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逆流
逆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8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Mytags

最恨说谎者

最恨不信守承诺者

最恨斤斤计较爱占小便宜者

最恨把朋友当做工具者

以上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东南偏南

那只叫茶茶的猫太可爱了

最忆是杭州

同上,她的窝换了而已

塔希里亚世界

这里漫画不只是漫画,还有其它的很多东西,比如哲学

段云

摘了眼镜,会不会有点后悔?

让我们一起颓废吧!

均均

唉,又一个投身到wow中的不归人……

张弛

老家和我的很像

邢文婷

某人的美好回忆……

贾诣远

西安果然……

传说中的颓废男

Hybrid Theory

Vicky·张

在首都的家伙

Hom

同样喜欢听linkin,同样喜欢玩CS

李皓

那一本厚厚的幽默大师……

边际

他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1-17 23:52)
标签:

杂谈

     烟没了,有些倦怠,让我抓紧时间说完。
      人物背景如下。
      A是公司里某部门的主管,曾经在大型国企内混迹过很长时间,做事风格嘛……说的好听一些是中正平和,有着三军临阵面不改色的从容和沉稳,说的难听一些是擅长表面功夫,永远是领导面前最懂得表现的那个,把心思都花在了如何把气质伪装得憨厚和踏实,很会说,但内地里什么都没有,好比健身房那些肌肉线条像是大理石雕塑一样的男人,只能看,没什么战斗力,稍微敲一敲,雕塑上便会出现一条条裂纹。
      最能打的是工地上扛水泥袋搬砖的民工,没什么肌肉线条,并不好看,不过对上那些宛如希腊战神一样的选美冠军,大概可以一个打五个。不过话说回来,有人喜欢好看,有人喜欢实用,to be or not to be永远是个无解的命题。
      扯远了。
      B是那个部门的一名员工,社会经验丰富是一个,社会经验丰富带来的附加品学历不高又是一个,做过出租车司机,知道哪里有最便宜最好吃营业时间最晚的小饭店,在4S店呆过,没考过什么这证那证,但是非常懂车,每次他和我聊一些浅尝辄止的话题,我总有种听庖丁在谈论如何解牛的感觉,此外还做过机动车代审、长途货车司机……
      B有着社会基层民众和豪爽和踏实,当然不像A那种流于表面的踏实,B的踏实是印刻到骨子里的,原因很简单,不踏实会毁了自己的招牌,不同于国企你一口来我一口,吃不够了继续添的大锅饭作风,社会上摸爬滚打最需要的是豺狼一样的耐心,不会单为了眼前的肉而放弃整个狩猎季。毕竟,一次浮夸的行动很容易将整个未来断送进去,客户若是对你没有信心好比你变成了爪子折断的狮子,有心无力,不用到枯水期便会死去。
      当然B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并不诡谲,反而朴实刚健。
      最近领导对A略有不满,大概是A最近忙于装修刚在万科买的房子而忽略炼气的原因,办事总是拖拖拉拉,于是领导拉起我开了一个小会,说我们在那个部门里选一个副主管吧,大家一致推选了B。
      领导的心思不好揣测,而且整个公司所有部门都没有副主管,以前没有,一直没有,但为什么单单给这个部门开了绿灯?我只能暗地里慢慢的猜,或许是领导感觉部门对A的依仗太大,A这么能干(当然是错觉,A手下的人能干而已),感觉若是A离开了,部门运作便会被打断,因此选一个副主管,好处有若干条:
      1、可以在岗位职责上和A有一个交叉覆盖,避免一家独大;
      2、某种警告,大概是说A你别太恣意,不好好干我分分钟把你调下去,把副主管扶正;
      3、是对A手中权利的一个分化,皇帝最爱干这种事情,刻意维持着朝中有两个对立派系,每日看他们互相攻讦,自己做一个摇摆人维持平衡,大概意思就是我的前进离不开你们,但我也不能看你们仗着功劳太蹬鼻子上脸,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这江湖还是腥风血雨一些的好。
      B这阵子确实有点不对劲,平时他总是以劳动人民的笑容示人,待人接物谦卑又到位,让你找不出一点错,但最近他很喜欢拉着我去抽烟,然后抽烟的时候很不自然的将话题跳转到对A的意见上,抱怨的话听多了总有些厌倦,我心想我很像垃圾桶么,还是最近变胖了于是让别人觉得很有安全感,我连你喜欢吃辣还是吃甜都不知道,你突然这么亲近……难道你有个嫁不出去的妹妹要介绍给我么?
      平日里A和B倒也和睦,但是私下里蹲在马路旁边抽烟的时候,B会向我吐一些苦水,譬如A一天到晚就会坐在二楼办公桌前听歌,A安排值班的时候总给自己安排天数最少的值班,A从来不干脏活累活,只会指挥着他们,呼来喝去的。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同仇敌忾的像愤青一样痛骂一顿?还是该拍着B的肩膀说兄弟这个社会就这样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我要不今晚我们就……哦对不起串词了。
