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Since7/3/2007
一只来自韩国的小麻雀,在这片中国森林里翱翔……
博文
(2013-02-10 21: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8 06:22)
标签:

杂谈

'老师,你闭下眼睛,不许睁开哟。' 她突然兴奋起来了。
我二话不说,就闭眼睛了。
但是她还是不放心,拿起镜子,挡住我的视线。
'好了,你可以睁眼了。'
她把双手藏在背后,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慢慢环顾周围,看看有什么变化。
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的一件事情之一就是让我猜猜,猜她桌子上有什么变化。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比刚才更乱了一些。
'怎么啦?是什么?' 我问。
其实她早就迫不及待了。
她开始有点害羞了,然后从背后递给我一瓶香水。
我在她的KaKaostory见过这瓶香水,是她爸爸前天从韩国回来的时候给她买的,DAISY的四小瓶装。
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她却那么情愿地给我其中的一个。
我一开始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接受,我有很多香水,这一小瓶,对我不算什么,但是对她来说,肯定格外珍贵。
但是,正想开口说'你留着用'的那一瞬间,我却说了'谢谢'。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4 18:27)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好久没有看电影了。

本来今天晚上要去看电影的,但是我犯懒了,于是随口一说,要么改天。

我这么随口一说,他也并没有坚持,就说如果晚上改变注意的话,再联系吧。

讨厌这种被动,也许对方以为这是体谅。

估计是困了吧。每到下午这个时候,都会犯困,心情随之低落。

挂完电话,闷闷不乐,心里赌气。

企鹅娜说,真没想到我也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

近两年我确实有些不一样了,尤其是在男女那些事上。

没有以前那么大大方方了,一点小事都会让我委屈老半天,或许我一直都是这么一个小女人。

我不喜欢问号,不喜欢'吗'的结尾,更喜欢'吧'的结尾,尽管我很多时候不能答应这个'吧'。

我确实没有那么多富裕的时间出去玩儿或者坐坐,就像有些人抱怨得那样,我连简简单单喝杯茶的时间都没有。

据说,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该走了'。

所以一般都是「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再联系」结尾。

我有我的问题,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周围没有能压得住我的男人。

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3 19:16)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尽管时时摆出狂妄自大、执拗倔强的态度,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深知自己的无知和无能。因此为了弥补自己这种不足,几乎365天都在实行各种各样的计划,研究那些文艺青年的读书目录,为每天神经兮兮地跟太阳比赛早起,但是依然随时都能感到自己的肤浅和无知。

昨天在偶然的机会见到一个女人,还一起吃了饭,不过我知她知,我们不会有下一次。可能我见过的女人太少,这样的女人还头一次见,说实话,还蛮新奇的。

昨天我对她的评价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二的女人,肤浅至极,我们在说话呢,在吃饭呢,她却拿着手机自拍,角度掌握得很熟练。谈话的内容,还是不说了吧,总而言之,一个字,二!据说好些女孩都跟她差不多。

但是今天回想昨天的那些事,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不就是比她多读了几本书而已嘛,有啥了不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我不准自己评价她,没有资格去评价她。

「不要以自己的价值标准判断别人」

这句话我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但是实践起来,还是有相当的难度。

修身养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多看书,少废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1 11:53)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我们在感恩节认识了!我想邀请你跟妹妹来我家的圣诞节。我们有空的房间,就是如果你们没有打算,或者你们不要上课。我姐姐从美国过来,还有我们准备好吃的菜。如果来不了,也OK,就是想邀请你们,也要还再一次看你们!'

是她。就像那天我所预料到的那样,我们很快要有下一次了。

那天,我们确实有些恋恋不舍,我对女孩子很少有这种感情,跟女孩子见面极少会想到'下一次'。

平时我也很少跟人客套一句,'有时间过来玩或吃饭。'

因为我学到好些人都会当真,所以即使尴尬、无话可说,也不会主动说'下一次'的。

这些年我实在力不从心,折腾不起来了。

但是,那天,我忍不住跟她说了,'有时间的话,来找我们玩儿。' 是发自内心的。

旁边的Josef跟她说,下次我带你一起去。Josef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他在天津生活过,所以知道怎么走。

面对这样的一句话,多数人都会说,好的,有机会一定去。

而她颇有激情地说,'When?Don't just say it! Plan it!'

当场就要定下来来天津的计划。

其实我们仨都被她的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0 18:24)
标签:

杂谈

[一]

'饭太多了。' 爸说。

'那你给我盛点儿吧。' 我说。

爸爸早上没有胃口,吃得不多,但是今天早上我饿坏了,不小心把爸爸的米饭也给盛多了。

爸爸给我分了一点之后,我碗里的米饭比爸爸碗里的还要多一些。

吃到一半的时候,爸爸问我,你的米饭是不是太多了?

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他想帮我吃点,他反悔了。

我摇头说,一点儿都不多,其实我想每次吃这么多,只是怕长胖,所以每天才吃那么少。

听到这里,爸爸朝我笑了一下,笑容有些复杂,苦涩、欣慰、爱怜。

[二]
    昨晚我在朴叔叔家吃饭,阿姨做了韩式辣炒鸡块,还有酱炒鸡块等等。她说,她在中国头一次做辣炒鸡块。我说,企鹅娜经常做给我吃。她说,企鹅娜连这道菜都会做?太厉害了。这时原本默不作声的朴叔叔突然开口了,'企鹅娜那么牛,你却啥都不会,所以至今还是单身,将来肯定嫁不出去。' 我说,'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是不能,而是不想结婚罢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其实不想,也是一种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6 12:57)
标签:

杂谈

'金针菇!!!'

