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灵山居士2017
灵山居士201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51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灵山居士答问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当你看着月亮的时候,你可能会说:哦,今天晚上它真圆。说出这样的话表示你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根据我们对于月球的了解,月亮从来没有不圆过,它没有阴晴圆缺。它不是一个经常改变自己形状的星球。

你之所以认为他有阴晴圆缺,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完整的月亮,而你看不到完整的月亮是因为地球的阴影阻挡了我们的视线,它的存在让我们无法看到真实的完整的月亮,从而产生误判。如果你是佛教徒,你可以把那些阻挡你看到完整月亮的东西叫做无明

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本性一直是那么圆满,但是由于我们的无明的存在,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不完整的月亮,你所看到的月亮不是西瓜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有一天,我在谷歌看到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吸引了我。这张照片应该是拍摄于五十年代的纽约街头,照片上看得见远处的帝国大厦,两个穿着打扮的像小红帽的年轻女孩很自信的走在纽约的大街上。从她们的上扬的嘴角和轻盈的步伐来看,她们是十分自信的。这种自信可能缘于她们身上的衣服是美国当时最时尚最好的衣服。但是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你当然不会这么觉得,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你会觉得她们土不堪言。如果你打开六十七年代的电影,看着电影里人物的发型墨镜和宽脚裤,就能感觉到一股五六十年代的村气扑面而来。那两个纽约女孩也给人同样的感觉。所以,基于这样的理由,我对于流行的东西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穿衣服都是穿经典款,就是一百年前穿很好看,一百年后穿还是很好看的那种。

我今天当然不是来和你们讨论我们应该穿什么衣服的。我也不是来和你讨论好看不好看这件事的。我们所谓的好不好看其实是从来未曾存在过的。她们的衣服在当时的纽约可能是比较时尚,但这也只是对一部分人而言——对那些受到某些染污认为这叫好看的人而言。在她们以轻盈的步伐走过纽约街头的同时。几千公里外的太平洋的某个岛上,当地的一位土著居民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佛教这样形容无明,当我们处于无明之中,我们就象是一群在黑暗中摸索的人。

这个时候,我们无法分辨周围的事物,我们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我们的周围充满了危险的事物,一个桌角,一张摆在客厅中间的板凳,甚至一辆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玩具汽车,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导致你的痛苦,你会撞在桌角上,被板凳绊倒,或者踩到玩具汽车滑倒在地。

无明让你看不清周围的事物(或只能看到一角),你无法觉察他们的存在,你向前摸索,并不知道前面等待着你的是什么。在应该左转的时候你不知道左转,你只是凭着感觉摸索,而你的感觉经常欺骗你。你以为你即将摸到电筒,其实你只是摸到了电插孔。当你摸到电门的时候,你就会被震撼,会痛苦,会嚎叫,不过这已经太晚了。你需要智慧来照亮你眼前的一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在街上还在流行小虎队的年代里,我曾经生过一次大病,那次的病情非常严重,以致于我认为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每一天我都象是在过最后一天,我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会来,我躺在病榻上充满悲天悯人的情绪,我的周围充满了各种生病的人,他们面对痛苦也没表现出多少无畏精神,生病导致他们风度全失。每个人都愁眉苦脸。

我开始知道面对死亡每个人都是弱者,我开始同情每一个人,包括经常欺负我的那个五年级学生。我相信他们在死亡的面前也是脆弱和需要帮助的。这让我对他们的恨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悲悯。我想到最多的是我的父母,那时候我在想,假如我死去了,他们该是如何的悲伤。这样思维让我悲伤不已。

不过死亡最终没有到来,它只是和我擦肩而过,不过我还是领略了它的风采。不过我并不认为我应该因此掉以轻心,他只是暂时放过了我。他随时可以不事先通知再次光临。

虽然生病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但是我仍然对它心怀感激。理由是他教会了我很多平时很难学到东西。我们的教科书从来不会提这些,就算偶尔死了一个人,大家都表现的好像这是一个意外。是偶然,不是必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你是否可以想像这样一种人生:在你出生没几天的时候你就被关在某个狭窄的空间,和你的众多同伴挤在一起,连转身都非常困难,你每天生活在污浊的空气里,你只能从铁丝网之间探出脑袋去吃东西去喝水,你几乎没有任何自由,连睡觉都要站着睡。

长大对你来说并非一件值得期待的事,因为那意味着你的空间越来越小。但是你无法要求换一个大一点的牢房。当你长到某种程度,你周围的同龄的伙伴开始一个一个被带走,被带走之后就再没见他们回来过。传说他们去了一个叫做厨房的恐怖地方。那里象地狱一样恐怖。

有一天,你也会被从你从小长大的地方带走,你会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你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厨房,等待你的是菜刀,你当然不会慷慨就义,但是你的反抗无效,敌我力量太悬殊,虽然你会挣扎会反抗,会大喊救命,但你最终会被杀死,你的毛将被拔掉,你的尸体将被分解,并且做成各种各样的食品,出现在各大超市的冷藏柜里。你是否希望有这样的人生,你当然不希望。动物们也不希望,但是很多动物每一天都在过这种生活。当你了解了他们的生活,不知道你是否还对吃他们的肉感兴趣。

我不知道每一天有多少只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在马丁路德金发表他的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半个多世纪之后,一个祖先来自肯尼亚的黑人把手放在林肯曾经宣誓过的圣经上面宣誓成为了白宫的新主人。

你可以说,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已经实现,至少是部分实现。马丁路德金可能并未想到他的梦想实现得如此之快,仅仅半个世纪之后,就有黑人成为美国总统。我也有我的梦想,我梦想在不久的将来,昔日被视为食物的动物们与那些曾经把它们作为食物的人可以共同生活在一个星球上,互不干扰,互相尊重。如果你看过我以前的文章,应该记得我的这个梦想。对于大多数非佛教徒来说,这个梦想很疯狂。这个梦想要实现的难度会远远大于让黑人当总统。黑人至少还被视为同类,虽然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是危险,肮脏,和粗鲁的。

在不久之前,我看到一则报道,在英国的康沃尔郡,天鹅的一家,鹅爸爸,鹅妈妈,还有八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天鹅,步行回到他们的家——某个城市中心的一个供人划船的小湖——那里生活着很多其他天鹅。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种徒步的方式我猜想是因为羽翼未丰的小天鹅尚未学会飞行。他们摇摇摆摆地经过街道,经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灵山居士文集

应该说,我们每个人都很想做自己,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做自己是个很好的借口,可以帮我们推掉很多我们不想做的事。

做自己就是去做那些你想做的事,拒绝那些你不想做的事。因为它们会令你的自我感到不适或深受伤害。如果你的自我受到威胁,你就会说:你为什么不让我作自己呢。我想做我自己。你不是爱我吗?

但你可曾想过什么是真实的你?对此存在着很多解释,大概归纳起来就是:做真实的自己,就是不掩饰自己的喜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说自己想说的话。

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我对此非常怀疑。因为我知道,我所喜欢的很多东西,在十年前,甚至两年前,根本就毫无感觉,如果它是真实的我,那么我应该从一出生就喜欢酥油灯的味道,喜欢石雕。但并非如此。我记得我五岁的时候更喜欢席地而坐,捏弄泥巴。而且,我现在喜欢的东西,并不代表以后喜欢,如果你让我现在喜欢我五岁时喜欢的东西,我就有可能被视为神经病。好在我已经不喜欢了。因此,你无法把自己的喜好当做真实的自己。那只是你有意无意培养出来的习惯而已。在我成长的年代,孩子们喜欢的是七龙珠,猫和老鼠,圣斗士,现在的孩子们听说喜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