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莲蓬鬼话
莲蓬鬼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0,680
  • 关注人气:2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天涯镇魂曲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4-07 21:50)
标签:

杂谈

​​

​  我的阿姨,露西,八岁。


  至少我总是这样去想像她的样貌—她是我妈妈的姊姊,如果她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五十几岁了。


  「她被小精灵拐走了。」外婆这么告诉我,「祂们在森林里跟她玩—祂们长得很丑,真的,丑得很骇人。


  丑到如果你不小心看到他们,会被吓到尖叫着逃跑。但祂们可以变换样貌,祂们会把自己伪装成毛茛,把露水滴在祂的眼睛里,扰乱她的视觉。这样在她眼中祂们就会是漂亮的孩子。」「漂亮的孩子?」我倒抽一口气,那时我大概四岁,「但是在现实里祂们还是丑陋的小精灵?」「对,祂们有锯齿状的利牙,树皮一样粗糙的皮肤被藓苔和地衣覆盖—只有祂们的眼睛会维持原样。


  那双眼睛是透亮的红色,像是烧红的煤炭,所以祂们从来不会正视她的脸。


  祂们邀请她一起去一个派对,祂们说只是在湖的彼岸,湖也没有想像中那么深。


  祂们把幽深的湖水变得宛如水晶一般清澈透明。」「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祂们牵着她的手,求她让祂们带她去—祂们可以带你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译者:star227 (直树殿)



  =========这大概是发生在至少两年前的事情


  自阪口(假名)毕业之后进入东京的某家公司当上班族也过了两年虽然国中后举家移居东京,但是都心的快速步调,加上上司的期许、业绩的压力以及同袍间的竞争,让他觉得些许喘不过气。


  但回头想想,其他同事也是如此吧? 至少他没有在外租屋的压力不用因为这阵子流行起的「凶宅话题」而担心受怕说到这个,本来以为这只是都市传说而已


  但没想到隔壁部门的川上似乎是真的受到影响,老是怀疑自己的租屋处有幽灵纵然他询问了房仲业者是否有特殊告知事项,但因为前一入住者住了也有两年之久怎么样想都是自己的疑心病吧!?


  总之,后来川上搬家之后似乎精神好了许多这件事情是不争的事实就是了某日阪口在下班应酬完之后,回家洗了个澡,吃着预先买好的便当便开了电视放松心情,转着转着,转到一台关于乡下散策的节目当地的美食、悠闲的生活模式和优美的风景


  让阪口想起很久没回G县的乡下老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3:07)
标签:

杂谈

​​

​  我是两边家族里头最小的那个孩子。虽然没有人说过,但是我很确定我是「不小心」怀上的宝宝;太多杯红酒,和一对年已四十以为安全性行为只是给青少年的夫妻造成的结果。


  Oops.


  在我出生时,我两个奶奶都已经过世了,而爷爷们都已年迈且住在不同的州。试着去规划一个包含五个家庭的家族旅游,甚至还有一个婴儿,是很困难的。不论是预算问题,或是要让爷爷们出门的问题。所以大家都偶尔会去拜访一次爷爷们,可是周期越来越长,频率越来越低。


  然而,我的父母仍希望我能跟他们建立关系,所以他们会打电话给爷爷们,让他们可以听到我毫无意义的小宝宝嘀咕声,他们还会写信给我父母好念给我听,作为回信他们会收到一堆潦草的蜡笔涂鸦。


  在我三岁时,他们的健康状况骤降,一开始是我妈妈那边的爷爷,后来是我爸爸那边的爷爷。妈妈担心最糟的情况发生,所以买了一对泰迪熊,那种可以录音的,这样在你抱它的时候就会放出来之前录好的讯息。妈妈希望能纪录他们两个的声音下来。


  妈妈那边的爷爷在我四岁时过世了。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Jana Romanova,1984年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州立大学新闻学学士。摄影作品多次获奖,俄罗斯著名摄影师之一。最近她策划了一个惊人的系列“等待”。就是拍摄那些身怀六甲的准父母们沉睡的照片。


  她的拍摄地点选择夫妻们最隐私和亲密的地方——卧室。时间选择凌晨,那是一个甜蜜的昏昏欲睡的时间。这令摄影师可以更好的理解这对夫妻的感情和情绪,在这个最不设防的时刻,拍摄下对当事人来讲,是如此重要和兴奋的见证。


  该系列打算由40张照片组成,40代表怀孕的40周时间。Jana Romanova着迷于夫妻们对她的那种信任感。让她呆在公寓里那种最隐私的地方,拍摄这样一个最亲密的时刻。


  有关这个策划的想法是不小心产生的,当时Jana Romanova帮朋友,一对准父母做一些装修。早上的时候这对准父母睡着了,房间的中间有梯子。Jana Romanova爬到梯子上,拍下她朋友睡在床上的照片。她感觉:这些照片拥有种迷人的不可思议的姿势和身体的对称性。怀孕后的亲密与温暖,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明。你觉得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我要说的是我在欧洲留学时发生的故事。