      社会即使再文明,也还是遵循着远古洪荒时的生存准则,那就是对资源的占有和掠夺,只不过文明把热血澎湃的即时战略变成了文质彬彬的回合制角色扮演,撕开这些规则,你会发现自己站立的天堂也只不过是地狱的倒影,你嘴上挂着的道义也只不过是赤裸的欲望。
      很快B就开始了一次小小的试探,周末值班时恰好我和他都在,B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一个表格,说这是领导临时交代给他的事情,让我看看,把把关。众所周知,行政部在小公司就是擦屁股的地方,需要承担一切在职责内不在职责内的事情,历练了几年我也觉得自己妖孽了起来,进能同客户道貌岸然地谈判,退能徒手换下水管道,领导交办的事情不管是给自己儿子做ppt还是用英文写一份护照签证申请都得办的漂漂亮亮的,何况是这种临时交代的事情。
      更何况B的踏实也给他在领导面前留下了极好的印象,甚至就连领导的老婆都被收服的服服帖帖,B只用了3天时间,就帮领导老婆新买的A4跑好了一切手续,甚至就连车牌都亲手用螺丝拧上了,我也不知道平常办这些事情需要多久,但从领导看见B笑得如同弯月的眼睛来看,他觉得B确实靠谱。
      领导喜欢找B办事,我也习惯了帮领导收拾各种残局,于是我看了看表格,交代了一下B,恰好领导来了,我顺路找领导汇报了一下,领导很满意:恩,这件事就交给你和B了。
      这个回答让我觉得有一点点不妥。
      周一的时候,麻烦来了,A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道了这件事情,吃饭的时候在我面前委婉的表示不满,说这应该是他们部门的事情,我怎么没和他说,却直接捅到领导那去了。
      我已经从领导的回答大概猜到了一些缘由,也没有认真解释,打了个哈哈卖了个萌便揭过去了,大家反正也习惯了我的行事风格,譬如说话不着调,满嘴跑火车,擅长带偏一切话题,江湖人称三句半,那半句说的就是我,半句之后大家都无话可说,只能气鼓鼓的看着我。
      下午B又拉着我抽烟,说A实在是太过分了,直接当着大家的面,阴阳怪气的说他,哦,还没当上副主管,只是个推荐,就已经开始干副主管的活了,很积极嘛。我叹了口气,说大家都是这样的,只不过有的人直接一些有的人含蓄一些,工作就是包袱,摊在那里没人愿意背,大家互相打量看那个傻逼会去主动背,你若是主动背了他们不会松一口气,反而会觉得应该没人会主动当一个傻逼,又开始怀疑你为什么主动当一个傻逼。
      可是没那些包裹,你又怎么磨砺自己的腰背,去扛更大的包裹,甚至是责任呢?
      B没说话,我心想莫非我说话的场合错了,我一直觉得男人吐露心声就该在那些很糙的小酒馆,环境食具和菜单都很草率,类比新龙门客栈,喝酒时风会将挂着的红灯笼掀起来,简陋中带着凄凉,就着暖的菜和酒,让人觉得世界中就这里是静着的,门帘将世界隔开,听不到外面的一点腥风血雨。
      我掐了烟,说B啊,别想那么多了,既然领导交代了你这件事,你就好好干吧,有啥麻烦随时来找我。
      B掐了烟,说其实关关,领导没交代我办这件事情。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回了公司。
      也许是B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于是想找一些助力,思来想去选定了我,大概认准了我是和A同期进的公司,而且平时总在领导面前晃悠,算是领导的半个自己人,再加上捉摸不透的行事风格……要知道神神秘秘的人不是最终Boss就是路人NPC,前者神秘是因为剧情需要,后者神秘是因为确实没什么可以拿出来的东西,他大概认定了我是个什么boss,想从我这里借几件传奇装备。
      很可惜他要失望了,人都有两面性,而我只是不能很好地掌握切换的方法罢了。
      我很喜欢看纸牌屋,也很喜欢看权利的游戏,但我讨厌资本论和厚黑学,某种程度我觉得我有些像蝙蝠侠里面的小丑,希斯莱杰演绎的版本让人欲罢不能,就是单纯的想看混乱,想看最基本的本能碰撞,想看人在世间挣扎,想看布朗运动造成的连锁反应。
      突然想起江南在某篇随笔里写的理论,他的导师老X说社会是个很大的流氓体系,资深流氓们都衣冠楚楚的徜徉在亚当斯密的地狱中,刚进入社会的小流氓们一边无所适从,一边成长,一边死去。A是个八面玲珑的资深流氓,B只是个懂得自保的小流氓,他觉得不安,于是寻找组织,可惜他眼光不太好,而且太过朴实刚健。
      朴实刚健的,从来都是炮灰。
      今天和领导聊天我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件事,我对领导说,利益产生阶级,阶级产生派系,派系产生斗争,斗争产生政治,政治产生规则,规则又反过来约束利益,社会其实只是一个环。
      领导笑了笑,扔给我一支烟,说小关你不是说你文科成绩很糟糕么,我说那是因为当时我讨厌死记硬背,现在我很喜欢历史,因为历史背后的逻辑远比数学物理要来的复杂有趣,可惜当时的我太过蠢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7 23:45)
标签:

