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静即佛
心静即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61
  • 关注人气:1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2017-11-21 08:25)
   从小就没有方向的感觉。自从懂事后,开始识字,就知道一个浅显的道理,东方是我们,西方是他们。东方好,西方坏。东方是刚刚升起的朝日,西方是垂垂老矣的夕阳。所有的英雄都在东方,所有的魔鬼都在西方。于是,我深深的爱着我的草原。
   这种观念一直影响着我,直到我的同学去了西方,再也不回来了。我看到他当教授,很早就买了一辆破车,自己修理。我在照片里看到他忙忙碌碌的样子,认识到西方确实不好。我那时候还没有离开我的草原,我看到我身边的一草一木都比在西方的同学待得地方好。后来我知道他成了科学家,国内很多大学邀请他来讲课。可是我看到的仍然是他到西方后身上的缺点。他不会和我们一起大口的喝酒,不会和我们一样大声的喧哗。他吃饭的时候,竟然把他喜欢吃的菜拉到自己面前,理也不理我们,自己吃完,到一边坐着去了。他不善言谈,不会讲话,总是惦记着自己的实验室。
  也不知道过来了多少年,我依然觉得东方好,西方不好。身边的人很多去了西方,回来就说西方好。而且神秘的告诉我,我们多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0 08:01)
   这条马路上有四十多个井盖。我家门前就有三个。井盖和马路之间不是平的,有的鼓出来,形成一个包;有的凹陷下去,出现一个坑。车辆走过时,车轮在井盖处发出巨大的响声,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声音异常的大。咣当,咕噜,如果是大货车,轱辘多,除了一连串的咣当咕噜之外,还有车厢铁皮的碰撞和车架子扭曲发出的声响。整个夜晚,马路上上演着一场闹剧。
  有一天我在窗口瞭望。发现井盖凹陷下去的地方,井盖被车轮砸碎了,形成一个窟窿。暗夜里,微弱的路灯下,那个张开的黑色的洞穴十分的恐怖。如果有车掉下去,不堪设想。第二天晚上下班再看的时候,洞穴的地方放了一个垃圾桶。垃圾桶和脏,绿色的颜色都模糊了。垃圾桶旁边还放了一个拖把,我想是打扫卫生的做的。晚上如果不仔细看,也很难分辨出来。这样相安无事的到了周六。天气变冷,冷风漫天,我在家里躲避着寒冷。直到晚上,我突然想起来,今天要理发。
   自从把头发剪成短发,干净利索了很多。但是长出一点,就显得非常的长。头发是一个人精神的晴雨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7 08:00)
   这几天心总是飘飘的,晴空里的旗帜一样。早晨醒来,觉得还有许多觉没有睡完,躺下却没有困意。太阳神秘的涂红了天际,汽车喇叭早就疯狂起来。一场接着一场的小雪,把城市弄的非常的灰暗。一台台身上顶着雪的小车,滑稽的来往在马路上。一个城市的特征,那么显著的表现出来。阴冷使得心情变坏,精神也跟着萎靡,每天早晨的那一刻,就是战胜自己的唯一狙击的地方。
   我也忘记了我哪一天改变了头型。过去长发变成了短发。每次在梦中辗转,早晨的头发都很混乱。自从剪成短发,无论在枕头上怎么翻滚,头发都没有变化。唯一让人感动惊讶的是,头发短了,看到的那张脸,肉呼呼的。没有了以前的秀气,也没有了以前的做派。原来头发很重要。
   人从出生开始,其实就来到一个舞台。以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表演。没有一头秀发,自然在舞台上就有了小丑的样子。仿佛看透了世界,在人的表演里,常常的就把一个人的人品展露得一览无余。这个世界确实没有可以隐藏的。只有那些有了演员称呼的演员,才有蒙蔽人类的水平。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6 08:02)
   昨天,国春送给我一套他新出的文集,厚厚的四卷本。他从头写到尾的文字都在里面。作为一个文人,出文集也许是他的一件大事。记忆里,北大荒的作家里面,他应该是第二个出文集的人。一个作家,到了能出文集的程度,算是功勋卓著吧。
