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静即佛
心静即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313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2018-06-21 11:16)

  朋友请吃饭,我首先提出不喝茅台酒。在我的印象里,真的茅台酒根本就来不到我们这个地方。与其花大价钱喝茅台,还不如喝当地的小烧酒。可是朋友热情,每每都会提一个简装的茅台酒袋子,里面放两瓶茅台酒。于是就出现这样的情景,好一点的茅台酒,和小烧酒一样有劲,也是小烧酒的味道,不好的茅台酒,就是酒精勾兑的。我也不敢说这是假酒,朋友的心是真的。不管菜好不好,毕竟请我喝了茅台酒。朋友会心满意足的打招呼离开。后来我才懂得,这个地方根本没有真的茅台酒,所以假的茅台酒,就是真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老父亲一辈子都没有喝过茅台酒,临终前,他买了一瓶给他尝尝,老人呡了一口,说,我喝了一辈子酒,就惦记喝一杯茅台。这茅台和我喝的小烧酒没什么两样,我也没有遗憾了。

   生活就是这样,真的假的,对人们也许不很重要,得到很重要。记得《红楼梦》里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是对生活历史的概括。我们活的很累,也就是图个名声。名声里又多少虚假,谁也不去追究。

   这个中午我依然是喝了茅台酒。味道虽然不好,但是调酒师调的好,喝完没有上头。我的朋友一边把瓶子收起来,一边说,现在茅台太贵。我说假的也多。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20 18:13)

   今年的端午节是六月十八日。我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在齐齐哈尔度过。我的老师一直邀请我在一起吃顿饭,我也没有时间。休息后,一直忙碌,对于热闹的聚会,已经淡忘了。可是这位老师不一样。他紧盯住我,非要吃这顿饭。他说你休息了我们才要坐一坐,以前忙碌的时候,我不会请你。在电话里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在距离很远的北京。

  我们喜欢叫他新弟老师。他是一位很有名气的诗人。曾经在《诗刊》工作,当兵的时候就在这本杂志上发表诗歌了。现在人们已经忽略了这本杂志的存在,但是,无论是在诗歌火热的时候,还是如今,它都是中国最高的诗坛。我是在他到文联时认识他的。后来他到报社,我的作品在他亲手圈阅下发表。我的第一部作品集,也是他亲手编辑的。后来又推荐我做作协副主席。恩重如山。本来我应该请他,可是我却没有请,他却时时刻刻没有忘记我。于是我就反思,我很多好朋友在我有能力的时候都没有慰问过,这些朋友会怎么想呢。不会想我忘恩负义吧。这样一想,那些我们曾经帮助过的人,那些我们有恩于他们的人,我们也不要计较人家的问候和回报。生活里,每一个人都要相携而行,就如过一个水坑,他迈步过去,你去扶一把,无论男女,那只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6 20:02)

  父亲节来了。我想到父亲,想到家。父亲给你的,就是一个家。

  我数了数,父亲给我们的家。从天津父亲结婚时的家,到躲避日本人的侵略居住在乡下的家。解放上海后在上海的家。转业到北大荒成立的家。我印象最深的当然是从我懂事开始,记住的家。

  我们先来到牡丹江军马场,在兰岗定居。这是我们到北大荒后第一个家。房子是日本时期盖的,很坚固。我的外甥是修铁路的,铁路修到牡丹江,有机会去看看我父亲在北大荒居住的地方。房子依然还在,里面的住户还记得这个房子住过一家军官。我的一位牡丹江的朋友告诉我,日本的老飞机库还在,约我有机会去看看。

