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廖宇靖
廖宇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613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联系方式
*廖宇靖

*地址:四川成都
*邮编:610000

*腾讯:19733377
*微信: yujingliao
*邮箱:liaoyujing@yeah.net
*注:本站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也可转载!
MyBooks

 校园 《边缘》远方出版社2004

武侠《你的微笑》北京艺术出版社2007
魔幻《川藏秘录》东方出版社2014
言情《藏香》

十年励志散文集
《生活给你的,一定是你能承受的》


我的长篇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冷海死了。

我们都懂离别之苦,但我们都在承受着。

昨天上午,冷海拖着患有胃癌晚期的身体在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我的故事讲完了,这一去没有归期,请不要送别我。”之后,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了重庆的家,没有带手机。在万州河畔,他纵身一跃……

昨天晚上收到冷海妻子的短信才知道这件事。

就在前一天,耗费了冷海三年经历完成的长篇小说《猛士》书号下来了,即将正式出版。

这部小说,曾经因为涉军题材的敏感性,卡在出版社三审很长时间。

冷海是谁?

出版过《最后的战士》《追风骑兵》《地下赌王》《战马》《猛士》等十余部作品,《最后的战士》拍摄电视剧播出。

世界上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所有离别都是约定好了后会有期。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在成都,因为《川藏秘录》改编的事情我专门请教来成都华西医院看病的他。毕竟,他从事专业编剧工作已多年,对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4 15:21)
标签:

杂谈

昨夜凌晨四点,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24小时不关机,是从当警察时养成的习惯。记得才入警不久,有一次无意间关掉了手机,致使没有接到深夜的抓捕行动通知,第二天被大队长臭骂了一顿。

从此以后,手机便再也不关机。

睡眼朦胧中,看到是母亲的电话。

母亲的话语简短而又急促:“你爸突发疾病,已被120送至医院。”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提前到来。

一时间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离开他才不到五个小时。

我狂奔着冲向地下停车库,以每小时120公里以上的速度向家的方向驶去。

成都到绵阳130公里,坐动车需要50分钟,开车一般需要2个小时。

我开得很快,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

我可以不需要片刻酝酿,即刻被那一幕的悲伤击中,你的样子像一颗岁月的沉钉,带着痛刺进我眼睛里,只是一瞬间而已。

等到见到你的时候,你静静的躺在急诊室的铁床上,挂着氧气,滴着液体,脸色苍白。

沉重的铁床。

咯吱作响的铁轮。

迷糊的父亲。

我把他抱起,移动到病房的病床。

他变轻了,不再厚重。

直到你听到了我的声音,你才慢慢睁开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赵雷《成都》




1.


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出生于成都旁的小城,大学在成都,后去了藏区,几年后却终归又回到了成都。

在从藏区辞掉公职的时候,有关我的下一站,我想象不出来成都之外的选择。

至今在成都断断续续生活了7年。

绵阳距离省会成都120多公里。小时候的我,成都对于我来说就是距离家很远的城市。

家里面有亲戚在成都,每逢期末考试拿了好成绩,爸妈就会带着我坐三四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去成都动物园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天一妹子跟我说她去西藏旅游后得到了很大的精神财富,我冷笑一生问她啥财富,她很骄傲的说她学会了思考和感恩……小清新害死人。

我在川藏从警多年,因为工作因素,认识了不少从内地到藏区的旅行的游人,大多数都是来洗涤心灵的。

我听后大惊。

最近我看了好多帖子讲去西藏旅游,不管是事业不顺还是其他啥不顺,辞了职跑去西藏了,然后就说洗涤心灵了。

我百思不得骑姐,到底是用啥洗涤?雪山的雪水?酥油茶?还是哈达?

