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焕彰
林焕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16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除特别注明外,所有文字作品均属作者原创,任何媒体或个人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获取授权后方可转载。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年7月3日中午1时正,泰国留中总会文艺写作学会主办的文学演讲会和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在曼谷帝日大酒店召开。

    主持大会的是留中总会文艺写作学会会长赖锦廷,应邀在大会致辞的有留中总会主席张永青,中国驻泰王国大使馆文化参赞秦裕森阁下,泰华作协会长梦莉等等。

    应邀前来演讲的有中国龙比德教授,中国女诗人舒婷,中国陈仲义教授,台湾诗人林焕彰。应邀前来参加盛会还有新加坡作家秦林,马来西亚作家朵拉,苏清强,何乃健。

    前来聆听演讲的本地作家和文学爱好者有二百多名,精彩的演讲引起听众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大家如醉如痴,被文学的魅力迷倒了。

    演讲会结束后,听众分分和演讲者合影留念。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林焕彰、梦莉、张永青、秦裕森、赖锦廷、龙比德、舒婷、陈仲义。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留中总会写作学会会长赖锦廷致辞。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留中总会主席张永青致辞。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泰华作协会长梦莉致辞。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留中总会写作学会会长赖锦廷赠书给中国驻泰王国大使馆文化参赞秦裕森阁下。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留中总会写作学会会长赖锦廷赠书给留中总会主席张永青。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留中总会写作学会会长赖锦廷赠书给泰华作协会长梦莉。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泰华小诗磨坊赠书给舒婷。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龙比德演讲。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舒婷演讲。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陈仲义演讲。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林焕彰演讲。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朵拉发言。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苏清强发言。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何乃健发言。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外国作家和泰华作家合影。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泰华小诗磨坊全体同仁合影。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中国著名诗人舒婷和泰华作协会长梦莉。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从左至右;陈仲义、梦莉、龙比德、林焕彰。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陈仲义、舒婷、梦莉、龙比德、林焕彰。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曾心,舒婷。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博夫、龙比德、舒婷、许家训。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蛋蛋、舒婷、朵拉、杨玲。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莫凡赠书给舒婷。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晓云,蛋蛋、舒婷、朵拉、杨玲、吴小涵。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龙比德、莫凡。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林焕彰、龙比德、博夫。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苏太太、苏清强、何乃健、龙比德、杨玲。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晶莹,晓云,蛋蛋。
小诗磨坊新书发布会今天圆满举行
晓云,蛋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年林焕彰影于泰国清莱银庙



 1.    围巾

                                            

不为潇洒

潇洒过时,飘逸不是

 

常常感冒,还包括现实

人生;

 

势必保暖,寒流来时

请别离开,我们相知相惜

 

(2011.03.14/15:27研究苑)

 

<诗外>每到寒冬,围巾对我来说,便成必需品,它保护我,免于受到风寒;当然,飘逸、潇洒还是有的。(林焕彰)

 

2.    毛巾

 

洗脸很重要

我把自己的门面交给你

 

尽责的人

他会自己检讨自己

先把自己洗干净

 

我是一条白毛巾

 

(2011.02.09/04:49研究苑)

 

<诗外>白色有很好的象征意义。我喜欢白色,虽然容易脏;因为容易脏,我更应该小心使用。(林焕彰)

 

3.    袜子

 

套在脚板上

我保护你,鞋子说

他会保护我

 

每天,我们都很亲蜜

你磨我

我磨你

 

(2011.02.09/04:57研究苑)

 

<诗外>脚、袜子和鞋子,有三角关系;这种关系,我认为是良好的关系。我希望人与人之间,你我他,也应该维系着良好的关系。(林焕彰)

 

4.    鞋子

 

磨破皮也要走出去

我的哲学是,走路

 

没别的意思,我的思想是

正面的

 

服务人群,天经地义

磨破皮也要走出去

 

(2011.02.09/05:05研究苑)

 

<诗外>每个人都应该要有服务人群的精神,尽本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让世界更和谐。(林焕彰)

 

5.    衣服

 

我们该如何发展亲密关系?

你穿上去,就别脱下来;

 

要是脏了呢

要是湿了呢

 

要是有人变心了?

就自己决定!