  我第一次有文集的概念,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我也刚刚喜欢文学,就从场长的大儿子那里看到一本《叶圣陶文集(二)》,装帧考究,尤其叶圣陶放在封三的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叶圣陶的名气。朦胧里读了书里面的小说。《潘先生在难中》《青春不是她的了》……。我被叶圣陶先生干净的文字老练的叙述所感染,对这本文集爱不释手。场长的儿子多次找我要,我都没有给他。叶圣陶现在写在前面的序言我至今还记得。里面用了一个词“炒冷饭”,就是把过去的文章再结集出版,叫炒冷饭。但是叶圣陶先生不仅是文学家,还是文章家。他炒的冷饭进行了加工,更加规矩。他老人家的文字至今还影响着我。
   文集我一直认为是高高在上的东西。身边的人也出了文集,把这种东西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5 08:10)
   从家到单位七公里。从单位到家七公里。
   我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了四年。冬雪夏雨,秋风春露,走在这条路上,去的时候我贴边走,回来的时候我贴边行。无论快还是慢,心是觉得这样走才安稳。昨天走在路上,堵车。缓行的车辆徐徐的往前走,我开始胡思乱想。我想,我这种贴边的心理,应该是受生活环境的影响,自卑和阴暗的心理,总是让自己退后,不显山不露水的生活。
   最早应该追溯到小时候的那片草原。是的,我开始童年生活的时候,正是在草原上。而作为军马场来说,那片草原应该是最边缘的地域了。距离场部三十里地。在军马场里,这应该算做最远的生产队了。后来搬到场部,住在中学校。离场部三里多地。再后来搬到了场部,在场部最北面的一趟红砖房里。隆冬呼啸的风雪在薄薄的砖墙上发出撞击声,几块破瓦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动。在这里住到我离开军马场。后来在九三的住房也是在最边上。以后的岁月里,从来没有居住过中心,都是在边缘上行走。这种边缘文化,影响着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4 08:03)
   今天早晨我穿上了棉鞋。妻子早就把棉鞋准备好了,我一直也不想穿。周一上班,在电梯里见到单位的人我就问“穿棉鞋了吗”,当大家都有了肯定的回答,我也穿上了棉鞋。面对冬天的到了,真是一种无奈。总觉得冬天还很远,寒冷也还远。不想穿上棉衣,更不想穿上棉鞋。虽然这场寒流非常的凶猛,接连两天都是飞雪,可我依然在雪花的融化里找到了暖意。雪过天晴,寒冷一下子就来了。即使走在没有风的车库里,也是阵阵的凉意。我知道我也不能不面对现实,如果还幻想着晚秋的温暖,我就会和其他人一样感冒了。
   我的记忆里,在我的故乡,穿多厚的棉鞋都会被冻透。后来才有了大头鞋。就是里面有毛的大头鞋,冬天在雪地里也会冻透。很多人在里面穿上棉袜子。就是这样,在冰塘里打苇子,女人们还是在喊,“冻得像猫咬的似的”。这个比喻应该是很形象的。我喜欢猫,可是我从来没有被猫咬过。我不知道猫咬是什么疼痛,原来被冻透了的感觉就是猫咬的感觉。为什么非要说猫咬的,不是别的咬的呢。我想,猫咬的,虽然热辣辣的一阵阵的疼,还不是那么剧烈。女人在述说里还有很多的温情在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3 08:25)
   身体不舒服,买了一点药。因为是处方药,必须到医院去买。现在挂号费高了,买药的时候说明情况,挂号的服务员就会给你找一个挂号费少的医生。第一次花了二十块钱,是一个年轻的女医生。面貌靓丽,业务熟练,很快就办完了。过了几天,再去。挂了一个全科的医生,十元钱。一见面,是一个老女人。她正有板有眼的给前面几个挂号的开药。我说她老,也没有到六十岁。一定是过了五十五岁还要上班,到六十岁退休的那种。她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一个美女,就是现在,脸上的皮肤松弛后,在嘴角集中的皱褶,也有几分周到。她一边看着电脑,一边用一个手指点着键盘,偶尔一个“啪”声,在空中停留后,接着老花镜后面的眼睛细细的审视,又一个“啪”。这样慢悠悠的打着,我在后面非常的焦急。眼看轮到我了,一个女患者急急的走过来,说是处方开错了,不给服药。老医生接过处方,和电脑上的核对,又拿起电话和药房联系。忙了很长时间,又在电脑上啪了几次,把处方给了患者,说,这回没事了。
