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李
老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38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5-23 12:25)
标签:

杂谈

 
今天老板找我们几个学生讨论summer的安排.很多人都去开会了,只剩下我们3个students坚守着seminar.我自己的summer的project是detail的学习Hodge theory和p-adic Hodge theory。另一方面,坚持的report老板的papers。先从老板获得Fields medal的成名作开始读起;毕竟在Hodge theory中有用到geometric analysis。暑假,太太就来到这边了,很是开心。动力就更加足了。暑假还要继续我的number theory的study,最好能够读完moduar forms。现在在考虑一系列问题,就是把geometric analysis做到p-adic numbers上去,估计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现在家庭和事业是我的奋斗目标,赚钱,赚车,赚房。养育后代,培养祖国的花朵。
 
吾家有女初长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几天一直在钻研Lang的书,algebraic number theory.现在读到第2章.这一章极其难读,很多细节都要参考其他文献去补充.幸亏自己读过一点p-adic numbers的书,总算可以把detail给写上.光这些detail就写了足足10几页,这也验证了Lang的话,读他书之前要有一点基础.可是这基础也太深了吧.呵呵.
 
Lang的书就象色戒一样:每章都写的很出色,不由得你不漫漫品位.坐在办公室里,读着Lang的书,想这证明细节,听着周旋的天涯歌女,仿佛置身与电影中,书读到这份上也对得起作者了.
 
长期以来,我养成了喜欢看书, 边看电视,或相声,或评书的习惯.谁说不能一心二用.每天仔细看个5,6页,这速度被si说成是已经很快了.但是我觉得我之所以如此慢,关键是要把前面的联系起来,顺顺思路.
 
这几天总想一个问题,为什么number theory 如此的神气,就和我女儿一样,为什么她老是喜欢吐[泡泡.记得以前晚上,我和我太太起来给她喂奶,烫奶的情景.半夜三更,一声哭声划破夜空,
天黑请闭眼,杀手要出来杀人了.
这次我中招了,起来给宝宝烫奶.数学是如此的神气也如此的幸运,那几天我总是被女儿的哭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终于去super88买东西,这次4个人买了151多点.去的时候是si开车,果然有他的风格,超级的快,而他又超级的high.这个坐si的车居然有点头晕,这是我很久没有作车了,还是si开的又快了.回来的时候,是qu开车,在路上,qu超长发挥居然把车开到了'do not entrance',很彪旱,果然是qu的风格,要稳扎稳打,防守反击.晚上3个人做晚饭,qu出去play football了,但是还是4个人吃饭,我们把yu shen拉过来了.一看就知道他在想问题:头发很乱.你只要看到我们头发很乱,2,3个星期没洗澡,那是很正常的,不是我们不想洗,只是我们没有时间坐在浴缸里去证明浮力定律,因为这是物理的,不是数学的.有一次,我边洗澡,边想一个category问题,我把热水开关当作一个物体,suppose拧左是表示一个direct limit(实际对应的是冷水),拧右是表示一个inverse limit(实际对应的是热水),而我哪天想的是inverse limit,结果渴想而知.
 
饭后,到系里继续working,今天看了一个定理,是用chinese remainder theorem和galois theory 证明algebraic number theory中的一个定理: Let A be a ring, integrally closed in its quotient field Q_{A}. Let L be a finite Galois extension 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2 15:05)
标签:

杂谈

 
今天妍妍感冒了,太太和岳母带着宝宝去看医生.根据太太的第一手资料,宝宝在检查的时候居然镇定自若还偷偷地看旁边的图片,与其他宝宝号啕大哭相比,我们的宝宝有我的神韵,就是坚强.看来小姑娘是吃软不是硬.
 
今天看到一个定理的证明,居然用到了Galois theory.具体如下:let A be a Noetherian ring, integrally closed. Let L be a finite separable extension of its quotient field K. Then the integral closure of A in L is finitely generated over A. Moreover, if L is a separable extension of its quotient field K, then the integral cousure of A in L is contained in a finitely generated A-module with rank [L:K].关键的一步是说明symmetric bilinear form(x,y)\to Tr_{L/K}(xy) is nondegenerate, so that the K-vector space L is isomorphic to its dual space L^{\vee}. Let e_{1},\cdots,e_{m} be a basis of L over K where m=[L:K] and f_{1},\cdots,f_{m} be its dual basis. Using this isomorphism we can choose a basis e'_{1},\cdots,e'_{m} such that Tr_{L/K}(e'_{i}e_{j})=\delta_{ij}.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1 09:30)
标签:

杂谈

女儿是我的宝贝,但是老婆是钻石宝贝. 该看书了,这几天准备讲用p-adic analysis 证明Weil conjecture 中的rationality部分,既zeta functions of hypersurfaces over finite fields都是两个polynomials 的quotient. 基本想法是先证明zeta function的coefficients都是integers,然后证明可以表示成两个p-adic entire functions的quotient,最后再证明确实是两个polynomials的quotient.学习这部分知识只需要一点Galois theory 和character theory.现在已经念完了,接下去,要读点algebraic number theory 和shemes 和cohomology,in order to 学习etale cohomology,最终是为了读懂deligne证明weil conjecture 的pape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十大青年结合是由于搬寝室.这几年大家都还是在保持联系,这很难得。就和投名状一样,我们可以说是纳了投名状的。每个人都很关心其他人的生活状况。目前我们10个人都分的比较开:我在国外,老茂在杭州,礼花在玉环,鸟人在佛山,其他人都在宁波。10中小弟是很灰赚钱的,这小子有车有店铺,还有一位湘妹子。至于其他人都算是正常收入吧。去年10大青年中有3件大事,前2件是关于我的,结婚和生孩子,另一件是猪头的分手,让人感到很意外。晚上又看到F3写的文章,也让我很感慨。想想自己的过去的感情:专一但有分岔。我很早就和其他9个人说,我内心深处想着我的高中同学,很想和她一起过。但是命运的捉弄直到自己经历了2次恋爱后才碰到她:整整8年呀!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也许是上天让我们更加成熟点来面对以后的生活。她现在是我的太太了,我们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本来只想在出国前再和她聚聚,却转眼间结婚了,是会让旁人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别想了。我老早就想和她结婚,照顾她,最早的应该是在高2下学期。由于家庭的关系,我可能对婚姻家庭想的很多。所以对求婚结婚等看的很重。记得我正式象我太太结婚是在一个星期5的晚上,我叫她来杭州,是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3 16:50)
标签:

文学/原创

 今天在哈佛拿到了第一笔dollars,很高兴。和同学suowei聊了很多关于爱情的论题。那厮号称在大学期间做助教的时候,班级一位女学生送了他一条围巾(maybe)。他很犹豫,带还是不带?为了这个命题,那家伙在教室的走廊上前后徘徊,举棋不定,左思右想。经过一饭激烈的思想斗争,做出了一个很伟大的决定:在这个学生的作业本中夹了200块钱。那厮虽然平时脏话满口出,但其为人处事我很尊重,和我蛮相似的:大家都是有点痞子气,但内心都是及其善良的。Equivalently, 人品不错。虽然我们的外表看上去特象流氓,这一点我们都不否认。俗话说的好,我是流氓我怕谁(除了老婆外);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流氓会数学,金钱滚滚来。
 
当我们谈到男人的责任问题的时候,suowei的一翻言辞很是我吃惊,但转而很开心。吃惊的是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因为这与他的平时表现不符合;开心的是他说出我的心里话。在大学的时候,我老是被周围的同学说我这个人很奇怪,后来我才明白可能是我阅历比较多点。所以在当时看来确实格格不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信仰。我的信仰是使我的家庭过的好点,中产阶级的水平。谁都无法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6 02:25)
标签:

文学/原创

 今天早上(boston时间上午9点),我终于见到了老板,S.T.Yau,丘成桐教授。老师端着一杯水自在的来到教室,和他的学生一起讨论问题。每个人都讲了最近自己看的文章和想法,老师逐个倾听,一一解答。就想刘老师说的那样,yau是个很严格的老师。轮到我的时候,老师叫我先通过quals考试。一想到要考6门,不禁心里打冷战。但是,心里一想,有什么呢?不是就是考试嘛。努力一把,就可以了。所以我回到办公室就专心复习了,幸亏是硕士毕业过来的,复习起来不太吃力。有时候人会犯困,但一想到老婆孩子,刘老师的教诲,我又起来看书。读书不是为了读书,是为了将来,为了家庭,为了中国数学之崛起。二位老师的教诲永记在心里,时刻不能忘记。
 
老婆,老爸和老师,三位一体,都要尊重,都要孝敬。
 
一日夫妻百日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老婆 :

 

让你受委屈了。自你嫁到我家后,也没有让你幸福多少。这责任在我,不是你的或是谁的错。主要是我还要读书,如果我已经工作的话,我想绝不会让你这样般的,也不会什么做事情畏手畏脚的。幸福是什么,我觉得不是眼前的利益,而是向远看。我只坚信以后我们的日子会过的好的。也不会看别人的颜色行事,何必呢,有太累了。我们这一代宁可吃点苦,也不要我们的下一代吃我们吃过的苦:家庭的苦。 老婆,你在国内再坚持一段时间,等到我们到国外了,生活是自由的,生活是美好的。 以后的事情我们说的算的,不是听别人的。你遇到什么事情,你要告诉我,毕竟你现在还是在国内的。我是以妻子,家庭第一的人,做男人,至少要保证妻子孩子家庭过的还不错,不至于让他们受欺负。就算亲戚,长辈欺负,我也不肯的。有错是要承认的,但是加给我们“莫需有”的罪状,我是不能忍的。一个人如果连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你就不要结婚。结婚不是儿戏,不是冲动,也不是买卖;婚姻是感情,婚姻是承诺,婚姻是责任,婚姻是义务,婚姻是男人的最好表现。

 

我平时象个2混子,但是我大事不糊涂。以前在亲戚面前装糊涂,就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31 12:00)
标签:

文学/原创

 昨天终于搬家了。住在Richards Hall,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是认识了很多朋友。有北大的,有清华的,有科大的,有韩国的,有日本的,有印尼的,有泰国的,有德国的,and so on.在前4个星期,我和我几个哥们一起烧饭作菜,也体会了妻子的辛苦。不过收获的是,烧菜的水平被他们所认可,也许是大家对食物没有太多的要求。平时学习外语比较紧张,但是也开心因为可以随便说。 我有一次在课堂做一次报告,面对着60多个同学和老师,我发挥国人的幽默,居然每个人都笑的不行了。呵呵,同时也认识了一个好哥们,朱理,统计系的一个哥们,具有个性。
 
现在和李思他们一起住。今天晚上我们做了一桌菜,有红烧茄子,花菜,萝卜骨头等5个菜。李思也是一个有个性的哥们,还有孙楠,张渠,很nice的哥们。周末我们去boston university附近的88超市,采购。一方面自己做菜烧饭,另一方面也练习手艺,等回到国内,给太太烧几个菜,月子,要用的。
 
先看书了,看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