杂谈

     烟没了,有些倦怠,让我抓紧时间说完。
      人物背景如下。
      A是公司里某部门的主管,曾经在大型国企内混迹过很长时间,做事风格嘛……说的好听一些是中正平和,有着三军临阵面不改色的从容和沉稳,说的难听一些是擅长表面功夫,永远是领导面前最懂得表现的那个,把心思都花在了如何把气质伪装得憨厚和踏实,很会说,但内地里什么都没有,好比健身房那些肌肉线条像是大理石雕塑一样的男人,只能看,没什么战斗力,稍微敲一敲,雕塑上便会出现一条条裂纹。
      最能打的是工地上扛水泥袋搬砖的民工,没什么肌肉线条,并不好看,不过对上那些宛如希腊战神一样的选美冠军,大概可以一个打五个。不过话说回来,有人喜欢好看,有人喜欢实用,to be or not to be永远是个无解的命题。
      扯远了。
      B是那个部门的一名员工,社会经验丰富是一个,社会经验丰富带来的附加品学历不高又是一个,做过出租车司机,知道哪里有最便宜最好吃营业时间最晚的小饭店,在4S店呆过,没考过什么这证那证,但是非常懂车,每次他和我聊一些浅尝辄止的话题,我总有种听庖丁在谈论如何解牛的感觉,此外还做过机动车代审、长途货车司机……
      B有着社会基层民众和豪爽和踏实,当然不像A那种流于表面的踏实,B的踏实是印刻到骨子里的,原因很简单,不踏实会毁了自己的招牌,不同于国企你一口来我一口,吃不够了继续添的大锅饭作风,社会上摸爬滚打最需要的是豺狼一样的耐心,不会单为了眼前的肉而放弃整个狩猎季。毕竟,一次浮夸的行动很容易将整个未来断送进去,客户若是对你没有信心好比你变成了爪子折断的狮子,有心无力,不用到枯水期便会死去。
      当然B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并不诡谲,反而朴实刚健。
      最近领导对A略有不满,大概是A最近忙于装修刚在万科买的房子而忽略炼气的原因,办事总是拖拖拉拉,于是领导拉起我开了一个小会,说我们在那个部门里选一个副主管吧,大家一致推选了B。
      领导的心思不好揣测,而且整个公司所有部门都没有副主管,以前没有,一直没有,但为什么单单给这个部门开了绿灯?我只能暗地里慢慢的猜,或许是领导感觉部门对A的依仗太大,A这么能干(当然是错觉,A手下的人能干而已),感觉若是A离开了,部门运作便会被打断,因此选一个副主管,好处有若干条:
      1、可以在岗位职责上和A有一个交叉覆盖,避免一家独大;
      2、某种警告,大概是说A你别太恣意,不好好干我分分钟把你调下去,把副主管扶正;
      3、是对A手中权利的一个分化,皇帝最爱干这种事情,刻意维持着朝中有两个对立派系,每日看他们互相攻讦,自己做一个摇摆人维持平衡,大概意思就是我的前进离不开你们,但我也不能看你们仗着功劳太蹬鼻子上脸,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这江湖还是腥风血雨一些的好。
      B这阵子确实有点不对劲,平时他总是以劳动人民的笑容示人,待人接物谦卑又到位,让你找不出一点错,但最近他很喜欢拉着我去抽烟,然后抽烟的时候很不自然的将话题跳转到对A的意见上,抱怨的话听多了总有些厌倦,我心想我很像垃圾桶么,还是最近变胖了于是让别人觉得很有安全感,我连你喜欢吃辣还是吃甜都不知道,你突然这么亲近……难道你有个嫁不出去的妹妹要介绍给我么?
      平日里A和B倒也和睦,但是私下里蹲在马路旁边抽烟的时候,B会向我吐一些苦水,譬如A一天到晚就会坐在二楼办公桌前听歌,A安排值班的时候总给自己安排天数最少的值班,A从来不干脏活累活,只会指挥着他们,呼来喝去的。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同仇敌忾的像愤青一样痛骂一顿?还是该拍着B的肩膀说兄弟这个社会就这样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我要不今晚我们就……哦对不起串词了。
      社会即使再文明,也还是遵循着远古洪荒时的生存准则,那就是对资源的占有和掠夺,只不过文明把热血澎湃的即时战略变成了文质彬彬的回合制角色扮演,撕开这些规则,你会发现自己站立的天堂也只不过是地狱的倒影,你嘴上挂着的道义也只不过是赤裸的欲望。
      很快B就开始了一次小小的试探,周末值班时恰好我和他都在,B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一个表格,说这是领导临时交代给他的事情,让我看看,把把关。众所周知,行政部在小公司就是擦屁股的地方,需要承担一切在职责内不在职责内的事情,历练了几年我也觉得自己妖孽了起来,进能同客户道貌岸然地谈判,退能徒手换下水管道,领导交办的事情不管是给自己儿子做ppt还是用英文写一份护照签证申请都得办的漂漂亮亮的,何况是这种临时交代的事情。