   在这一段盲区里,我思想不停的运转。过去吵吵的延长退休,真的延长了,很多老人坐在电脑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09 08:17)
   每一个人都是一台精密的机器。打造这台机器的,是时间。一位研究者说,我们现在的肠胃,还是三百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进化出来的。社会的发展饮食的变化,我们的肠胃依然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的环境里,很难适应。那个时候哪有那么多的添加剂,哪有那么多的脂肪,现在什么都有了。于是我们经常感到胃肠不适。胃肠不适,带来很多麻烦。所以,现在最主要的是健康问题。
   我也同意这种观点。但是我又觉得身体里有很多未知的东西没有发现。身体很多看的见的东西之外,还有很多难以发现的东西。那就是人的感应。其实人就是一台无线电,就是一台雷达,就是最早的互联网。天体星球都和每一个身体有着链接,就如现在的路由器。一股冷空气要在明天到来,我在三天前就接受到了。躺在床上,身体的某个部位苏地一阵疼痛,无缘无故的。我想这是哪里来的信号呢。天气好好的,刚才天气预报还是手冷高压的影响,最近气温回升,要保持一段时间呢。不是天气又是什么呢。犹豫了两天,国家台就预报了雨雪的天气。有了答案我的心也就安定下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08 08:21)
  昨天立冬。中午我站在街道上,雨后的空气非常的凉爽,微风拂面,雨云清淡,暖意微微,沁人心脾。我对旁边的人说,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在杭州过春节,就是这样的天气。街道上雨意轻描,树木淡绿,粗枝上盛开在花朵。从冰雪的天地里来到这里,我心情愉悦,情不自禁。没想到,十多年后,在哈尔滨这个北国的地域里,享受一次南国的微雨清风。早晨还是雾霾漫天,到了中午就这么美好了。我不舍得进屋,在街道上行走了很长时间,直到朋友喊吃饺子了。我才离开。
   东北没有什么好吃的。俗话说,好吃不如饺子。一有个黄道吉日的,就要吃饺子。立冬要吃饺子,我还是第一回经历。朋友安排了,就吃两个吧。我不喜欢吃饺子,没有吃饭的享受,一个饺子兼起来,放到嘴里,饭菜都吃了。如果是一桌子菜,把筷子伸到这个盘子里,再伸到那个盘子里,一个盘子一个盘子的转,苦辣酸甜,各种味道都有,吃起了才来劲。再说,饭店里的饺子都是应付顾客的。一个大盆里,洗礼光趟的馅,用一个木板刮一点,抹在饺子皮上,一捏,就是一个饺子。馅里多是味精鸡精,各种调料,真正的馅料不多。再多放点盐,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07 08:06)
   记得小时候就烧各种秸秆。在地里烧,拉回家去做饭烧,取暖烧,也没有因为烧秸秆出现雾霾。现在乡村烧秸秆,城市都是呛人的烟雾。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几天白天还好,晚上外面就开始朦胧。高楼里的灯火被缠绕的迷雾遮掩,伸手不见五指。早晨也一片黑暗。地下车库里也是呛人的烟雾。走到哪里嗓子都是辣辣的。出了门,就开始下小雨。雨丝穿过雾气,空气开始新鲜。
  昨天夜里和几个朋友喝了点酒。谈唠间,大家都很兴奋。酒却没有喝多少。大家都很警惕,怕把谁喝坏了。现在人都很脆弱。稍有不慎,酒喝多了,就会带来麻烦。我也因此不怎么喝酒。朋友见我不喝酒,也没有兴趣。对我说:你不是能喝酒吗。
   我说,我现在不喝酒了。其实我也不想喝。
   朋友说,你过去能喝酒。都怕你,不敢和你喝酒。
   我说,那时也没有什么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