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11-09 21:57)
标签:

人文/历史

林贤治 


1640-1688年的英国革命、1776年的美国革命和1789年的法国革命,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摧毁旧制度。为了证实反叛既定秩序的正当性,革命者有必要论证国家起源于契约,而政府单方面毁坏了契约;坚持在现有的法律之上还有更高的法的存在,而统治者不具合法性;宣示他们本来拥有的权利,而这种权利是权力所不可剥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林贤治

 

在现时代,当人民主权的原则已被普遍认同,倘若面对一个社会而要进行评价时,首先会寻问它是否公正地对待个人,特别是弱势者。没有一个文明国家,可以逃避合理性与正义性的考验。英国印裔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在他的著作《正义的理念》中引用狄更斯小说《远大前程》主人公皮普的话:“在儿童艰难度日的小小世界中,再没有比不公正更容易让人感受至深的了。”书中由此展开对公正的追问,论述社会正义的重要性,究诘道:“如果不是认识到这世上存在明显的但可以纠正的不公正,巴黎市民或许不会起义攻占巴士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林贤治 

 

不早不迟,上世纪刚好转折进入九十年代,海外学者突然抛出“告别革命”论。

凭常识,这个“激退主义”的新论是不可接受的。革命的发生无疑需要一定的条件,只要这些条件未曾消失,对革命来说就不能轻言“告别”。在一个专制、腐败、凋敝的社会里,倘使不能通过自上而下的有序的改革清除积弊,而抗议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林贤治


 

日前,一部以萧红为主角的电影登上银幕,另一部同样性质的大片据说也将接踵而至。可以想见,媒体为此会变得如何兴奋。

然而,围观萧红未必是一件幸事。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值得关注的,莫如他/她的作品,而非写作之外的个人情史等类。恰好,作为大众文化的骄子,电影执意放大的,正是那些多少蒙带罗曼蒂克色彩的故事。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没有比这更能刺激世俗目光的了!即使撇开作品而回到萧红的人生实践,包括爱情生活中间,转瞬即逝的镜头所向,也多集中于富含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8 18:04)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林贤治


大约因为入世太早,世事多艰,加以略知一点诸如古罗马“面包加马戏”一类掌故,所以,凡报上有关娱乐的专栏和版面都会忽略不看。在一个读书会上,偶尔遇见黄佟佟女士,赠我一本她的新著,也写的娱乐圈人物,竟然看进去了。事后,曾写下一点随感寄出,算是答谢。

不意她于日前送来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林贤治

 

当您母亲在世的时候,您大约会更多地想到您失去母亲的现在的日子;而现在,则会经常想起您从前有母亲的日子。

——〔法〕马塞尔·普鲁斯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5 00:19)
标签:

杂谈

林贤治

  

 

  七八年前,因为要编一个年度文学选本,我几乎翻遍了所有的文学杂志。文字重重叠叠,气闷中,顿觉有一道霹雳,击破这一大片混沌的水雾。那是署名夏榆的一篇文章:《失踪的生活》。

  原来,这作者在《南方周末》的一次聚会中见过面,不过从来不曾联络过,其实在当时,彼此也没有过什么交谈。论印象,他没有那种文人作派,敦实的个子,木实的模样多少让人感到亲近,只是想不到他能写这样的文章。

  我以集束的形式编发了夏榆的散文,并且置于选本的卷首位置,向读者做了推荐。两年过后,我又编辑出版了他的第一个散文集《白天遇见黑暗》。在我所编的年度选本里,几乎每年都选入他的文字,为此曾经收到一位读者来信,责备我对他以及其他几位作家的偏爱。我承认,我是一个偏执主义者。对于文学,我始终坚持一个观念论原则,就是:书写黑暗乃最高意义上的写作。

  

  文人喜闲适。上世纪三十年代有过“京派”与“海派”之争,这“京派”,可以说是中国文人的典型。近些时候又有人标榜“新京派”,走的是同一条传统的路子。可是,夏榆的文字是无法叫人适意的。他的集子是一个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李媛媛 ■ 林贤治

  

  

  □在萧红诞辰100周年之际,你回头再体味她,有什么特殊的感受?

  ■大多数人对萧红感兴趣是因为她的身世、她一生道路的不堪,而我认为他们只是看到了她个人的外部境遇,而缺乏深层次的思考。我始终认为,比起五四时期的新女性那一代,现在女性解放意识在退步。如果萧红顺从男性,那么她的一生不会生活如此艰难。后来萧红选择与端木在一起,他们的关系并不好,有女权主义意识的朋友同情她,责怪她没有男人不行。但萧红是明显具有女权主义意识的,她认为女权主义与男性并不对立,男女之爱本无可非议,她一生都在追求爱情与自由,但同时也在捍卫女性的尊严。

  

  □我认为萧红对萧军,一面是爱一面又很压抑。如果说她有女权主义意识,那么她为何能忍受萧军打她、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这是不是萧红性格上的一种分裂?而后来,萧红和端木走到一起,但她并不爱端木,让人很难理解她种种做法。

  ■人性是很复杂的,女性也有柔弱的地方。萧红身上有传统的观念,她毕竟是从封建大家庭走出来的人,她有这样的性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林贤治

  

  《旷代的忧伤》出版后,许祖云先生由出版社约请,为我编了另一种选本,纳入“学者随笔丛书”。许先生的热情使我无从推却,论本意,我是害怕混入教授学者群中去的,出书也如此。恰好丛书因故延宕未印,便径直提出做单行本的要求;幸蒙许先生谅解,在获得责任编辑王洪波先生的应允之后,即在原稿基础上,按一己之意重新做了编排,成了现在这样子。

  选入的文字大体分属两类:一面是故乡,一面是异地;一面是现实生活,一面是书本世界;一面是记忆,一面是乌托邦,想像中的未来。故乡是我的出发地,无论人生,无论写作。而我,为这一片闭塞、贫困、饱含伤痛的土地写得太少了,我常常为此感到不安;但是,我深信我所写作的一切又都与它有关,都源自它的给予。在那里,生存的意义高出一切之上,所以,作为一种价值理念,平等和正义一直高于个体自由。这同精英的教诲是颇有些出入的。我猜想,大约这同弱势者的地位有关。由于个体无力承受命运的重压,只好从人类的原始之爱中汲取力量,寻找共同体,在实际行动中寻找彼此的关联。不过,自由并不曾为那里的人们所忘却,惟火种一般深埋地下而已,一旦有了引信,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