正在在客厅看书的时候,原本还在梦里的企鹅娜急切地叫我。

我'嗯'了一声,飞奔到房间,瞪大了眼睛摆出一副受惊的表情看着她。

'你怀孕了!做了一个恐怖的梦。'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谁的?'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在梦里我们都特~~~别开心,因为你可以在满三十岁之前生孩子了。产期是明天,但是我们还优哉游哉地逛街呢。我们走在天桥,前面走过来三个貌似组织里面的男人,他们故意撞了走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生,差点儿摔倒了。你就替她打抱不平,跟他们插肩而过的时候,骂了他们一句。结果他们中的一个人就拿着手中的烟头烧你的脸,我在旁边束手无策,害怕极了。我只能一直说你为什么多管闲事.......'

怀孕的那件事有点儿不靠谱以外,其他的情景,还蛮符合实情。三年以前的冬天,不就是帮别人喊了一声'小偷',差点儿出人命了嘛。

我是该收收脾气了,不要总是那么打抱不平,看不惯的事情,非要揪出来说两句,不要图那一时的爽,不管那个人做得对不对,很少人爱听说自己做得不好。

不过满三十岁之前怀孕是不可能了,据说女人三十以前生孩子,孩子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4 16:53)
标签:

驾照

杂谈

    我终于拿到中国驾照了!

 

    准备材料的过程有些曲折、惹人厌烦,但是当我拿到驾照的这一瞬间,过去的磕磕碰碰统统化为泡影。一路上屁颠屁颠的,谁会相信我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大龄女博士。

 

    今天参加考试的大部分人都是外国人,有个别的华侨,三四十来个人。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母语考试,但是我准备考试的时候,用的是“驾校一点通”软件。我到那边儿就跟警察爷爷说,“我可不可以用汉语考试,从小就来这边儿了。” 他一听,就很开心,爽快地答应,拿过去我的申请表,优先给我安排考试,好像是自家人一样。感觉怪怪的同时又很温暖。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三个驾照,韩国、美国和中国。分别在2004年10月、2005年8月、2012年12月,不同时段的我,笑容各不相同。韩国那张,抿着嘴笑,拘谨得很,那时候我还是少女呢。美国那张,笑容自然,一看就是发自内心,抓拍得好,好像当时拍照的时候,他站在摄影师旁边逗我笑了。中国这张,笑容不自然、呆呆的,或许我带的那个镜框有问题,总觉得不对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1 20:59)
标签:

杂谈

    中午,去阳光100那边吃了猪肉汤饭。这是韩国的一种汤饭,而我在韩国的时候,却从来没吃过,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秋天,跟着东东去了一次,就爱上了猪肉汤饭,尤其是像今天,冷得变态的日子里,热气腾腾的猪肉汤饭,是不错的选择。

    什么叫'汤饭'呢?就是汤里泡饭,其实这是极其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但是在物资匮乏的时代,不得不采用这种方式把食材的用途发挥到极致。如今,那段为吃饱肚子发愁的日子,淡淡地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但是那种味觉却一代一代地传下来,汤饭成了韩国饮食文化的重要一部分。

    阳光100的这家餐厅叫MU BONG LI,刚在NAVER查了一下,这是韩国京畿道的一个地方,叫茂峰里,那个地方的米肠汤饭颇有盛名。

    这家的汤,白里透白,喝一口,什么味道都没有,再喝一口,依然没有味道。把饭泡在里面,再喝一口,味道鲜美,就着他们家的辣萝卜块、辣椒沾大酱,一碗热乎乎的汤饭,无影无踪。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30 07:47)
标签:

杂谈

分类: 他们她们

    昨天下午那个比我还“中国人”的韩国人——小韩找我了。09年五月见面之后,一直没有见过,只是他差不多半年一次的频率打电话给我。他从北大毕业之后,回国当兵去了,今年八月份刚服完兵役,这段时间一直在韩国准备去英国留学。这次到北大办点事,回家之前,过来看我一眼。

    他的家人都在大连,他的爸爸妈妈不打算回去了。尽管如此,他不想住在这边了,但也不想住在韩国,他想到欧美那边去。先去英国读个硕士,慢慢考虑以后的方向。他似乎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作为一个88年的“小孩儿”来说,能做到这一点,真不容易。

    09年五月份的时候,我还是个硕士一年级的学生,现在都博二了。回想这三年半,脑海里一片儿空白,似乎只是多了几个数字,没有什么突飞猛进的进展或者惊天动地的变化,一如既往、平平淡淡地过着每一天。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我有什么不同,但是跟他聊天的时候,我感觉到现在的我和那年的我是不一样了,当然在本质上,不可能有什么变化,我还是我。

    前天在柏邦妮的文章中读到这样的一段文字。

    最近觉得,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金针菇
金针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696
  • 关注人气: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是金针菇
金针菇在中国断断续续生活十年了。目前在南开大学读博士,是个准女博士。
 
曾经过于张扬,觉得自己哪儿都好。最近渐渐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开始过上比较低调的生活。
 
博客中常提到的“企鹅娜”是金针菇的亲妹妹。金针菇喜欢用“他”这个词,往往都是泛指,不要上她的当。
 
她注册了许多网站和聊天工具,但是她百年不上线。看的最多的是她的邮箱。
金针菇的足迹

@百度

金针菇和企鹅娜的故事

博客大巴

2011/11-2012/11的博客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Statistics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