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李海洲
李海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89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6-07 10:25)
一切都是这样,还没有开始告别
就准备着离开。左邻的狗给右舍的猫梳妆
豆花鲫鱼和玫瑰糕泪眼相望。
这旧地球即将成为标本,推土机的齿轮
就要让时代入土为安,或者化蝶成茧。
什么是茧?是自缚的经济
还是伪文艺的扮相?或者是清凉的记忆里
街檐两边小雨敲窗的咳嗽。

全世界都在怀旧,包括长江的涛声、
枕着涛声入睡的山川。下浩街寂寥漫长
那树荫可以装下一生
乔木挺拨扶疏,苦楝花拂落青砖上
他们会有明天吗?或者迁移到另外的星球?
庭院里,临窗剪纸的小爱人旗袍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武双全的江湖精神

      文|李亚伟 



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期,我常来往于成都和重庆之间,与两地诗人万夏、刘太亨、杨黎、马松、宋炜、柏桦等打得火热,经常聊诗喝酒,这帮人在当时年龄不大却相当自信,感觉是都掌握了诗歌的真理和人生的真谛,大都是光头、大胡子和披肩发的打头。但在重庆我们喝酒的路边摊、苍蝇馆等酒席上,却常有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喧哗与孤寂

——读李海洲诗集《一个孤独的国王》

                文|何小竹

        李海洲是诗歌江湖中很著名的一个人物。有关他的故事已经成为江湖传奇。似乎每个认识他的人,都能够津津乐道地讲出一篇不低于1500字的李海洲的传奇故事。在这些故事中,李海洲作为一个生活中的人,以及一个写诗的人,或者一个男人,是喧哗的,躁动的,才华横溢的。而他的诗歌,也是喧哗的,躁动的,才华横溢的。他的身影通常都出现在酒桌上。他的妙语,也通常出现在酒桌上。而他的诗篇,应该也是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5 15:53)

第一首
还没堆积出世界
唿哨声已经遍及南方。
这荡漾,二十年相逢一次。
这白头的花,
围炉煮酒的天涯路。
满天神佛布下委婉曲
一城都是普希金
都可以诵出
重庆或西伯利亚的幽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用现代汉语接续唐诗宋词的人
  ——李海洲诗集《一个孤独的国王》读后
                       文|吴向阳


    在“70后”诗人群体中,李海洲算个异类。他的“异”在于他太正常了。他没有闯荡,没有漂泊,没有流浪。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媒体,报纸、或者杂志,甚至也顺应时代染指网络。他的生活体面而平庸,有专职司机接送上下班,包括接送去赴不尴不尬的酒局和打打不大不小的麻将。他除了在微醺的时候——当然,微醺的几率比较大——暴较多的粗口之外,他的言谈得体,甚至称得上机智。他极少讥讽时政,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3 20:59)
你是一个天上的人,偶然落在重庆。
你是半部古书中的夫子
隔三差五地盗版前程。
关于女人和制度,你已收刀敛卦
静坐席间,开始少言寡语
一夜两杯红酒,你甚感无趣。

唉,世俗的两个兄长在折磨你
一个叫袍哥
他把中国最后的乡村知识分子分崩离析
从沐川穷游成都、北平,而后重庆。
另一个叫疱哥,他打开你的花花世界
植入半卷金瓶梅
还有阴雨天来拜访你的病根。

纵酒狂欢多少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备注:秋天就这样来了,秋天就这样在重庆的阳光下慢慢深起来……我那些为数不多的诗篇,大多都是在秋天完成,就像欧阳斌说的:秋天是我们的写作季。其实,在秋天远足、喝酒、写诗,都是幸福的,也都是颓废的;其实,没有赞美过秋天的诗人,都不是好诗人。
我曾经用比较长的时间,完成了一首关于秋天的长诗。贴在这里的文章,是我的朋友龚静染先生为这首诗写的评论。其实,这是静染为我写下的第三篇评论。第一篇是九十年代初写的《李海洲:一半是欢乐,一半是忧伤》;之后是新世纪写的《穿越时代与古典的真相》。作为国内李海洲诗歌研究第一专家,我知道,龚静染的研究还将继续下去,就像他的长篇小说写作那样,就像秋天永远会在不远处等着我们那样……

 给秋天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6 22:12)
1:
我将在120岁的时候睡去
在下一个人写到秋天的时候醒来。

2:
夕阳就是曙光
年龄盖住爱情的马脚。
秋天里,落叶要回家,脚步踩在秋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好吧,谈谈诗歌

好吧,谈谈诗歌。其实李亚伟很早就说过,经常谈诗的人都是一些级别不高的人,就像打扮得越艺术的人作品往往都会是二、三流的水准那样。诗歌不是用来谈的,就像石头和春天不是用来吃的。在偶尔出席的诗会上,当评论家们的口水准备直接汇入黄河的时候,我其实一直埋着头在玩手机,我想把自己通过短信发到唐诗宋词里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