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彦
林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105
  • 关注人气:2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02-20 16:52)
在红尘冰封五载,我准备回到文字的世界,2013年3月1日,寂地博客将重新激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6 10:25)
标签:

校园生活

分类: 寒窗漫笔
 
    十年前写的一个长篇小说,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决定再出版一次,要我写一篇自序。我以前不会写序言——不管是给别人写还是给自己写——这篇自序写完后,一位编辑朋友说怎么看都有点像散文。我老实承认,我写序大概跟言菊朋先生唱戏差不多,是票友出身,将来写多了,没准也写出了序言的言派。要完成这个目标,我还得向李志伟同学学习,搞到著作等身,不愁捞不到创作序言的机会。
 
    写完这篇小说,我离十七岁的距离已经有些遥远了,可总感觉自己还在青春年少的边缘,从十七岁那一年漏下的时光片段甚至能够完整地从眼前掠过——比如在深秋的傍晚,华丽纤细的香樟叶在褪色的阳光下显得有些黯淡,蝉声在秋天有些三心二意的,四楼窗边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寒窗漫笔

 

    2002年以前,我从没见过他,只听过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的年龄比我当时大了不止一倍,和文字打交道的辈份不止比我大一倍。但他是第一个给我的小说写评论的人,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的一个)给我的书写序言的人,在我第一次获得成人文学奖的时候,他又是和我一起获奖的作家。
    他就是崔道怡先生。
    我到北京常会想起他,但没来没有登门去看望他。
    我想,他做了一辈子的编辑和评论家,好多花草浇过水剪过枝,也许并不一定希望那些绿色都堆在自己的窗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6 16:16)
开博一年,到寂地串门的次数居然超过一万。
今夜难眠,敬自己一杯。
谢谢各位朋友,欢迎再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寒窗漫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7 20:04)
分类: 寒窗漫笔

 

 

   
    飞鸟向左是张牧笛的网名,文字漂亮,不像她这个年龄所能写出的。可是飞鸟向左而林在右,她到北京做专访节目曾来过鲁院,给我发短信,我说不好意思,我回武汉了。后来又联系一次,说周末来北京,我又回武汉了。
    六月,她要中考了,还特地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7 19:59)
分类: 寒窗漫笔

 

 

    好一阵没写笔记了,在鲁院的日子实在不算忙,每周三节课,余下时间是吃饭、睡觉、聊天、写作、与出版界来来往往……  我的任务基本上是局限于前三件,没及时更新博客的原因让远在辽宁的李丽萍同志猜到了,她说你怎么睡不醒呵?

    是的,我确实比较懒散。对于领导和朋友们的善意批评,我一向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要声明的是,我虽然忙于休息,但思想一直醒着,所以张玉清同志昨天说,这几年没看你写多少东西,下笔居然没怎么退步,不亦怪哉!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那就说说吃饭、睡觉和聊天。

    在鲁院每天吃的是食堂,按李珊同学的说法是花色不少,营养充足。我要说的是在食堂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4 09:20)
分类: 寒窗漫笔

 

    
 
     五月十二号,阳光很好,有夏天的灿烂,没有夏天的温度。
     按张洁的约定,大家去看望葛翠琳老师。上了608路车,高凯足足买了二十个人的车票,几乎半个班的同学都去了——他们大多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我当然也获过,时隔五年还获得两届大奖,所以这次见葛老师,还要拿证书和奖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06:26)
分类: 寒窗漫笔

   
   
    我从来不写日记。
    五月八日到鲁迅文学院读高级研讨班,按老师要求,该写点读书笔记。我懒,不想动笔,忽然想到鲁迅先生写日记数十载,基本上是记流水帐。为图方便,就把笔记做成鲁式风格的罢。
    八日清晨七点到京,起大早赶晚集,特意打的士去报到(舍公汽而打的原因:1、行李较多,北京公汽刷卡超便宜,公汽极拥护,的士比较舒适;2、据萧袤说,的士票有可能拿回单位报销)结果,十七公里走了两个小时,堵。
    报到后,因在火车上失眠加之冲凉水澡,低烧,生病。学习环境方面,各人有小房一间,电脑一台,写作还比较方便,报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3 12:41)
分类: 寒窗漫笔

   
 
    前两个月看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国民党一月内换了三个主席》,觉得好玩,对老婆说:这世上还真有比你换手机换得更勤快的事物呵。
    老婆三个月换了三个手机——不是钱多了烧的,前两个手机都是坐车时被偷了,她是一个哪里跌倒就要坚持做到从哪能里爬起的人,手机丢了再买,并且只认准三星的牌子的买。(每次陪她站在柜台边看到销售三星手机的小姑娘迷人的笑容,真是欲哭无泪。
    女人是不懂幽默的,马上将我一军:你就不会丢手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