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真
梁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72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博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12-02 09:15)

五里墩


在苏北一个叫“五里墩”的乡下,

我见到了他,屡次闯入青岛搞破坏,搞建设的老农。

晚饭后,乡镇污染企业一名焊工骑电瓶车带着我,

和我在古镇买的两瓶茵陈酒、一条劣质香烟。

男人们(也有女人)靠这两样东西毒害自己,

才能够适应环境。

古旧的瓦房一劈两半,留下小灶间

供前辈的阴魂黑夜里进出。

另外一大半,楼内空荡荡。

说起青岛,老农露出了笑容:

“德国人的火车站是我们拆的……”

那么,海边(粗暴的)高楼大厦,

棚户区的贫民窟也是你们盖的?

他含混地点点头,好象不承认对不起桌上的礼物

好象我是代表某个组织前来慰问。

他还能够回忆起那些大人物的名字。

每个城市,哪怕一个生产队,始终有这样一个人,

轮流主宰时运。

“有一个抓起来了,死在监狱里。”他告诉我。

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们围坐在一尊佛像前,化学香冒着烟,熏黑了屋顶。

我叹息道:火车站,医院,大学……拆掉可惜了!

胶东帮,义和团的后代,他们不配——我安抚着,

当他面露愧色。

这是一个变种的泥瓦匠,很老了,骆驼一样走路,

在这荒漠的人世间,

已经记不清广袤田野上丰收景象。

破坏和建设换来的血汗钱,摧毁了乡下传统

我来自殖民地,老人和年轻焊工生活在古代流放地,

门外传来野猫婴儿啼哭一样的叫声。

只幸存,翘起的飞檐,与告别。

回来的路上,春风吹灭盏盏孤灯,

这是一个大地阴沉,上苍璀璨的夜晚。


   2015年,余东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8 17:11)

题青岛啤酒一首


白云挂在,由绿变黄的麦田之上

举杯遥致,远方醉人的九月

这是1903年的一只木塞

嘭!

崂山矿泉水喷薄而出,改变了颜色

比纵饮它的革命人士成功

集诸多精华于一身,涌向喉咙,涌向血液。一条

不冻的黄河。满清,从它的上游消失,略含苦涩

北洋和民国,从它的下游消失,回味甘醇

李太白游崂山,遇见一泓清泉

芸芸众生岂能玷污它的荣耀。

淡黄如菊,奔向温柔梦乡,奔向狂欢之夜

——它也可以是愤怒,是黑色!


     2016年秋,余东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5 18:55)
挽歌

刚才,听了一会希尔德加德。

出租车整夜在外游荡。

马路旁边停靠着黑压压的私车,

中间有一条羊肠小道。

请送我到中山路的麦当劳。一栋德式建筑,

孤立的灯光,迎来一张平庸的脸。

你也有过这样的时刻?

深夜,当人口睡着的时候,

喝汽油的乌鸦,落大街小巷,给人以不祥之感。

或者白天,突然想离开,到对面的孤岛上去。

海鸥,从西伯利亚飞来过冬。打开其中一封,

苦役犯的哀叫与忠告跳入眼帘。

太晚了,只有一个选择。请来一份简餐。

这座城市赋予我分裂的人格,外面的斐迭里街,

是它的丰饶引起我的饥饿。

砍伐大树。一遍遍倾泻沥青。篡改门窗

……意志,歪着脖子走。在高耸的,

教堂附近倾泻水泥,盖集体宿舍。站在窗前,

自我欣赏,像一只成身退的寄居蟹。

可以去死,进不了天堂。

是刚才么?或许百年前,离开房间音乐没有关掉。

宾根修道院的希尔德加德,自源头涓涓流来,

当你不在的时候留下她的凄美、她幸福眼泪。

服务员,请来一杯冰水。

     

    2015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2 20:07)

康塔塔


它已经能够离开唱机,跟随我盘旋。

它已经能够离开光碟,独自清唱。

我也配得上拥有巴赫的一套唱片,康塔塔?

一个有过谎言工作证的,

也配得上神圣歌词?不仅如此。

1966年,天主教堂的管风琴砸毁,

玫瑰窗,十字架砸毁,

我不过因为幼小,拿不动红砖和铁棍……

幸好有一间忏悔室。

罪恶,排到天亮。

而不见一个人影。  

我因年幼而获救,有幸和毕娄哈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了解一点他的事迹,熟悉他的伟大建筑。

他的时代已经报废。留下一只黑匣子,装满小青岛的笑声。 

我有一套可怜的系统:功放修过两次。

喇叭因悲怆微微震颤。

沾满手印的唱片,保留过去一些美妙歌曲

巴赫之前,有多少人诞生,为了迎接他的到来。

巴赫之后,有多少人诞生,只为听见他的音乐。

  

      2014年冬,青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7 19:29)

