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华锋
李华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07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冶金文协副秘书长、中国冶金作协常务理事、河北作家协会理事、河钢铁集团承钢公司文联常务副主席,出版《老兵往事》《品质的力量》《知我承钢》《话说承钢这个地儿》等著作。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1-08 21:53)
标签:

杂谈

加强纪律性     

    纪与律这两个字,很重,重到什么程度?看一些古装剧时我们常听到这样一句话:按律当斩!现代的战争影视,反映我军的激烈战斗场面,我们能听到这样的台词:不服从命令,执行战场纪律。就是枪毙!由此说来,违纪犯律要夺人性命,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重。
  纪与律是有单独意义的。纪,《说文·系部》解义为:纪,别丝也。先人又解:别丝者,一丝必有其首,别之是为纪。按现在的话说,纪首先是找出散丝头绪的意思。纪强调的是道,是理。律则是条款。律的要义是法则、规章,一致按律处治,律以重典时,凡事就没有商量了。
  人类社会开始有组织活动后,纪律随之而生,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乡规民约都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纪律。当纪律成为文化的时候,纪律的力量就彰显出秩序的持久和习惯的养成。就个人和社会组织来说,现在最好的纪律遵守是上厕所。公共厕所是人们使用最多的场所。除非故意、无意,大家都遵守纪律,女人去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8 21:38)
标签:

杂谈

神  

    神,国人是看得很重的,凡事都要攀个神或造个神,神之广之多其他国度无法比。美国人、德国人、法国人、俄罗斯人会有灶神、门神吗?今日,笔者提出神钢主要是给承钢人“供赏”的。这就是北欧女神——凡娜迪丝。这尊神在承钢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矗立了很久了。其神采映出的奕奕,天地共睹。说承钢是有神性的,不是神学、神权的传播,而是对文化、世界文化的神往。

  凡娜迪丝,是我们引以自豪的钒的图腾。钒来到人间有些浪漫和曲折。首先我们要认一个人,他叫里奥,西班牙矿物学家。他在墨西哥发现一种新的金属元素时,并没有重视,只是先后给钒改了两次名字,一次叫“帕克罗来纳”,一次叫“埃赖特罗立姆”,再后来里奥索性否定了他的发现,说那不是什么新元素,而是铬。1930年,另一个叫赛弗斯托姆的瑞典人没有像斗牛士里奥那么粗心,或者缺乏耐心,他开始深入研究,并提出一种黑色的金属粉末。当赛弗斯托姆的老师伯济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8 21:19)
标签:

杂谈

最美声音

       承钢离休老干部胡忠孝,继出版《多彩人生》后,《滦河往事》已结稿付梓,就在人们向他道喜之际,又传出消息,胡老的摄影集也将出版。可喜可贺之外,人们更想知道的是,什么精神支撑今年88岁的胡老收获如此厚重的人生果实?忠孝老先生说:为家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奉献。这是书写、也是表达,更是心声,是一位耄耋老人唱给生活的最美声音。
  人生七十古来稀,耄耋者应是人们敬仰的年龄,但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重新审议“古来稀“很有必要。近期,网传一位俄罗斯摄影家到世界各地抓拍一群敢于运动的老人的照片,改变了人们对70、80甚至90、百岁老人的年龄认识。有86岁滑冰的,78岁跳伞、滑板的,有92岁跳芭蕾舞的,还有75岁玩钢管舞的。世界变了,对人与事的理解也应与时俱进。如果再用两千年前的思维界定今天人的体魄,恐怕要闹出笑话。七老八十不是老的象征,他们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亮博客十周年徽章 GO>

十年,不会忘,我在,新浪博客!

