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真
梁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72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博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8-15 22:50)

 

  南通行

  

  第一次到南通,它是蓬松的

  这个印象(大概停留时间短暂

  也许一路遇见的是柞榛树)保留了二十年

  自然而然,不去精心打扮,这样的城市正在灭绝

  

  我是南通人吗?或许

  不那么纯粹。我的母亲是山东曲阜人

  我的父亲出生在南通一个偏远古镇。它曾经

  也是蓬松,茂盛的,古树上住着神灵

  

  上个月,高温之前,我来到距离古镇

  五十多公里的南通,住在北濠河的“金鳌坊”

  人们怀念张謇时代的生态,浓缩成他的一句

  “我踏金鳌海上来”,刻在河畔的大理石上

  

  三十华里的濠河,千余年来,围绕古城平缓流淌

  天气阴沉。我随友人沿着河边的小径行走

  四处眺望这陌生的环境。我们有血缘关系

  我急于寻找,祖宗留下的遗产……听说

  有几处,名人的坟墓

  迎来一阵风雨,濠河与之互动

  

  第二天,友人的车避开千篇一律的街道

  拉我来到狼山风景区。我们在自然景区内

  以快于散步的车速前行,浏览着窗外

  游人寥寥,处于劣势

  五山不高,一气呵成

  绿色自由泛滥

  

  绿色——它们久久占据大脑

  排斥着光秃秃的古镇,层层叠叠的我们

  下楼,铺开,塞满缺氧的空间

  

  出了林荫道,来到长江的堤坝上

  这可真的是第一次

  遥看西边的狼山,已成往事。山顶上的支云塔

  也支撑着我。阴云下,沧桑,浑浊的长江水

  也是我的心情

  

     2017年7月,青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3 17:11)
 扫年

  腊月二十四。拾垃圾的回老家过年去了

  夜里,楼下的垃圾箱多出一堆书

  再倒的时候还在那里,冷风翻阅了几页

  我知道它们不久将出现在旧书摊上

  有人靠那些被抛弃的文字生活

  美文。好诗。花言巧语

  它们会找到自己的归宿

  包括磨损的锅碗,小电器,一条被褥

  有些结局完全意想不到

  某个冬天扔掉的一件厚衣服

  辗转到了喜马拉雅山上

  这是我在电视里发现的

  有一家藏族人在雪山上挖冬虫夏草

  也可能是尼泊尔人。丹禅德拉,或者叫苏伦德拉

  趴在一株,冰雪中伸出的虫草前

  小心谨慎,近乎膜拜

  他们的灰帐篷搭在远处。他身上的厚衣服

  冰天雪地里显得有些单薄

  红,黄,深蓝,三种颜色

  红黄是陪衬。一件普通的深色外套,有些旧了

  我认定和我穿过的是同一件

  看不出什么月份,是不是藏历年

  还有比这再好的结局吗

  相隔遥远,我们永远失去了见面机会


         2014年,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3 00:00)

  荒谬录

  

  若干年前,当我翻开博尔赫斯

  《交叉小径的花园》,读到开头部分:

  “青岛大学前英语教师俞琛博士……”

  目光游离了这篇小说。

  我不是那么在乎。

  可出现在外国小说中,又是一篇著名小说,

  他们(两个博尔赫斯)为何念念不忘。

  我合上书,精力分散,推迟半天才重新拾起。

  俞琛博士,一名德国间谍,

  悔恨自己堕落,又为何替柏林卖命。

  只想证明黄种人的价值?

  我住的南边,齐东路上,残存些德国别墅。

  再往南走,来到了海洋大学。

  它的前身正是青岛大学,俞琛博士的学校。

  小说写于一九四四年。之前某一年,

  俞博士离开讲台,卷入欧洲战争,

  最终变成一个冷酷杀手。

 (他没有直接杀害自己同胞,

  杀的是汉学家艾伯特)

  有年夏天,我对他的兴趣超过,

  校园里的闻一多雕像。

  下午,我穿着拖鞋,常来到外语系楼下纳凉,

  望着俞博士进出的门洞,耐心等待晚上的酒局。

  他有一群男女学生,单纯,掺杂些漂亮的英语。

  他比我早大半个世纪目睹了这些洋楼,弯曲的小路,

  渐渐宽广。遍布市南的法国梧桐,

  处在幼年,雌雄难辨。

  俞是云南人,自一个显赫家族,从小生活在,

  交叉小径的花园,不知何故背井离乡,

  投奔到青岛大学执教。

  向往大海和学术自由?显然,

  这座城市打开了想像空间,使他着迷,又不得不离开。

  由于时间的错误,他和闻一多失之交臂。

  他们在一起共事,可能会相互扭转对方?

  可能唐诗宋词,莎士比亚,钟情于自己的女学生,

  漫步在沙滩上,月亮吸引,潮水涌动。不至那么惨烈。

  当我仔细阅读,发现两位校友之间,

  有一条难以说清的线索:

  博尔赫斯创作完小说的第二年,一九四六年,

  闻一多在家乡云南,遭到国民党杀害。

  另有条重要线索,近似荒谬,有待进一步考证。

  青岛的秋天,他们没有过留恋?围观者散去,

  露出大片原始礁石。在晚饭时分出现。

  有在黄昏美景里走神。

  青岛的博尔赫斯读者群,流传着一种危险说法,

  涉及到佛教。俞死后,转世到江苏一个邻省,

  为的是疯狂报复,迫使他走向绞刑架的德国佬,

  并于一九六四年宣称,终有一天,

  将来青岛扫荡日尔曼人留下的痕迹。

  这是咒语。宿命论。事后诸葛亮。

  我关心的不是这些。

  人生扑朔迷离,翻开如同虚构。

  “青岛大学前英语教师……”

  叙事从容。语调,

  像是不经意提起的某个欧洲城市,

  读来新奇,唤醒我沉睡的记忆。
        

         2016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时常过来做客,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BLOG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21923789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