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静即佛
心静即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531
  • 关注人气:1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2020-06-24 17:41)
   明天是端午节,今天微信里就开始互相问候了。每当端午节来了,一年过去了一半。今年的端午节来的晚,天气已经很热了,节日才到。过去在这个节日里吃鸡蛋,吃粽子。现在什么都不想吃,想听一听北京的疫情怎么样了。
   这几天好像平稳了,但是还会出现一些。什么都有了。快递的,外卖的,摆摊的,五花八门。
   我一直很平静。在这个地方不要担心这个病毒会怎么样。首都,人才济济,四面八方。怕什么呢。
   当然怕的是病毒。病毒不知道怎么变化,怎么传播,心里就不安。口罩都戴着,传染的还是传染了。专家们一会冒出一句。欧洲的,是古老的欧洲的。不一定是来自欧洲。三文鱼,豆腐。冷链运输。低温湿冷。还是没有找到怎么回事。来无踪去无影。非典后来说找到源头了,是果子狸。这个非典开始是蝙蝠,钻山甲。据说竹鼠都不让养了。现在这个又是欧洲。欧洲的宿主是什么呢。不知道了。所以,什么也不怕,就怕找不到。
   我们至今还在黑暗里摸索。
   今年的粽子也不好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20 16:06)
   昨天晚上窗户关的晚了一点,我在床上享受着窗口刮来的夜风,感觉着就有一个飞虫在我的面前闪了一下。我怀疑是蚊子,又没有确定。因为窗户上有纱窗。我也曾经担心这个钢制的纱窗会不会钻进蚊子来。我后来否定了。蚊子要是钻进来,需要很瘦的身材和极大的智慧。
   后半夜的时候,我腿上的痒把我弄醒了。我用脚指反复的腿肚子上挠,还是很痒。后来我又觉得胳膊上也开始痒。我摸到了一个包。这时候蚊子的叫声在我耳边响起来。蚊子终于钻过纱窗进来了。因为疫情,白天我们没有出门,不会带进蚊子。蚊子唯一可以进来的地方,就是纱窗。我赶紧在黑夜里找到早已经准备好的电子蚊拍。蚊拍上面还有灯。我打开灯,先在床头上寻找。一只很小很小的蚊子正趴在墙上。如果不是我的智慧,蚊子就像一粒污点那么简单,根本发现不了。我打开蚊拍,扣到蚊子的上方。它在被惊动后,起飞的一刹那,就被电子蚊拍捕获,滋啦的声音同时,一个闪电出现。蚊子被电到了。
   我放好蚊拍,非常得意的躺下,好像有了一个心满意足的收获,久久不能入睡。
   我想,蚊子是非常的小,然后在纱窗上呆久了,慢慢的钻进来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18 18:46)
   一连几天的炎热,走到哪都闷闷的。树木的阴凉特别的珍贵,走在下面,舒服。北京就是绿化的好。故乡的那个省城,树木很少,叶茂的几棵常常被损坏,眼看着绿茵就萎缩了。这是首都,自然会是绿色一片。公园也多,心旷神怡。就是来了疫情,觉得四下里都是毒,不敢越雷池一步。
   报的今天下午有雷雨大风。心情好舒畅。眼看着阴云在积累,西面厚厚的云,正压过来。来一场雨,洗礼一番,会是好心情。
   一阵凉风。
   后来再看,云已经散了。稀稀拉拉的几片蓝色的云彩,落伍一样,也没有兴风作浪的样子。一场好戏,应该是没有了。
   专家们说,京城的疫情高潮已经过去。以后就是退潮了。还没有多少感觉,就退了,人们真是神勇了。
   看来,今天的那个叫雷雨的是不会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17 14:23)
   睡了一觉,早晨的北京从三级提高到二级,战时管理。因为病毒又来了。
   开始是一个52岁的唐姓患者,后来有抽检人员,最后排查到新发地市场。市场一个姓张的董事长说在切三文鱼的案板上发现了病毒。抽样结果是四十个点是阳性,他只说了三文鱼。于是最近几天都在议论三文鱼。最后时刻,专家说病毒来自欧洲方向。于是三文鱼和欧洲正好联系在一起。
   后来的消息是三文鱼和经营三文鱼的人都没有检出病毒。
   但是专家说,病毒应该是欧洲的,和我们自己的不一样。
   原来这种冠状病毒还有这么多的说法。如果有欧洲的病毒,美洲的病毒,一定有亚洲的病毒。每一个洲都不一样,那么找出病毒的源头就是很容易的事了。
   当初为了谁是病毒的源头,在世界上争吵,我们坚决不承认,有的国家又坚决说是我们的。还有的说是军运会带来的。如果是军运会带来的,也应该是美洲病毒啊。
   这么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我们的专家当时怎么就不说呢。国外的专家肯定糊涂。
   不知道感冒病毒,埃博拉病毒,艾滋病病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13 16:04)