  • 2007年11月28日,我注册了新浪博客,正式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老兵在和高儿、墩儿说着闲话时,眼珠子没停着东瞟西瞧。他往门洞另一边看上一眼,瞧见一个正在掌鞋的秃子。大热的天,秃子没遮没盖坐在道边一间房根下穿针引线,十分引人注意。这掌鞋的秃子也不断抬头东张西望。老兵眼贼,一眼认出了这个秃子就是他第一次进武宁城,做刀削面的掌柜。秃子怎么不做刀削面,而改掌鞋了呢?秃子是做太阳旗、卖太阳旗的,太阳旗成了红旗,顾顺让日本人杀了,秃子怎么没死?老兵看到秃子向他投来一束诡秘的目光,有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老兵心想,再拖下去恐怕凶多吉少。他从兜里摸出两块银元,分别塞在高儿和墩儿的手里,说:门口那秃子怎么也不戴个草帽?高儿掂掂手里的银元,说:都是自己弟兄了,何必这么客气!把钱装进上衣口袋,看看秃财,说:那小子可是桥本太郎的红人,乡党会的会长秃财,啥财都没有——财秀。

老兵问:顾县长都让日本人杀了,这秃财怎么没吃瓜落儿?

高儿说:这小子走王八运。他到桥本太郎司令官那里都坦白了,日本人说他实在,不但没杀他,还给他个官当。他没少害人。日本人会收买人心。老兵想,当时给这个秀财使上好了,让日本人也把他杀了。可当时他是老百姓啊,世道变了,人就变了,老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到了武宁城南门已过了正午,老兵他们发现,城门口的一棵大柳树下有俩日本兵,一个坐在摩托车跨斗子里,一个靠在树下,似睡非睡地耷拉着脑袋。门洞里有俩伪军,一高一矮挤在一起说着闲话,他俩面对推车、扛柴草、挎筐提篮以及空手悠闲出入的人熟视无睹。

更让老兵等人惊讶的是,老百姓面对走过来的几个扛着双枪、穿国军军装的人也十分木然,看着国军肩上的枪就像看烧火棍一样,没有丝毫惊慌。老百姓不慌,老兵心倒发虚了,莫非日本人知道他们要进城,早就设了套,等他们往里钻呢?不能!进武宁城是他一人装肚里的事,快进城了,他才抖搂出这件事。既来之,则进之吧,老兵想着,与众人往城门走。

门洞里的伪军一个是细高个儿,一个是矮胖儿。他俩是桥本太郎攻打南卧龙时,随着副官刘易一起投了武宁城的日军的。几年来,俩人一个大铺上睡觉,一个班站岗,出入也是成双成对的,经常在一起。这个细高个儿也有大号叫柴亮;矮胖的大号叫吴木。不知哪天起,吴木叫细高个儿柴亮叫成了高儿,柴亮叫矮胖吴木叫成了墩儿。俩人觉得这样叫顺嘴儿,就一直叫下来。

高儿首先看到了打着白旗走来的老兵他们,说:过来几个国军。墩儿的目光从来往的人群中穿过,又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兵、福常、蒋贵儿、朱保山、尖嗓,稍做准备就出了南卧龙。一行五人都换上了列兵的服装,每人又多拿了一支中正式步枪,在南卧龙几年,福常已经升为一营长了,尖嗓是连长,朱保山是二营长。老兵把朱保山放到自己的团里有他的用意。朱保山是路彪的人,有了这么个人在自己身边,免得路彪猜疑,尽管老兵他每天都在路彪跟前转悠,但作为路彪的一个团长,老兵深感这么做的必要性。多年在国军里混事,老兵对长官信任比生命、比黄金都重要的理解刻骨铭心。老兵是聪明人。这次去北卧龙找八路军要地盘,带上朱保山也是老兵精心有意安排的。让路彪的人禀报这一来一去的事是最合适、最真实的。因为,来回二三百里路,到底会发生什么,对谁都没有定数,真有个闪失,老兵需要有人给他正身。

出了山口,眼前一片豁亮。开阔的视野,满目翠绿,行走在山路上,大家都有出笼鸟一样的欢快。从1937年底,老兵他们进了卧龙山就再也没出来过,桥本太郎攻打南卧龙时,他们也只是往大山里撤过。景色宜人,心情舒畅,话就来了。

福常说:山里再憋两年,我们出山口就都长犄角了。这天下还有日本人吗?武宁城桥本太郎那老鬼子死掉了吗?

