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叁伍贰肆
叁伍贰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些关于自己和朋

错乱的祝福

很失败的文字,但是自己很喜欢~

叶子的BlOG

我亲爱的浅草残

91文学

偶在91的东东,上之前建议打开瑞星监控……

《我不是贼》

闲着没事乱写的

郸城人

可敬的诗人

马小强

“小强!小强!我从小把你当亲兄弟看待,想不到今天……”我开玩笑呢

复平面

是谁呢?我每天都在问自己……不过有点像是某李

中国五子棋

是谁?但是冲着他的名字就连他吧~~

孙0.5

自称的

臧马

偶门认识多少年了……

榕树下的一些东西

哦~~这地方有三年没去了?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2-08 10:44)
标签:

杂谈

门吐出的沥青色舌头

向往海岸的咸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6 20:43)
标签:

杂谈

他就这样俯视着
然后倒下
呕吐出灰烬
播撒在无数个蒙昧的人的
低沉惊恐的眼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6 20:40)
标签:

杂谈

风沙揉碎了的街景

无法回应

我的控诉

 

如同龟裂海岸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2 23:24)
标签:

杂谈

用凌晨的时光缅怀足迹

在米色地砖上

越发腐朽

在露天回廊上

越发暗淡

 

缅怀短促的鼻息

龟裂的空气里

龟裂的双手

撕扯

冬天哀号着的

龟裂的面孔

 

缅怀风碰撞的

尖刻声响

缅怀碎落哭泣的冰棱

 

冬天

在分裂的皮囊里挣扎

缅怀缄默

缅怀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6 21:38)
标签:

杂谈

毫无意义
像瘟疫冲刷过的
村庄
在脑海深处
缓慢的
腐烂
像错过冬眠的双眼

一颗失忆的头颅
被另一些碎片
割伤了喉咙

于是
再也不能叹息
甚至是
啼哭
再也不能回味夜晚深处的
哽咽的梦呓

正如户枢沙哑地
舔舐着寂寞

尘埃被压缩
伏在日出冰冷的
余光里
低俗的水纹
推推搡搡

飞鸟站在假想的枝头
夕阳拖着假想的人群
一步踏空
撞上另一个
同样的
单色
同样的
身首异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30 21:05)
标签:

杂谈

饼干和托盘
以及不合逻辑的参考
在异样的春风里
不为人知的角度
洞察了狰狞的神经
削足适履
至于糜烂
没能在明晓的回声中
剥离真正的旨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2 22: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旧手札
 

兽式思维

 

那些整合的文字,浸染成了肉色

并且

矜持着

如同野兽一般恣睢

 

黄昏,本寄予幽暗以背景色

狂躁的种群

无休止的徘徊在,视力的底线

 

我们所谓的那种触觉

那种气息

把不守节操的泪痕,视作一种浪漫

还在

羞耻地

满足着,那一种触觉

那一种气息

 

它们跳跃,但

它们觉悟的太迟

于是对阳光,抱有最中肯的警惕

树木留下它们的绿作为慰藉

被当作不和谐的色块

被驱遣

 

人们选择继续去流浪

叹息掠过水面

刺入更远的地方

干涸了的地方,没有阳光

没有树木

也没有

所谓的思维

创造它们的人类

 

 

 

钉子的列队

 

钉子终于在陌生的土壤里

列队

打头的喊着号子

给广袤留下长且细的波纹

 

他们总是想说很多

在浮尘的眼波里卧倒

那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4 20:05)
标签:

杂谈

岁末的纸屑
从昏黄的台灯出发
在漫天的哭泣里
乞讨
 
于是这种旅程
成了轻生的
证据
 
记:写给2007年。这一年过去,成了过去的某一年,也许多久之后,没有人再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9 08:40)
标签:

杂谈

分类: 旧手札

生受

——他们曾不告诉我我该做什么,即使他们知道我该做什么

 

如果冬天就要来临

破碎的支架也迈起了艰难的步子

仿佛风

正要残蚀麦子的温存

我低下头颅

看着我颗粒无收的晚秋

请嘱咐我的苍白停止追逐遥远

 

暖房里的一厢回顾

触摸被剥落的墙皮

潮湿的画面

模糊了半身的灵魂

 

人马座又开始扭曲

双子星被迫的摇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5 00:08)
标签:

文学/原创

    收拾好东西出门,看见群聚的落叶撞碎在台阶上,突然有些不安。风很大,朝偏南的方向走才能到北门。
    有些事情总能让人迷惑,譬如这场异乎寻常的温暖,风都不怎么刺骨,有夏天的味道。夏天的粗俗,冬天的枯萎,突然一切都变得如此顺理成章。
    深度的沉默让我作呕。嬗变的季节让我沉默。
    重生的权利只属于,他们之中最响亮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