骑士


他从一个拥挤的地方出发,骑着自行车,

穿过阴岛路,福山路,康有为故居下车。

没有特别的意义。这里可以看见汇泉海水浴场,

他迷恋之间的崎岖和冷清。

什么也挡不住他(几乎每一天),

来到沙滩上,前方是大海。

他有好几辆这样的自行车,如果不锁在往返途中,

生锈的栏杆上,会被当成废铁卖掉。

只有他能够驾驭它,修理它,

使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充满活力,继续前行。

他的家离海不远也不近。还可以穿过大学路,

博物馆,鲁迅公园来到沙滩上。他迷恋之间的树荫蜿蜒。

早晨,他从一个拥挤的地方出发。有时候步行,

背包里备有一天的食物:王哥庄大馒头,

崂山矿泉水,乌江榨菜,腿肠,几根黄瓜。

他不是去旅游,度假,这是他的生活,也许是全部生活。

他和他的家人已经习惯。他解放了自己。

前方是通向大海,最近的路。路旁是熟识,亲切的景物。

不,他心里没有垃圾建筑,汽车噪音。一路上,谁也不认识。

一个人群中的盲脸症。他已经摆脱强加给他的种种障碍,

眼前是天空,大海,沙滩。

他像一个老练的读者,只信赖内涵深刻的经典,名著

哪怕只剩下一幢建筑,一条街道,

一部描述老青岛的书(他是在这部书中出生,成长)

反复看,来回走,寻找上山的路。

当然,什么也没有大海开阔,不可战胜。

几乎每一天,他在汇泉湾宽大的沙滩上度过。

从这里出发,再回到这里。

跑步。爬行。晒太阳。游泳,慢飞。

在更衣室的地板走廊上,裹一条毛巾被午睡。

他相信那些海滩上挖走细沙,街道上换走马牙石的人没有他幸福。

每天骑着自行车,驮着一只背包。风雨中,裹着雨披前行,征服了惰性和低坡。

其余几辆拴在沿途等候他。

锁住一个冬日景点,再打开另外一个春天景点轮流与他同行

他也迷恋途中的小花坛,挨着土壤坐下。挨着旧址,历史,

摆脱了分分秒秒,浮夸的节假日。

他的背包并不轻松,还装有一顶简易帐篷,步行时,

正好可以防止驼背。他随时可能露宿野外,

身体同四达成了平衡,不会受到侵扰。

他知道躺在哪片松树林下舒坦。哼着小曲,伸出手掂量着,

星星,月亮,撞击礁石的浪头,朦胧中睡到天亮。

他把整个海岸线当成了家。

八大关以西,栈桥以东,

在一个经典,大海辽阔的辖区内,他获得了自由。

      2013年,青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岛百年水彩画》印象


见过一些画殖民地的水彩,它们有美感。

在较好的水彩画上,它们显露二次生命。

建筑驱散了群众。梧桐树下人影稀少,

女性多,其中一位像是萧红。

轿车仅有几辆,退回到城乡混居以前;

柏油路泛着雪的光亮,通向山丘上的教堂。

这是春节才有的街景。的确值得庆贺。

朋友昨天赠送一本百年水彩画册,

今天想了很多。说到喜欢,

还是建筑和街道,大海和渔船。

一些平时匆忙路过,容易忽略的细节。

如你所知,它们有的已经拆掉。有的立在画外,

小学生放学回家,拾阶而上,顺便一同拆掉。

画家们笔下,大海频繁出现,

难得露出海面——我喜欢晏文正的这幅《风雨栈桥》。

1985年的一天,青岛刮起九级大风,

他正路过栈桥,在惊涛骇浪中速写下惊涛骇浪。

现在可有这样的画家

在“拆”字工地画下现场。画下受困的旧城,

背着画夹,从早到晚,赶在黑夜降临之前。

说到喜欢,常常伴随忧虑。(崂山以后再谈)。

有一幅《基督教堂》,为什么没有百年画册:

一个父亲领着儿子,

两个渺小的身影,坚定走向教堂的花岗岩拱门。

画上乌云浮动,落满大雪。


    2016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7 22:51)

皖南丘陵的诗朗诵


我们从黄山下来,一行五人。其中一人险些摔倒,

滚进大峡谷。奈何古黟不肯收留。我们太现代,

尽管是几张老脸。我们身体有异味:农药,氯气,雾霾。

我们是养殖的,不合乎野生动物的胃口。

我们,唉——,只剩一颗干净的心,深藏诗歌里面。

在皖南丘陵的湖畔上,我们朗诵自然和生活

痛苦的隔离。朗诵我们的遭遇,不加一点渲染。周围有生灵,

树上的弥猴,林间梅花鹿,下最通人性的白鳍鲸,

但愿它们不被惊扰。但愿我们不再回来。

一纸朗诵,能够抵消带来污染凶残。鳄鱼哭了)。

    

    2016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5 22:50)

 

  南通行

  

  第一次到南通,它是蓬松的

  这个印象(大概停留时间短暂

  也许一路遇见的是柞榛树)保留了二十年

  自然而然,不去精心打扮,这样的城市正在灭绝

  

  我是南通人吗?或许

  不那么纯粹。我的母亲是山东曲阜人

  我的父亲出生在南通一个偏远古镇。它曾经

  也是蓬松,茂盛的,古树上住着神灵

  

