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静即佛
心静即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637
  • 关注人气:1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2017-02-20 11:45)
   公元前叫史前,49年前叫从前,现在往前推,叫以前。
   以前也下雪,都是滚滚而来的大雪。昨天的雪开始还文明,傍晚的时候见到街道上雪雾弥漫,象开锅时的热气。晚上雪停了,路灯下面,是零乱的雪,好像孩子们刚刚打完雪仗,留下的战场。今天的雪和以前的雪完全不一样了,没有了凶悍,没有了男人一样的狂暴,娘娘一般的雪,怎么制造气氛,都没有感觉。
   以前的东西虽然少,好吃。什么炉果,核桃酥,江米条,这些食品吃起来都很香甜。也有年轻人买了光头,觉得好吃。我说光头是以前的名字,现在都叫小面包了。有一天走进超市,见到花生粘,在妻子的建议下,买了一袋。我知道她想体会一下以前的花生粘。那种里面是花生,外面裹了白糖,喜洋洋里面绵羊毛一样的外表,让大人孩子都喜欢的食品,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过去,我曾经到供销社买花生粘,售货员用一张小手绢大的纸窝成对折,用勺子挖一点,放在纸窝里,过完称,包好。没有到家,路上就吃完了。一个花生粘放到嘴里,咬开糖皮,声音轻得和几乎听不着。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7 11:41)
    时间如果不象水一样的流淌,停在那里,会是什么样子呢。人要是不跟上潮流,依然的长袍马褂会是什么样子呢。很多都是不能想不能假设的。记得泥鳅帮我做了博客,我开始打出第一行字的时候,我非常的兴奋。那时候的博客有时间要求,有字数的要求,跟不上,就关闭了。我常常为丢失的文字遗憾,常常半夜起来打自己想写的文字。日光月华,我磕磕绊绊的写出了《天涯芳草》,从此与打字分不开了。因此我非常感激我的学生教会了我一个新本领,使我不再寂寞。
   世界上本来没有什么老师学生,在一起时间长了,发现对方的优势,开始学习对方,互为老师学生。文字上除了大家被称颂,一般的写几个字,写出几篇文章,也不好说出高低来。很多东西,如果浸透了你的感情心血,感动自己也会感动别人。张爱玲说成名要赶早,晚了就没有意思了。说的好。莫言虽然得了大奖,但是岁数大了,很多享受得不到了。也很遗憾的。我把这个道理说给我一个好朋友。她最近写了一本厚厚的书,她下了功夫,反响很好,很多看的都会流泪。我看了,觉得功夫扎实,文笔老道,堪称一本杰作。我在电话里祝贺她成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6 11:41)
    又过了很长时间。雪变成了雪花,雪花要变成雨。
    忙活点文字。练打字打出几十万字,整理一下。没有思想,没有艺术,一地鸡毛。给爱好文学的朋友看看,自己再琢磨一番,日子就过去了。
    城市的空气质量不好,限号。应该不是汽车的事,汽车用的油是乙醇汽油,污染是不是要小呢。这次范围涵盖的大,三环以内。外来人,还不知道三环在哪呢。整个一座城市,就一条地铁线,公共汽车少,出租车也不理你,限号,无可奈何。就是警察抓不到,也提心吊胆的,好像做贼似的。朋友说,自己的车,自己也说了不算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烟,早晨很浓,都是煤烟,呛嗓子。管这个事的,也不知道查明白没有。齐市的文友打电话说,回来吧,还是咱家干净,雾霾里都是冰凌。喜欢那座小城,跟村屯一样,亲切。九三的朋友说,我们这更好。哪有雾,飘着雪花,飘着冰屑,飘着蓝天。有一得必有一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7 07:29)
    立春的节气过了之后,天气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觉得春天来了。
