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文君
张文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47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3篇)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7-30 21:59)
好想在一个寂静的夜半街头
林立的楼群和漆黑的窗口,
菩提树下,
穿戴整齐,勾好脸谱,青衣扮好,
来他一曲清歌嘹亮
洞穿天高,
亮他一个妙曼转身,
裙扫蓝妖。

天地人神,
可在你们的班列?
听人间的夜半笙歌,
看暮合下的各色梨花落。

阳光下颂歌惨白
没有星辉舞台,
更没有韵律交错
天人合一的风月。

一个夜半舞台,
是嫦娥秀舞,是后羿逞雄,
是有理者有理,是无理者词穷,
黑白无常一时没了举措。
不急,看官,
舞台已是天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9 05:03)
日子过得飞快,
所有美好的渐渐远去,
父母的蹒跚旧人的远离,
心中长满宝玉的恐惧,思绪飘移,
欲哭,
找遍了公园的角落和寓所,
只有空空的眼睛望着那个空空的自己。

不再哀悼孩童时代“我是谁”的疑惑,
不在质疑今天身在何处的分辨,
床上沙发上草地上的小睡,
游离着久远的不变的魂魄,
喋喋的说辞,
平添的是哭的无力。

不见了那年寒冷冬天里的白色老猫,
失眠的夜半总现楼道前的邀请,
猫生人生各异,
孤独,在人声鼎沸中滋生,
还要有猫样的闲庭信步。

走在人间的边上,
回首先哲们的思潮,
臆念堪比太阳烧作的云霞,
激荡了去往九天的意志和我的卑微。

半山腰,
有一群挖宝的达人,
人们听到的山歌嘹亮,
那是哭的表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亲们,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开张了!
北北子君上场了,欢迎老朋友们来做客呦!
扫一扫二维码,看一看无霾世界,
唯心识,幸福伴一生!
谢谢我一直以来心仪的朋友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的家乡,
   朦胧了,
   雾霾中的阳光、行人;
   更朦胧了,
   庞大的机构,编写的数字天书,
   官人,你
   激励了仰脸的民众,也激励了你自己。
   
   数字堆砌起通往上天的阶梯,
   岌岌可危栈道,
   涌满了仰首向上精英,
   大佬们相信着自己的谎言向政坛进发,
   分疆大吏按既定目标空中行走,泰然自若。
   被掏空的国企安然等待破产法的慈悲,
   民众的信仰被撕扯的如雾如霾。

   经济学家读不懂当前的经济,
   股票走势弄晕世界精英的逻辑。
  
   数字变得狰狞,
   狂人日记里的“吃人”,
   此刻在“喝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6 08:32)
远离了闹市和书斋,
真实有如真我,
灵魂和我蜷曲在墙角里幽思


六时的冥想枯干了春天的遗梦,
离歌、颂歌月夜里迭加,
经幡、旌旗阳光下飘来跑去,
多少个时日。


走向高地,
高地可有月宫的神秘?


盘点着一二三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03 09:42)
2016携着烟花离散。
来不得回味,2017的钟
在忙乱中奏响。


茫茫然,
已白昼难分,规划了许久
始于足下的梦。
看,雾霾里的太阳,
邀你片刻的歇息,可好?


经年,已在光盘,
移动的奔跑的影像,
挡住了半个世纪的和风细雨,
童年的阳光那么暖,
月光水般地润,
一步之遥的跨度,又要出征
在雾城。


这一世,注定要匆匆,
朱自清的父亲只是一个背影,
我却看不见自己的脊梁。
恐惧,一根稻草,一个呼吸,
成为强敌。


不想,
把这一世过得匆匆,
我想有企鹅的傲慢,
松柏的坦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23 08:17)
标签:

冬至

阴极

轮回

嚣张

我哭了

分类: 诗歌
冬至来了,不经意间,
天气可能会更冷,白昼可能会渐长,
也可能由此
万物又开始一个轮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只把思念积压在我心头……”这首由毛阿敏演唱,传遍神州大地的《思念》,是著名词作家乔羽先生创作的。鲜为人知的是,这首感人肺腑的歌,是乔羽写给他那为3天的婚姻苦守了66年的二嫂。 
   乔羽的二嫂名叫张福贞,1915年生,与乔羽的二哥乔庆瑞同岁,两人是在父母的安排下闪电结婚的。在外当兵闯荡了8年的乔庆瑞,难违父母之命,只好糊里糊涂地把“堂”给拜了。 
   不把新娘放在眼里的乔庆瑞,处心积虑地想着怎样才能摆脱这个不合理的婚姻。熬到晚上,当新娘张福贞伺候他洗脚时,他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发现苍天赐
给他的原来是一个美人。他像当时的文人墨客那样,给张福贞起了个格外美丽的雅名:婉君。这一夜,他们备感相见恨晚,发誓相爱到永远。 
  乔家小院呈现出一片洋洋喜气。然而,家里突然接到了部队的急电,命令乔庆瑞火速归队。那是1937年7月8日,抗日战争爆发的第二天。国难当头,乔庆瑞不得不与家人、爱妻告别。 
  这一别就是51年,乔庆瑞一直杳无音讯。张福贞一直苦苦盼着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0-30 08:46)
远离了闹市和书斋,
真实有如真我,
腾空的灵魂蜷曲在墙角的土地。

走向高地,
高地可有月宫的神秘?

六时的冥想枯干了春天的遗梦,
离歌、颂歌月夜里迭加,
经幡、旌旗阳光下飘来跑去。
多少个时日。

盘点着自己,
存在是否合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