  从牡丹江军马场到哈拉海军马场,第一站,我们住在了五队。当时叫渔业队。父亲当队长,当年打渔六十万斤,扭转了队里的亏损,出现了盈利。现在的人们早就忘记了我父亲的成绩,连父亲是谁都很少有人知道了。岁月的尘埃无情的埋没了一切,所以,我们做的一切,所有的意义,都在当下,而不会永远。那些希望自己永远高尚的人,完全是痴人说梦。我说这些,也因为是父亲节,我要歌颂我的父亲。过去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沧海桑田,我们住的五队,现在恐怕找到一滴水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4 09:50)
   我们所说的繁荣,就是那种闹哄哄的生活。空气里漂浮着汽车的轰鸣,声嘶力竭的风一样,在被雨水污染的玻璃上滑动。而在街道的两侧,积木似的汽车排列着,永远的一动不动。你能看到最忙的行走,只有三种人。送快递的小哥,送外卖的阿弟,再就是卖房子的中介。这三种人会同时出现在一条马路上,或者一个商场的广场上。所不同的,送买卖或者送快递的,都是很破旧的打扮,而卖房子的,总是西装革履,要区分开那个公司的,只有从领带上去看。这三种人,制造代表着现代城市的繁荣,使城市显得很好看。
   小区也有着代表繁荣的人们。生了二胎的男女,正一手抱着怀里的,一手领着走路的,得意的招摇。我在各种新闻里,读到的都是人们不喜欢生二胎。我的理解,不是不喜欢,是养不起。中国人的习惯里没有享受,没有寻找安逸,唯一的爱好就是生育。当年生一胎的时候,多少人为了二胎三胎而流离失所,奔走他乡。我看到小区里,那些生了或者在肚子里的二胎们,依然是那种骄傲的样子。而小区里为数不多的垃圾桶正被一个个捡拾垃圾的人反复的清理。住着高楼大厦的人,也难掩生活的艰难或者熬不住艰苦奋斗的习惯,总是从垃圾里淘出新生活来。这种贫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5 16:47)
   有一天,我教育学院大专班的同学电话联系我,说她去上海工作了,现在很好。于是我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娇小的朝鲜族女子,上学的时候还没有对象,毕业后回到单位才结婚生子。她是我见到的班级里面最上进的同学。从碾子山到富拉尔基,又从富拉尔基到齐齐哈尔。她一直在学校当老师。几年不见,现在到了上海,教学做班主任,闲暇之余,把我们大专班的同学弄到一个圈子里,天天道个早安,发表一些信息和文章。使我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岁月里。                                                                                                                                                         我在马场读的高中。我们班级38人,除了一个后来的上了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3 16:41)
   很久没有写什么了,大脑一片空白。每天读一读新闻,感觉自己离这个世界还很近。偶尔会看一看朋友圈,发点评论,刷一下存在感。我猛地发现,我身边的人群异常的活跃。大家一腔怒火,好像捆绑着炸药包,任何一点消息导火索都会被点燃,发出呲呲的响声。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依然在大家的血液里运行,或者做痛苦的沉默,或者做高深的叹息,或者举起旗帜呐喊一声,或是激动的一阵窸窣的咒语。我常常被搅动着,寝食难安。                所以我的生活很丰富,一心想把心思沉寂下来,却好像依然的被席卷在洪流里夏天来了,热风刮起来了。曾经读过鲁迅的《热风》,大半也忘记了。自己也曾经热衷于这个题目,写点和天气有关的事情。这几天果然热风劲吹,好像极不太平似的。汽车在风里呼啸,树叶在风里翻飞。热土在地上旋转,我的长袖衣服翅膀一样的抖。我还没有适应,我还准备着寒冷的到来,所以夹克衬裤都穿在身上,浑身捂的令人烦躁。希望热风过后,冷雨就会到来,我已经有了准备。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8 21:09)

  晚上朋友安排喝酒,又请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见面后一阵寒暄,说一说,原来都是老相识。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了。喝了两杯酒,意识才清醒。说起当年见面的情景,大家也都猛然惊醒。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也在变。我的思维也迟钝了,很多情怀也在暗淡。

  酒桌上说的很多事情离我越来越远。很多过去熟悉的事情,现在感觉也很陌生。三杯两盏,酒意渐浓,便会说工作,说政治,说国家,说自己。现在我听着,好像已经没有和我有联系了。他们认真的说,我在一边隔岸观火,仿佛是看一场舞台剧,只是这场戏剧我也曾经演过,现在让我演,我都没有了兴趣。

   清明时分,一场降温,一场风雪,让我感觉迷失。我穿了厚厚的毛衣,又穿了一件夹克。而在酒桌旁忙活的年轻人,竟然穿着短袖衫。天气不冷吗。我觉得很冷。前天我的亲属光着膀子和我一起说话,我还要穿上毛衣。年龄的差距竟然这么大,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末。