为毛去趟藏地就能洗涤心灵?咋洗涤的?有个人说有些人来趟藏地净化了心灵,我在藏地待了那么多年,还是很猥琐。

有些心灵硫酸都洗不干净啊,别说西藏了。

你看318上那些骑行的都快塞车了,去藏地俨然成了一种有品傲娇的事儿了。

川藏线上,自驾车队里好多队员和其他进藏的女青年一路打一路炮。

这种事儿太平常不过了。

以前有几个比我高很多届的学长,贪官,去年贪污进去了。被抓之前去了一趟西藏,对着那个羊什么湖拍了张照片,然后就是感叹什么天地灵气洗涤了自己的灵魂,不禁落泪吧啦吧啦。啊呸,谁不知道你们一家什么德行,装什么x。

我记得那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宝强离婚,法院会因妻子出轨而判一方净身出户吗?

14日凌晨,王宝强微博发表离婚声明。声明中指出“因马蓉与我经纪人宋喆的婚外不正当两性关系,严重伤害了婚姻、破坏了家庭,郑重决定解除我与马蓉的婚姻关系,同时解除宋喆的经纪人职务。” 

从不追星的我,但今晚看到王宝强老婆出轨,跟经纪人搞破鞋,给王宝强戴绿帽子,想说几句话,挺心疼王宝强,农民出身的他,好不容易混出头,拥有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贱人给糟蹋了。

靖哥看到这条新闻,脑海里蹦出这样一句话:“你在外面好好工作, 我帮你照顾好家里的老婆。”

目前靖哥手上资料欠缺不好分析,但有两个基本点可确认:1、宝强真正财务发达起来较晚,个人财产可能更多体现为婚后家庭共有财产。2、女方似为宝强公司总裁,公司财产方面,如有公司股份划分就简单了,如无就比较麻烦。

娱乐圈离婚这事,似乎女的就没吃过亏。看看四爷,庾澄庆,就董姑娘老实人吃亏了

王宝强离婚一爆出,网友个个义愤填膺,说要让劈腿的那方净身出户。

但靖哥想告诉告诉各位一个略悲伤的故事,出轨在法律上看来还真不叫事儿,除非上升到同居or重婚的程度。出轨只能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1 12:23)
标签:

杂谈

01

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不管他们是以何种形式出现,最终以什么方式离开,其实都是一句:“很开心你能来,不遗憾你走开。”

好像所有的结局都是,天各一方。

02

跌倒的次数多了,好像爬起的勇气更强了。

我有个朋友叫小石,性格古怪,智商低得无可救药,还有严重的路痴。才来到大城市的时候,曾经一天坐反过五次公交车,经常在市区迷路。

他入学报道的当天晚上吃完晚饭去散步,从食堂出门转了一圈儿就迷路了。于是他拉住一个看起来像学长的人问:“理工大学在哪里呀?”

而他所处的位置就是学校后门口,离他的出发点不足50米。

迷路的时候感觉很无助,如同陷入了一个根本没有出口的迷宫。

特别是对于小石这种没有方向感的人,甚至不知道距离目的地更近了还是更远了。走过的每一个路口都觉得熟悉又陌生,他努力记着每一次拐弯的方向。

对于小石来说,换一个方向便是一个新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岁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20岁的时候,在一所艺术类大学念大二,因为挂科太多,收到两次降级警告。

也是在我20岁的时候,我成为了北京奥运会火炬手。


我为什么能成为奥运火炬手?

2008年5月12日,我的家乡绵阳北川遭受强震袭击。

地震毁掉了我的家乡:沿路都是遇难和受伤还没来得及转送的相亲,我家房屋严重受损,母亲也在地震中受伤。

那一年,我20岁。每天都往返于安置点,运送各种生活物资,像每一个普通的志愿者一样。

我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我只是想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让受损毁的道路早一点畅通,让受伤的儿时玩伴早一些得到治疗。

记不清楚那是地震的第几天,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搬运完一大批救灾物资,连续劳累了又一个通宵,居然捧着一碗盒饭,站着睡着了。

这一幕,被一家媒体偷拍了下来,并成为了各大媒体第二天的头条。

5月19日,突然接到北京奥组委的电话:你被破格选取为北京奥运会火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迄今为止,我出版了五本书。但你只能看到我笔下的故事,却从没有看到过我最真实的人生。