      更何况B的踏实也给他在领导面前留下了极好的印象,甚至就连领导的老婆都被收服的服服帖帖,B只用了3天时间,就帮领导老婆新买的A4跑好了一切手续,甚至就连车牌都亲手用螺丝拧上了,我也不知道平常办这些事情需要多久,但从领导看见B笑得如同弯月的眼睛来看,他觉得B确实靠谱。
      领导喜欢找B办事,我也习惯了帮领导收拾各种残局,于是我看了看表格,交代了一下B,恰好领导来了,我顺路找领导汇报了一下,领导很满意:恩,这件事就交给你和B了。
      这个回答让我觉得有一点点不妥。
      周一的时候,麻烦来了,A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道了这件事情,吃饭的时候在我面前委婉的表示不满,说这应该是他们部门的事情,我怎么没和他说,却直接捅到领导那去了。
      我已经从领导的回答大概猜到了一些缘由,也没有认真解释,打了个哈哈卖了个萌便揭过去了,大家反正也习惯了我的行事风格,譬如说话不着调,满嘴跑火车,擅长带偏一切话题,江湖人称三句半,那半句说的就是我,半句之后大家都无话可说,只能气鼓鼓的看着我。
      下午B又拉着我抽烟,说A实在是太过分了,直接当着大家的面,阴阳怪气的说他,哦,还没当上副主管,只是个推荐,就已经开始干副主管的活了,很积极嘛。我叹了口气,说大家都是这样的,只不过有的人直接一些有的人含蓄一些,工作就是包袱,摊在那里没人愿意背,大家互相打量看那个傻逼会去主动背,你若是主动背了他们不会松一口气,反而会觉得应该没人会主动当一个傻逼,又开始怀疑你为什么主动当一个傻逼。
      可是没那些包裹,你又怎么磨砺自己的腰背,去扛更大的包裹,甚至是责任呢?
      B没说话,我心想莫非我说话的场合错了,我一直觉得男人吐露心声就该在那些很糙的小酒馆,环境食具和菜单都很草率,类比新龙门客栈,喝酒时风会将挂着的红灯笼掀起来,简陋中带着凄凉,就着暖的菜和酒,让人觉得世界中就这里是静着的,门帘将世界隔开,听不到外面的一点腥风血雨。
      我掐了烟,说B啊,别想那么多了,既然领导交代了你这件事,你就好好干吧,有啥麻烦随时来找我。
      B掐了烟,说其实关关,领导没交代我办这件事情。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回了公司。
      也许是B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于是想找一些助力,思来想去选定了我,大概认准了我是和A同期进的公司,而且平时总在领导面前晃悠,算是领导的半个自己人,再加上捉摸不透的行事风格……要知道神神秘秘的人不是最终Boss就是路人NPC,前者神秘是因为剧情需要,后者神秘是因为确实没什么可以拿出来的东西,他大概认定了我是个什么boss,想从我这里借几件传奇装备。
      很可惜他要失望了,人都有两面性,而我只是不能很好地掌握切换的方法罢了。
      我很喜欢看纸牌屋,也很喜欢看权利的游戏,但我讨厌资本论和厚黑学,某种程度我觉得我有些像蝙蝠侠里面的小丑,希斯莱杰演绎的版本让人欲罢不能,就是单纯的想看混乱,想看最基本的本能碰撞,想看人在世间挣扎,想看布朗运动造成的连锁反应。
      突然想起江南在某篇随笔里写的理论,他的导师老X说社会是个很大的流氓体系,资深流氓们都衣冠楚楚的徜徉在亚当斯密的地狱中,刚进入社会的小流氓们一边无所适从,一边成长,一边死去。A是个八面玲珑的资深流氓,B只是个懂得自保的小流氓,他觉得不安,于是寻找组织,可惜他眼光不太好,而且太过朴实刚健。
      朴实刚健的,从来都是炮灰。
      今天和领导聊天我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件事,我对领导说,利益产生阶级,阶级产生派系,阶级产生斗争,斗争产生政治,政治产生规则,规则又反过来约束利益,社会其实只是一个环。
      领导笑了笑,扔给我一支烟,说小关你不是说你文科成绩很糟糕么,我说那是因为当时我讨厌死记硬背,现在我很喜欢历史,因为历史背后的逻辑远比数学物理要来的复杂有趣,可惜当时的我太过蠢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3 23:06)
标签:

杂谈

       我玩一个叫做冒险与挖矿的游戏,在里面我叫做番茄炒蛋,这游戏有个同好群,里面大多数都是不到20岁的小屁孩,我靠着领先了成员十年的扯淡功力在同好群里混的风生水起,群里有个叫朝田诗乃的14岁女孩,某一天就对我说,番茄你帮我充200块吧,是另一个游戏,我给你两张话费卡。
        我说好啊好啊,虽然只是敷衍,我甚至都想好了若是她让我先帮她充值,我该怎么回绝,我会说工资还没发,卡里没钱。
        但是很快的,她在QQ上给我发了一张图片,两张刮开了密码的100元神州行电话卡。
        我当时有点发愣,我对她说,你不怕我拿了卡跑路么?
        她说不会啊,你叫番茄炒蛋,会给自己取番茄炒蛋这种名字的人才不会骗我,然后接了一张很卡哇伊的表情。
        嘿,这些90后还简单的相信着这个世界,他们愿意去信任,而不需要你先证明些什么。面对这种清水一样澄澈的信任,你又该怎么忍心去打破它,去变成一个骗子?
       那个游戏没有IOS版,我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换了好几个安卓模拟器,最后终于帮她充到了,小姑娘一直开心的给我发表情。
        也好,一直在屈服一直在妥协,至少,恶魔没有把我最宝贵的东西偷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3 21:05)
标签:

杂谈

同事和朋友吵架,有些沮丧,她问我,人真的能有好朋友么,我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朋友,因为离得太近,无所顾忌,那些所谓的好朋友总会在不经意间狠狠的捅你一刀又一刀,他们自己意识不到,你也只能强忍住胸闷大口吸气,呆呆的抽烟,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们,直到自己习惯疼痛。世上只存在两种人,一种我欠你很多,所以你可以是我的好朋友,我愿意为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一次又一次难过,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你,直到我觉得已经还清了你的债,一种我们互不相欠,同伴,同事,网友,同学,随便你是我的谁,你在,我们聊聊天,你不在,我也不会去找你,同事呆滞的望着我,大概大脑已经死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3 21:05)
标签:

杂谈

同事和朋友吵架,有些沮丧,她问我,人真的能有好朋友么,我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朋友,因为离得太近,无所顾忌,那些所谓的好朋友总会在不经意间狠狠的捅你一刀又一刀,他们自己意识不到,你也只能强忍住胸闷大口吸气,呆呆的抽烟,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们,直到自己习惯疼痛。世上只存在两种人,一种我欠你很多,所以你可以是我的好朋友,我愿意为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一次又一次难过,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你,直到我觉得已经还清了你的债,一种我们互不相欠,同伴,同事,网友,同学,随便你是我的谁,你在,我们聊聊天,你不在,我也不会去找你,同事呆滞的望着我,大概大脑已经死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发誓我再也不写歌词这种东西了……还是随心所欲涂涂画画的感觉好,以下是这两三天的成果

 

==========================================一号歌词========================================

你说澳洲的阳光
洒满一地
我这儿却下了一会小雨
滴滴答答淅淅沥沥
淋湿耳机浸入回忆

 

我想黑夜太安静
手机上锁简讯失灵
窗外的风
迟一些就会落到你那里
替我扫去你的冷冷清清

 

关上房门 打开台灯
多想把你变成我的影子
日夜相伴 不离不弃
隔着一个大洋
你听不到我的叹息

你说嘿 我说恩
隔着屏幕 我猜不透
你到底在对谁微笑
你说哦 我说好
就像镜子 弥漫水汽
我连自己都看不到

斑驳的房子 只剩下回忆
古旧的棋盘 你和自己下棋
我想拥抱 对你微笑
却连你的背影都摸不到
(好吧……苦情版高潮部分)

爱一个人 没有界限
几千公里 五年十年
码头会腐朽 绳索会风化
我会做灯塔 守在海岸
等人群中你只属于我的笑脸

我们现在 远距离的恋爱
我是否该原地等待
等你左手的拥抱 等你右脸的晴天
等你把行李放在我的右手
等你住进我左胸膛最深的房间
(阳光版高潮……很难搞啊,除了乐观的等待也不剩下什么了)

==============================一号歌词精简版===================================

我说这里正在下雨
你说那边却是阳光遍地
关掉耳机打开窗户
这么远 你听不到
这里的淅淅沥沥

 