 

(2011.02.09/05:17研究苑)

 

<诗外>人是动物,如果不穿衣服,会怎么样?我说的“我们”,不仅指衣服与人的关系;其它的关系,也可以有关系。(林焕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隻母雞(圖畫故事詩)

--獻給我的朋友詩人博夫

台灣/林煥彰

 

0.

三月,春天的三月,

江南的油菜花都開過了,

長得有一人高;高高肥肥的

結滿了飽飽胖胖綠綠的油菜子,

望田中一看,一片青綠!

 

1.      

我有位朋友叫博夫,他是張家港人;

他邀我春天到他家鄉去做客。

春天,三月的春天

是美麗的季節;

我的朋友說,春天

他的家鄉更美--

這是誘惑人的邀約。

 

2.

博夫住的地方,在張家港的南豐鎮;

南豐鎮的美,在一片片綠油油的麥田。

我的朋友的家,在綠油油的麥田中--

他家前面有座小橋,小橋的名字叫崇德;

橋下的小河,還沒有名字

我叫它崇德河;

博夫的家是新建的二層樓,

我叫它崇德樓;

崇德樓裡面住的人家,

我稱他們為崇德人。

 

3.

崇德人家是崇尚道德的,

所以,他的祖先會選在這塊福地定居;

我的朋友,他受祖先的感召

在推動文化工作;不眠不休

編寫出版,都默默在做。

他到處跑--

跑遍全中國,也去過日本、美國

很多地方,

又常住泰北;為中華文化播種。

 

4.

博夫在崇德的家裡,

他太太為他養了八隻母雞,

不多不少;會下蛋的八隻母雞

在崇德樓的後院裡,

住著主人用木板蓋的一棟高腳小木樓;

牠們沒事的時候,

就在高腳樓下的小廣場散步,

或在一層厚厚的油菜子上

把自己餵飽,準備每天為主人

下一顆蛋!

 

5.

這八隻母雞,說來也真特別;

她們下蛋的時候,

不知誰給訂的規矩,下蛋的時候

一定得排隊,輪流上高腳樓去

下完蛋就下來,告訴大家:

呵呵呵,呵呵呵……

輪到下一位喽!

每天都是這樣,大家都很守規矩。

我問主人,你有沒有在騙我?

主人要我多住幾天;這樣的留客人

不也很像「下雨天,留客天」?

那好,我就趁機多住幾天!

 

6.

雞蛋好吃,又營養

是我最喜歡吃的,從小就喜歡;

現在,我就留在崇德樓裡

每天早餐,會有一顆

像小太陽一樣的荷包蛋!

每天,天一亮,

我就到高腳樓邊去站崗;

這八隻母雞真好,都不怕我

牠們只管做自己該做的事,

該吃就吃,該下蛋就下蛋

該散步就散步,

我就靜靜的看著牠們,欣賞牠們--

 

7.

一顆蛋

二顆蛋

三顆蛋

四顆蛋

五顆蛋

六顆蛋

七顆蛋

八顆蛋

每天都排得整整齊齊,

漂亮極了!

 

8.

這是三年前春天的事,

那是在張家港,一趟美麗的詩意之旅;

現在,我還常常想念牠們和牠們的主人,

和牠們天亮時:

呵呵呵,呵呵呵……

八隻母雞排隊下蛋的聲音,

快快樂樂的聲音!

(2011.02.23/11:59研究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342天啦!

2007年08月08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7年08月08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今夜,我们来数羊》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228篇
图 片 数 0张
访问人数 10392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收获很大!

  • 我今天的心情:

    很好!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继续!

如果您的勋章无法正常显示,纪念博文格式错乱,请点击查看常见问题解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新闻评述

 

               林焕彰近照



 

        一个带着东南亚华文诗坛玩“小诗”的智者

           ——与林焕彰先生的访谈

 

                                                                 台湾 张晶 访谈整理

 

‧时间:2009年11月9日

‧地点:台北敦化南路方明诗屋(聚诗轩)

   