  那时候我的外语还不太流利,


  因此常找日本的朋友到家里喝酒。


  我住在阁楼里,


  有一个大型的圆形窗户可以看到外头地下铁的出口处。


  那是个只供出站用的手扶梯,


  可怕的是那个手扶梯偶尔会在半夜无缘无故地动起来。


  半夜时外面也不会有车辆经过,


  因此手扶梯『嗡-』的启动声就特别清楚,


  就是那个声音最为恐怖。


  我偶尔从圆窗偷偷确认那边的状况,


  没有任何人出站。


  哎不过那也是偶尔才会发生个一两次的事罢了。


  但是,


  在某个周末,


  我一如往常打算找朋友来喝酒,


  于是连络了和我最要好的美术生。


  他正好在和其他朋友喝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1 16:39)
标签:

杂谈

​​

​  我还记得我开始失去听力的那天。我还记得,是因为前一天发生两件事。其一是我去看了牙齿,而医生给我打了一针特别痛的麻醉。


  其二是我的女儿被强奸,接着被扔在大学外头的垃圾子母车里头等死。


  我们在凌晨四点时接到电话。在一片寂黑中,被刺耳的电话声叫醒,没人该体验这种事情。你知道吗?即便那是一通会让你的人生崩毁的电话,你当下也只能爬起床去接它。


  「贝瑞斯特先生吗?」另一头的声音问道。「我很抱歉在这个时间点打给您,但是这有关于您的女儿。」


  我永远没办法忘记,那些字句如同缓慢的冰箭,慢慢插入我的心脏,几乎使之停止跳动。


  我的女儿,我的宝贝女孩儿。我焦虑的看向我太太,她盯着我的脸,然后她似乎明了了。


  如果我以后能再也听不到当时她发出的那种惨叫声,那我相信我是被上帝眷顾的。


  一阵慌忙的收拾行李后,我们找了班机飞去找艾蜜莉,全身的内脏有如被焦虑猛拧着。当时我还没注意到,直到我们在飞机上,海莉娜在念诵祷告词时我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姊姊现在虽然怀孕中,但在结婚之前的职场,有过交情非常好的朋友。


  那个人就称她为Y小姐吧,开朗又漂亮,是那种不管谁都会喜欢上的女性类型。


  某年的2月。


  姊姊和Y小姐一起去买了情人节的巧克力。


  姊姊那时有男朋友(现在的老公),


  买了要给男友本命巧克力和要给同事们的人情巧克力。


  然后看了Y小姐买的巧克力,


  人情巧克力之中有一个高价的巧克力混在里面。


  因为Y小姐平常总是说自己没有男朋友,


  所以姊姊就问了「小Y,那个是本命巧克力吗?」然后Y小姐就点了头,说着有喜欢的人,


  还没在一起啦!打算趁这个机会告白。


  姊姊打从心里支持她,「这样啊!加油喔!」,Y小姐也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到了2月14日。


  姊姊把巧克力送给男友,也送了同事人情巧克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今天是我儿子Jared的14岁生日,但他失踪了


  我想我说远了,我应该要跟你们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是Mary


  在我儿子不见的那个晚上,我正好到镇上买东西如果那晚我在家,我一定可以做点什么


  如果我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一定待在家、陪在他身边保护他但在发生了那些事后,我也不确定我是否能够保护他当我从镇上返家,看到家里四周一片死寂,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这附近绝对没有任何生物还活着


  屋子里一片漆黑,屋内的灯不是烧坏了就是破掉因为坏掉的样子不像是人为弄坏的,看起来像是灯泡直直的坠落掉在地板上但这都还不是最诡异的部分


  我转头看面向森林的窗户,玻璃自中心融化成一个圆圈,这实在太诡异,我大叫Jared,但回应我的是门关起来的声音


  我走上二楼打开他的房门,他的窗户大开,房里的桌子、椅子所有东西都被翻的过来,像是有人精心摆设,刚刚好倒过来,床被立起来靠在原本放着他的笔电和手机的墙面笔电没关,萤幕显示正在reddit网站上,他的手机靠着墙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来自比利时、79岁的路易斯戴斯(Louis Dethy)是一名对家人深怀敌意的工程师。


  他不只被妻子戴绿帽、离婚,也被14个孩子抛弃抚养,更惨的是,他的母亲过世时还把他曾帮忙付钱买下的房子,赠送给他的一名女儿。


  过去他是个对信仰虔诚无比的人,但退休后,他决定使用自己最爱的手枪,对家人一一复仇。


  他开始在那阎屋子里布下死亡陷阱,他到处装瞎器,举凡啤酒箱、晚餐盘、柜子,只要一不小心碰到,就会被藏在瞎处的上膛枪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这篇是发在2ch的一串讨论串中的内文节录,

内容毫无飘点,但是真实的很恐怖。


有时候最恐怖的不是灵魂,还是人自己阿...。


以下,对话串中从原作者的ip位置发出来的文会以黄色标示。


--


有奇怪的人寄来23封骚扰的简讯


288 :名无しさんの初恋:2007/05/10(木) 00:15:26 ID:52o8/iLg

上个月我们公司的迎新会上,有个很怪的人跑来坐在我旁边,

讲一堆「我从以前就觉得你很可爱欸,是我的菜!」

「大家都叫你小O吧!那我要自己叫你小X!」这种很讨厌的话。

但因为同公司不好撕破脸、而且可能只是醉话的关系,我只是忽视他。


没想到他整整三小时都在我旁边一直烦,狂问我的手机e-mail。

我都已经直接拒绝了,他竟然还用其他同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