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晓声
梁晓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44,984
  • 关注人气:13,7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作《欲说》的专

一些小朋友帮我做的,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公告
对这部作品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逛逛,那里可以查到关于《欲说》的更多信息。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告别的话

这是我最后一次发文章于博客,便有些告别的话要说。

事实上我与电脑的关系一点儿也不亲密,我的手至今未在电脑上敲出过一个字。博客是当初应要求而来,而且起初由网站打理。但凡是署我名字的所谓“博文”,确乎每一个字都先由我写在稿纸上。后来我便为此将文移送打字社,可渐觉麻烦。

我对网络亦敬亦厌,视之为公园中辟垃圾场、垃圾场旁设“民众法庭”的领地。奇树异花、正义审判往往与“私刑”现象“交相辉映”,穿插着骗子行径,假货叫卖声不绝于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07 19:40)
标签:

杂谈

2012年全国政协会议期间,面对贾庆林同志的发言)

我发言的题目是“路在脚下,任重而道远”。我首先要谈我的中国大感觉——因为我的建言以此为前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论人心冷暖与世态炎凉

              ——关于文化的琐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5 20:23)
标签:

杂谈

一、关于《知青》的缘起

近年来,一种社会思潮引起我密切关注,甚至也可以说产生了本能的警觉,那就是——由于当下时代弊端多多,有的方面愈演愈烈,于是不满情绪每被利用——为“文革”翻案,为“四人帮”平反,重写“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此类声音不绝于耳,某时甚至“振聋发聩”。似乎只有“请回”“伟大领袖”,中国才又有希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速成起来的中国“贵族”

   

   中国人一般只拼“爹”而不怎么拼“爷”。因为一比祖父,现今的许多达官新贵、才子精英、文人学士、名媛淑女,则也许统统都只不过是农民的孙儿孙女了。——梁晓声

   

    培养一个贵族至少需要三代的教养。巴尔扎克的这句名言曾被我们中国人广泛引用,原因是“一部分中国人先富起来”了。他们行有名车代步,坐有靓女相陪,大小官员常是他们的座上客,这个星那个星常是他们的至爱亲朋。他们每每出手阔绰,一掷万金、几万金、十几万金,以搏奢斗豪为乐为荣,因而便都俨然贵族起来了似的。而有些人则指责他们还算不上真正的贵族,所持的根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如果在三十岁以前,最迟在三十五岁以前,我还不能使自己脱离平凡,那么我就自杀。”

 

   不平凡的人的人生质量,差不多又总是被归结到如下几点——住着什么样的房子,开着什么样的车子,有着多少资产,于是社会给以怎样的敬意和地位;于是,倘是男人,便娶了怎样怎样的女人……

 

   知识分子们也话时话外地帮衬着造势,暗示出更其伤害平凡人的一种逻辑:——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已到来,多好的时代!许许多多的人不是已经争先恐后地不平凡起来了么?你居然还平凡着,你不是狗熊又是什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讨厌不干净的厕所和太精英荟萃的沙龙

 

   我讨厌的地方一是不干净的厕所,二是太精英荟萃的沙龙。

   西方人见面时从来不问:你吃饭了吗?中国人极少有为了维护自我而大声说不的,正如中国人即使在厕所见了面也要问:吃了没有?同样的一句话,在不同的场合说,就产生了不同的效果。同样的一个意思,用没用过的词语去表达,也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创收取代发财,其实还是发财的那点儿意思,但听着比发财就现代多了,而且还格外体现出了靠诚实的劳动赚取金钱的庄重。

  

   在我们的生活中,自私自利和个性独立像劣酒和酒精一样常被混为一谈,这真可耻。

  

   娱记们将记者这一原本还不至于令人嫌恶的职业近十年间自行地搞到了有那么点儿让人鄙视的地步,有些商业广告接近着厚颜无耻,比如某些房地产广告,比如某些珠宝钻戒广告,它们的意思一言以蔽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郁闷并成长:我的第三只眼看中国

他们是极其害怕将来的。将来既曰将来,比之于现在,中国总是要多少再进步一些。人民对社会财富分配原则公平与否的意识,也总是会比现在更觉悟一些的。那样的将来,他们是忧虑它的临近的。如果他们能够,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将那样的将来焊进保险箱,埋入百米地下的,就像潘多拉所做的那样,只将希望盖住在那只魔匣里。他们并不傻,而且几乎可以说个个绝顶聪明,所以他们明白将来是阻挡不了的,所以他们几乎皆留一手,于公众面前扮演着爱中国之现在的强烈的爱国者,背地里却将家眷们——移民到国外去了,非诚实劳动所得的大笔大笔的钱款,自然也都存入了国外账户。而他们兜里,时常揣着一份甚至多份的别国护照——《郁闷的中国人》

 

 

我经常想到我们中国的将来,正如少男少女们憧憬爱情。
每当我想到我们中国的将来,必会联想到鲁迅先生那几句著名的诗: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6 10:50)
标签:

骆驼

啃老族

分类: 随笔杂文

老驼的喘息

 

我这个出生在哈尔滨市的人,下乡之前没见到过真的骆驼。当年哈尔滨的动物园里没有。据说也是有过一头的,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我下乡之前没去过几次动物园,总之是没见到过真的骆驼。当年中国人家也没电视,便是骆驼的活动影像也没见过。

然而骆驼之于我,却并非陌生动物。当年不少男孩子喜欢收集烟盒,我也是。一名小学同学曾向我炫耀过“骆驼”牌卷烟的烟盒,实际上不是什么烟盒,而是外层的包装纸。划开胶缝,压平了的包装纸,其上印着英文。当年的我们不识得什么英文不英文的,只说成是“外国字”。当年的烟不时兴“硬包装”,再高级的烟,也无例外地是“软包装”。故严格讲,不管什么人,在中国境内能收集到的都是烟纸。烟盒是我按“硬包装时代”的现在来说的。

那“骆驼”牌卷烟的烟纸上,自然是印着一头骆驼的。但那烟纸令我们一些孩子大开眼界的其实倒还不是骆驼,而是因为“外国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外国的东西,竟有种被震撼的感觉。当年的孩子是没什么崇洋意识的。但依我们想来,那肯定是在中国极为稀少的烟纸。物以稀为贵。对于喜欢收集烟纸的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饥饿年代的中国女性

  六十年代前三年,是中国的灾荒之年,也是中国人的饥饿之年,更是逢此三年的绝大多数中国女性每忆心悸的艰苦岁月。从母亲怀中的女婴到老妪,几乎概难幸免。

  我们这里既说的是绝大多数,因而强调了例外者的存在。某些成年人虽然在那三年里自己不曾挨过饿,但还是知道别人在挨饿的情况的。只有极少数六十年代的少男少女在那三年里并没挨过饿。以至于长大后,听许多同龄人或上一代人回忆起“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苦日子,自己却浑然不知,莫名其糊涂。仿佛非中国人,乃外国人。  他们是极少数的高干子女。当年的空军战士,曾节省下自己每月发的饼干和巧克力,送往他们寄宿的小学或中学。

“难怪学校里当年发过饼干和巧克力!”

他们往往是在这样的联想下,才能证明那三年在自己的年龄中也确曾是度过的。

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我们如今都知道的,并不仅仅是自然因素造成的,也是政治因素造成的。

中国和苏联决裂了兄弟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导致苏联板起面孔讨债,中国显示出强硬的志气偿还。

那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