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历历在新
历历在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01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秘密花园

精水深流

blog主站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心理

分类: 流金岁月

《海上畅谈》最近播出一档演讲录音主题是哲学,非常失望,理由如下。

1,每次提到哲学,开场白十之八九会提到“爱智慧”。也许在哲学家眼中,我们黎民百姓不仅缺乏智慧而且记性也很差。

2,比较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不同,又再一次举例即便夜深人静,西方人也不会乱穿马路。谈及印度“无节制想象力”的思维,说印度人会告诉你1+1=苹果。那为什么计算机软件行业多只包给印度而不是我们数数能力非凡的中国人呢,哲学家的回答是软件业是天马行空的艺术。

3,假定轴心时代真实存在,中国人实用理性到底是来自老子的还是孔子或是诸子百家?道家和儒家可完全不一样啊。

4,成都老太太那句“都是要死的,走那么快干嘛”确有禅意,但隔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1 11:10)
分类: 流金岁月

澳大利亚签证改革的消息一放出,想到那些现正在发奋读书的,努力打拼的,在暗自庆幸地同时很为他们难过。可是,当23路电车石门二路站上来乌泱泱的建筑工人一屁股坐在阶梯上,不由自主地又咯噔一下。自己的心态果然很矛盾,一边鄙夷才刚上岸的华人对新政策连声叫好的态度,另一边也确实无法漠视那些不守规矩的外来者。譬如那些保姆护工,她们出身眼界毕竟是低的,你对她们好送巧克力旧衣服之类的,她们便没了规矩开始指手画脚起你的生活来,正如孔子所说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你不能指望没受过教育的人可以自行领悟自我觉醒。

听了一些广播节目。比如清晨的《为你服务》,从前这档节目就是提供各种便民信息,告诉来信听众哪里有修拉链的,哪里能配饭锅盖头的,哪里有卖特殊型号的缝纫机针头……琐琐碎碎的衬托出普通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老主持人文怡大概是退休了,现在的节目风格完全不一样了。天天介绍的是吃喝玩乐还有就是猛灌养生鸡汤。没有钱的老朋友组织郊区游,有钱的么则海外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1 11:06)
标签:

财经

分类: 流金岁月

每次看当地报纸上登载的理财秘籍,我忍不住地就会笑出声。可能自己深受上海市井斤斤计较的言传身教,澳人所谓的省钱妙招,在我们上海土著看来非常非常小儿科。譬如不要到店里买咖啡,投资台胶囊机在家里也能有一样的好口福;譬如带午饭去上班,出去吃浪费时间和金钱;譬如不要空着肚子去超市,选购商品时不要注意力把集中在与视线相平行的货架上…………

不过这本书倒是让我大开眼界。在我们勤俭节约的中国人慢慢开始接受信用卡时(猜想大家都听说过中外两老太太在天堂交流买房经验的故事吧),这位土生土长的澳洲人却要求大家珍惜生命,远离贷款,并引用了 Warren Buffet的名句来再三强调。

Stay away from debt. If you're smart, you don't need it. If you're dumb you got no business using i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7 07:56)
标签:

心理

医学

分类: 流金岁月

周末看完My Beautiful Genome,通过基因体检作者解释了基因的原理,与环境的互动以及基因科学的应用。

基因可以回答两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

我对自己到底从哪里来并没有什么兴趣。我们家很平常,父母族群里既没涌现英雄也没出过狗熊,找不到沾亲带故的名人可以攀龙附凤。其二,我继承了中国的第一大姓,又长了一张非常典型的江南汉人面孔/身板。所以不出意外地话,血统里至少有90%是中华民族,剩下的10%可能掺杂了苗族等少数民族的基因(据爸爸讲,祖先是从中国南边而不是北边兴起的)。

更何况我是女性没有Y染色体,要刨根问底还得父亲出马。以前读检验曹操DNA的新闻时就不由得一声叹息,由母亲传给后代的线粒体也是稳定单一的遗传密码,然而大概女性始祖比不上枭雄曹操,少有科学家愿意埋头做分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CPR
(2017-03-07 07:54)
标签:

医学

文化

分类: 流金岁月

我对心脏复苏的了解是从琼瑶的《三朵花》开始,男主人公救起因溺水而昏迷不醒的女主人公,连忙嘴对嘴地进行人工呼吸。直到现在,爱情片似乎还沿用这个套路,着实误人子弟。在急救中,其一吹气是可选项,而且通常也要先按压30次后才可以做2个,然后重新30次按压,依次循环。再则,人工呼吸可不是紧紧贴着对方的嘴唇如热吻般缠绵,施救者可能得扒/撬开病人的嘴角尽力把自己深吸的一口气给送进去。

总之,真实中的抢救根本不象电视剧那么浪漫美好,它甚至还带有些暴力,因为1分钟至少100次的按压速率,按压幅度又至少为胸部前后径的三分之一,可能会引发肋骨骨折。很难想象原本弱不禁风清香雅丽的大姐莲花经过这么一番狂风暴雨后还有力气抽施救者一个大耳光。

