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荫
林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3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4-26 11:16)

阅读生命

林荫

     十三岁那年,我如老家屋檐下的一只小麻雀,不经意间,被命运之风吹落进县城,附身“梨园”开演了人生。

     柴棍般的瘦身子初次站立位于山巅的东城门口,眼下摊晾着蒙蒙一片灰瓦房顶,那就是城了。顺着石板坡走下来,步进去,渐儿看见了小店、旧铺、古巷、老街和许多走来走去的陌生人,城留给我的最初印象,是耳旁时不时响起的汽车喇叭声,还有国营食堂飘出的山村嗅不到的油香味,尘嚣与诱惑从那时起,便悄无声息地伴我而行了。

    小城如池,我是随风飘落进的浮物,多一片少一叶无关紧要;我如小鱼,街巷是永恒的鱼塘,此后的许多年,我便沉浮进出于这池塘中,游荡出许多生命的涟漪和感知......

    别人安坐在教室读书长知识的年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桃花开》

                        —音乐电视片脚本

作者  林荫

         时间   二十一世纪初。

         地点   陕北、黄土高原。

         人物   高飞——归国青年;   

              金发女——高飞恋人;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

 

厚土——绥德

 

    无数载的黄土囤积,形成这茫茫高原,许多年的天雨割锯,造就这破碎泥土。陕北,这块古老土地的层层皱褶里,蕴藏着中华民族的诞生之谜、繁衍之谜、发展壮大之谜。

    绥德,地处陕北黄土高原腹地,是黄土文化的主要发祥地。

   “绥德”之名始于北朝,取“绥民以德”之意。素有“天下名州”“秦汉名邦”之美称,人们历来崇尚宽怀安居、厚德处世。

    绥德,位于陕西北部黄河西岸,无定河下游,东临山西,西靠宁夏,南连延安,北接榆林。历史上一直是守护中原的边关要塞,金戈铁马,征战不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7 10:44)

                                  

                                 

  秋天还未退尽,历来干旱的陕北猛地落下一场大雪,单衣薄裳的我翻箱倒柜寻找起过冬的衣服来,无意间翻出了二十多年前妈妈给我缝制的老布棉袄,心头便泛起一丝甜甜的酸楚……

  电视上也报到着不少欧洲国家遭遇了百年罕见的雪灾,冻死了许多人,我的心一下又被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0 20:45)

我从小城走过

林荫

    深秋,我如一片被水泡钝的黄叶,日日飘流于小城的生活之河,行人如流动的枯木在眼前晃过左,晃过右,街市的各种声响,没有知觉地在耳中回复着。人们总像雨前的蚁群,老在行色匆匆地忙碌着什么,没有人在乎我的行走,我木纳地看着一大片充塞目光多年的老宅古巷如朽腐了的积木泥塑,没几日便消逝的没有了踪影,许多幢新潮的楼房和一片盆景般的广场,气吹似得不几日就膨胀在那里。年少的男女们,如没有长穗的青苗子,荡漾着一头秀发,目光浮游着这画儿般簇新的世界,体悟着与时俱进的激奋。广场连接的东山,有一道斜石插面的石牌楼坡巷,我如磨道驴般,好多日子以来,每天被生活抽赶着爬上步下,步下爬上,老是在一个残旧的院门口,遇着一位落果般干皱朽缩了的老者,面如尘土倚坐在门台上,两目无光地盯着不远处一只叼玩石子的小狗,我倏地生出满腔怆然,便不知天地是什么?世界为何物,自己属啥物件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7 14:53)

书润脑海生菩提

 

    【题记——唐朝禅宗慧能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除去意外灾祸对生命的扼杀,人寿命的长短可能主要取决于大脑。

从电视上看,有大学问者多是高寿之人,主要原因可能得益于他们解化开了人生的云烟雾障,大脑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不产生损害肌体的过激情绪;在现实中观察,大街上浪迹的憨汉,经常在垃圾堆里刨食腐烂之物,却能百病不侵,“青山常在”,原因十分简单,是他们的大脑不过滤悲哀和伤感。陕北把一些愚钝、木讷者称为“瓷脑”、“糊脑孙”、“半脑子”,就是对生命成败与大脑关系的最精辟注释。

     世上人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1 15:28)

【随笔】

闲话陕北民歌

林荫

     趋炎附势”这个被所有人不齿的贬义词,现实中却又被大多数人阳奉阴伪的私供着,政界里、仕途中是这样,生活里、世俗中是这样,就连本应该是圣洁的“艺术界”又何其不是如此呢?!

    纯真过头是幼稚,狡黠有度为成熟。人的这种即善即恶、亦美亦丑的两面性,更多时候是纵容、迁就了社会风气的恶性循环。

   “名利”是促人奋进的动力,但更是阻隔人类文明进化的根源。领导、权威、专家,许许多多拥有话语权者,在高台上、在公众场合慷慨激昂、毫不脸红的夸夸其谈之词,当走下高台回到生活中时,有几个做到了不打折扣、完全的言行一致和表里相同了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1 20:13)

                               雁咕噜雁咕噜摆溜溜

                                    林荫

 

    又到了大雁北上的季节。

    又到了春耕播种的时令。

    天上飘着淡淡云丝,空中吹过微微南风。气温渐暖,棉衣换成了夹衫,一正月的黄米馍、油糕、炖肉、丸子、长杂面撑圆了肚儿, 一正月的唢呐声、秧歌调舒缓了神儿。身子发痒,便打磨锨犁,心儿发痒就思谋着该赶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6 19:57)

                                      开  

                                          林荫

     嗷——来、来、来……掉、掉——

     当这夹裹着土香气的回牛声,在山坡峁洼上飘起的时候,陕北的春天,才算真正到了。

    这段时间,庄稼人称开春。一年的开始,一切都是鲜嫩的:脑畔上鸡儿们咯咯咯地啄食着初露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1 09:46)

怀念过年

林荫

    又临年关,妻说:真快,没觉着一本日历又翻完了。我问上了大学的女儿,喜欢过年吗?女儿不温不火地说:就那样。现在的孩子,怎么对过年会不感兴趣呢!?

    我的童年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贫困山村度过的。进入腊月,天天清晨在父母早起做活的声响中醒来,躺在热被窝里,望着发白的天窗念诵:“天明了、窗亮了,咕咕(喜鹊)送得喜来了。”然后才在反复朗叫:“起、起,过年撂下二十几(天)”的童谣声中穿衣穿裤。

过年前后的日子,好像连空气也变香甜了,我们急得忙着过年。渴盼过年,有无穷好玩的是令童年的我无比陶醉的,有稀罕的好吃的,可放开吃、连着吃,也是让平常老吃高粱馇子饭的山村孩童欣喜若狂的:今天左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