我想黑夜太过安静 太过稠密
讯号不好 短信失灵
收听不到你的冷冷清清

 

爱一个人 没有界限
思念让我出现在你梦的画面
做灯塔守在你的海岸
做风筝的那条线
等你累了
回到我的身边

============================二号歌词=================================

听 海的声音
远处咆哮 近处荒芜
一叠一叠 无止无尽
像我对你的思念
看似纤薄
却不断重复

看 雨的脚步
搅拌光线 渗透空气
古刹屋顶 青石板路
乌篷夜泊里的音韵模糊
那钟声响彻的都是
I do


做一个漂流瓶 放满我的爱
害怕不够 剪碎了再来一块
伴着鲸鱼低沉的歌声
传到你的海岸

折一把小纸伞 划一块舢板
穿着华服 出现在你梦的脚步
我在船头向你伸手
你我一同雨中 渔舟唱晚
夜伴寒山

==================================三号歌词===========================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摇晃
在街边 在路旁
路过面包店的橱窗
突然想起你身上的清香
你常常说我们的爱就要这样
在平淡中悄悄地流淌
将来我们要买一张大床
和一个大大的冰箱
把我们的爱
没有期限的存放

 

街灯的影子被我的思念拉长
才察觉你已经不在我的身旁
多想把你像手机一样
揣在手心 锁在心上
入睡时放在耳边
闻着你的味道 进入梦乡

 

我的世界里总有画面在回闪
每一个画面都有你的模样
还有你笑容的绽放
开启它们的钥匙就是你身上的芬芳
瑜伽课上你专注的脸庞
圣诞树下你神采的飞扬
离别前你安静的倔强
你的味道
对我来说 就是这么的不一样

====================================四号歌词=========================

云朵在天上慵懒的飘啊飘
雨淋湿的树丛绿的刚刚好
打开窗户听到简讯在吵闹
像我的心事全都被你听到

 

你给的爱像棉花糖摇啊摇
没负担随身携带分量刚好
搅拌你的可爱和你的烦恼
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味道

 

你的发梢 清新的味道
不会有人更能比我知道
你的目光 神秘的味道
面纱下藏着的是天荒地老
你的笑容 炽热的味道
无需逃跑我已被紧紧套牢
你的身影 自由的味道
就这样陪你到天涯海角

加几片风花雪月 放一首你听得到
让你的味道
永远都被我明了

==================================五号歌词=====================

蛋糕店的座椅 还是那么整齐
吊灯下的影子 只剩我在这回忆

兜里的手机 发了很多条信息想你
思念仍盘旋在我的呼吸
不离不弃

 

点一块蛋糕 靠窗边 夜景如昔
冬眠的记忆再次浮起
那温热的感觉 像你的温言软语
伴着绿茶 我尝到了久违的熟悉

 

雪落满街 思念像雪染白你的世界
窗外寒风 不可能把我的爱冻结
几千公里 打不破依赖的结界

爱你不妥协
热情不停歇

===============================六号歌词(一半)=====================

眼神 停留在 窗外的那片白
整个画面没有一丝色彩
揉着脑袋 迎接朝霞到来
拿起电话 诉说我的依赖

你却在那边 一个人 独自发呆
嘟着小嘴 显得有点倦怠
一动不动 回应夜的存在
同时拨出号码  驱散阴霾

我的时间过得太快 when你不在
我答应陪着你一起 静静听海

想你嘟嘟的笑脸 心中深埋
在纸上信手涂鸦 我们的爱

 

看路灯老旧的等待 等梦醒来
小巷里流淌的是 我们的爱

 

让岁月的氤氲把 结局打开
云遮雾罩不分开 我们的爱

 

总是有很多事情让 你我无奈
就让年轮来证明 我们的爱
(以上四段每次用其中两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6 23:26)
标签:

杂谈

——“你那么喜欢喂流浪猫,可是它们吃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不会再看你第二眼——如果你还有食物的话。”
——“是啊,我喜欢猫,猫不喜欢我。”
——“很奇怪的关系啊。”
——“不奇怪,只是单相思而已。”


——“你为什么要抽烟呢?”
——“我想我现在归根到底还是个软弱的人,虽然我知道该长大的,总会要长大,该觉醒的,无从抵挡,但这些都是将来的事情。”
——“你这算是回答么?”
——“废柴总归是废柴,我这样的废柴,拥有的东西太少,心里面只有那么几件事情可以想,把心填的满满的。一旦失去了一件,心里面就空荡荡的空出了一块,拿什么都填不满了。这时候就想要抽烟,起码烟雾可以暂时的充满那块空地,虽然消散的也很快。”
——“那干嘛不喝酒,好歹也算是液体,更……实在。”
——“我讨厌大脑不受控制的感觉。”
——“恩……你其实也没那么废柴,男人的缺点要让女人来发现,先别急着自我否定。”