    访谈人物:林焕彰,台湾宜兰人,早年曾与台湾同辈诗人创立了“龙族诗社”。曾任《布谷鸟儿童诗学季刊》总编辑,中华民国儿童文学学会第一届总干事及第五届理事长、中国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长、台湾《联合报》副刊编辑、泰国、印度尼西亚《世界日报》副刊主编,2008年香港大学首届驻校作家等。创办《儿童文学家》杂诗季刊。出版有《牧云初集》、《斑鸠与陷阱》、《孤独的时刻》、《翅膀的烦恼》、《童年的梦》、《妹妹的红雨鞋》、《梦和谁玩》、《花和蝴蝶》等八十余种新诗集、儿童诗集和诗论集。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创作奖、中兴文艺奖、中华儿童丛书金书奖等和大陆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新作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及澳洲建国二百周年现代诗奖章等。现任《乾坤诗刊》发行人兼总编辑,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小诗磨坊》主编,行动读诗会指导老师、温世仁文教基金会「书香满校园」巡回讲师等。

 

    采访人:张晶,武汉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目前正于台湾元智大学交流访学。

 

    林焕彰先生是台湾知名诗人、儿童文学家,这是我在来台湾之前就早有耳闻的。或许也是一种缘分吧,我这个早已过了看童话年龄的大女生,居然有一次在武汉的某个书店里还被他的那本《我爱青蛙呱呱呱》的童诗集吸引过。直到现在,林先生对于台湾儿童文学的发展也依然还是倾注一片热心。之前,我曾几次与他电话预约采访,而当时他不是在彰化就是在台南,都在忙着为台湾偏远小学的师生们讲学。我在崇敬之余也多了几分好奇,这位今年刚好已是七十古稀之年的老诗人,是如何保持如此充沛的精力活跃在台湾诗坛,尤其是近年来,在泰华、印华,甚至是东南亚华文诗坛更是兴起了一股由他所倡导的“小诗”热……

 

    于是一个深秋的午后,在台湾著名诗人方明的引介下,我终于在方明书屋里如约见到了这位鹤发童颜,但对诗歌、对生活依然还是童心盎然的诗坛前辈。我也有幸与林先生有了一次“三分情谊”的快乐交谈。

 

    问:现在泰华诗坛有一个“7+1”的“小诗磨坊”特别引人注目,除了其中的7位泰华诗人,您本人也是其中的一员,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特别的团队吗?

    林:2006年我去泰国讲学,在曾心的车上我提出来要成立一个类似沙龙又不是诗社的小诗俱乐部。最初我的想法是要叫做“小诗魔方”,希望大家写诗不要一成不变,要会变魔术,要推陈出新。写诗的人大概都能体会得到,写诗如果一成不变,诗的生命也就枯竭了。但是,曾心认为为了避免引起泰华读者对“魔”的误会,还是叫作“小诗磨坊”比较好。于是2006年的夏天,岭南人、曾心、我、博夫、今石、杨玲、苦觉和蓝焰,我们八个人最先开始在泰国成立了“7+1”的“小诗磨坊”。这几年,我又陆续将“小诗磨坊”推广到了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也都是在当地找7个诗友,同样由我担任主编工作,希望将特定形式的六行以内的“小诗”(含六行)的理念,在东南亚华文诗坛一以贯之。泰国的《小诗磨坊》自2007年起,到今年已经出版了三卷,每年一卷;新加坡在今年3月出版《小诗磨坊•新华卷》第一辑,马华也在今年8月出版《小诗磨坊•马华卷》,印度尼西亚正在筹备中。我现在也在筹划台湾的“小诗磨坊”,将来香港、越南、菲律宾都会列入计划,说不定也会在中国大陆成立。泰华的“小诗磨坊”目前运行得非常好,我个人最为满意;我觉得这是一份难得的情谊,正所谓“见面三分情”,所以关键在于大家每个人都热衷于小诗的创作,齐心为了这个共同的理念、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问:我记得,在上个世纪20年代新文学的初期,宗白华和冰心就掀起过写小诗的风潮。而您现在在泰华、新华、马华等东南亚华文诗坛,甚至将来还会在整个华文诗坛上推广的“小诗” ,究竟会是怎样一个诗学建构呢?

