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静即佛
心静即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985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2017-07-21 07:42)
   昨天晚上睡不着觉,不是天气热的原因,而是被一段微信的内容感动,思绪象扯不断的线,放风筝一样,一幕幕的闪过。
   七月初的时候,一位将军来到了哈拉海。他回到北京后,写下了对哈拉海的一段感想,并附上照片。他被哈拉海的现实所感染,感慨万分,写了一段文字,让人久久不能安宁。
   这位将军是最了解哈拉海的,是最关心哈拉海的。他在总后勤部一直管军马场,他对哈拉海情有独钟。他最能代表作为军人的上级对军马场的关心爱护。他每次来哈拉海视察工作,做指示,发表谈话,批评场长,恨铁不成钢。那时候,他心中的哈拉海,是什么样子呢。绝对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他没有想到职工们都住上了楼房,没想到洼地了种上了水稻,没想到学校医院那么漂亮,还有了职工活动中心。他还有许多没有想到,所以他激动的写了一篇文章,歌颂哈拉海。哈拉海的成绩首先是农垦的成绩,是农垦领导带领着大家做出来的榜样。
   我不知道这位将军心目里的哈拉海是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0 07:44)
    连续几天酷热,度日艰难。每天中午过后,就开始发困,好像坐在长途汽车上,不睡一会,有些坚持不住了。
    昨天晚上开始下雨,电闪雷鸣,大雨瓢泼。空气依然的闷,所有的窗户都打开,汗水依然的流。半夜里连着喝了几次水,总算天亮了。虽然热,还是感觉比冬天好。
    从昨天开始,早晚上下班,开始手机打卡。手机安装了跟踪卡,总是觉得有人看着你似的。科技的进步,给人带来了许多便利,也带来了许多约束。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能被定位。据说还能听到你的说话。很可怕呢。
   这个世界上,人是最聪明的。无论社会怎么进步,控制被控制,是永不消失的电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7 07:39)
同学聚会的日子到了
本来想去参加,犹豫了一下,天气热,就没去。
参加同学会的两个南方女同学回来,路过省城,下飞机的时候,我赶到机场,接她们。
她们是姐俩,都是我的同学。
大姐和我一起在造纸厂工作,她妹妹在修配厂上班。
她们过去住在军马场,和我姐姐家是邻居,现在在南方,还是邻居。
她们带着孩子,拿着行李,和我一起去了饭店。
吃饭的时候,我们开始说过去的事情。
姐姐能干活,妹妹学习好。
上学的时候,男同学都抄一个姓李的同学的作业,女同学都抄妹妹的作业。
想一想,那时候,正赶上教育回潮,学校开始抓学习,推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4 07:44)
   每天上班后,坐在电脑前,就想写点什么。天气酷热,激情在流淌的汗水里消耗,早晨的凉爽把剩余的感觉打捞出来,形成一段文字。往往是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什么了。
   昨天听一位院士讲课,他说接下来的重大革命,就是人工智能。阿尔法狗已经打败了顶尖的围棋选手。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棋谱的叠加,而是阿尔法狗在运用了棋谱多少次练习后,最终的思考的结果。人工智能,最后能代替人吗。好像发展的方向,就是要代替人。如果人工智能有一天搞起文学创作,作家们就真的没有饭吃了。比如,我想看惊险刺激的小说,在电脑里一点,人工智能立即组合成一篇,给你看。我想看心灵鸡汤,马上也会写出来。我要看比罗密欧与朱丽叶还要感人的爱情,人工智能也能写出来。想一想,我们中国的文学是最容易人工智能的。动不动主题啊,题材啊,三突出啊,正能量啊,这些格式化的东西,真的不用人脑子就能写出来,而且会写的更好。
   哈哈,人工智能来了,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3 07:32)
   把长发剪短,把白发染黑,在入伏的第一天,7月12日,我顺着街道,来到理发店,开始理发。本来还想拖几天,等天气稍微凉快的时候,我再做这件事情。上个周末我接到同学的通知,说有两位南方的女同学要回来,大家要聚一聚。为了展现自己的年轻,我只得提前做这件事事情。
   同学分开,断断续续有四十年了。期间也有个别的相见,也是很匆忙。四十年,是一段可怕的时间,家庭儿女老人几乎都在这四十年里折腾,懵懂里,仿佛一段长距离的潜水,从水里冒出来,摇摇头,睁开眼睛,哇,四十年。过去都是在水下面过的,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世界是在朦胧里走过,人生是在混沌里煎熬。突然有一天,大家在一起了,都这个年龄了。
   我是不愿意参加任何见面会的。我总觉得相见不如相望。尤其年龄大了以后,大家故作快乐的在一起,其实还是上学时候的样子。大家没有什么可说的,你在我的脸上寻找过去,我在你的面容里体会着当年。虽然大家不见面,谁的事情都在心里。好像距离很远,内心却很近。非要坐在一起,看洁白的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2 07:53)
