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哲学和心理学双学位,之后在哈佛获得教育学硕士学位。目前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念发展心理学的博士,研究方向为人际关系成长、家庭和同伴群体。喜欢探索内心和世界,寻求多种文化诗意的会通。
个人资料
陈凌隽Lyn
陈凌隽Ly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264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经历
学校:
  • 北京大学 哲学系专业

    2005年入读

公司:
  • 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3年9月至今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置顶: (2017-12-24 11:30)
标签:

博客

分类: 人间世

虽然在微信时代,这里已经人际罕至,但这篇文章依然是我很想写的,给读者也给自己一个“时间的戳记”。此博客分成了七类,其中有六都用了《庄子》内七篇的标题,但我从来没有解释过为什么要这样切分文章,为什么要用庄子的标题。

虽然我本质关心的问题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但分类的初衷还是方便读者(也包括未来的自己)找到感兴趣的话题和内容。分别心既起,剩下的问题就是,类名怎么定?

法国摄影大师罗伯特·杜瓦诺曾引述过一句他也忘了出处的话,“描述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齐物论

前段时间,中科院物理所微信公众号的一篇文章推算了一个人遇到心仪异性的概率。其概率之低似乎与实际体验相差甚远。本文从这里入手,分析了背后的原因,然后也进一步探讨了作为少数的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自己以及自己的观点。

【概率是如何被扭曲的?】

中科院物理所公众号的文章《物理定律告诉你,天下有情人终将分手!》试图回答 “为什么你总遇不到合适的人?”这个大难题。其实这和之前的一个段子很像:根据中国家庭平均收入、身高、以及年龄结构等条件,按正态分布估计出有多少男性符合条件,然后假设相貌过关者占人群10%,最后除以适婚男性总人口3.6亿,得出找到心仪男友的概率——低于万分之1.5。当然,段子只是段子,中科院物理所的文章也只是以轻松的方式科普统计知识而已。但为什么这两者算出来的概率都似乎和实际体验差很多呢?

这里再讲一个故事,二战时英国皇家空军邀请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教授Abraham Wald帮助他们改进飞机,希望通过分析飞机弹孔的位置来找到哪里的装甲应该加厚。数据汇总的结果是机翼中弹最多,驾驶舱和尾部基本没有中弹。但最后Wald教授得出的结论是:应该加强驾驶舱和尾部的装甲,因为那些地方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代心理

人与物

分类: 齐物论
通过收拾杂物来改变人生的书,近些年很流行,因为它们的目标美丽诱人。比如,《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要让我们的人生“闪闪发亮”,《简单的艺术》则又号召大家“带着格调做事让生活变得无限丰富”。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去做客,对方通常会一边抱歉说有点乱一边又说好些东西该扔了。而下一次去,屋子里却没有任何变化。人不扔东西有多种可能,有时候宁可刷一部电视剧,也不愿意搞一次“断舍离”。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可否认扔是有代价的,要承担风险。
风险之一:扔了之后生活变得不便利,再买很麻烦;
风险之二:扔了之后或许会有变故,一旦遇上天灾就会物资紧缺。

这些对风险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历史的印记却根深蒂固。人类先祖在丛林艰难求生的时候必然会懂得珍惜物资。且不说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庭互动

分类: 齐物论
不久之前,一封来自北大毕业生的万字长文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他化名王猛,在文中罗列了父母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所起到的负面作用。此文被各种电子媒体和平台转载,有些小编甚至用了很夸张的标题,比如《留学生万字长文数落父母,至今不能独立,社交能力为零!》
就此,很多网友留言讨论甚至是讨伐控制型的父母有多可怕。这也和很多研究的结论一致,父母的控制行为通常对孩子成长有诸多负面的作用。我也读了这篇长文,却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纵观那些不愉快事件,极少有他和父母之间直接的矛盾冲突,通常都有个第三方。事态发展也似乎总是遵循一种固化的模式:某人伤害了主角,主角告诉了爸妈或爸妈在场,爸妈却训斥了主角。缩写如下:

六年级,王猛的文件夹被人划坏,母亲说,这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吧。
高一,王猛受到同桌的欺负,向父母反应情况,父亲故作迷茫,后来大骂他。
高二,王猛被欺负没有改善,希望父母帮他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友情

分类: 大宗师

  出自26集,原先就觉得很好。只是现在再看,有了更深的感触。不禁潸然泪下。深交而受伤似是一种大遗憾,萧景睿却能温柔平和的看待。君子之交的真风骨,就是这么淡然如水吧 

  梅长苏: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用了最残酷的方式揭露了所有的真相,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和我们之间的友情。 萧景睿:是,我曾经因为你这么做,非常难过。可是我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自我中心的孩子了。我明白,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 若是我因为没有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沟通