 

    林:正如你所说,宗白华、冰心都写过小诗,尤其是冰心还出过《繁星》、《春水》的小诗集。在台湾也一直都有小诗的作品,如张默、罗青等好些人也都编过类似的选集。关于“小诗”的概念,洛夫认为13行以内是小诗,白灵说100字以内,张默主张10行左右。我主张6行以内,并没有否定其它人的观点,只是我认为,6行这样的形式是要求诗人在有限的篇幅内,想办法让诗有更加灵活的表现,不要因为篇幅的限制就僵化了诗歌的形式。冰心老人写的小诗大部分在5、6行左右,可是在她那个年代,诗歌在形式上没有特别的要求,没有分段,也没有断句、分行,标点符号在行底。现在我主张6行以内,因为6行还可以分为很多的形式。比方说:如果是6行三段,小诗可分为222、321、141,或123、213、231;如果是5行三段,也有多种形式的变化。但这绝对不是为了形式而形式。我自己在写小诗时,不是刻意为形式而形式,但总是认真的看待形式的灵活而自然的变化;20年前我出版过一本短诗集《孤独的时刻》(1988. 台北兰亭版),那些诗作都是我30年前的作品。现在我为了推广6行小诗重新去检查那时写的小诗,发现也都没超过6行,甚至还有1行、2行的。去年在曼谷《小诗磨坊‧泰华卷》发布会上,我有篇讲稿,现在收入《小诗磨坊‧马华卷·代序》,其中整理出小诗有30多种变化形式。这些变化关系到诗的表现,但我们的“小诗”是要追求诗有着最好的艺术形式和最好的表达效果。形式是来自内容,小诗不为形式而形式,可是写作者必须懂得如何去经营小诗的形式。所以,我认为6行绝对不会僵化,而是对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自我挑战。

 

    六行“小诗” 的个概念,是我在2003年元月,负责规画泰国和印度尼西亚《世界日报》副刊改版时提出来的构想。为了重视当地华文作家的创作,突出文艺的“在地化”,我们报社主管给泰华和印华《世界日报》副刊,分别赋予两个相当具有地域特色的名称:“湄南河”和“梭罗河”。 2003年改版,我在刊头重要版位增设一个《刊头诗365》新栏目,每天都要有一首小诗,公开征稿,规定诗作必须在6行以内。其实,在上个世纪泰华早期诗坛,诗人林蝶衣就写过小诗、出过诗集;但是,泰华诗人由于受中国大陆二三十年代的诗歌影响,其作品向来叙述成分多,少了纯诗的诗味,有鉴于此,我企图改变他们的诗风,用六行以内的小诗,更精炼的语言,在有限的篇幅内,给自己一些挑战,写出更有诗味的作品。所谓「小诗新的美学」,是来自于现代诗的一种表现形式;断句、分行、分段,是现代诗普遍的表现技巧,只是现代诗没有长短形式的限制,泰华写现代诗的文友,绝大部分都还没有这种自觉意识。所以,我每次去泰国参加文艺活动,都会想办法提出一些和小诗相关的理论,希望引起诗友们对六行小诗的新美学加于重视,多尝试和探索,一起在6行以内的小诗形式方面,追求一种更高的艺术成就。

 

    问:林先生从1999年九月起就担任了泰国《世界日报》以及随后在雅加达创刊的印度尼西亚《世界日报》副刊主编,由您主编的《世界日报》的《湄南河》和《梭罗河》副刊,更是成为泰华和印华诗人发表诗歌、熏陶诗艺的重要园地,您对东南亚华文诗坛的状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所以首先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泰华和印华诗坛目前的现状。

 