   自从有了高速公路,回农场反而不方便了。高速路在农场没有留路口,要走就走下道。过去的一级公路,改成了高速路。下道是以前的乡村公路改的,窄,弯多。村屯多,农用车多。这些都还好,令人不安是大货车。魔鬼一样的大货车,拉着长长的车厢,在狭窄的水泥路上走,错车的时候,和大货车擦肩而过,非常危险。大货车为了省过路费,不走高速,专门走这种下道,特别是晚上,轰隆隆的,不知道后面还有很长的挂车,稍一疏忽,就出问题。
   我曾经写过一个小说叫《聚宝山》,描写靠着公路发展起来的村庄。后来修了高速公路,村庄也就陷落了。这也算是一个很神奇的故事。聚宝山村在301国道,在齐齐哈尔和甘南县的边界上。过往的车辆无论是甘南县的还是甘南县以北内蒙扎兰屯阿荣旗莫旗的车辆都要停下来,休息,吃饭,甚至睡觉。301国道又叫绥满公路,从绥芬河到满洲里。很多去中俄边界的车辆,也在这里休息,我们在饭店里经常看到海拉尔啤酒,这种很好喝的啤酒,司机们经常向我们炫耀。
   聚宝山村过去是一个很穷的村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0 07:39)
   进入七月天气开始热了。在烧烤般的热浪里,夜晚是最舒服的时候。找两三个朋友,坐在一起,要一个熏酱拼盘,一提六瓶啤酒,开始喝。大棚下面的嘈杂,强烈的啤酒味,弥漫着。酷热浇上啤酒,醉意加上热汗,在煎熬里取乐,在快乐里寻醉,是人无奈的追求。
   和我坐在一起的是一个老者。黑色的脸上被啤酒烧红,是一种燃烧过的木炭般的样子。人的一张脸,是心灵历程的展览板。喜欢动心计的人,被思考的烦恼烧得面目全非;喜欢色情的人,被欲望的火烤糊。看人的一张脸,就看出了这个人的生活轨迹。这位老者,喜欢发表感慨。他喝啤酒,不用杯子,对着瓶嘴吹。吹了一瓶啤酒,他说,人的一生好犯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觉得离开我不行。到我这个年龄,就知道了,离开谁都行。也许没有你,这个世界更好。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发这样的感慨。他也不和我们解释。他又拿起一瓶啤酒,用牙咬开盖,又吹了半瓶。
   他放下啤酒瓶子,说,我不是说谁,我是说我的经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07 07:39)
   炎热融化了身体里的脂肪,也把大脑烤得象羊肉串一样的焦糊。张望着这个世界,以为太阳蜕皮,正把烧红的碎屑扔到垃圾堆般的地球上。只有落日和黑暗的间隙,才可以到外面走一走。到处是汽车,汽车。我想起了哈拉海军马场的马厩里的马。也是在这一刻,一台汽车的防盗装置出了问题,喇叭声接连不断的响着,发情的驴一样,啊啊啊的令人烦躁。都市终于成了乡下的牲口棚,人欢马叫的情景袭扰着安静的居民。
   凡是有广场的地方,都被广场舞占领了。穿着药店或者饭店免费发的服装,颜色一致的队伍,怎么看,都看不出精神来。一辈子都没有跳过舞的不知道节奏是何物的妇女们,颠着脚,举着手臂,在不伦不类的舞曲里走着。偶尔有两个跳的顺眼的,我就看出“造反有理”的样子,以为是那个时代的文艺宣传队。恍惚间,也不知道时代是前进了还是原地踏步,怎么也难脱离过去的影子。
   地铁正在这个城市蔓延。到处的修地铁的围栏。被挤窄的广场,秧歌跳的非常有节奏。红红绿绿的扇子一会举过头顶,一会捂在胸前。领头的一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06 07:44)
    朋友前几天打电话,说起来哈尔滨这几年的体会,一句话,哈尔滨的时间过的快。我也有体会。早晨上班,还没有做什么呢,中午就到了。我们在电话里谈了一会,也感叹的一番。谁能抓住时间的缰绳,让它停一会呢。我突然会留恋小时候在煤油灯下熬过漫长的夜晚,等待着一丝晨曦的日子。那时候过个年,吃个饺子,怎么好像等了一个世纪一样呢。
    周末在哈拉海吃饭,说起过去的几位老领导,他们要从北京来,看看哈拉海。算一算他们的年龄,八十多了。想当年,搞大农业,引进新疆油菜,把酒临风,走南闯北,好像是昨天的事。说起哈拉海发大水,总后勤部给哈拉海和四方山两个马场各四十万元救灾款。我们先行一步,要了五十万,四方山变成三十万。现在回想,还有几分得意。当时批钱的老领导也来,我们就有一种亲切。
   过去家里都要买一本日历,365天,每一天都是一张纸,厚厚的,镶嵌在一个纸板上,我们叫月份牌。我们家月份牌都是母亲撕下了。大大的阿拉伯数字,平时都是黑色的,周六是绿色的,周日是红色的。一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05 07:49)
   一天比一天热。晚上酷热也没有消减,在马路上走,体会到风。迎着风走,有一种清凉的感觉。大排档很火热,这里的人喜欢晚上喝啤酒。饭店的门前三一群俩一伙的,边吃边喝边唠。拥挤的汽车停满了人行道和马路的一侧。城市的喧嚣艰难的落下来,几乎脱得光光的人群,匆匆的走着。服装设计师有意的挑逗着女人,在遮蔽了重要部位后,其余的都袒露出来。是炎热让女人们放松了警惕还是夸大的衣物让女人找到了感觉。街市上已经肉欲横流。
   刚刚听说一种游戏叫“王者荣耀”,没有玩就很着迷。每次闲暇的时候,一边看没有意思的电视剧,一边玩游戏。手机上已经有好几种游戏了。我们会攻击游戏夺走了人们的时间和精力,谁也不会去说电视的无聊让人无所事事的时候没有寄托。上网也越来越无趣,还能干什么呢。
   今年卖香瓜的多。玉米不挣钱,人们寻找别的路子。傍晚街头停着一台一台的货车,上面装满了香瓜。香瓜的香气飘散出来。我不喜欢吃香瓜,也劝妻子少买。闻着很香的瓜,都是生的。据说在家里放几天,会好。我传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