朱保山乐呵地说:这世界上还有女人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天早晨,路彪让警卫营长王天柱把老兵叫到大殿里,当着冯慵的面,轻轻松松地派出了向北推进的部队。让老兵挑选四个人到北卧龙,与八路军商讨国军进驻北卧龙的事宜,并暗示老兵,这是一件应付差事的活儿。路彪对老兵说:我只命令你马上就走,走哪条路线、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回来,你自己看着办!老兵翻睃着白眼问:师长!我们去五个,回来十五个人才好。路

彪不明白老兵说什么意思,疑惑地盯着老兵。老兵又说:我们每个人说个媳妇,都把媳妇种上,然后抱着小国军回来。

冯慵一看路彪在应付差事,板着脸对路彪说:军中无戏言,这么大的军事行动,你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处理吗?

老兵看看路彪,看看冯慵,又看看王天柱,他不知道冯慵的深浅,等着路彪说话。

路彪冲着老兵一板脸,说:没接到出山的命令吗?

老兵见路彪瞪眼了,啪的一个立正,喊了一声:是!转身走了。

一个来回二三百里路,何时能完成向北推进的任务!路彪说:推进,推进,这是蒋委员长、白长官的命令,推就是一步一步地推着来,他没让我突进,我不能违抗军令啊!冯慵再去找电台,想给重庆发报,状告路彪消极怠慢的行动时,发报员告诉冯慵,电台坏了。冯慵就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出了卧龙寺是一条盘山小路,路彪、老兵、勤务兵仨人,顺山路东张西望地往下走。

满目青山、泉水流淌声、扑面而来的草木气息,让人心旷神怡,尽管太阳悬在天空,山里还有凉凉的微风吹来。

在小龙潭二营长福常的驻地,师长路彪停下来。他走到路旁,问一个正在摆弄一棵小树的兵:这是什么

摆弄树的兵衣冠整洁,面色红润,白白胖胖的。听到路彪问话,他一激灵,挺着胸说:报告长官,这是棵梨树。

路彪摆摆手。

老兵对摆弄树的兵说:别一根棍似的戳着,放松、放松,随便些。

这梨树怎么没结果儿啊?路彪问。

梨树兵又一挺胸,说:报告长官!这梨树明年才结果昵!梨树兵见路彪一副闲情侧头歪脑地看着树,紧张的情绪有些缓解,补充说:长官,桃三杏四梨五年。四零年春天我栽的这棵梨树,明年才结果。

梨树兵补充的这几句话极大地刺激了路彪。他沉下脸,说:的兵早就像过日子一样把南卧龙当成家了。我还在左想右想如何和日本人开战,一想就想了四年。

路彪的情绪有些激动,吓坏了梨树兵,他颤抖地说:长官,我们也想打仗。刚进山时,怕打仗,时间长了就憋得慌,当兵哪有不打仗的。可我们班长说,持久,持久,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桥本太郎准备率两千多日伪军围剿南卧龙路彪部的消息,北卧龙的八路军提前知道了。赵奎团长与政委仇劲、副团长张大智商议后,决定攻打刘庄,一是报小野大队袭击卧龙村之仇,二是给南卧龙的路彪解围。
部队在卧龙村整装待发之际,赵奎把各连的司号员集中起来,命令鲁钢带领他们到南卧龙的山口吹五分钟的冲锋号。赵奎告诉鲁钢,见山口跑进去一个骑马的人就开始吹。
一南一北两支部队同时出发了,桥本太郎去攻打南卧龙的路彪,赵奎攻打桥本太郎的刘庄据点。南卧龙的日伪军开始进攻后,八路军攻打刘庄据点的战斗也打响了。
刘庄据点的守敌遭到打击后,立刻把消息传递到武宁,武宁的伊藤立刻打马扬鞭到了南卧龙。
守在山口一座山头上的鲁钢见到山口外跑来一匹马,说:咱团长神啊!说让这来一匹马就来匹马。一个司号员说:鲁排长吹号吧!鲁钢说:咱等这匹马跑进山里,骑马的人把消息告诉日本鬼子后再吹啊!
伊藤中队长风风火火跑到桥本太郎跟前,把刘庄据点被袭的消息告诉了桥本太郎。桥本太郎连续组织了两次进攻都被路彪打了下来,正在火头上听到了刘庄据点遭袭的事更恼怒了。他问伊藤:袭击刘庄据点的是哪支中国武装?伊藤说:是北卧龙的共产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