    林:目前泰华诗坛仍然写作不辍的土生土长的诗人已经不多,有些过世,有些停笔。李少儒、李维罗、子帆和琴思钢等已经去世,曾经有现代主义诗风的张望也已停笔多年。“南来” 的作家中,在曼谷的金沙去年11月5日谢世,摩南八十多高龄,已经封笔;老羊出生泰国,到新加坡受教育,后回曼谷,现在也因年事已高,停笔了。林牧也是南来的的诗人,也七十多岁,创作与泰译中并行,可诗风一直是四、五十代的调子,连翻译的泰国诗人的诗作也他所写风格一样!所以,你现在看到泰华诗坛比较活跃的诗人,大多是“小诗磨坊”的同仁,而且他们几乎都有“留中”或“南来”的背景,年龄较长的岭南人,他是文革前从中国大陆去了香港,然后又从香港转到泰国;曾心虽在泰国出生,但年少时赴大陆求学,后来毕业于厦大,在中国生活很多年,文革后才回到曼谷;其它较为年轻的诗友,杨玲是土生非土长(在中国受教育)的第二代以外,其它都是文革前后从中国大陆移民泰国谋生,而成为“南来” 的作家;其中,博夫是江苏张家港人,留学日本后定居泰国,苦觉是从广西南宁来泰国的青年画家,今石则是山东人。如果没有这些从中国大陆南来的诗人,泰华诗坛也出现断层了。但是,我想,或许十年之后就可以见到泰华诗坛新的蓬勃景象,因为泰国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是东南亚其它国家所没有的,那就是在泰国的每一所大学都已设有中文系。而近年来在曼谷成立的“留中总会” ,对泰国的华文创作给予了大力支持。留中总会成立有专门的“文艺写作协会” ,联合泰华作家,通过举办文艺营、资助作家出版作品集,举办新书发布会等多管齐下的方式推动泰华文学的发展。这几年我去泰国发现,有不少大学中文系所的研究生,已开始以泰华作家作品做为学术研究的对象了。

 

    印度尼西亚华文诗坛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虽然写诗的人数多过泰华,他土生土长的印华诗人,他们在经历了长达三十多年华文封闭和创作中断之后,重新用华文写诗,是非常不容易的。现在印华诗坛主要诗人有:雅加达的莎萍、茜茜丽亚、袁霓、谢梦涵、狄欧、于凡等;万隆有卜汝亮(心跃) 、明方等;苏门答腊有雨村、郑原心、钟逸、阿里等;泗水有顾长福、叶竹等;其它地区有北雁、林义彪、阿瑞安等。除了狄欧、于凡较为年轻之外,大多年纪都偏长,诗风也还停留在华文封闭之前,对早期中国新诗那种写实主义和口号式、概念化写法的延续,尚未现代化起来。作家的培养一定是一个长期的工程,以目前现状来看,印度尼西亚华文诗坛的真正繁荣,还得有一段很长时间,需要印华诗友更加积极创作和推动。

 

    问:泰华、印华诗坛与东南亚其它国家华文诗歌的发展比较起来,我觉得是有一些特殊的。泰华和印华诗歌在60年代中期以前,都深受中国大陆诗歌的影响,但之后因为当地政局和世界形势的变化,又完全失去了与中国的联系,华文创作和发表,也一度被全面禁止。直到80年代以后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华文创作才又重新恢复。您是怎么看待泰华、印华诗坛与东南亚其它地区华文诗坛的发展?

 

    林:东南亚华文诗人有着十分浓厚的中国情结,这是无可置疑的。但是文学的发展,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更重要的因素。东南亚华人在海外生存发展,已经不再是华侨和移民,但从文化根源上说,他们永远也无法切断与中国文化传统的联系,可是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封闭也造成中断了他们对中国社会的了解与联系。而台湾和香港这两个地方,倒是非常特殊的,接受了外国新思潮的影响,受到西方现代工业、科学、哲、思想和文学艺术的冲击,而有了现代化的改变。中国大陆的诗歌,是在新时期改革开放之后,才大量接触到西方现代思潮的影响。泰华和印华的诗风,也因为中国现代文学的中断而没有好好发展起来。但是马来西亚、新加坡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他们一直都有学生来台湾留学,马华诗坛和新华诗坛受台湾现代文学风气的影响就较为深广,王润华、淡莹夫妇是第一代留台诗人代表,陈大为和钟怡雯等是较年轻的一代;至于非留台的新马诗人,也几乎长期与台湾现代诗坛有密切交流的关系,这五十年间,马华、新华诗坛的发展,就没有受到中国新文学断层的影响,因接上了台湾这一条线发展而同时现代化起来。再说菲律宾诗坛,早年也是深受台湾诗坛现代化的影响甚深,反而是在八十年代之后逐步停滞不前;诗坛新一代没有培养起来,老一辈又多停笔、创作减少,十分可惜。

 

