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连翘beta
连翘bet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5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连翘

  你看那个固执又不执着、犹豫决不果断、灵魂始终无法皈依、萎缩着在暗地里偷窥你的老男人。原谅这个世界的无序、芜杂、无聊和淫荡,原谅他吧!

Q Q:77788787
MSN:buyu_liu#msn.com 
E-mail:liubuyu#gmail.com

新浪微博
分类
江湖

天涯

有时候我是个文艺青年

红袖

有时候怀念从前也是美好的

豆瓣

挖豆子也是大事

时光

看电影是人生大事

芜湖热线

这才是江湖人的江湖

豆瓣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癸巳年正月廿九,庐州,后半夜有风,惊醒了阳台上的一水金鱼。

“三十六,是难关,吃白鸡,穿白衫”,这大抵是老家流行的风俗,不过今天白鸡和白衫都没有,只有手边的一支白色卷烟,和眼前的一屏空白文档。

人生总是诸多转折,所有的选择都没有重来和修复的机会。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2278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9.12.2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9.05.31,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尝试windows live writer》。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907次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4 14:16)
标签:

转载

放得下姿态,站得住高台,习文加油。
原文地址:2008年春天作者:周习文

文/周习文

    2008年的春天,和以往的春天并没有两样,我依旧奔波在求职的路上.泉州、合肥、南京,我一路走过,或长或短的停留,或好或差的处境,最终都没能让我认清形势、转变观念并安心、踏实的投入工作.
    2008年春天,我选择南下东莞、深圳,投奔一高中时过从甚密的同学.抵达东莞后,受到同学的热情接待和热心帮助,我也开始设法找工作,在网上发应聘简历、收面试通知,或去人才市场与招聘会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笛子和老船抬爱。

  《未央文学》,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们头儿是那位躺在里间沙发上勤奋地磨牙的那位,为人木讷得很,我们都叫他木讷大叔,你要是见到他呀,只怕一句话都没说就把你噎跑了。”
黄金豆急得眼睛大了三倍,顿时发现安列帮长着一双小老鼠般狡黠的眼睛,就这形象,也没有官儿相啊。她那颗火热的心就忽地变凉了:“唉呀,你不是头儿,怎么不介绍我跟木讷大叔认识呢,我要卖酒,我要用销售量来见证我征服江湖的能力呀!”
“随意破坏他老人家的磨牙大计,我不是触霉头吗?告诉你啊,我不是头儿,但不代表我不能帮你卖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职场白领安列帮梦想发财,他瞒着妻子黄金豆抵押房屋,投资开办了一家咨询策划公司。他以貌取人,招聘了一群美女花瓶职员,先后又聘用了频繁跳槽的“海龟”、溜须拍马的酒徒、神吹海侃的大嘴担任公司CEO,在一幕幕闹剧中折腾完了本钱,撂挑子开溜。黄金豆是实战派,她在公司屡遭打击,面对丈夫冷遇和小三“逼宫”,毅然接过咨询公司这个烂摊子,意欲力挽狂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长笛手童鞋真是蛋疼啊,这文学杂志办的,好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太美了

浪漫这个词,我们都不陌生。每个人都对浪漫有不同的定义,但无论怎么去定义,浪漫给人的感觉总是舒服的。比起欧洲其他地方,东中欧给人一种贫穷,落后的感觉。但这片土地特有的气息和色彩,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捷克是波西米亚的发源地,这里,从来不会缺少色彩两个字。而浪漫,也可以是一种颜色。布拉格的色彩,是什么样的呢?相机记录了我想说的一切。浪漫之地,有的时候是不需要用语言诠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作者:储劲松
    来源:储劲松新浪博客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c7629b0100h39d.html

  那个时候,连翘还是一个纯正的诗歌青年,留一头很女子气的披肩长发。我第一次在亚明家看见他,他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歪着头看《诗刊》,长发完全遮住他的脸,我以为他是个女子。我低声问亚明:“那个读诗的女人是谁?”亚明“嘎嘎嘎嘎”笑得像一只公鸭子。然后,一屋子的文学青年都知道了我把连翘当成了美女的事,个个笑得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好多年以后,这个笑话有时还会被翻出来。
  那是二十世纪末叶的一个冬天,我和向荣、维伦3个人相约去百多里外的白帽镇拜访亚明。其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天气预报总是那么不准,虽然印证了降温的事实,但没有预见到刚过圣诞的这个早晨却下了一阵朦胧的雪,那么短暂,瞬间已毫无痕迹,它和我这一年在这个城市的所有经历暗暗吻合——白驹过隙,匆忙、无法回首。
  打开门,一阵风吹过,另一阵风吹过,它们来自不同的窗子,肆无忌惮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大的空间,然后从不同的出口溜出我的房间,它们吹过了我的衣角、指缝、发梢和脖子。
  这座叫合肥的城市很冷。我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并且浪费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用来处理近几个月以来电脑里的临时文档。那些五花八门的文件往往来不及被整理、分类而被留在桌面上那个被命名为“419”的文档里,最长的已经存在了近半年,2009年的无数个日子,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和这些电子文件打交道。
  我已经习惯在网络上处理所有的问题,不上网的时间,交给睡眠、饭局和深夜某KTV鬼哭狼嚎的歌声。商业化的社会,我渐渐改变了自己的身份、兴趣、阅读的范畴甚至是吃饭的姿势,这不再是一个文艺青年的黄金时间,感性的生活必须离我越来越远。
  虽然我依然倔强地想保留下来一些什么,并且为之而努力、挣扎。
  事实上,这个二十一世纪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