  大家也没有多大兴趣喝酒。我突然想起我中午没有吃什么,于是我就想多吃点。吃了几口鸡肉,又吃了几片牛肉。肚子很饱了,我就不想坐着陪他们。他们的谈兴依然强烈。我开始喝茶。听着他们继续天南地北的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8 20:20)

  现在的快递真好,昨天给朋友邮的书今天就收到了。朋友把书摆在桌子上,传给我一张照片。接着给我讲马场的历史。我说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会把书写成历史。他是比我大好几岁的朋友,知识也比我多。他喜欢收藏,于是把他收藏的茶壶等物品展示给我,我很佩服他。他果然是一个很懂生活,又很有品位的人。

  在他面前,我自惭形秽。我总觉得一个人的很多事情从小就奠定了基础。我在草原上长大,没有多少教育,所以很散漫。文化也是后天接触的多,所以没有什么品位。我从来也不懂得收藏,很多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我扔掉了。如果我能够静下心来,好好的打理生活,做到有条理,一丝不苟;做到爱生活,什么都珍惜,一切都会很丰富。可是现在看,也就是几本书,什么也没有。如果我珍藏字画,我有过很多与大家接触的机会,可是给我的,我都没有留下。现在也算是一无所有吧。

  和我的朋友比,我就感觉我没有长大,还是跟在他后面玩耍的孩子。我的心也是这样,没有城府,单纯的看着复杂的生活。一旦和朋友喝酒,就会兴奋起来。前几天在哈拉海军马场,与过去的老朋友见面,谈吐放纵,指手画脚,幸亏他们看习惯了,最后其乐融融。要是和一些生疏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7 15:00)

  上午先给三位朋友寄书。一位是王万忠,我的好朋友。我小的时候,他在我父亲领导的文艺宣传队里当演员,后来在我居住的五队放马。我每天都要找他玩。这次写长篇小说《单纯》,里面关于军马场的情况和养马知识都是他提供的。我还把他的影子放在里面。所以,书出版后没有及时给他,怕他对自己的形象有想法。这几天我们在微信里互动,他又提到1968年至1970年在哈拉海军马场的事情,于是我决定立即把书邮去。

  聂怀东是牡丹江军马场的党委书记,我们去年才联系上。过去他在军马场就是一个能写的高手,如今他做了书记,自然就要说起过去。他给我邮来了牡丹江军马场场庆的书,里面很多珍贵的照片。我父亲带领我们到北大荒,第一站就是牡丹江军马场。我们在牡丹江军马场兰岗住了五年。我在哈拉海军马场做场长后的第三年,沈阳军区的领导希望我去牡丹江当场长,我没去。这些情节都把我和牡丹江军马场联系在一起。聂怀东今年曾经打电话问我要书,我因为在外地,一直没有做,今天急忙把这件事情办了。

   还有一位就是我在教育学院读书的时候的同桌。一位上海同学。她那时候叫顾云锦,现在叫顾云金了。她知道我喜欢文学。三十多年后,我们有了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6 19:19)

  我很享受中国的这些节日。如果没有这些节日,日子将会味同嚼蜡。刚刚过了春节,还没有在喜悦里喘一口气,清明节就到了。我往前面看一看,五一节不是也在眼前了吗。想一想,生活真美好。

  按说休息了,节日也没有多少用了。每天都在休息里生活,连星期几几月几日都记不住想不起来,还盼着节日干什么呢。我呢,主要是和朋友们在节日里团聚,快乐一番。没有节日,坐在一起还是很没有兴趣的。

  我在清明节到来之前,回到家里。是呀,我正在外地出差,节前我要处理一些个人的事。我先来的政府机关,忙正办理证件。在工作人员友好的帮助下,一件大事解决了。接着又赶到下一个办事机关,接着办事。我看见了我的一位老朋友。见他一头黑发,也和我一样休息了。我们一见如故,不胜寒暄了起来。各种事情跑下来,汗流浃背。学生发来短信,到吃饭的时候了。想到第二天还要出长途,回到家乡去,就不想喝酒。可是没有酒就没有情谊。

  第二天起早,我赶回了我的故乡。每年的清明节,都要和故乡的人吃上一顿。从第一顿开始,接连几天都在酒足饭饱,意兴阑珊之中。大家一边说,我们都这个岁数了,以后酒这东西不能喝了,一边劝着别人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