文化

分类: 齐物论
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的需求,有些只能通过别人得到满足。来到美国之后,我很诧异的发现,最终我们的需求能否被满足,不在于它看上去是否合情合理,而在于有没有提出需求,有没有坚持需求。有一些坚持,甚至有点无理取闹的意味,但最终却意外的奏效了。

有一次,我丢了张信用卡,发现后立刻就打电话给客服。核实信息等基本流程之后,对方亲切的说,我们已经帮你办好挂失,并且会给你重新发卡,新的卡大概三个工作日寄到。虽然我觉得三天也不算太长,但还是顺便感慨了一句,我想用你们家信用卡买美中往返的机票呢,估计机票很快就没了。结果对方立刻说,那好,特快专递给你寄过来,如无意外,你明天就能收到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非常吃惊,竟然不是标准化服务?谁不希望快点收到卡呢,但是说一句话和不说一句话之间拿到新卡的速度差了好多。哪怕不同的邮寄方式有不一样的成本,因为我有需求,对方就按需服务了,听上去有点像神话。可如果我什么也不说,那我就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4 22:54)
标签:

坚定

分类: 应帝王
动画番剧《钢之炼金术师》中的一幕特别触动我心。剧中反派金布拉德雷大总统在一番恶斗之后,失去了两条手臂,躺在地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的仇人兰芳拿着刀逼近了他。她问,你有什么遗言。他说,没有。

兰芳感慨说:
还真是段悲剧的人生啊。你就没有所爱之人吗?朋友?妻子?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留给她?如果知道你是人造人……

大总统这才打断了她:
别说什么爱,什么悲伤这种无聊的话了,小姑娘。别太小瞧她了,那可是我选择的女人。我和她之间不需要什么遗言,作为帝王的伴侣就该如此。

兰芳先是一惊,然后眉头紧蹙,咬紧了牙,估计是戳中了她自己的心事。大总统接着平静的说:
都怪你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害得自己都失去了报仇的机会啊,小姑娘。虽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庭

分类: 大宗师
从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爸爸是一个音乐家,他想为世界而演奏。于是,有一天他就带着自己的吉他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而妈妈没有时间哭泣,在将家里所有音乐都禁掉之后,她找到了养家的方法。她卷起了袖子,学会了做鞋。然后她教她的女儿、女婿、以及外孙都做起了鞋子。她的家族和家族产业一起发展壮大了。音乐撕裂了她家,而鞋子让家人又团聚在一起。

坏人爸爸为了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抛弃了家庭,所以他和音乐一起有罪。而英雄妈妈则拯救了家族,因此她获得子孙的尊敬和崇拜。这就是男孩米格从小被灌输的家族故事。米格的原话是,“每年的亡灵节,家人都会讲述她的故事。”她对音乐的禁令以及做鞋的推广成了圣旨,所有的人都兢兢业业的投身其中。

然而米格的最后一句却说,她的女儿就是我的曾祖母Coco——Coco是《寻梦环游记》真正的主角,也是影片的本名。但很神奇的是,这个角色整日在轮椅上昏睡,台词也少。那么,Coco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有过怎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分类: 大宗师

贴一段有意思的小说对话,爱画画的角色,一般我都比较喜欢。这段到底在说什么?于我又有何意义?还是有机会再详写吧。

简言之,未必最厉害的功夫就是最适合自己的,漠视自己的专长和心性的努力反而是对自己的一种损伤。只是要做一个取舍也着实不易。或许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如侯希白那样的一个转折。有的人比较激烈,毅然决然,其他人都能看到一种分明的界限与变化,就如小说一样。还有很多人则默默的隐忍着转变,同样也很值得敬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间

分类: 人间世

在人类的语言中,时间总是以一种强者的姿态出现。比如眼下年关将至,“真不敢相信,一年又过去了”这句话就会在我们生活中频繁上线。朱自清的《匆匆》更是把时间的强行跑路描写得绘声绘色:“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

所以没有人能真正留住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研究

分类: 齐物论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每天都能看到学校里养的那一群猴子。它们通常都在假山上灵活的跳来跳去,或者停下来吃吃喝喝。我很羡慕它们简单的生活。直到有一天老师对我们说,你们最近要对那些猴子好一点,千万不要朝它们扔东西。两只老猴子最近刚又生了一只小猴子,但是小猴子一不小心从假山上摔下去摔死了,老猴子很伤心。它们活动也少了,吃的东西也少了。后来我发现还真是这样。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猴子似乎也是有亲情和痛苦的,它们并非无忧无虑。

但是研究人员不会止步于“似乎”,而是会做一些事情,所以就发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