我的家乡在四川绵阳,一座含情脉脉的西南小城,去哪都不用走太远的路。嫌累就坐三块钱的三轮,几乎可以逛完全城。这里四面环山。我从小到大习惯了这种被包裹的安全感,以至于在我后来北漂的时候,很长时间都无法适应北方一望无垠的辽阔。

看不见山,我就会恐慌。

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铁路工人,初中毕业后各自顶了长辈的班。从工务段到客运段,然后自由恋爱,有了我。我出生在铁路大院的筒子楼里,一条长长的走廊两端通风,走廊上镶嵌着次第排开的房门。筒子楼里灶台在走廊上,厕所是公用的,面积大小不一,大的有50多平米,我家住的只有10多平米。

沿着走廊前行,每个狭小的格子就代表一个家,每扇门里都演绎着不同的故事。有的人在这里结婚生子,有的人在这里度过童年,那些五味杂陈的时光成了许多铁路子弟的回忆。

我的整个童年都伴随着恐惧和自闭。

我的父母所在的客运段是倒班制,白班夜班轮番来,所以我的童年几乎都是一个人在家独自度过。白天还好,翻翻小人书或是和邻居家的小孩去外面玩沙子。到了晚上,遇到父母都上夜班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6的春天来得有些早,窗外的油菜花已经悄然开放。爷爷如果活着,今年就满90岁了。

爷爷年轻的时候是火车站的厨子,烧得一手好菜。

爷爷有气管炎,父亲说这源于爷爷对烟的嗜好。我跟随爷爷生活过一段光景,那时我五岁,不喜欢幼儿园,却喜欢每日随着爷爷。爷爷的话不多,更多的时候,是爷爷的咳嗽声。即使到现在,每当我闭上眼睛,一想到爷爷,总是那阵阵犹如天雷般震动的咳嗽声。我的心似乎也跟随着颤动。

我懂事晚,当班上同学已经可以自豪地背诵起乘法口诀时,我却连最基本的加减法都不懂,学校的老师早就把我列入不可教的黑名单里了,我小小年纪便尝到了冷落的滋味。这个时候,爷爷已经病重,三天两头都在医院。爷爷每日回到家中后,草草地吃过晚饭,便开始在一张小木桌上给我讲课,我忘性大,听过就忘,爷爷不厌其烦的为我一遍遍讲。爷爷上气不接下气,每一句话都说得很吃力。我记不住,爷爷喘着粗气安慰我:别急,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懂的。一片古槐的黄叶落下来,穿过喧嚣与骚动,穿过世俗的烟尘,像一声岁月的叹息,轻轻砸疼我的心灵。

后来,我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便离开了爷爷,跟随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为什么优秀的人格外矫情?

强子是我最好的哥们之一,也是我童年最大的噩梦。强子比我大两岁,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一直在同一所学校,他大我两届。

之所以称他是噩梦,因为他就是永远活在别人口中的不折不扣的“别人家的孩子”。五官俊朗,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收情书,到现在收过的情书加起来能分分钟压死我;成绩优秀,不管哪门课的老师看到他都跟看到自己的亲儿子似的;运动也很棒,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学校篮球队主力,每次有他的比赛,场下必定有不少留着哈喇子的妹子。

在他的巨大光环下,任何人站在旁边都会成为一个不起眼的阴影,包括我。不过还好我内心强大,也觉得有个实力比我强的,能让我学习的哥们儿也算是件好事。

强子家和我家有些交情,所以强子的人生就成了我人生的参考。强子比赛拿了什么奖,考试得了多少分,我妈比我还早知道。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要和强子做这么多年的校友了。

在我高考那年,我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选择权。那时候,强子已经在全国TOP1的师范类大学读了两年的数学。而我,对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一点兴趣都没有,就去了省城读新闻学。

上了大学以后,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