  上个月,高温之前,我来到距离古镇

  五十多公里的南通,住在北濠河的“金鳌坊”

  人们怀念张謇时代的生态,浓缩成他的一句

  “我踏金鳌海上来”,刻在河畔的大理石上

  

  三十华里的濠河,千余年来,围绕古城平缓流淌

  天气阴沉。我随友人沿着河边的小径行走

  四处眺望这陌生的环境。我们有血缘关系

  我急于寻找,祖宗留下的遗产……听说

  有几处,名人的坟墓

  迎来一阵风雨,濠河与之互动

  

  第二天,友人的车避开千篇一律的马路

  拉我来到狼山风景区。我们在自然景区内

  以快于散步的车速前行,浏览着窗外

  游人寥寥,处于劣势

  五山不高,一气呵成

  绿色自由泛滥

  

  绿色——它们久久占据大脑

  排斥着光秃秃的古镇,层层叠叠的我们

  下楼,铺开,塞满缺氧的空间

  

  出了林荫道,来到了长江的堤坝上

  这可真的是第一次

  遥看西边的狼山,已成往事。山峰的支云塔

  也支撑着我。阴云下浑浊,沧桑的长江水

  也是我的心情

  

                2017年7月,青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3 17:11)
扫年

腊月二十四。拾垃圾的回老家过年去了

夜里,楼下的垃圾箱多出一堆书

再倒的时候还在那里,冷风翻阅了几页

我知道它们节后将出现在旧书摊上

有人靠那些被抛弃的文字生活

美文。好诗。花言巧语

它们会找到自己的归宿

包括磨损的锅碗,小电器,一条被褥

有些结局完全意想不到

某个冬天捐出的一件厚衣服

辗转到了喜马拉雅山上

这是我在电视里发现的

有一家藏族人在雪山上挖冬虫夏草

也可能是尼泊尔人。丹禅德拉,或者叫苏伦德拉

趴在一株,冰雪中伸出的虫草前

小心谨慎,近乎膜拜

他们的灰帐篷搭在远处。他身上的厚衣服

冰天雪地里显得有些单薄

红,黄,深蓝,三种颜色

红黄是陪衬。一件普通的深色外套,有些旧了

我认定和我穿过的是同一件

看不出什么月份,是不是藏历年

还有比这再好的结局吗

相隔遥远,我们永远失去了见面机会


     2014年,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3 00:00)

荒谬录

   

若干年前,当我翻开博尔赫斯

《交叉小径的花园》,读到开头部分:

“青岛大学前英语教师俞琛博士……”

目光游离了这篇小说。

我不是那么在乎。

可出现在外国小说中,又是一篇著名小说,

他们(两个博尔赫斯)为何念念不忘。

我合上书,精力分散,推迟半天才重新拾起。

俞琛博士,一名德国间谍,

悔恨自己堕落,又为何替柏林卖命。

只想证明黄种人的价值?

我住的南边,齐东路上,残存些德国别墅。

再往南走,来到了海洋大学。

它的前身正是青岛大学,俞琛博士的学校。

小说写于一九四四年。之前某一年,

俞博士离开讲台,卷入欧洲战争,

最终变成一个冷酷杀手。

(他没有直接杀害自己同胞,

杀的是汉学家艾伯特)

有年夏天,我对他的兴趣超过,

校园里的闻一多雕像。

下午,我穿着拖鞋,常来到外语系楼下纳凉,

望着俞博士进出的门洞,耐心等待晚上的饭局。

他有一群男女学生,单纯,掺杂些漂亮的英语。

他比我早大半个世纪目睹了这些洋楼。弯曲的小路,

渐渐宽广。遍布市南的法国梧桐,

处在幼年,雌雄难辨。

是云南人,自一个显赫家族,从小生活在,

 交叉小径的花园,不知何故离乡背井

投奔到青岛大学执教。

向往大海和学术自由?显然,

这座城市打开了想像空间,使他着迷,又不得不离开。

由于时间的错误,他和闻一多失之交臂。

他们一起共事,可能会相互扭转对方?

可能唐诗宋词,莎士比亚,钟情自己的女学生,

停留在沙滩上不至那么惨烈。

当我仔细阅读,发现两位校友之间,

有一条难以说清的线索:

博尔赫斯创作完小说第二年,

闻一多在琛的家乡云南遭国民党杀害。

另有条重要线索,近似荒谬,有待进一步考证

青岛的秋天,他们没有过留恋?

围观者散去,露出大片原始礁石。

鸥在晚饭时分出现,在黄昏美景里走神。

青岛博尔赫斯读者群流传着一种说法,

涉及到佛教。俞死后,转世到江苏一个邻省,

为的是疯狂报复迫使他走向绞刑架的德国佬,

并于一九六四年宣称,终有一天,

将来青岛扫荡日尔曼人留下的痕迹。

这是咒语。宿命论。事后诸葛亮。

我关心的不是这些。

人生扑朔迷离,翻开如同虚构。

“青岛大学前英语教师……”

叙事从容。语调,

像是不经意提起的某个欧洲城市,

读来新奇,唤醒我沉睡的记忆。
        

          2016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