——“人干嘛要活着?活着很累啊……”
——“白痴,这话等你死了以后再问吧。”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会玩游戏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头发长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头发短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不玩游戏的。”
——“你妹,你到底喜欢啥样的?”
——“呃……长的好看的?”
——“这是废话,男的都是视觉系的,而且越老越明显。”
——“我怎么知道,碰上了才能说吧?碰不到,再怎么YY,都是扯淡。”
——“有没有文艺一点的说法?你文艺惯了,突然这么直白,有点接受不了……”
——“我想,每个人一生都会碰到其他人,然后开始喜欢。只不过有的人在合适的时间碰到,像是要去赏花的时候,正好碰到满树的花开。而有的人就像是在冬天隔着冰层看到偶尔浮上来的鱼,只能看着,然后鱼会沉下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像镜中花月,一碰就散。如果你在错误的时间碰到了,你会克制自己么?我想还是想方设法的去接近吧,伪装自己,掩饰自己,哪怕变成另一条鱼。”
——“白痴,要是我,就在遇到鱼的地方拿个凿子等,等鱼再浮上来的时候,凿开冰层,把鱼捞回家,看是养在浴缸里,还是吃到肚子里,”
——“万一不是同一条,只是很像的两条鱼呢?”
——“你可以继续等啊,鱼总是会换气的不是。男人要有点耐心嘛。”


——“你为什么会想要一直改变?外表,性格,待人接物……”
——“只是打发时间而已,想要去努力减淡一些心里的思绪。我其实很好养活的,给我一点点希望就好,我就会觉得还有余地,就会去努力……这是底线。”
——“会什么不会想要放弃?”
——“放弃?会不甘心吧?有时候虽然很想很想放弃,可压不住心里面的那一点小小的不甘心,就像是全世界的雨水都无法浇灭的火焰。要知道,人有希望,才不会走极端咯。”


——“你最讨厌听到哪个词?”
——“随便。”
——“为什么?”
——“总觉得这个词包含的东西太多了而已。很多时候我们说随便,说无所谓,说都好,其实只是因为心里面太在意了。既然自己不想做选择,只好把选择权交给别人。”


——“你飙过车么?”
——“我坐过朋友的车,临近午夜的时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纵马如飞。你假装不在意的点CD机换歌听,可是手还是会有一些颤抖。总感觉车子随时会失控,安全气囊随时会弹出来。然后当再快一些的时候,世界好像都有些扭曲,好像可以超越时光,回到过去。可是远远的看到红灯,于是车速又降了下来,这时候你又会觉得车速很慢,仿佛速度计上的数字只是一个玩笑。”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觉得痛苦的时候,不妨逼自己再痛苦一点。这样会觉得之前的痛苦根本不算什么。”


——“为什么不继续文艺下去了?”
——“啊,我给脑子里面这部分下了个文件,放了它们的大假。”
——“理由?”
——“我现在突然觉得,人在做事上要犀利一些,性格上还是懒散从众一些的好,要能喝点酒,抽点烟,吹点牛,这样子未必比不上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乱的硬派精英。为什么要文艺?整日苦大仇深或者愤世嫉俗,要么忧郁的好像从头发上往下滴水。你哪来的那么多忧伤?你脑子里面是不是郭敬明开了个酒店,天天住在里面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根本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么……”
——“那如果还是有很多思绪呢?”
——“多看看书就好了,金庸说过,武功要和佛法一起练。”
——“哪一部分是真正的你?你这一天装来装去的……”
——“你管我。”


