女人还单着身,说梦里的这个“我”是个老女人不为过吧。 ――武汉,这个奇怪的城市,18岁那年,它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当然,在此之前,从那之后直到现在,我从未去过武汉。可是后来我曾多次梦见武汉城。第一次是接到大学通知书后不久。当时考的分数还是相当好的(我们班一个分数和我一样的哥们上了北大,另一个班的一个女生,比我少10分,也上的北大),可是志愿没填好,就被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给录取了。我觉得上师范很没前途,所以特别灰心,看到通知书的那一刻觉得自己的身高忽然收缩起来,矮了半截子――“臭老九”社会称谓的积习力量还真强大,他让一个对人生充满希望的少年忽然感到灰心丧气。然后我就梦见了武汉,我梦见自己又高考去了,结果就考到了武汉。可是,考上的是华中师范大学,又是师范!我在梦里决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28 12:37)

劫持徐静蕾

在舞台和观众席之间,隔了一道高高的铁丝网,以防学生们向舞台上扔纸飞机、可乐瓶之类的东西,这显然是校方干的好事。他们哪里会想到,礼堂里安静得很,从头到尾都很安静。不安静的只有一个人,这家伙叫刘青云,这家伙居然把我们坐的位子搬到舞台下面紧挨着铁丝网的地方,说这样能看得更清楚一些。我只好和他一起坐到舞台下面的铁丝网前,像两个给参赛选手打分的评为。
礼堂本来是学校的食堂,所以我们坐的位子是一张餐桌焊接着长凳的那种,刘青云坐在位子上张牙舞爪,兴奋得不行。
徐静蕾正在舞台上跳舞,这是她的舞蹈专场。舞台边上坐着一位气质不错的夫人,五十来岁的样子,大概是徐静蕾的舞蹈老师,不时指手画脚,嘴唇动着。徐静蕾跳的是一段和起床或者梦有关的舞,她趿拉着一双最简易的天蓝色塑料拖鞋,拖鞋很小,她的脚也很小。她穿的是一件石榴红坠白花的无袖连衣裙,裙摆很高,高得只要稍微向上提一点点,就可能露出底裤。但由始至终我都没看到过徐静蕾的底裤,裙摆遮挡得恰到好处,即使动作幅度很大的时候。我不得不怀疑裙摆里面是不是缝了一圈铁条。
刘青云咧嘴笑着,他站到铁丝网前,双手扒着网,一蹦一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