    每天早晨都在犹豫,是穿厚棉裤还是穿薄棉裤,是穿厚棉鞋还是穿薄棉鞋。最后很不情愿的穿上厚棉裤厚棉鞋上班。早晨的寒风虽然不如以前坚硬,酥酥的撞在身上,还是有几分冷,于是便为自己穿的这么厚而感到自己的英明。到了下午,浑身就开始燥热。棉裤捂的皮肤发痒,脚在棉鞋里面闷的难受,脚趾拼命的活动,总是冲不出鞋的控制。脚趾带动脚,脚的郁闷传导到身体上,心里也承受不了。在屋子里走动,诅咒这个天气。感慨着原来春的温暖是从脚底下来是。
   我很喜欢“春光”这个词。立春就是看到了春光,太阳开始温柔。在这种温柔里,人们被冬季压抑的心态开始变化。体会冬天的寒冷,无论南北方,几乎感觉是一样的。东北的冷,是那种撞一个跟头的冷,冷的露骨,冷的真实;南方的冬天也冷,这种冷比较软,冷起来,就如穿着湿透了的衣服在寒风里面走。南方的冷能练出人的耐寒能力,东北的冷让人躲在棉絮里,其实没有多少冷的感觉。所以人们说,真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6 07:31)
   盼着放假,真到放假的时候却不知道做什么了。
   今年春节放假时间长,没有旅行的打算,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就开始练习打字。每小时打字二千余字,一天打两万字。既锻炼了手指,也锻炼了思维。一天打下来,浑身好像充满了力气。
   打字之余,就是观望这座城市。
   一年的忙碌终于停顿下来,人们的神经开始松弛。出门的,早走了;没有出门的人,准备着三十晚上那顿饭。我身边的一个朋友已经拟好了菜谱。三十的下午他要做一顿丰盛的宴席,父亲母亲,老丈人丈母娘,妻子,孩子,大家都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我问他做几个菜,他说对付一下就是十几个菜。我说都吃不动了,菜量要少。他说都是自己家人,菜码怎么能小呢。一盘菜,都要装满,吃起来放心。
   节日里是劳作的人休息的时候,其实也是都市宁静下来的时候。距离节日还有两天,都市就开始酣睡了。被人群搅扰的都市,如一个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24 08:07)
    上班的时候,高架桥往东,太阳还没有出来,东方一片羞涩的红晕贴在晴朗的天幕上。下班的时候,高架桥往西,太阳已经落下去,黑夜里无数的灯光在闪耀,爬桥的车辆露出红色的屁股,堆积在一起,姹紫嫣红。入冬以后,天天如此。黑暗的漫长预示着冬天的漫长。昨天回家的时候,在西方,在楼宇林立的缝隙,我看到了光芒。天终于开始长了,春天近了。我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心情非常的轻松。
   最近雪少了,路面光光的。天气越发的冷。烧乙醇汽油的车辆,排气管子里经常流出水来。我比喻为会撒尿的汽车。光洁的路面上,星星点点,好似描画的梅花。拐弯的小坡,结了一层薄冰,如果稍有疏忽,就会打滑,我说这是乙醇坡。冬季里,撒满冰城的水花,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大家为这个地域做着贡献。自己种植的玉米,自己消化,即减少了污染,还为农民销售了粮食。我们都是活雷锋啊。
   晴天来了,年也近了。活跃在心里的快乐满满的,大家都是笑脸。无论天气多冷,大家都在做不住了,走着,走着,手里是一个个盒子。大大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7 11:34)
   日子都是平常的日子,只是过年有了气氛,才被人们念念不忘,平时也追求着。
   我想着气氛都是团聚和忙碌制造的。好像过年过节的那一天,天空都变样了似的,风也温柔,雪花也娇媚,阳光也格外的灿烂。其实,都是心情的事。
   周末闲着没事,剁馅。想一想,多少年了,都是买商场里绞出的肉馅,怎么吃也吃不出过去过年吃饺子的味道。什么原因,馅的问题。肉作为食材,如果绞成馅,是机器作业;如果是剁出来,是人工所为。我们经常喊爱吃手擀面,不想吃压的面条,不想吃挂面,偏偏爱吃手擀面。以为手擀面是人工做的就好吃。其实错了。手擀面好吃,是因为擀面的人是你的妈妈,妈妈在给你擀面的时候,把对你的爱,把对你所有的感情都用手擀进面里。也许你的妈妈很瘦弱,可是你看她给你擀面的时候有的是力气,你都会感叹这力气是哪里来的;如果你妈妈身体健壮,你会发现妈妈在擀面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她把心柔进面里。