我曾煞有介事地抱怨自己实在干不了如此强度的体力活,从医多年的姐姐给出的回答是有好几个老先生能从死神手里逃出来的关键就是他们老伴在第一时间做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2 11:21)
分类: 流金岁月

最近看完一本书——Deluxe How Luxury Lost Its Lustre. 让一个热爱奢侈品的时尚编辑痛心疾首的是越来越多的奢侈品徒有其表失去原先的工匠精神。为了追求利润,知名品牌几乎把所有的产品制作都外包出去了。不出意外,金字塔最顶端的还是在意大利,英国和法国,而中国则跟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一起位于食物链的最底层,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中间层,包括土耳其、埃及和东欧前苏联国家,原来我们还远未大国崛起。

作者通过描写Hermes皮包繁复的制作过程来告诉读者奢侈品的精髓就恰恰在于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如果非要撑死入手一款名牌包,那一定得选Hermes,据本书讲它是唯一一家还秉承传统工艺的良心企业)。而另一些品牌在发展中国家用流水线批量生产。She place a cardboard pattern on top of the canvas to make sure the straps were attached in the right place, hammered them, then handed the bag off to the next girl, who in turn stitched the handles to the canvas on a 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2 11:17)
分类: 流金岁月

上周五下班,不见了溜达放松的闲人,Tram也停开一眼就能望到中央火车站,刷了手机才知道几乎就在办公室楼下出了一件交通惨案,好几个人当场丧命,还有重患危在旦夕。这周一去了次现场,花束连着花束一堆堆一排排还有很多人排队献花或是守在一旁默默哀思。不知是哪个好心人在台阶上留下一本硬抄面,一盒面巾纸,大家可以一边留言一边拭泪。记得姐姐说过胶州路大火后那里也堆满了鲜花,由此她认为全中国也只有上海才最和国际轨。我觉得形式无关重要,更倾向鲜花应该养在泥土里而不是辣手摧花,长毛绒应该送给小病号或是捐给Salvos。对牵涉的家庭而言,最大的安慰是物质赔偿是坏人绳之以法。对国家而言,则是要讨论该不该恢复死刑?罪大恶极的未成年人该怎么判才合适?而不要一味地推卸责任,譬如我们警察只是按部就班执行公务是司法部门开了保释的方便之门。

很多的鲜花,很多的长毛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2 11:15)
标签:

心理

杂谈

分类: 流金岁月
之前没看过《第二性》,只听闻大名,没想到这几十年前的老书竟然还得排队预定。取书时才惊愕它的大块头,有800多页,字号咪咪小。
这个版本的封面
这个版本的封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9 14:29)
分类: 流金岁月

每周一般抽出一晚走路回家,看看绿树顺便买点小菜。夏天最大的烦恼是小飞虫,它们嗡嗡作响围着你团团转,用手扑打,摇头晃脑,用花露水喷都不管用,虫子们不离不弃就是要陪你回家。当地人的对策是拿根小树叉如牛尾巴那般在胸前扫来扫去,可惜都走了有100次了吧,我还是没能找到一根合适的。

上周很不巧,才从一家新开的韩国杂货店出来,稀里哗啦地下起了瓢泼大雨。车站就在眼前,但当中隔着一条川流不息的河(马路)还在不断地往上涨。马路上的行人似乎突然全消失了,大概都和我一样吧躲在屋檐下。远远地只瞧见两个女孩高声尖叫地奔进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车子,然后有一位视死如归的乘客在车流中横冲直撞终于抵达彼岸。好像7,8分钟公交车叮叮当当地开过来,雨势虽然没办法一下子抽刀断水还抽抽噎噎着,但一把雨伞完全能撑起头顶上的一片天,我就继续执行既定方案。

那家韩国店当时正在搞促销,2.8公斤的盒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9 14:29)
分类: 流金岁月

李光一的口头禅之一是“你懂我的意思挖……你明白了挖”,好像听众全都是弱智。有一次他应邀对“郑州一大妈征“女儿”陪游三亚包食宿”这一新闻评论时说:我年龄应该都比网友大吧,但似乎网友比我更保守传统……人总是要一个人死的,早点学会独处很重要……。主持人被噎得哑口无言,因为在他们眼里“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忽然就有点喜欢李光一了,为他不一样的价值观叫好。小时候晚上和家人下几盘跳棋紧张得面红耳赤是我终生难忘得事;和同学玩得昏天黑地直到大人扯着嗓子喊回家吃饭是我终生难忘得事;一个人看格林童话胡思乱想没面包屑饭米碎行不行也是我终生难忘得事。这都是珍贵的回忆,不分轻重。

Bullying这一现象自古就有,譬如曹雪芹就详细地描写了贾宝玉大闹学堂,而在我读书时学校也都有记过处分之类的惩罚制度来制约小霸王。相应的词语俯首皆是(羞辱、侮辱、侵犯、侵占、伤害、暴力、恐吓、恫吓……)。很奇怪不使用现成的,却学着日本人的方法生般硬造出一个新词——霸凌。在我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