    采访结束已近暮色,我送林先生去车站,一路上他步伐骄健、兴致盎然,体力和精神都丝毫不逊于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我恍然记起曾经在《乾坤诗刊》中读到过林焕彰先生的一段话:“玩没有负担,玩只有过程,不一定要求结果;结果可能只是一种意外,一种惊喜。撕撕贴贴,写诗、画画,都是玩玩而已。玩,为自己找一个出口。”这断话和我们之间轻松愉快的交谈,似乎都已解开了我之前的疑惑。一个永远能将写诗看作是儿童游戏一般天真快乐的人,又怎会不爱诗、不爱生活呢?他,是一个智者,一个能在生活中玩出趣味、玩出哲理的快乐诗人。我衷心地期待林先生能带着更多世界华文诗坛的诗人们,一同走向这个完美的艺术人生之境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8 07:52)
标签:

文化

分类: 磨坊小诗



 绿色裁纸刀

 

在英皇书院红砖围墙内,

有棵宫粉羊蹄甲;四层楼高

 

四月了!它开的花

一半在树上,一半在地面

 

挂满一树绿色羊蹄甲,还悬着不少

绿色裁纸刀,准备拆阅北方的雪笺?

 

<诗外>绿色裁纸刀,指宫粉羊蹄甲的豆荚;如无人为因素破坏,会一直悬挂到冬天。(林焕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8 07:49)
标签:

文化

分类: 磨坊小诗


 

 一小片海

                                                         

东边街比西边街狭窄,在般咸道上

往下远望;西边街可看到被大楼切剩的

一小片海

 

东边街有座佐治五世纪念公园,

西边街有所英皇书院;但都已

不属于他们。

 

<诗外>香港的发展与变化,和英国有不可抹灭的关系;但殖民时代毕竟已成历史。(林焕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祝各位朋友春节愉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31 20:54)

                      

                           台湾小诗磨坊成立

    台湾著名诗人林焕彰已邀集他故乡宜兰地区七位诗友,于2010年1月26日下午,假罗东运动公园傍“芥菜种茶铺”举行“兰阳‘小诗磨坊’读诗会”成立仪式,并进行首次讨论会(以后每月定期召开一次);八位成员全员到齐,也都提交作品逐首讨论。

    台湾 小诗磨坊 8友:简淑茹、陈良钦、钟耀宁、林焕彰、练伯云、王沁怡、刘月凤、黄美云;除林焕彰现任温世仁文教基金会校园巡回讲师、钟耀宁为宜兰社区大学讲师外,其他成员也均服务于育界。


右起:简淑茹、陈良钦、钟耀宁、林焕彰、练伯云、王沁怡、刘月凤、黄美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活札记]1.

我,随时都在写诗

                                                                       

 

    我很忙。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所「忙」的事,大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对我来说,我就是不得不忙。

 

    因为忙,所以我会觉得我的时间是不够用的,因此我得想办法,常常要同时「做」两件事;譬如我手上正在做一件的时候,我会用脑筋在想另外一件事;又譬如说,我用脚正在走路的时候,我会利用我的脑袋去想--思考,就是做任何事情的准备工作;准备工作做得多、做得久、做得好,要做的事、该做的事,就容易达成;不但可以做得快又好,无形中就节省了好多时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开车时,我常常会想到要「写诗」,所以近年我写的不少诗,不是在走路的时候想到,就是在坐公车、搭捷运或自己开车的时候,而且在开车的时候想到的最多;开车,安全第一,精神当然要集中、专注,不许分心,但是,就因为「精神集中」,我的「孤寂感」就特别强烈,思绪也就特别敏锐,这些精神作用一旦被启动,「想诗」的意念就上来,所以这个时候就会有诗出现;诗,不知是它来写我还是我在写它?

 

    2008年,我算写了不少诗;除了二至四月在香港大学驻校,我完成三十多首六行以内的小诗做为报告之外,我交付给「小诗磨坊」泰华卷、新华卷、马华卷各三十首小诗,总计近百首;关于猫的诗,我也写了十来首。又从九月开始,我常去九份整理我的小屋--半半楼,我又陆陆续续写了十首和九份有关的诗;至于儿童诗,我也没有停笔过,从元月到十二月,大约写了有十首左右。这些加总起来,该算「丰收」吧!十二月还未过完,还有两个礼拜的时间,说不定我又可以写好几首。

 

    我,很忙,但我随时都在写诗,这就是我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2008.12.18/09:34研究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