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蔺瑶
蔺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71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一些书和与书有关

灰鹰巢城

建议使用代理服务器:http://2233.biz/index.php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学/原创

 
2007年发生了很多事,读了不少书,去了一些地方。受到家人的支持、长辈的宽容、朋友的鼓励,竞争者的挑战,和陌生人的旁观。流下伤心、忐忑与充满希望的泪水。2007年有一些天是围绕着ALICE的,时值金秋,ALICE即将亮相于世。我时时体会着,任何成功都来之不易。 我这么说,是因为每个人都相信,成功已经来临。
 
详情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d70ec101000cgo.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以前在大学时代,读到好的文章,就会多读几遍,读到多读了好几遍还是赞不绝口的文章,就会抄下来。我曾经最想抄的是《文心雕龙》,可惜这个梦想,一直没有被实现。现在不抄了,改用电脑打字。这是我在国庆假期里,花了大半个下午,一口气打完的。米歇尔.恩德的《镜中之镜》,台湾时报,1998年4月7日出版
(豆瓣上有关这本书的介绍:http://www.douban.com/subject/1438489/
 
 
------------------------

第二十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4 12:24)
标签:

艺术赏析

 
 
很久没有在这么温馨的场子里听音乐会了,在上海音乐学院的贺绿汀音乐厅,第一个节目是双钢琴,两个上音的老师演奏的。很棒!我不是太懂古典音乐,身边坐着许多泰斗中,我也只认得周小燕,她九十岁了,是别人搀着走到座位旁边的,我们之间隔了四五个人,她坐满了整场演出,已经令人感动。当两个表演者,双双把后背往后仰,示意第一个曲目演奏完了时,她也和观众一起鼓掌致敬。有一些孩子捧上鲜花跑到台上祝贺老师演出成功,我仿佛看到自己小的时候,常常路过上音去老师家求学的身影。很久以前我就在音乐的道路上止步不前了,今日我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众,和国内最有权威的教授同席欣赏,并亲眼所见她给予演奏者和听众的尊重,我再度感叹音乐给人们带来的宽容和自信,它和绘画,和文学,和任何艺术形式一样,与我们平等,让我们在它面前变得高贵而纯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hansey说:
 
终于从长达一个多月的制作中缓过神来。发誓一定要超越以往的这一次,没有让自己失望,也希望没有让大家失望。新刊名为《Alice》,十月中下旬公开发行,先期放出一版插图作为桌面供大家下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6 18:11)
标签:

视觉/图片

  
 
台大,鹿鸣堂,这件衣服不是我的,空调太冷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3 21:41)
标签:

文学/原创

久违了,蔺姑娘。

 

 

我发现博客上有许多蔺姓同仁的留言,感觉天下全是姓蔺的。而事实上,有一个叫蔺玉柱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他开了二十多年的车都还没遇上过一个姓蔺的,所以,打从我坐上那辆小《(把头逆时针旋转90度看)、发现他也姓蔺后,他就没打算收我的钱了(不过当时我不知道)。这位大叔问我爷爷叫啥,爸爸叫啥,我一一作答(后来我男朋友说要是在台湾就有诈骗之嫌),不过大叔也告诉我他们祖上是打从山东来的北京。于是我想,我们祖上是从哪来的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万一我姓的不是那个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3 16:21)
何为真理?
 
“真理是无隐无饰的白昼之光,世间的化妆舞会、哑剧表演和凯旋仪式,在此光线之中,远不及在烛光中的一半庄严美丽。
真理的价值大概等同于珍珠,因为珍珠适宜在白昼欣赏,但绝不及钻石与红榴石的价值,因为钻石与红榴石在各种光线下都闪耀动人……”
 
摘自《直觉》p308,Intuition by Allegra Goodman,台湾远流出版
小说中,这段引自培根的散文集。我赞叹翻译李静宜(繁体版《追风筝的孩子》的译者)小姐的功力。此书字字藏金,凡要改善小说写作能力的人,都应该看一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上班具累,具闷,一个礼拜坐了四次火车……疲倦得只剩下做怪腔的力气了。
每个人的舌尖都是光滑的,听说如果人累了,舌头也会跟着浮肿,抵住牙齿就会出现花边式的舌印……看!我的花边舌头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离开你的时间恰好等于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如果我的人生可以像一张纸那样被对折,你就能看见七年那道浅浅的折痕,那天我毕业了,我在花园亭子的墙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如果你的确还能在那面墙上看到我的名字,就足以证明回忆可以被重拾,我也足以可以用一秒钟的时间退回到十四年前的身形,略去多余的感情和心智,用那时单薄的视线重新观望你。

我知道哪里有我的踪迹,我知道在高楼未曾拔起前的你,我知道塑胶跑道下的煤渣土地,我知道哪里摔破了谁的膝盖,我知道哪扇窗口中落下过谁的眼泪,我知道哪一棵树让谁和谁躲雨。你和我梦里的样子并不一样,有个晚上,梦里只留下一座破旧的体育楼,我跪在它面前痛哭流涕,而现在我发现,这幢两层的老楼果然消失了,连同它后面一排曾在师姐小说中出现的松树一起不再存在。我没敢进去,我只是在我熟悉的路线上徘徊。但我依旧不舍得离开,我要去找花园亭子的墙上我用钥匙刻下的名字。而当我惊讶校园里的一切建筑都变小了、一切树木都变矮了,却发现这堵墙在我面前变大了、变高了,它从每个角度阻挡着我的视线,让我手足无措,余光中,原来有一对少年在里面的石桌上做作业,像一丛淡紫色的小花悄悄在风里侧过身。希望我的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