   我们家过去剁馅都是父母的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3 11:43)
   糊里糊涂的过日子,从来没有想过理想。最近想回到故乡的砖瓦房里住一年,回忆一下过去。每年这个严冬,早晨都要早早的生炉子。把原来的炉灰掏出来,放上木头,点燃后,放煤。日复一日的这么过。晚上我和父亲坐在沙发上,母亲坐在炕上,看着桌子上十四英寸的金星牌电视播放的内容。度过冬天,天气暖和了,忙碌就会开始。买来一群小鸡雏,放在纸盒子了;买来几只鹅,放在院子里;买来一头猪,放在猪圈里。小鸡雏要天天喂小米,小鸡唧唧的叫。大了,放到院子里。小鸡从门里跑出去觅食,晚上回来,父亲喂几把玉米。秋天的时候,鸡长大了,要放到鸡窝里去。小鸡不知道进鸡窝。就等它们进了筐,我用一个破锅盖盖上,一只一只的抓到鸡窝里。反复几次,小鸡就自己进窝了。冬天到来的时候,把公鸡和公鹅杀掉。我起早烧一锅热水,和父亲一起把鸡鹅的毛退掉,然后一个个的到外面冻起来。留一只中午在大锅里炖熟,犒劳全家一年的辛苦。鸡鹅在外面冻好后,用一个旧铁锅盖上,冻到院子里。有了这些鸡鹅,就觉得日子特别的富足,好像已经腰缠万贯了。
   过年前还要杀年猪。没年养一头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2 11:45)
   今天早晨感觉到冷,一问,数九了。记得母亲经常说“数九数暖。”天气冷,心里也有了盼头。
   总是感觉日子过的快。我的一个学生打电话说“哈尔滨的日子咋过的那么快呢。”我也是这样的感觉。过去应酬的时候要喝酒,日子都在醉意里过去了;现在不想喝酒,眼看着日子在走,拦也拦不住。春节要到了,盼着盼着,时间就在喜悦了过去了。
   有时候想安静的坐下来,静静的呆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人也不见,什么消息也不知道,就是那么呆着。看着这日出月落,看着这车跑人行,不去追问堵车的原因,不去问汽油的价格,不去争论雾霾,不去想已经非常遥远的那个女人。
   有时间的时候,看了看过去写的东西。几个经常见面的文人鼓吹我散文写的好。我没事的时候想到我的小说。我不想写小说了,觉得那种感觉已经离开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小说怎么写好。散文我也不想写。我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早晨一个馒头一碗粥,中午吃肉,晚上吃点蔬菜。偶尔在窗口看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30 13:20)
   早晨匆匆忙忙的写了一篇博客,没等发出去,网断了,博客也没有了。这种事出过多少次了,忙活半天,因为自己的无知,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喜欢直接往博客上面打,这样的失误就多。也没有可惋惜的,就是很长时间没有在博客上写字,朋友们联系的少了,在本年度最后的时刻里,问候一下。
   说是忙,有什么忙的呢。可是就要早早的起来,去班上。这几天都是早晨六点多走,天还黑着呢。马路上车还打着灯,黑暗的楼宇间逡巡。东方的天际线开始泛红,太阳还在孕育着。羞怯的天光里排列着整齐的云彩,使我想起小学的时候排着队等老师的情景。这么匆匆忙忙的上班,一年里已经多次了。也没有想过时间是怎么过去的,可是等想的时候,一年就要结束了。
   这几天很冷。过去那种柔软的冷,温情的冷已经没有了。好像很多冰块掉下来,冷是硬硬的。前几天的冷还能有个过渡。还能让子弹飞一会。现在的冷很直接,很现实。衣服被冷洗过,肉体被冷洗过,心灵都被冷冻结了。2016就要过去了,记住什么呢,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