——“你有计划么?”
——“没有,我讨厌计划,因为我喜欢惊喜,也平静的接受噩耗。”
——“那你是怎么走到现在的呢?浑浑噩噩的?”
——“欲望,跟着欲望走就好了。那就是你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东西……还是人。那就是你进步的根源,是你前进的动力。”
——“真三俗。”
——“不做欲望的奴隶就好喽。那只是你在森林里面迷路的指南针而已,就算你不看它,也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依靠,例如树冠的趋向,年轮的疏密,甚至是晚上满天的星星……你总能找到北极星的,对吧?”
——“很……直接啊。”
——“但它确实有效。”
——“那你对女孩子也是这么做的?欲望?”
——“爱情本来就是冲动不是?有想要在一起的欲望,那么接下来就是习惯了,五年,抑或十年。运气好了就可以一直在一起,运气不好了就分开,然后你会悲催的发现,你已经习惯的太久了,你已经丧失了爱的能力。”
——“那是你还不够NB而已,你离爱情高手还差得远。”
——“白痴,爱情中的高手都缺乏真正的情感,他们全都是在流于表面,否则一个感情丰富每次都100%投入的人又怎么会全身而退。”
——“那你觉得爱一个人是怎样的呢?”
——“悲催……吧。这是从江南的小说上看的。”
——“我觉得这个回答才悲催呐,就如同你问一个老输的赌徒,赌博是什么,他一脸无奈的回答‘输钱’一样。”
——“也许是我想的太多吧?我老娘不是富商,我老爹也不是高官,我能给的,也就是点我爱你了。我也想很浪漫,可以我脑袋里面蹦出来的想法,十个有八个都没法实现——浪漫全得花钱,一大把一大把的。我想要给的,总得比人家的父母能给的多一点吧?总不能和阿姨说,让你家姑娘跟我吧,我把我所有的爱情都给她。阿姨说,还有呢?我说,没了……让她跟着你一起吃苦奋斗?你觉得那像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么?我讨厌计划,讨厌未来,可一碰到那个人,我就不由得要去考虑这些东西。”
——“不用这样。你总是想给她更多的,更好的,总是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总是不停地付出……关键是,如果你不触碰到核心问题,没有姑娘会等你的。”
——“我知道。”
——“那你还做那些看起来有些无用的举动干嘛?”
——“只是想……留下她而已,美好的愿望。”
——“切,一点意义没有。”
——“人总得做点什么,无关于结局,对吧?我猜我这种人去赌钱,一定喜欢showhand,不管结局怎么样,总喜欢把所有的筹码都押上去。一次一次的,完全不吸取教训。”
——“这就是你不考研究生的理由么?”
——“或许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2 15:02)
标签:

杂谈

        白天半包烟,电脑前面坐的累了就出去,沿着校园走走。晚上跑跑步,路过超市,在一堆碳酸饮料的包围中,总想着要买一盒酸奶。也开始听孙燕姿或者张震岳这种以前从来不听的歌手。

        心情没什么起伏。
        真是老了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5 03:58)
标签:

杂谈

      身体里面,有个地方一直抽着痛。

      一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2 18:40)
标签:

杂谈

    最近天气慢慢的冷了下来,校园里的银杏叶子掉的零零落落,偶尔有几片挂在枝头,在寒风里面摇摇欲坠。
    不过天气还是很好的,总会有人从我身边经过,或一个人或两个人,男孩子都穿着厚厚的大衣,女孩子总是踩着靴子,鞋跟那儿UGG三个大写字母伴随着沙沙的脚步声时隐时现。我看着他们,午后的阳光给每个人都镶上了一道明亮的线,人们带着金黄色的轮廓熠熠发亮,渐行渐远。
    这种天气……总该说点什么吧?
    我拿着面包走到了餐厅前的竹林那儿。这里固定呆着几只流浪猫,三只小一点的,一只大的。大猫懒散的窝在帷幕一般的叶子后面,见到我过去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就把头埋在爪子里继续睡觉,好像是一个流浪在外的世家子弟,带着淡淡的骄傲。三只小猫喵喵的叫着凑到我面前,我把面包捏碎了分给他们。
    今天心情怎么样啊?
    这里就你们三个么?啊,不好意思,四个……
    我戴这个帽子会不会太难看了?
    你们还有其它朋友么?
    它们喵喵喵的回应着,吃饱了就蹲坐在那里用爪子洗脸。我揉了揉其中一只的头,它放松的眯着眼睛,像极了一个疲倦的小孩子。
    你们的心里是不是也有十道厚重的门呢?总是把第八道留给父母,第九道留给喜欢的人,第十道留给自己,到头来却连一次门槛都没有踏过去。
    你们的心里是不是也有一个晴天娃娃,总是把笑脸对着阴霾的天空,偶尔随着风把脸转过去,没人知道你们那时候的表情。
    你们的心里是不是也是空旷的如同草原?你们会把一些东西放进去,一些东西拿出来,始终在找那个可以一直安放的角落和永不离弃的人。
    它们喵喵喵的回应着,白的那两只跑回了竹林,大概睡觉去了。黑的那只抬头看着我,像极了一个困惑的小孩子。
    你也是在等待着什么么?就像是一朵云,在天上时快时慢的流动,安安静静的等着风的偶遇。周围的朋友们有的在等待相遇,有的在等待重逢,有的在等待终结,有的在等待记忆的远去。你会怀念那些不能重来的日子么?想超越光速回到过去,可以回到过去了又会怎么样,那些该做的已经做了,该错过的也终究还会错过。
    并没有输给时间,只是选择了听时间的话而已。
    我想每个人心里面一直都有一幕戏,四周烟雨茫茫,群山环绕,没有人烟。你一直在沿着小路不停地走,却清楚不远的前面,有人就在那里,微笑抑或和你一样彷徨。
    要继续等下去么?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对不对?    
    突然想起了看过的小说集封面的话:或许,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对你一如既往不曾动摇的坚持。
    等待着,等待着,不知道我的河岸,会不会成为你的巴黎。

 

    我把最后一点面包捏碎了,放到手里。它欣喜的跑过来,低下头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
    你等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