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木
林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40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個人的地方誌
暂无内容
公告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人间有大恶而不张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6-20 22:27)
标签:

杂谈

云深不知处
——马骅十年祭


匆匆赶完一篇喉舌小文,
匆匆遛完狗,匆匆回家,
匆匆做好饭,匆匆吃完。
原本清闲的生活竟过得

如此匆忙,翻滚的江水,
十年变化亦成大朵白云。
今日的云朵,一半透彻,
一半晦暗,你藏身何处?

我来到云南已两月有余:
每日昏昏,高反如灵魂,
紧紧地裹着我仿佛诗歌。
当初你来是否也是这般?

十年,雪山已无处安身,
白发亦不再是老人专利。
你已如闲云载野鹤飞翔,
我只能写首诗将你纪念。

2014.6.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0 17:28)
标签:

杂谈

清明致故人诗


一些人、一些事,就此别过。
当时间将冰雪溶解在花草里,
我已坐飞机到云岭,将虚词
远远地、远远地抛给了帝制。

一只成化斗彩杯,满载性欲,
眨眼就要了一个国家的小命。
你无动于衷,假借踏青躲开
讨人厌的应答,和觥筹交错。

一些人、一些事,就此别过。
一些国、一些家,从此湮灭。
美梦里,你独自与海伦浅酌,
和一大群花猫玩耍。春天里,

她们借助饥饿奋力抒发情欲,
最终只落得与满地的花比美,
如烟的命运,也比旧时诡异。
这一别,几世为人、几世鬼。

踏青畅饮、凭吊祭祀。别过,
别过。空间转换,语义突变。
贼心不死,反骨却碎了一地。
吃完饭、饮完酒,就此别过。

2014.4.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习武与写诗
——赠师父雷世泰师母赵晓彦


微风里,细雨们正缓步潜行,
我们从旁边悄悄,悄悄经过。
如果灵魂的确存在,如果说
岁月改变了风的路线,它们
一定会发现什么叫如影随行。

肆意谈笑、假意关切、随声
附和,似乎比打人艰难十倍。
为探寻虚实的想像力,时间
随时都在和空间交换,脚步
刻成碑文,仿佛鼎沸的人声

将比喻强行写进了法律条文。
细雨绵绵,一切都无从假设,
传说里的雷音被建成了寺庙,
一些人试图借心魔体会美妙,
而松针却消弭了悬浮的波纹,

并以此认识这世界。从语言
极地来到生命现场,我获悉
写诗这门手艺呀,仿佛习武,
有时候的确需要一点儿狡黠,
和蛮不讲理,高深务必隐藏。

2014.3.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离别与约谈
——兼答谢友人诗

回眸再别,满眼都是怯懦
和蜃景,和蜃景下的废墟。
它们交错在各自为战的诗
画,以及刚刚谱出的曲中。

一年来脖子似乎正了许多,
但歪,是书写历史的权术。
在地理和档案学的利率里,
我什么也看不见。白茫茫

的冰雪仿佛杀戮后,写作
虚无的人性。而除了虚无,
我依旧一无所见。而等待
命运的约谈与裁决,笑忘

只是一个假设。但与生活
通奸却是记忆的主题,与
海市一起出卖灵魂和肉体,
比刺激诚笃背叛神灵感伤。

诗学,时常被演绎成失诺
的舞姿,而犀利所激发出
的敌视默默地盯着我哭泣。
回头,除了峰峦就是叠嶂。

2014.3.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7 02:11)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养不抵耗作者: 绔ユ棴涓

如今练太极拳的人群,求养生者比求技击者多得多,求体味推手之趣味者比求技击实际制胜能力者多得多。因此,太极拳发展到今天差不多已成为了养生操和推手游戏。这是社会需求所决定的。

一些看过我的书或博客文章者曾质疑我:为何你不谈养生,而只谈如何打人以及历史考证、哲学思辩之类?

答:个人兴趣使然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梅里转山给马骅的即兴诗


繁星下如厕,看星云变幻,
而茅坑里,蛆虫犹如精虫。

此情此景,揣测某人胸襟
竟是我的胸襟。鸡肠鸡肠。

雪山静默,看着我和赵敔,
上气不接下气,翻爬垭口,

挪步河谷。群山还在脚下
绵延,血液却走进了冷库。

诗写到格布似乎也该休息,
哦人间失格,江水如泥汤。

寒冷裹着饥饿,鸡肠辘辘。
而你安静如雪透明到空无。

星空下,邀你和山神痛饮,
酒虫赶着精虫幻化成森林。

2013.1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5 21:58)
标签:

杂谈

下一首诗


六十年伤害不断。留下祖父母
独自在家,父亲带我远走他乡。
上小学的父亲,为治愈梦幻病,
一再尝试灵魂出窍,最终没能
回来。今天,一群乌鸦驮着我
飞越疯狂国度,依旧去向不明。

下一个是谁?朋友们面面相觑。
大街上酒吧里,人们一边分享
罪恶,一边分享灵魂,一边往
嘴里不停地灌酒。下一个是谁?
你或者是我,也许是一只正想
去河里散步的鸭子。欣然同意。

下一首诗的节奏:跑步中行进,
亦或雨中漫步。死刑犯的兴趣
正取代我日思夜想的鸿篇巨制。
在民兵训练基地,在迪庆高原,
在云朵里,人们喝酒跳舞唱歌。
酒精如雨。然而,寒冷笼罩着

香格里拉:觉悟和绝望,仿佛
一对孪生姐妹,一对乱世佳人,
她俩因为盗火进了局子。大雨
倾盆浇灭火把。但我依旧如故,
每日晨起,习武读书稍事休息,
为下一个我下一首诗准备饭菜。

2013.9.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5 14:56)
标签:

杂谈

家如田园诗


夕阳西下,灯火阑珊。
凉风吹拂入秋的祖国,
行人匆忙,狗也慌张。
三百年前的景象再现
今日的街头:树荫下,
一只蟋蟀蹲在石缝里,
与两只蚂蚁面面相觑。

半个小时的执手相看,
眼泪裂变成了原子枪。
此路不通。此路不通。
哦暗自嘀咕的心里话,
陡折蛇行,不一会儿,
招来了路人甲路人乙。
一连数月,他们寻遍

田野树梢。音信皆无。
时间飞逝,转眼又是
一茬庄稼枯死在地里。
你手拄拐杖漫步山林。
秋风催着秋雨催游子
回家,然而母亲已故,
家如田园,人各天涯。

2013.9.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归功于诗
——向西默斯•希尼致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行刑诗
——兼向西默斯•希尼致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