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78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10-04 23: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1 21:38)

(一)干枯的眼睛

村庄,开始沦陷。飞鸟,早已绝迹。我六月的荷塘,七月的稻香,被黑暗一点一点的蚕食。之后,完全吞噬。无迹可寻。

城市,笼子。站在阳台上,一盆茉莉悄然而开。风过,有淡淡的清芬,拂面而来,佛如很久之前很远的村庄,熟悉的味道。于是,开始怀想。走远了的村庄,梦里的绿意,泥土的香味还有袅袅的炊烟,从村子的这头飘到村子的那头。我儿时的伙伴,追赶着一只老母鸡,咯咯地叫着,咯咯地笑着。我头发里泛着盐花的父老,叼旱烟坐在老槐树下,同月光讲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1 21:30)
标签:

情感

旅游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八岁那年我第一次踏上泉州这片土地。那一年,我以一个孩童最清澈的眼和最干净的心,看她,读她,感受她。在记忆的深处,泉州有一座钟楼,白色的,像童话里描写的一样漂亮。它的四周都是平房,因此显得特别高大,以致我每次走过都会仰头注目,最大的愿望便是能上去看看。一条破旧的中山街,有骑楼,像黑白胶底的老电影里的场景。条石筑成的房子,多得数不清的七弯八拐的巷弄,每一条巷子都有一种幽深古朴的气息。可是,一日三餐的地瓜粥,可以数得清饭粒,却几乎成了我童年的梦魇。

22岁那年,我从学校毕业,再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不是因为别的,仅仅因为她是我的故乡,而我回到她的怀抱是为了成全父亲游子的心情,叶落归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旅游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青青芦苇荡,飞雁排成行。对于雁荡,我因名生意,常常想她该是一湖悠悠绿水,两岸芦花轻扬,风过浪生,波波相连与水相荡,长空归雁,鸣声婉啭,与这绿水与这芦苇遥相呼应,相映成画,相谐成诗。

我知道所有美丽的名字都是有由来,有历史,有故事的,可是我不想去寻问,不想去查找,我只想去看你,看你在我心中最美好的诗意,看你最真实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旅游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

我第一次听到“丽水”这个名字时,就已经喜欢上了她。就象我当年喜欢上扬州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6 22:18)
标签:

情感

 

     灞桥柳 灞桥柳拂不去烟尘系不住愁”一曲《灞桥柳》江南的柳色便在烟雨中朦胧了。江南的柳,青青的丝,挽一川江南的烟雨,携一曲秦淮的清唱,幽幽地从江南的水中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8 20:18)
标签:

旅游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字了,一半是因为自己的慵懒和颓废,一半却是因为对文字的敬畏和迷茫。我不向任何人倾诉这些,也不想去探索和解开,任由它生根、发芽直到老死与腐烂。我所做的只是尽力在自己的心底留出一块温润,不致神智不明。我从不认为自己与文字生死相依,我与它只是若即若离。它只在我眼中偶尔进入我的心底,我只在它心底偶尔浮在它眼中,各自合各自的缘。


三月,春暖花开,温润的气息把一切氤氳的如诗如梦。三月,楠溪江,一叶竹筏碧水泛波,一曲乡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5 00:19)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认识王国明先生并不久,这事如今说来真是令我觉得有些汗颜。“中华第一诗村”――贵峰诗村是王国明先生一手创办起来的,而我,作为诗村媳妇却一直不知道些事,直到前年才第一次见到了王国明先生。

 

前年秋季,我和几个朋友正在晋江的海边,看潮来浪去,看海阔平空,突然接到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7 22:05)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还是秋天,还是柿子红时节。依然是三五个合眼缘的朋友,依然是宁静安祥的村子,依然是沉默庄重的青山。 
    走进村子,阳光打在身上,稻田沉甸甸的喜悦,触不及防的撞进了眼帘。一只小黄狗在墙根下卧着,阳光照在它身上,被油亮的毛折射回来,有着亲切的味道。听到声音,偷偷地睁开眼,慵慵懒懒地瞅了一眼,便不睬我们了,继续着它的七彩阳光梦。 

    午后,我们坐在老林的大屋里,四合小院,条柱黛瓦。阳光从天井照了进来,一直照到厅堂里,屋子便亮堂起来。坐在阴凉的过堂,尚还吹面不寒的初秋的风,穿堂而来,吹得人慵慵的,欲睡去。烧水,冲茶。青酸的铁观音,水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3 21:41)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秋天,紫荆花红了一树,又落了一地。到底是在哪个季节了,我在春天看见它开花,在夏天看到一树蝴蝶飞舞,在秋天见到一地落花。是我忘了季节还是花错了季节?记住美丽,都不是错。行人在树阴下走过,踩过一地落花,来不及享受浪漫,欢喜或悲凉,都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打算在秋天里书写夏天,回忆或者记叙,只是触摸到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