   经常用突然这个词。比如突然听到一个消息,北京出现一例病例。
   真的很突然。原来以为就要正常了,我们都放心的去购物,吃饭,旅游。平常的日子开始了。所以,这个病例很突然。昨天见到父母带着孩子在游乐场玩的一群,他们互相调侃,说,这回老实了吧,还想开学呢,在家带孩子吧。
   老人们在带孩子,年轻人在带孩子。老年人因为累,而显得疲惫;年轻人着急上班,而显得焦躁。孩子们被围城在小区里,而显得烦闷。
   反正不能正常了,就这样呆着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08 11:02)
   今天更热。38点7度。
   早晨起来还凉爽,中午的时候,就热起来了。亲属说,哈尔滨也热。
   日子就是在冷热之中度过的。我倒是希望天气总是热着,出门不用穿很多衣服,在家一个背心一个裤衩就行了。这种简便的穿着,省去了很多麻烦。有时候腿脚难受,穿一双袜子都很费力气。医生说,现在方便的生活,把一个人的正常习惯都打乱了。人越来越懒,筋骨都退化了。过去都是蹲着上厕所,现在是坐便,而且还用热水冲洗,用电热风吹干。这样下去,以后连蹲都不会蹲了。
   我就是坚持自己剪脚指甲,自己坚持做一切可以做的事情。
   现在想起来,孩子的时候在军马场的草甸上生活,屋子里冻冰,当时没有在意。中年的时候腰疼就无法忍受了。我父母都没有腰疼的毛病,只有我有。现在越来越厉害。有句话叫艰苦锻炼人,其实,艰苦会把身体摧垮。当自己的意志很刚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受到损失的是身体。而且无法诉说。小的时候,有一个好的环境很重要。苦难虽然锻炼了一种精神,但是带来的副作用,还是要自己忍受的。
   到处都开始热起来了。我一个在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05 16:01)
   几点浊雨,停车场里的车都是泥点子。热天气,动不动就阴天,阴天就落几点雨,脏脏的,到处都是灰。那种清洁的细雨,只能在梦中。
   出门进门要进门证。遇见随意的就不要,遇见认真的就要。弄的稀里糊涂的。以为病毒远去了,可是进门的时候又发现就在眼前。
   天又阴了。
   浊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04 18:53)
   热天,35度。
   到处是孩子们的玩闹的声音。没有上学,就在房前屋后的喊叫。孩子们都不怕热。我也不怕热。希望一直热下去。刚开始出汗,好日子刚来。
   一下雨就要擦车。汽车上花花搭搭的,沙土点子,迷彩服一样。在热天里,自己擦车。
    天气热了,睡觉也舒服了。
    病毒也没有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31 18:25)
   一个人能交多少朋友呢。不知道。
   好朋友也就那么两三个。其余都属于认识的,熟悉的,在一起能说几句话的。我在微信里试了一下,有好的段子想发出去的时候,一次选九个,我选两次。在工作岗位上上班的,我一个也不发。免得打扰。
   朋友里面有老朋友。这些老朋友都和我父亲关系好,那时候他们在父亲跟前是小孩,我在他们跟前是小孩。就这么传承下来了。还有的朋友,是工作上交往的,很少,然后就淡了。剩下的就是同学,学生,还有就是父辈的儿女。
   生活在世上,出来朋友,就是亲人。
   有时候想,年轻的时候,和大家在一起,都好像是朋友。随着历史的进展,沉淀后没有几个了。
   有了朋友,心里很安宁。没有朋友,心里很坦然。好朋友不好找,往往是你觉得对他好的他就是朋友了。其实最后都是敌人。
   就像一场马拉松,跑着跑着,后面就没有几个人了。所谓的朋友,就是跟在你后面的那一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26 18:43)
   站在窗前北望,是青蓝色的群山。看着很近,其实很远。曾经去那山里面吃农家乐,买山里的水果。
   在平原长大。小时候站在家门口也曾经远望,连绵起伏的山把西面的天边砌了一道栅栏。那片山上驻着几个村庄,一个叫望海庄。山是泥土和石块组成。村民们种地,庄稼在石块里生长。再往西走,才是真正的山,叫碾子山。长大了去过。
   在平原上长大,对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就如图片上欣赏着美女,虽然很愉悦,但是又隔膜着。即以为是真的,有怀疑是假的。每次都忍不住要看,看完就会舒畅起来。
   原来这座京城,是建设在山的边上的。有山之险要,也有平川的豪气。
   望着远山,就觉得一切都很遥远,遥远里面是无穷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