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乡旧友
秋乡旧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310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6-07-01 16:13)

 

早餐后散步,经过一条寂静的小道,拐个弯,朝海边走。

海边空荡荡的,轻风拂面。

身后传来脚步声。回过头看,是两个老头儿。

我放慢了脚步,让那两个人走到我的前面。

“一晃,我来了两个月了。”说四川话的是个瘦老头儿,戴一顶蓝色的户外帽。

“唔。”应答的是个胖老头儿,头上几根稀疏的白发飘着。

不用说,这两位是南方来的“候鸟”,到海口过冬的。

“你比我还晚来两天。”瘦老头又说。

“唔。”胖老头儿步履有点蹒跚,看样子不想多说话。

“一晃,一晃,从一个娃娃变成一个‘捞’(老)头儿啦!”瘦老头又说。

“唔。”胖老头儿还是这个字。

瘦老头吹起了口哨,像是老曲子《炊事班长》。

胖老头没做声。两个人过了桥,朝海湾走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21:55)
        前天去千亩塘,想拍白翅浮鸥。在池塘边等啊等,白翅浮鸥没见着,只看到几只须浮鸥在池塘上空盘旋。      
       太阳太烈,采桑湖没戴遮阳帽,她脱下外衣顶在头上,我、五味子和她一起躲到了树荫底下。        
       一阵细碎的鸟鸣声传来,我仰起头,两团小小的黑影落在面前的树枝上。我赶忙抬起相机,啊!对不上焦,距离太近了。慌忙重新调整对焦距离,哟!是两只银喉长尾山雀!因为距离太近,两个小伙伴不能全收到镜头里,我先拍下面的那只。边拍边小声提醒我的“小伙伴”:“快,是银喉。”身后的相机也噼噼啪啪地响起来,还听到采桑湖在说:“好萌啊,好萌啊!”       
       下面的那只银喉听到了相机声,它伏下身子,好奇地望着我们,似乎突然意识到这三个“怪物”是人,一下子跳起来,拍着翅膀飞走了。我们当然不会随着它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9 20:48)
标签:

情感

散文

分类: 岁月如烟

                                       (二)

婚后不久,我们搬了家。几十年间,前前后后也有些驼子的信息从老公那里传来。先是驼子当了委办工厂的头头。这个消息没让我觉得惊奇,驼子有文化有思想,在小作坊里当个领导还屈了材哩!再是人到中年的驼子终于结了婚,对象是单位的同事,这个女人带着自己的儿子从夫家出走直接住进了驼子的家。听到这个消息我松了口气,驼子终于有了个家,一个女人一个儿子,对于驼子来说,真是太完美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28 20:18)
标签:

情感

生活记录

散文

分类: 岁月如烟

(一) 

晨练回来,做家庭卫生,先拖地。

拖到卧室,老公照例还躺在床上。我轻手挪开椅子,正弯腰,老公粗声粗气来了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记录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生与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4 01:01)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岁月如烟

两年未上博客,登录名和密码都忘记了。找啊找,试啊试,终于回来了!

朋友们,久违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14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6.07,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6.07,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感受美丽》。
  • 2010.10.15,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7 16:07)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婚后不久,我们搬离了渣甸村,跟金银见面少了。

老公偶尔提起过金银,说金银夫妻俩的厂子早就垮掉了,他和小李同时下岗。金银踩过“麻木 ”,2000年“麻木”被取缔后,他在渣甸村的巷子口卖汤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24 15:02)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金银恋爱了。

    姑娘伢姓李,是金银的同事,在厂子里当保管员。

    金银对这场恋爱蛮冇得信心,说小李的态度时冷时热,“人家的条件几好咧,哪里像我,一个穷工人!”我鼓励他:“莫这样想,你的条件也不差啊。你看你,小伙子长得帅,性格好又能干。家里经济条件虽然差一点,可渣甸村要拆迁了,等还建房一到手,你连结婚的新房也有了!”

    他家的确穷。我到金银家去过一次,破棚子里除了满地的空酒瓶,只有一张搁在地上的铺板。不过,看到金银的父亲我笑了:金银跟他父亲长得一模一样:一个霸脑壳一双大眼睛。不同的是,少了满脸的皱纹和满头的白发。

    每次到齐家,总能碰到金银。有时他拎着个菜篮说是“路过”,有时端着饭碗来,有一次腋下竟夹着个小女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28 14:17)

 

    小黑领噪鹛是我们前年在龟山发现的。当大红袍喜滋滋地把这个消息发到论坛上时,几个老鸟人发出了疑问:“应该是逃逸鸟吧?小黑领噪鹛在武汉地区没有分布!”我们为此到龟山去了几次,最后不得不承认,老鸟人毕竟是老鸟人:龟山上仅有一只小黑领噪鹛。由此推断:它不是本地分布的野鸟,可能是一只逃逸鸟。

    逃逸鸟也好,本地鸟也罢,终归是我们发现的。所以,每次去龟山时,我总是下意识地找一找它。它混在一群白喉噪鹛里,看不出有半点的郁闷。有时候我就想:它从哪里来、又能到哪里去呢?恐怕它一辈子就这么孤独地在龟山生活下去了。不过,小黑领比我们幸福多了,对于这个难以解答的哲学问题,估计它压根也没考虑过。

    和那些肥硕笨拙的白喉噪鹛比起来,小黑领要灵巧一些。因为那张布满黑白花纹的脸和黑色的“衣领”,它特别容易被人从一群异类中分辨出来。所以,在龟山,十有八九会听到我们压低了的惊叫:“小黑领!小黑领!”去年热天我们见到它时,它正在灌木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